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风流的代价

这天上午,陈局长收到了一封信。他拆开信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信是用电脑打印的:

“陈局长,想必您不会忘记小妹吧!那天,您在小妹这里好开心哟,那滋味相信您今生也不会忘记吧!小妹今天给您写信,不为别的,是有一件事想麻烦您。小妹最近生活上遇到了一些困难,想请您赞助一下,您就先赞助小妹两万元吧。您若答应赞助,就于三日之内把钱汇过来。您要不给也行,但说不定哪天我忍不住就会把我俩之间的事情说出去,到时我倒没什么,可对您来说,麻烦可就大了。您的家庭、您的地位、您的声誉,所有的一切,能不能保住就很难说了。别怪小妹无情,小妹实在是没有办法。您就掂量着办吧!”

信的末尾是汇款的地址。

看完信,陈局长一下瘫软在椅子上,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整个人就像坠入了深渊。

半年前的一天,陈局长乘着酒兴走进一家洗头房,搂住一个叫小兰的外来妹风流了一回;尝到甜头的他,后来又去了两回。原以为这件事做得人不知鬼不觉,想不到有人竟利用这件事敲诈自己。一定是那个小兰干的,除了她还能有谁知道这件事呢?真是戏子无义,婊子无情呀!不给她钱吧,她要是真的把那事说出去,那自己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自己现在就像是案板上的肉,只得任其宰割了。唉!只怪当初不该干那事,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陈局长权衡再三,决定答应小兰的要求。

陈局长每月除了必要的开支,工资的大部分都交给了妻子,好在平时积攒了一些额外的收入。当天,陈局长就从这笔额外收入中拿出两万元,按照信上的地址寄了过去。

此后,小兰又两次向陈局长要钱,而且数目一次比一次大。陈局长只得咬着牙忍痛把钱寄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挣来的钱一次次地打水漂,陈局长的心痛得在滴血,但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这天,陈局长下班刚回到家,他妻子便双目圆睁,手里挥舞着几张小纸片,凶巴巴地责问道:“你把钱用到哪里去了?”

陈局长一愣,随即故作糊涂:“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妻子摊开小纸片,原来是几张汇款收据:“早晨我在洗衣服时,从你口袋里掏出来的,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局长一时无言以对,暗暗责怪自己太粗心大意。当时把钱寄出后,顺手把收据放进了口袋,怎么就没有把它扔掉呢?现在倒好,惹出麻烦来了。

妻子厉声追问:“是不是把钱寄给哪个小娘们了?”

“哪有这事。”陈局长一边矢口否认,一边脑子在急速地运转,想找个借口把妻子糊弄过去。有道是急中生智,他转眼就找到了一个借口:“上半年,我们单位开展结对助学活动,我把平时节省下来的零花钱资助了一名贫困地区的女大学生,我怕你不同意,就没有告诉你。”

听了陈局长的解释,妻子将信将疑地望着他,火气渐渐消退了,口气也缓和下来:“但愿你没有骗我。不过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欺骗我,我可饶不了你!”

陈局长脸上赔着笑说:“给我个豹子胆,我也不敢欺骗夫人。”

妻子白了他一眼,转过身不理他了。

虽然暂时把妻子糊弄住了,但陈局长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看样子妻子已经怀疑自己了,小兰有可能还会敲诈自己,不能让她再继续敲诈下去了,要不早晚会让妻子知道,那时可就什么都完了。陈局长觉得有必要跟小兰当面谈谈。

第二天下班后,陈局长找到了小兰打工的那家洗头房,还好,小兰还在那里。见他到来,小兰有些吃惊,忙跟他打招呼。他示意小兰走进包间,压低嗓门气呼呼地说:“小兰,你怎么这么贪婪?还有完没完?”

小兰一脸的迷惑:“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别跟我装糊涂!”

“你说清楚,我到底做什么了?”

“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敲诈我?”

小兰更觉得迷惑:“我什么时候敲诈你了?”

陈局长把收到敲诈信的事情说了一遍。

小兰听后,立刻否认:“我没有敲诈你。”

“不是你还有谁呀?别人又不知道我俩之间的事情。”

“要是我的话,我会要你把钱寄到这里或寄到我租住的地方,干吗要你把钱寄到信上说的那个地方呢?那地方我压根就不认识。”小兰竭力申辩。

陈局长岂肯相信小兰的申辩:“这说明你狡猾,好让我以为不是你在敲诈。”

小兰跺着脚说:“我真的没有敲诈你,你要是不信,我可对天发誓。”

陈局长冷笑一声,说:“这么说,是我冤枉你了?”

小兰委屈得掉下了眼泪:“你就是冤枉我嘛。”

看着小兰楚楚可怜的样子,陈局长的口气软了下来:“小兰,那钱就算是我送给你的,我也不打算向你要回了。求求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看在我俩从前的情分上,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小兰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掉眼泪。陈局长叹了口气,悻悻而归。

几天以后,陈局长又一次收到了敲诈信,信没看完,他就气得把信撕了个粉碎,大骂小兰贪得无厌;骂过之后,又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和绝望。他心想,为了满足小兰的贪欲,自己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并且已经开始向别人借钱了。看样子小兰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人的欲望一时是很难满足的,小兰也是一样,她会没完没了地纠缠自己。不能再让这事继续下去了,应该快刀斩乱麻,尽快了结才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陈局长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股杀气。

第二天,陈局长找出了当初小兰给他的手机号码,拨通了小兰的手机:“小兰,那天我错怪你了,我伤害了你,打算向你道歉。电话里道歉显得不真诚,我决定下班后登门向你道歉。”随后,陈局长问清了小兰租住的地址。

下班后,陈局长径直去了小兰的住所。见陈局长真心道歉的样子,小兰一扫几天来的不快,热情地招呼陈局长入坐。转身给他倒水。就在她刚提起热水瓶时,陈局长突然一跃而起,冲上前去,伸出胳膊从背后勒住了她的脖子。

小兰猝不及防,吓得手一松,热水瓶掉到了地上,随即竭力反抗。陈局长虽然大腹便便,行动迟缓,但毕竟是个男人,柔弱的小兰哪是他的对手,只得拼命地抓陈局长的手腕。陈局长的手腕被抓得伤痕累累、鲜血直流,虽然疼痛难忍,但就是不松手,相反越勒越紧。渐渐地小兰就软绵绵地不动弹了。

陈局长放下小兰的尸体,赶紧溜了出去。

晚上,陈局长吃罢晚饭,和妻子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妻子起身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几名警察,说要见陈局长。妻子把警察领进了客厅,陈局长抬头一看,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两条腿突突发抖,但还是故作镇静地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你涉嫌谋杀,我们奉命拘捕你。”

陈局长狡辩说:“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了人?”

“有人看见你杀了人。”

原来,小兰和她的一个女友合租一间房子。白天陈局长来到小兰的住所时,女友在外上班。当陈局长把小兰勒死后刚出门,女友恰巧回来看到他的背影,开门后目睹了屋里惊心的一幕,吓得掉转身就去公安局报了案。小兰从前曾向她介绍过陈局长的情况,因此,她认定陈局长就是杀害小兰的凶手。根据她提供的情况,警察连夜上门拘捕陈局长。

听完警察的叙说,陈局长一下就瘫成了一团泥。

警察架起陈局长向门口走去,这时,电视里的一则新闻引起了陈局长的注意,他不由停住了脚步,两眼一眨不眨地定格在电视屏幕上。电视上播了这样一则新闻:最近一段时间,有个自称“小妹”的人,以揭发和她发生不正当关系相威胁,频频向本市的一些领导干部写信敲诈,竟然多次得逞。这起少见的敲诈案已于近日被本市警方一举侦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犯罪嫌疑人竟然是个中年男性……

“啊!”看到这里,陈局长惊叫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搜索建议:风流的代价  风流  风流词条  代价  代价词条  风流的代价词条  
故事鬼故事

 黄大仙

黄大仙这就算我亲身经历的吧有一次我去老爷子那里,他要我帮个忙。带我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老爷子去世前半年,还能自己驮着一大包药,骑1,2个小时的自行车)到了郊区...(展开)

故事传奇

 杨益客船遇侠僧

宋高宗年间,有一官员姓杨,名益,字谦之,被授为贵州安庄县知县。那安庄县地处岭南,交 通阻塞,气候恶劣,瘴疫时行。当地居民以土人为主,习 俗落后,崇尚鬼神,信服妖...(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