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贼子贼爹

阿强从外面回来,还没进家门,村里人的异样眼光就让他抬不起头来。为啥?因为阿强这三年是在蹲大牢呢!犯的罪名也不光彩,盗窃犯!贼这一行,向来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兔子不吃窝边草。可阿强倒好,就爱吃窝边草。你说乡亲们能不提防他吗?

阿强心里清楚,乡亲们还信不过他。其实,他在牢里时就下了决心,出去后一定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可回来不到半个月,阿强最担心的事就来了:村里三爷的鱼塘惨遭洗劫,几个网箱的鱼一夜之间被偷了个精光。

阿强听到这个消息,脑袋就嗡嗡乱响:这该死的贼啊,早不偷晚不偷,偏等我一回来就下手,这不是故意害我吗?果然,村里一时间议论纷纷,矛头部直指阿强。一出门,阿强就觉得大伙儿的眼光像箭一样往身上戳,害得他接连好几天都躲在家里。

这天阿强的老爹打外面回来,气呼呼地瞪着他,一跺脚问:“三爷鱼塘那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你给老子说实话!”阿强一听,委屈得鼻子直发酸:“爹,连你也不相信我呀!”老爹见儿子这副样子,发不起火来,重重地叹了口气。阿强又悲又愤,猛地拿起墙角的柴刀,大声说:“爹,我发过誓不再做贼了,你要是还信不过,我把这只手砍下来!”说着,他高高举起柴刀,眼睛一闭,就往手上砍。“阿强!”老爹眼疾手快,把柴刀从他手上抢下来,说:“有你这句话,爹信你了!咱只要不干坏事,别人怎么说由他去,该干啥还干啥!”阿强重重地点点头,抹一把泪,出门干活去了。

没想到,才过了不到十天。村里又出了案子,这回轮到老海家遭殃,丢了一台大彩电。不用说,这黑锅还得阿强背。阿强恨透了那个贼,牙齿咬得咯咯响:这贼狗日的不是人啊,瞄准了自己刚回来,得了便宜,让他阿强来背这个黑锅哩!这下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衩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不把这个贼揪出来,自己还怎么在村里待呀。阿强决心把贼抓住,还自己一个清白。

到了晚上,等村里人都睡下了,阿强悄悄起床出了门,在村头村尾巡逻起来。他手里提着根大棍子,心想一遇上那家伙,老子就给他当头一棍,先把这口气出了再说。谁知那贼真沉得住气,一连好几天都没动静。

这天半夜,阿强巡逻走到村东头老山家门外时,突然听到老山家的猪圈里有响动。阿强顿时精神一振,藏在一堵矮墙后,探头仔细一瞧,果然发现猪圈里有个人影。他想,如果是老山,一定会点个灯,嗯,这一定是贼了!不一会儿,猪圈里的人走了出来,缩头缩脑的,怀里抱着一头小猪。

阿强正要大吼一声跳出来,突然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来。为啥?因为那个贼的身影他觉得太熟悉了——竟然是、爹!阿强大吃一惊:爹怎么做起了贼?他愣住了,只见爹慌慌张张地朝四外望了一眼,抱着小猪就走。

阿强忽然间明白了,这几年自己不在家,爹一个小老头,哪来的钱供妹妹读书上大学呀?不就是靠这个吗!想到这儿,阿强心里一阵阵愧疚。要是自己在家,爹还用去做贼吗?爹这是被逼的呀,都怪自己不争气呀!

阿强蹑手蹑脚跟在爹身舌,看着看着,他的眉头越皱越紧。爹走路的脚步太重了,猪嘴巴也没有捂实,一路哼哧哼哧地叫着。而且爹抱猪的姿势也不对,让那猪使劲随意乱踢乱瞪,爹使尽了吃奶的劲才把猪抱稳,累得直喘粗气。阿强本来是抓贼的,可这会儿他不但下不了手,反而担心贼被抓了。

正在这时,阿强听到后面有了动静,可能是老山已经发觉了,正在察看猪圈。爹似乎浑然不觉,阿强手心都急出了汗,心里一个劲喊:爹,风紧,扯乎!

来不及了,后面老山已经大呼小叫起来:“抓贼啊!贼偷猪啦……啊,贼在这里啊!你给老子站住,不然给你一槍!”老山手里提着杆猎槍,冲上来一把揪住了阿强爹的衣服。阿强藏在了灌木丛里,看到这儿,两眼一闭,完了完了……不多一会儿,全村人都被叫醒,拿灯执火涌了出来。当大伙儿一看到这可恨的贼时,不禁大吃一惊,咋会是阿强他爹呀!大家纷纷议论起来,摇头叹气。爹吓得两腿直抖,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三爷挤进来大声问:“我的鱼塘也是你干的吧?”

老海也问:“我家的大彩电呢?”

爹老老实实低头认罪:“鱼……鱼都卖了,彩电也卖了……”

“你说你呀!”老山一跺脚说,“你把人家的损失都赔上,看在乡里乡亲的分上,我们也不打你,也不送你去派出所了,你好自为之吧!”“好,我赔,我一定赔!”阿强不忍心再看爹这副模样,趁着人多,悄悄从另一边回了家。

不一会儿,听见门响,爹回来了。为了不让爹难堪,阿强装作啥也不知道。第二天一早,他看见爹怀里揣着钱出去了。爹给三爷赔了一千,又给老海家赔了一千,这事就算完了。爹还跟往常一样,该干啥干啥,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阿强好几次想开口,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天晚上,父子俩吃了饭,阿强终于鼓起勇气说:“爹,以后……以后您别在晚上出去了。我不是回来了吗,咱们靠双手挣钱,妹子的学费包在我身上!”爹翻了他一眼说:“你说啥呢?”阿强一咬牙说:“爹,我都不干了,你怎么干上了呢!那晚上我也看见了,做贼的滋味不好受呀!万一被送去坐牢,那、那受的罪可大了……”

爹两眼一瞪:“老子还用你说!”说完拍拍屁股出去了。阿强急了,爹这是贼心未改呀!他想,再也不能眼看着爹错下去了!

这以后,一到了后半夜,阿强都要打起精神听着动静。不过,这回把抓贼换成了防贼,防着爹又要出去搞活动。还好,这几晚爹都安分守己,村里也就没再丢啥东西。

可没想到的是,老海家的大彩电失而复得了。派出所抓住了一个贼,这台彩电他还没来得及脱手。贼供认,在同一个村里还偷了一个鱼塘的鱼。听到这个消息,阿强又高兴又疑惑,这么说以前那两件案子都不是爹干的呀!可爹咋的都揽上身了呢?嗯,看来爹当时吓傻了!

阿强兴奋地跑回家,跟爹一说,爹眉头一展,猛地一拍大腿:“老子就不信没有水落石出这一天!”阿强说:“爹,这回村里人再也不敢小看咱们家了!你、你当初咋的就承认了呢?”爹看了一眼他,缓缓说道:“爹都快入土的人了,这名声好不好没啥要紧的。可你还嫩着呢,以后还要娶老婆,成家立业,好几十年世界哩!”“爹,你这是……”

刚好,三爷和老海、老山都来了,两千块钱又还给了爹。三爷笑呵呵地说:“兄弟呀,你当初赔给我钱,我就不想收你的!为啥?因为我信得过你呀!想当年,就是你亲手把儿子送进监狱的,你要是个贼,那天下就没有好人了。可这钱我还得先接着。乡亲们心里都明白,你这是故意要让大伙把你当成贼,故意把黑锅往自己身上背呀!既然你当爹的都信得过儿子,我们又有啥理由不信阿强呢!说实话,从那天起,我们就都当阿强是自己人了!”

爹握着三爷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老山拍拍阿强的肩膀说:“你看看,你爹为了你,连一辈子的名声都不要了,你以后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唉,天下父母心啊……”

“爹……”阿强鼻子一酸,顿时泪流满面……

搜索建议:贼子贼爹  贼子贼爹词条  
儿童民间

 民间故事精选

站边清朝年间,有一知府刚走马上任,就听说当地的官吏都有一个毛病—怕老婆。于是他想验证一下。一天,官吏们都到齐了,知府大人说道:“听说这里有个风俗,就是男人都怕老...(展开)

儿童民间

 白秀才嫁女

算命之说白秀才是个落第秀才,在家设馆教书,每月都有些进项;另有五十亩良田租与他人耕种,每年都有可观的租金。有此两项收入,家道早已小康。白家住在村头,青砖瓦舍十分...(展开)

儿童民间

 诡绣

诡绣作者:许建立明洪武年间,梅花镇上来了一个叫花女,她衣衫褴褛,每日拿个碗,拄根竹拐,从东门街路过。每次路经云梦娘的院门时,她都会停一会儿,紧盯着那紧闭的院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