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由西式快餐想到的

  我有一个朋友,嗜西式快餐如命。不管是带女朋友游玩还是自己有事外出,不管离西式快餐店远近,他都几乎千篇一律的吃西式快餐。时而吃完后店里赠送的优惠券之类的他都一一接纳且时常带到公司来大张旗鼓的分送给同事。这点让我大为恼火。

  

  对于西式快餐我对其一直存有极大的偏见。像麦当劳、肯得基、德克士等,在国外想必是如同在中国早晨喝碗面条一般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拿到中国却成了使人民币外流的大好途径了。且引以为一种潮流,张口则曰“今天去吃KFC,我请客你出钱!”,好不穷酸!早晨上班上学起床晚了去吃;中午下班顺路去吃;晚上回家懒得作饭去吃,这几乎成了中国人食物的全部!我就不信那零星的几根薯条和那顶不上馒头十分之一的小面包能当饭吃,即便是能也绝对不能填饱一个中国人的胃!

  

  当某些不知耻引其以为荣的朋友问到此吃时我则都断然回敬他一句“没吃过!从来没吃过!以后也不会吃!”。诚然,这话说的是有点昧良心了。几年前在济南时候确实吃过一次,记得那次早晨外出买饭时候与其说去晚了一点点不如说是都快接近中午了,街头上小吃小摊早已消逝的无影无踪。难耐饥肠饿肚的召唤的表弟买来两个比拳头还小的所谓的汉堡。不耐最终在饥饿边缘徘徊的我终于丧失了矜持与理智,遂一口的咬了下去。那夹杂了肉的荤、生菜的鲜、油的腥、面包的腻搀和在一起在嘴了嚼起来全然激不起我一丝饥饿时得到食物的快感,反而实为让我作呕。遂背负着来自表弟给施加的浪费与犯罪的骂名将其吐了出来,并将手中剩余的丢到了路边。适才的饥饿顿时没了踪影。后来想罢,原来西式快餐玩的是心理战术啊,很显然这仅仅对一小部分中国人有作用。中国人嗜荤如命嘛,要不然请客吃饭时张口闭口就是大鱼大肉的,而且百吃不厌。毕竟抗战那会儿除了能吃的和不沾油腥荤腻的中国人都吃过了,都吃腻了。哦,原来美国经济强大的原因原来就是出自这里的节约啊!想来美国经济危机那阵子,牛奶面包之类的过剩食物统统都倒掉扔掉霉烂发酵,回过头来再把这些东西列入自己主食的时候怪不得一个彪头大汉仅吃一两片面包就可。用中国的话来说他们这叫“吃伤了”。这样可省下一大笔的钱了。可笑,可笑至极!

  

  吃惯了窝头小米的中国人一下见得这么个聚荤腥素于一体的似窝头而非窝头其美名曰“汉堡”的怪类,如获至宝一般没命的吃了起来。三个五个吃来不当回事,那所谓当饭吃的薯条要不是靠那极大的油腻使得人吃完后犹如同喝了油一样想吐的感觉,中国人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梁实秋曾将美国的汉堡与台湾的汉堡做了甚为细微的对比“略为形似具体而微”,可见他对这西式快餐有着相当的研究了。在台湾梁实秋曾把街头那些炸油条打烧饼的说的极不卫生,像什么“和着面的师傅用手摸鼻涕”“厨师衣着的不净”“设备的不新”等等等等。中国人有句俗语叫“眼不见为净”,如果人人都这般样的话那中国的一切经济岂不要停滞、中国人岂不面临饿死?再者说,谁又能保证那貌似卫生的西式快餐绝对的卫生?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嘛。世间那有存在绝对之说?这不免又要涉及哲学了。

  

  咦?这不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中国人的劣根性?

搜索建议:由西式快餐想到的  西式  西式词条  快餐  快餐词条  想到  想到词条  由西式快餐想到的词条  
幽默

 韩乔生大话世界杯

1、“土耳其前锋哈桑,也敢于在巴西人面前跳土耳其的芭蕾!” 2、“巴拉哈习惯性打的位置是后腰,今天他没有打他习惯的位置,他今天打的位置是(停顿3秒)。...(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