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非常绑架

郑新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这天他正出车在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一接不禁吃了一惊,因为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前妻范婧婧!两人离婚都快一年了,一直没有联系过,为什么现在突然打电话给他?郑新一问,范婧婧说自己遇到了难事要他帮忙。“我一个穷光蛋能帮你什么忙?你现在的老公不是个大款吗?他比我本事大得多呀!”郑新冷冷地说。他们两人离婚的主要原因是范婧婧嫌郑新没能耐挣大钱,所以才“红杏出墙”和一个叫苏大志的老板有了私情,很快和郑新离婚嫁给了苏大志。

“苏大志出事了!他被人绑架了!”范婧婧哭着对郑新说。她说自己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万不得已才想到郑新,想请他和她一起去把赎金送到绑匪指定的地点。“我实在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了!”

郑新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本想一口回绝,因为自己没有必要去冒这份险,但听电话那端的范婧婧哭得伤心,可以想象她遇到难事无助的样子。郑新不忍心回绝,就答应下来,说马上去她家。

郑新开车来到范婧婧家,见她哭得眼睛都肿了。她拿手机给郑新看,只见最新的短信和通话都是绑匪和被绑的苏大志来的。绑匪让范婧婧赶紧拿5万元钱去城北郊的一个水闸旁边“赎”苏大志,如果报警或去晚了,他们就“撕票”。

绑匪勒索的钱不多,范婧婧没有报警,已经准备好了5万元。可她一个人不敢去送,这才想请郑新帮忙的。郑新二话不说让范婧婧上了自己的车,开车往城北疾驶而去。

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开到了北郊,找到那个水闸。这一带处于荒郊,过往的行人、车辆都很少,范婧婧电话联系绑匪,在他们的指引下,下了干涸的河床,下面有一排废弃的闸洞。一个络腮胡子的男人迎上来,范婧婧把装了钱的包递过去,络腮胡子翻看了一下,见里面是一叠叠的钞票,这才领他们进了一孔闸洞,里面有一个瘦瘦的小个子正在看着五花大绑的苏大志。范婧婧过去给苏大志松绑,苏大志身体发软,范婧婧和郑新拉起他,爬上河堤往车那边走。

来到车前,郑新刚打开车门,突然冲过来两个人,正是刚才那两个绑匪络腮胡子和瘦小个子。络腮胡子冲郑新晃着手中的匕首,喝道:“别管他们了,你送我们一趟!”

郑新的心猛地一沉,没料到绑匪会对他提这样的要求。范婧婧冲过来大声说:“他是我请来帮忙的,你们不能劫他!”“少啰唆,不送我们,你们几个都别想活命!”络腮胡子恶狠狠地吼叫着。“我们不是劫他,他送我们一趟,我们给他钱!”瘦小个子举起范婧婧刚给他们的那包钱说。

几个人僵持不下,郑新想到穷凶极恶的绑匪是不会轻易妥协的,就对范婧婧说:“没关系,我就送他们一趟,你们再联系别的车回家吧!”

范婧婧不再阻拦,退到一旁。郑新上了车,络腮胡子坐到副驾驶座位上,瘦小个子坐到后排座位上。络腮胡子要去的地方是安徽省的一个县,后面的瘦小个子写了几行字递过来,郑新一看是详细的行驶路线,最后的终点是一个叫天官营的村子。郑新从这两人的口音中听出他们都是安徽人,那么这“天官营”很可能是他们的老家。

郑新开车上了路。络腮胡子一直紧张地瞪大眼睛,让郑新尽量走小路别走大路,看来是怕遇上警察。郑新表面答应着,心里却盘算着该怎么办。这两个绑匪得了苏大志的5万赎金,应该不会再劫他的车,只要把他们送到要去的地方大概就会放了他。但他心中仍有点忐忑不安。

这里距他们说的地点有十多个小时的路程,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突然郑新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范婧婧的号码。他打开刚要接听,旁边的络腮胡子大吼一声:“关了手机!”

郑新已经打开接听键,但他没有放到耳边,而是对络腮胡子说:“我家里来的电话,我去安徽也要告诉他们一声吧!”“不行,快关了!再啰唆我把手机给你砸了!”络腮胡子凶巴巴地说。

郑新只得关掉了手机。他心想,范婧婧应该不会见他被劫持坐视不管的,毕竟他是为了她的事才遭遇不测的,她很有可能会报案。刚才他的话中已经说了他要去的地点,但愿范婧婧听到后能告诉警察,安排营救他。

想到这里,郑新有了个主意。他对络腮胡子说,走大路出了城要过一个收费站,想绕过去只能拐弯多走十几里。络腮胡子让他绕着走,郑新于是把车拐上了一条小路,左转右拐,不料前面要通过的一座桥塌了,郑新说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只有过收费站了。

络腮胡子眉头皱成一团,连连吸了几口烟,最后用力一摔烟头说:“走大路!”

郑新是故意走这条路的,他明知道这条路过不去,绑匪怕过收费站有警察,但这里过不去,他们大概会放了他。但现在看来他的计划没有奏效,绑匪不想放弃他的车,要铤而走险闯收费站。

郑新无奈只得掉头往回开。车行驶在颠簸不平的土路上,突然前面有人拦车。拦车人是一个50岁左右的农民,气喘吁吁地对郑新说,他是这里种瓜的瓜农,和妻子在瓜棚里住。妻子突然肚子疼,疼得直打滚,好像是犯了阑尾炎,要马上去医院。可他们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通车的公路还有三四里远,他背上妻子跑了一阵实在跑不动了,这才拦车想搭他的车。

郑新见路旁果然躺着一个捂着肚子呻吟的女人,他看了看络腮胡子,觉得他一定会拒绝他们。不料络腮胡子对那人说,只能把他们送到公路上,再搭别的车进城,因为他们的车要出城。那人说这就可以了。络腮胡子对后排的瘦小个子说:“来强,下去帮忙把病人抬上车!”那个叫来强的瘦小个子答应着把手中装钱的包递给络腮胡子,下了车帮那中年人把呻吟的病人抬上了车。

郑新开车十几分钟就上了公路,这里来往车辆很多,很容易拦车。中年人和妻子下了车,对郑新他们千恩万谢,络腮胡子让他赶紧拦车去医院,示意郑新快点开车走。

郑新对这两个绑匪的举动很感意外。按说他们是穷凶极恶的绑匪,又是刚作了案仓皇逃命之际,竟然还能帮人解围,说明他们并非本质恶劣的坏人。郑新提着的心放下了不少。

上一页12下一页

搜索建议:非常绑架  绑架  绑架词条  非常  非常词条  非常绑架词条  
故事

 劳动都光荣

 “嗨哟,嗨哟……”一阵号子声由远及近传过来,小蜜蜂糖糖好奇地从一朵金盏花里探出头来。她看见,草丛里,小蜣螂球球正起劲地滚动着一只大粪球,嘴里还喊着号子给自己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