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金融黑科技:全社会将为房产中介这个动作买单

最近这段时间,以北京为首的各大城市的房产中介,为争抢房源,加价推动房租上涨。

经过这一轮恶性竞争,很多地方的租金,短时间内涨幅高达20%甚至50%以上,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

对于房产中介不计成本地恶性争抢房源,很多人误以为房产中介是在学打车软件——烧钱抢市场。

真实的情况是,房产中介通过耍手段,为整个社会挖了一个大坑,把整个社会变得动荡不安。

这些吸血鬼式的房产中介,是如何让整个社会变得不安的呢?

咱们慢慢来分析,保你看一遍就豁然开朗——防身也罢,拿出去说给别人听也罢,都用得着。

最开始房东与租客的租房关系是这样的:

1、房东把房子租给租客。

2、采用押一付三或者压一付二等方式,租客把押金和租金直接交给房东

3、租期到期后,租客走人,房东退还押金。

这是最简单的租赁关系,没有任何第三方参与,支付方式也是最简单的。出现任何纠纷,双方直接就能解决。

这种房东和房客的直租关系非常简单,但也会有一些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信息不通畅,导致效率低下——持房待租的房东和四处找房的房客经常对不上号。

为了解决这个最大的问题,中介这个行当就出现了。

说到中介这个行当,有必要多说几句。

这个行当自古就有,在古代称之为牙行、牙纪,干这一行的被称为牙子、牙婆。

他们主要负责收集信息,利用信息优势撮合说事儿,为需求方和供应方牵线搭桥,从中收取信息费——也叫做中介费。

牙行存在于各行各业,或者说各行各业都需要牙行这类人的存在。在过去,交易房子、买卖妇女、贩卖儿童之类的,往往都需要牙行从中撮合。

例如写实小说金瓶梅里,帮着西门庆勾引潘金莲的那个王婆,干的就是牙婆的行当。

古人对牙行的态度并不友好,因为他们为了钱,往往什么都干,经常用一张巧嘴去颠倒黑白。

以前有一句话,叫做“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里的牙指的就是牙行——可见当时人们对这个行当的看法。

当然,说这些并不表示在我眼里职业有高低贵贱之分,权当一点延伸阅读。

把话题再扯回来。为了房东们和租客们之间信息不通畅的问题,房产中介出现了。

房东和租客之间加入了一个中介,整个租房关系变成这样:

1、中介设法获取房东的房源信息。

2、租客从中介这边获取房源信息。

3、租房成功后,租客支付给中介一部分信息费。

4、剩下的事儿就是租客和房东之间的关系了——交租金交押金、住房子、房子到期、退押金、退房子。

中介公司除了提供房源信息,往往还提供替房东带着租客看房的服务——中介费往往包含此项服务。

实际上,在很多人眼里,通过中介租房,就是上面这种关系。

一开始确实就是上面这种关系。

在这个关系中,房东和租客之间的匹配效率提高了,让渡出一部分利益给中介。

这部分利益有多少呢?按年租的话,通常是一个月的租金,经常还要加一些服务费,加起来总共占全部交易额的10%左右。

但是中介们并不满足,因为他们觉得中介费有限,而且天花板的高度有限——一个中介公司的员工做中介业务,拼死拼活一个星期能做几个?

中介公司怎能甘心?于是他们搞起了第一次小创新,具体的做法是:自己直接从房东那里租来房子,然后加价租给租客。

在这个过程中,中介公司除了加价租给房客之外,还有其他手段。例如把房东的房子改装打上各种隔断,把大房子变成一间间小房子再往外租。

总而言之,怎么把房子以更高价租出去,他们就怎么折腾——包括不限于各种欺诈和野蛮手段。

相信被中介公司的人打过洞、做过隔断的房东们,以及被房产中介下套坑过的租客们,一定深有体会。

其实呢,这样做别人倒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商人都是要逐利的,他们只是像其他商人一样做了商人该做的事儿而已。

事实上,在中国无论是房东,还是房客,该忍的也都忍了,可以说已经普遍认可了这种租房关系。

如果这样相安无事地发展下去,中介公司会像千百年来的那些牙行一样,在社会中干着他们该干的事情,起着他们该起的作用,赚着他们该赚的钱。

但是,上面这两种土法炼钢的赚钱速度,从不安分的中介公司,怎么可能耐得住?怎么能配得上高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

到处都在吆喝着创新,对于中介来说,别人都创新了,自己居然还在土法炼钢,简直太对不起这个社会。

他也着急啊——再不着急,有限的韭菜都被其他人抢割了。谁说牙行就不能吃韭菜盒子?

与此同时,另一个正在到处寻求创新的行业——金融行业,正像憋尿的汉子到处狼奔豕突般找厕所一样,正在琢磨着跟谁合伙创个新呢。

于是,金风玉露一相逢。当房产中介遇到金融行业,立刻擦出了火花——也就是今天要说的金融黑科技。

他们两个倒是胜却人间无数了,但整座城市开始为之不安,全社会将为他们的金融黑科技买单。

房产中介这波金融黑科技的做法是:

1、以高价从房东手里把房子租过来——不以高价不行啊,同行的都在抢着圈地割韭菜,自己怎么敢不出高价。

2、房产中介房东那里租房子一般是押一付三,也就是第一次付给房东4个月的钱,以后每个季度付给3个月的钱。

3、以更高的价格把房子租给租客——赚钱是根本目的,赚取差价这个手段虽然古老,但不能放弃。

4、通过威逼、利诱、隐瞒、欺诈等手段,让租客以租客的个人信用为担保和金融机构签订一份类似消费贷的借贷。

这是房产中介金融黑科技的关键,也是他们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

正常的个人信用消费贷,贷款者会在最开始拿到全款,以后每个月逐渐还款,直到到期把所有贷款还完。

房产中介金融黑科技的消费贷,贷款者也就是租客,看不到一分钱,所得的款项全部进了房产中介的账户。

在这个借贷关系中,作为贷款者的租客,得到的是一份租房合同;付出的是每个月的消费贷还款——这个款会直接还给金融机构,类似银行、京东白条这类。

金融机构本该发给贷款者的全款,一分也没落到贷款者手里,到了谁的手里呢?

全部到了房产中介的手里。例如以一年租期为例,房产中介一下子从金融机构那里拿到了一年的租金——这部分钱,本该属于租客,由租客按月或者按季度支付给中介或房东的。

本来,就算是贷款也应该是把钱落到租客手里,租客按月或者按照季度支付给中介或者房东,现在却把钱落到房产中介手里——相当于中介不光拿了房租费的差价,还拿了租客个人信用的贷款。是不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说到这里,有人或许会问,银行凭什么把别人的消费贷交给中介?

这就是这个金融黑科技的高明之处。中介通过空手套白狼,手里有房源,有与租客签订的租房合同,还有从租客这里通过威逼利诱隐瞒欺诈拿到的同意协议。

而金融这边,正想方设法通过消费贷业务割韭菜,真是刚想睡觉就来枕头,他们自然不会放过——甚至可以说是主动贴上去的。

而且,现在金融机构普遍拿着公民征信的权力。这根大棒子肆意挥舞着,他们不太担心租客不按时还贷款——就算偶尔有一小部分租客真的不还款,他们也不怕(后面会说到)。

租客可不可以不签这个消费贷?就是通过个人账户直接赚钱给中介或者给房东

也可以也不可以。说也可以——只要你目光如炬,了解这个事情的内情,咬住牙关就是不跟他们签,他们也没办法,顶多你再多跑几次腿,去找别的中介看别的房子。

说不可以,因为房产中介的手段太多了,例如减少一些中介费,例如每次押一付一,例如事前隐瞒事后披露,例如明着跟你说不签贷款就不租给你,等等等等——总有一款适合不同的租客——你以为从古至今“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是白叫的?

5、中介公司拿到12个月的租金(确切地说是租客的消费贷),押一付三给房东,手里还剩8个月的租金,手里多出来的这部分租金,就是巧妙所在。

他们拿着这8个月的租金,去寻找下一个房源,有了这些钱打底,就可以财大气粗地相互竞价,通过恶性竞争把房源拿到手——这八个月的租金,又可以发展出两个房源。

相当于,在一个时期内,一个租客的消费贷,支撑着三个房源。

有了新房源,他们又可以继续发展租客,这样下去,三个房源变成了9个房源,于是他们手里的房子越来越多——就像癌细胞一样分裂。

真实的速度可能不是3的幂次方,因为房产中介也要付出一些成本磨损,但只要是这种幂次方级别的分裂,速度就已经相当恐怖了——这一点,跟P2P、传销特别像。

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手段一直发展下去,很快就会掌握整座城市的房源,到那时,话语权就完全掌握在他们手里了——这就是他们拼命争抢房源的目的。

但这不是让整个城市乃至整个社会为之不安的真正理由——真正理由下面会讲。

6、作为这个金融黑科技参与者的金融机构,他们也不会闲着。他们的钱一开始交给了中介,手里拿了那么多贷款合同——相当于源源不断的未来现金流,怎么能让这部分现金流闲着呢?

他们会把这部分现金流证券化——也就是传说中的ABS。证券化以后,就可以把这部分未来现金流以证券的方式卖出去——直接或者增信之后,卖给普通的投资者。

金融机构卖出ABS,手里又有了现金,就可以和中介公司继续愉快地玩耍下去——相当于无限大的杠杆。

这样,金融黑科技把房东、租客、普通投资者都圈进来了——都是韭菜,谁也别想走!整个结构是这样的——

有人或许会说,这不是挺好的么——房东多收了房租;租客虽然没见到消费贷的全款但是总归要租房交租金,啥时候交不是交?中介有了更多房源也可以发展壮大;金融机构从中也能捞到钱;普通投资者也有了新赌具。简直就是皆大欢喜。

古老的能量守恒定律告诉我们,永动机是不存在的,当所有人都在获得的时候,肯定有人在失去。

还是上面那个1年租期的例子,房产中介通过租客的个人信用,拿到12个月的租金,押一付三拿出4个月的交给房东;为了争夺房源,把手里剩下8个月的租金,拿出去交给另外两个房东,得到另外两套房源。

计划是这两套房源租给两个租客,一部分拿出来继续圈地,一部分维持最开始三个房东的租金。

如果由于某些原因,租客数量变少了;即便还有租客,如果由于政策原因金融机构不贷给他们钱了;如果租客给不起那么多租金了……一个季度过去了,中介公司得给这三个最早的房东交租金。但因为上面的如果,中介公司就拿不出钱给这三个房东,于是崩盘。

这时候房东面临着什么呢?可能会去诉讼;可能会去驱赶租客——于是社会矛盾就出现了,人人浮躁,搞不好会闹出人命。

这时候租客面临着什么呢?他们已经与金融机构签了贷款,要继续还款,但这部分款还给的是金融机构,而不是房东(本该由中介给房东的钱,早已经被中介为了自己的利益霍霍光了);他们会被房东驱赶——于是社会矛盾就出现了,人人浮躁,搞不好会闹出人命。

这个过程中,金融机构皮毛未损——即便有租客敢豁出去不还信用贷,他们早已经把这部分资产证券化卖给普通投资者了,从道理上说他们可以不去兜底。

作为普通投资者,因为房客违约,自己手里的ABS成了垃圾——就跟美国当年的次贷危机一样。我想,谁也不会就此甘心,还不得在路上砍死几个啊!

房产中介呢?他们会面临着什么呢?他们面临着破产清算,承担部分责任,甚至直接跑路,或者做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爱咋咋地,大不了进去被关几年。

那么,上面“如果”下的这种情况将来会不会发生呢?其实那些个“如果”太容易发生了——几乎一眼就能看到结局。

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就在8月份,位于大杭州的一家中介公司崩盘了,留给房主和租客一地鸡毛。

这家中介公司在8月2日,还在苦苦支撑,他们的法人还在发表申明,表示一定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倒也情真意切——

不到三个星期,情真意切的申明,变成了不负责任的通知;“谢谢大家理解”后的惊叹号,变成了“也可自行诉讼解决”后的句号;崩盘的牙行,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原本通过这家中介签订的数千份租房协议,瞬间变成了数千个定时炸弹。

数千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会引起一波公共事件——至少那些被迫还要继续还房租却没有房子住的租客,以及被摆了一道的房东,内心里一定会有不平,很有可能会上升为冲突。

于是,整座城市为之不安,整个社会方方面面要付出成本为之买单。

而这场罪恶的始作俑者——房产中介呢?此刻他们的内心里或许会吼出这样的话:我死之后,任他巨浪滔天!

房东和租客如何应对这种中介呢?最好的办法是避免入局,因为这个局就跟高风险的P2P一摸一样,很快就会崩盘。

如果更多人不参与这个局,他们的黑科技很快就玩不下去了——房东和租客都不应该为了那点多出来的租金和省下来的方便,去蹚这浑水。

理论上,多出来的那点租金越多,省下来的所谓方便越多,崩盘的速度就会更快。

还有那个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监管层,在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做点什么?难道非得等到像当年美国那样么?

希望看完这篇的小伙伴们,赶紧转发一下,让更多的人了解这套全社会都要为之买单的金融黑科技。

避免自己或者自己周围的人入了这个坑,成了滔天巨浪中的陪葬品。

搜索建议:全社  全社词条  房产中介  房产中介词条  买单  买单词条  动作  动作词条  这个  这个词条  
金融

 贫民窟的大富翁: 手把手教你分析...

今天我们分享第三个财务报表分析企业的第三个专题“从企业财务报表分析竞争力”。战略和竞争力的区别是什么呢?战略是解决企业要做什么的问题,重点是取舍,有所为有所不为...(展开)

金融

 期货和股票哪个风险大?

这是一个很老的话题,很多喜欢做交易的人都会拿股票和期货做对比,今天和大家仔细讨论一下两者的风险问题。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游泳的风险大不大?很多人会说当然不大啊,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