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当烟花不再寂寞的时候

(这是一段极度不适,凌乱并颓废着的日记)

常留半被以待君;

醒来不觉泪粘巾。

独坐楼台穷追忆;

草长叶落又一春。

这是02年送苏雪时写下的几句话。


  后来,我才知道通往心脏的血脉不在无名指上。所以,我常会想起静然大师的一句话。

  静然大师说,当你选择离去,便会造成对对方永久的伤害。

  须得说明,这里的离去,不是分别、分离,而是死亡。死亡,是一个让许多人悚惧的字眼。

  所以,我常会想象,柔知道了秋离去之后,脸上会有两种表情。一是依然随意轻松。一是目光呆滞,心痛自责。然而此刻,我却希望是前者了。

  无法阻拦,亦无法压抑,梦里再见“笑尘茗居”。醒来,一身冷汗,垂泪无语。那一刻的心痛,铭刻心扉,再难相忘,方才发现,活着并不是件让人轻松的事。只有离去的人方可了无牵挂,甚至如果有灵还可以感觉到活着的人绵绵不断的牵挂思念。

  于是披衣独坐,思绪万千。

  常听人说自己的理想,听多了,自己似乎也有了些理想,于是开始寻觅。然而,终究是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坐标在哪里,天色已晚。

  这并不是我不曾努力过,大凡人,都曾经有过几许年少轻狂,及至南墙撞多了,方才想到安静的活着,自然难免颓废些。颓废的活着,没有方向,看不到尽头,天堂与地狱在一念之间。于是,便会有人想到解脱,秋便是其中的一个。

  只是,我不是秋,我没有秋的那份决绝。如三妹所言, 有离去的想法,却没有附诸行动的决心和勇气。天知道,我是一个极度懦弱的人。所以,我只能悲愤的活着,夜夜悲歌。

  然而,爱情失败了,总在爱的枝头浅唱低吟自怜自艾,终究是会惹人心烦的,自己也会觉得没甚意思。于是,想到了忘却,或者叫尘封。将过去的当做一段故事,腌起来,老的时候,下酒。可惜,我不会喝酒,我无法去体味独斟小饮的感觉,我甚至没有办法让自己去等待那一天的到来,我不是一个洒脱的人,我总是在想,我不会让自己老去,我可以选择在自己老去之前的那一刻结束等待与回味。

  我并不在乎这样是否过于悲情了。如我喜欢坐着火车满世界跑,靠着车窗边儿,呆立无语,惆怅惘然着。又如我总是喜欢大漠戈壁的苍凉与悲壮,我去追寻一个叫芳倚君的吹萧的人,与危险和死亡结伴而行。但如今,我却实在地感觉到了,在别人的眼里,自己真的有些老了。

  其实,母亲的絮絮叨叨已经说明,只是自己终是没有往心里去。于是就这样沉默着。

  远出,有焰火不断地绽放出绚丽的色彩,在天空闪烁着,我断定,这是一个孤寂的人在夜阑人静时分释放落寞的心情。没有人理会,没有人欣赏,没有人喝彩,烟花的生命只在于这一瞬间的快感。

  忽地有些羡慕了。在夜空中燃烧的烟花虽然寂寞,但还能去释放。而许多人,终究只能在困守一方格子,寻不到逃脱的路。

  或许,我并不属于这困守的一类人,我只是颓废地活着,在茫然与未知之间挣扎。

  或许,我能够洒脱随意一些——当烟花不再寂寞的时候。

  棋子10/20黄平

搜索建议:当烟花不再寂寞的时候  烟花  烟花词条  不再  不再词条  寂寞  寂寞词条  时候  时候词条  
心灵鸡汤

 “想开了,也就不累了”

每晚和你说晚安仓央嘉措曾说过:“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以前,对这句话理解不深。但2020年的开头,我看到许多人死于病毒,看到很多人在死亡线上苦苦挣...(展开)

心灵鸡汤

 痴心绝对

  外面下着雨,心里一片漠然。李圣杰的声音充满整个房间。窗外是一簇绿叶,窗内是凌乱的书桌,带子,CD,杂志……  闹钟指向了12,又在房间发呆了半天。...(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