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骆驼祥子》第十六章读书笔记

  《骆驼祥子》第十六章读书笔记

  祥子又开始拉车,拉过几个较长的买卖,他决出觉出前所未有过的毛病……他感到家里的不时个老婆,而是个吸人血的妖精。

  她张罗着煮元宵,包饺子,白天逛庙,晚上逛灯。

  【动作描写】生动地写出了虎妞新婚的快乐。

  这些人有的拉车,有的作小买卖,有的当巡警,有的当仆人。

  【排比修辞】突出强调了大杂院人的生活状态。

  老人们空着肚子得拿眼泪当作水,咽到肚中去。那些妇人们,既得顾着老的,又得顾着小的,还得敷衍年轻挣钱的男人。她们怀着孕也得照常操作,只吃着窝窝头与白薯粥;不,不但要照常工作,还得去打粥,兜揽些活计——幸而老少都吃饱了躺下,她们得抱着个小煤油灯给人家洗,作,缝缝补补。屋子是那么小,墙是那么破,冷风从这面的墙缝钻进来,一直的从那面出去,把所有的一点暖气都带了走。她们的身上只挂着些破布,肚子盛着一碗或半碗粥,或者还有个六七个月的胎。她们得工作,得先尽着老的少的吃饱。她们浑身都是病,不到三十岁已脱了头发,可是一时一刻不能闲着,从病中走到死亡;死了,棺材得去向“善人”们募化。那些姑娘们,十六七岁了,没有裤子,只能围着块什么破东西在屋中——天然的监狱——帮着母亲作事,赶活。要到茅房去,她们得看准了院中无人才敢贼也似的往外跑;一冬天,她们没有见过太阳与青天。那长得丑的,将来承袭她们妈妈的一切;那长得有个模样的,连自己也知道,早晚是被父母卖出,“享福去”!

  【叙述】作者通过朴实的语言叙述了大院里人们的生活,揭示着整个社会最底层人民的悲惨生活。

  就是在个这样的杂院里,虎妞觉得很得意。她是唯一的有吃有穿,不用着急,而且可以走走逛逛的人。她高扬着脸,出来进去,既觉出自己的优越,并且怕别人沾惹她,她不理那群苦人。

  【解释说明】虎妞自以为高人一等,充满优越感。表现了她的虚荣与浅薄。

  他看见过:街上的一条瘦老的母狗,当跑腿的时候,也选个肥壮的男狗。想起这个,他不但是厌恶这种生活,而且为自己担心。他晓得一个卖力气的汉子应当怎样保护身体,身体是一切。

  【心理描写】祥子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想让安逸的日子掏空身子。他的骨子里透着劳动人民的勤劳。

  他晓得自己的病源在哪里,可是为安慰自己,他以为这大概也许因为二十多天没拉车,把腿撂生了;跑过几趟来,把腿-开,或者也就没事了。

  【叙述】祥子知道自己的病因在哪,但他没有想过去看病,反倒安慰自己没事,说明他不想去求虎妞或者其他人,只想着自生自灭了。

  他的跑法可不好看:高个子,他塌不下腰去,腰和背似乎是块整的木板,所以他的全身得整个的往前扑着;身子向前,手就显着靠后;不象跑,而象是拉着点东西往前钻。腰死板,他的胯骨便非活动不可;脚几乎是拉拉在地上,加紧的往前扭。扭得真不慢,可是看着就知道他极费力。到拐弯抹角的地方,他整着身子硬拐,大家都替他攥着把汗;他老象是只管身子往前钻,而不管车过得去过不去。

  【细节描写】写了高个子拉车时的姿势、动作,形象生动,表现了高个子拉车很吃力。

  那个高个子独自遛了半天,干嗽了一大阵,吐出许多白沫子来,才似乎缓过点儿来,

  【行为描写】高个子的行为,说明他拉这一趟车十分地吃力,表现了车夫工作的辛苦。

  也还不都在乎岁数,哥儿们!我告诉你一句真的,干咱们这行儿的,别成家,真的!”看大家都把耳朵递过来,他放小了点声儿:“一成家,黑天白日全不闲着,玩完!瞧瞧我的腰,整的,没有一点活软气!还是别跑紧了,一咬牙就咳嗽,心口窝辣蒿蒿的!甭说了,干咱们这行儿的就得它妈的打一辈子光棍儿!连它妈的小家雀儿都一对一对儿的,不许咱们成家!还有一说,成家以后,一年一个孩子,我现在有五个了!全张着嘴等着吃!车份大,粮食贵,买卖苦,有什么法儿呢!不如打一辈子光棍,犯了劲上白房子,长上杨梅大疮,认命!一个人,死了就死了!这玩艺一成家,连大带小,好几口儿,死了也不能闭眼!你说是不是?”

  【语言描写】借高个子之口写出了车夫们的悲惨生活。

  楼子

  【词语解释】楼子,即乱子,毛病。

  家里的不是个老婆,而是个吸人血的妖精!

  【比喻修辞】形象生动地写出了祥子对虎妞的厌恶、憎恨。

  祥子打算合合稀泥,把长脸一拉,招呼她一声。可是他不惯作这种事,他低着头走进里屋去。

  【行为描写】表现了而祥子的憨厚、老实与朴素。

  好容易捉到他,不能随便的放手。他是理想的人:老实,勤俭,壮实;以她的模样年纪说,实在不易再得个这样的宝贝。

  【心理描写】虎妞的心理活动,表现了她对祥子的在意,也侧面展示了祥子倔强的性格。

  没想到祥子会这么聪明。他的话虽然是这么简单,可是显然的说出来他不再上她的套儿,他并不是个蠢驴。因此,她才越觉得有点意思,她颇得用点心思才能拢得住这个急了也会尥蹶的大人,或是大东西。她不能太逼紧了,找这么个大东西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她得松一把,紧一把,教他老逃不出她的手心儿去。

  【心理描写】表明虎妞是个有心机的人,侧面表现了祥子的聪明。

  父女们在平日自然也常拌嘴,但是现在的情形不同了,不能那么三说两说就一天云雾散,因为她已经不算刘家的人。出了嫁的女人跟娘家父母总多少疏远一些。

  【解释说明】说明了虎妞并不热心去找刘四爷的原因,她现在与刘四爷多少有些疏远了。

  假若老头子消了气呢,她只要把祥子拉到人和厂去,自然会教他有事作,不必再拉车,而且稳稳当当的能把爸爸的事业拿过来。她心中一亮。假若老头子硬到底呢?她丢了脸,不,不但丢了脸,而且就得认头作个车夫的老婆了;

  【叙述】表现出虎妞心里的矛盾。

  全身象一朵大的红花似的,香暖的在阳光下开开。

  【比喻修辞】形象生动地写出了婚姻带给虎妞的幸福感。

  把帽子往下拉了拉

  【动作描写】写出了祥子要强的个性。

  那时候,他满心都是希望,现在,一肚子都是忧虑。

  【对比】通过对比,表现了祥子对以前日子的怀念,烘托出了现在生活的苦闷。

  “又这么晚!”她的脸上没有一点好气儿。“告诉你吧,这么着下去我受不了!你一出去就是一天,我连窝儿不敢动,一院子穷鬼,怕丢了东西。一天到晚连句话都没地方说去,不行,我不是木头人。你想主意得了,这么着不行!”

  【语言描写】表现了虎妞生活的孤单。

  “这么着得了,”她真急了,可是又有点无可如何他的样子,脸上既非哭,又非笑,那么十分焦躁而无法尽量的发作。“咱们买两辆车赁出去,你在家里吃车份儿行不行?行不行?”

  【行为描写】虎妞很着急,她想了个出租车子的办法。

  “这么着也行,”祥子的主意似乎都跟着车的问题而来,“把一辆赁出去,进个整天的份儿。那一辆,我自己拉半天,再赁出半天去。我要是拉白天,一早儿出去,三点钟就回来;要拉晚儿呢,三点才出去,夜里回来。挺好!”

  【语言描写】表现了祥子的聪明与考虑周全,及其对拥有一辆车的渴望。

  名师点拨

  本章铺陈叙述了祥子婚后的无奈生活。如”她张罗着煮元宵,包饺子,白天逛庙,晚上逛灯“,表现出虎妞新婚后的快乐。”他的汗噼嗒啪嗒地从鼻尖上,耳朵唇上,一劲儿往下滴答“有声有色的描写,表现了祥子拉车时的痛快淋漓。

  好词

  张罗 主张 享福 琢磨 厌恶 拐弯抹角 自言自语

  一刀两断 镇定 照旧 曲折 稳稳当当 诱惑 欺骗

  好句

  她不许祥子有任何主张,可是老不缺着他的嘴,变法儿给他买些作些新鲜的东西吃。

  祥子第一看不上她的举动,他是穷小子出身,晓得什么叫困苦。他不愿吃那些零七八碎的东西,可惜那些钱。

  拉到了,他的汗劈嗒啪嗒的从鼻尖上,耳朵唇上,一劲儿往下滴嗒。

  作者:女人知书香

搜索建议:《骆驼祥子》第十六章读书笔记  骆驼祥子  骆驼祥子词条  笔记  笔记词条  读书  读书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