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二中

  你空间对话,说后天离开。今天,十一点二十五分。就是明天,后天。我问你是上午,还是中午,暂时不见回复。我想了想,你离开时,叫我吧。我此刻思维跳到了该用什么理由请假,还有什么事,也一起去了。

觉得人生最美的场景,要么睡在床上,要么躺在床上。有人问我之间的差距,那就是一个睡着了,一个还在酝酿,要么酝酿够了,酒都喝光了。所以能够坐着绝不站着,能够躺着绝不坐着。最好能够躺着。要是躺不了,就意淫我在躺着。最好不是学校的木板和钢铁架子。

  在我眼里,睡觉是人生一等一的大事。比吃喝拉撒还重要。我也是这么做的。初中和同桌比赛睡觉,看谁先睡着,有时候从早上睡到中午,然后中饭,然后午睡。很多时候要么最早去食堂,要么最后一个人去。更多时候看着人潮,从教室涌到食堂,小买部,然后从头到尾拍起长队,队伍的长度从没量过,最长得时候可以排一中午。我就这么看着长虫,心里仅有的食欲都消磨殆尽了。望着远处,发着呆。

就像S级上面还有SS级,睡觉上面还有什么我从前都不知道。对于吃饭,我觉得是很浪费的,会引起后来一系列效应,比如排队,找位子坐,洗碗,走路,要么跑路,还有……。我在厕所里呆不了三分钟,如果不是躲债,绝对不会例外。

最大的意外好像是你在旁边清洁教室,我不好意思出去,就呆了好久吧!所以那些在厕所里抽烟的男男女女更是我辈之楷模。

  现在才知道,六个窗口里伸出的手,像是常年泡在水里,还有浮肿的脸,脏帽子。

  我对自己不喜欢食堂的原因解释为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

  ……。

  有一个人,每天吃饭叫我。我才知道,原来排队也有这么多乐趣。那时候觉得吃饭这么可怕的事,如果有人陪,也不怎么可怕的。如果一直都是一个人,就算再无聊也想不出寂寞这个词吧。如果知道了两个人的快乐,才会知道以前的自己多么无趣。

  在二中教过我的老师,对我仇恨度很高。其实有两句话,没对他们说,其实我除了上课睡觉,玩手机,不交作业,其他都算好学生吧。我又不抽烟,喝酒,谈恋爱,你他妈干嘛和我过不去。

  你们讲课真无聊。


  请假,得到教师办公楼。楼道的学生可以分为四类,一是找老师的,二是被老师找的,三是上厕所的,四是上厕所未遂的。我是上厕所未遂的。

  提起这,就不得不提起二中厕所二中号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于是乎,二中厕所一般不会跌倒,跌倒就是一堆人。如果把人放在清明上河图里面,又得有一把把的无聊人士经过研究所得,汴梁真他妈繁华啊。就是房价太贵了。

  二中厕所极富有神话色彩,常常可以看到,水漫金山,所以踏水而行的我们都有一脚好轻功。远观厕所,烟雾缭绕,第一次到二中厕所的小学生肯定得以为是哪只妖怪的洞府。我们见怪不怪的当然笑他们大惊小怪。

  我们可以淡定的一边上厕所,一边吸着二手烟,甚至觉得烟味就是比厕所味好闻,就是每次得掉三分钟的寿命。

  去厕所不等于上厕所,有上面提到的抽烟的,还有打架的,上厕所的,逃课的,还有女生到男生厕所抽烟的。于是二中厕所不在乎三个字,脏乱差。其实二中一整个大厕所。大厕所里面,有抽烟的,打架的,谈恋爱的,最多的就是看起来很爱学习的。我是一看就知道不爱学习的。美其名曰,后进生。班主任对我们的要求可以用十个字概括,不讲话,不打架,不充手机。总结为,不给他惹麻烦云云。

我们就这么坐实了差生的名头。听说过一句话,一中的可以鄙视二中的,但不能藐视二中的;二中可以藐视一中的,但不能鄙视二中。这句话的明证不是一中给我的,而是三中给我的。

  有一次陪朋友去三中,门卫看他是学生,就问他哪里读,他说二中,别人当场就不让他进去了。原因是有二中女生到三中去,把人打了,很厉害的样子。

  头顶赫赫凶名的我们,名不副实的我们。

  二中是个美丽的地方,校门前是一条美丽的清江河,如果不算垃圾,碧绿的河水,时光倒退回三十年前。二中可以体会古建筑的韵味,如果不算违章建筑,如果叶挺故居没住人。如果对面是炊烟,如果炊烟放进哪个小村子的小屋子的烟筒头顶的蓝天白云的脚底。

  每天早上,起床,睁开眼。然后睡觉,睡到肚子疼,然后吃饭,玩手机,睡觉。

  到了晚上,上床,等老师走后上别人床。打牌,玩手机,不睡觉。

搜索建议:二中  二中词条  
心灵

 《两个女孩》

    他逝了,莹没去参加葬礼。听着Karen Mok的《两个女孩》,所唱的仿佛是他的生活。她是他的莹,而她始终未见他的玲。据人说...(展开)

心灵

 浮躁的尘世,迷乱的人心

 山水相逢的是一段往事;蝶恋春天的是一种情怀;而我们相遇的,是一个故事。有些人在我们的生命里,不期而遇,又在寂静的时光里,渐行渐远;有些人一旦入心,便再也不会忘...(展开)

心灵

 未写完的忧伤

我刚回来,前些天,背着一些单薄的行李,去一个很少有人会去的海边,原本想去寻找顿悟,我以为可以找到一种解脱,可以让我不再背负那么多的忧伤,但是,最后我才知道,原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