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上海滩的一匹老马

  马天水是一个一九三一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文革期间一些人称他为马老。解放后在上海工作,长期在上海担任市委书记,主管上海市的工业和计委工作。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马天水也受到一些冲击,对此他有一些抵触情绪。这年的十一月,他到北京参加全国工交会议,会上,马天水作了发言,对红卫兵大串连影响生产颇有微言,受到林副统帅的严厉批评,马天水发抖了。为了解脱困境,马天水去找自己的老同事、现在已当上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的张春桥,请他指点迷津。

  老奸巨滑的张春桥向马天水亮出三张“路线斗争”的底牌:文化大革命就是改朝换代。无产阶级司令部到姚文元为止,八个人。国家变不变颜色,党变不变修,主要在中央、省、市主要领导人。张并指出:“你要赶快回到造反派一边来才有出路。否则嘛,群众运动的洪流一冲,那就难说啦!”

  张春桥一交底,马天水的茅塞马上就开了。张春桥原来是上海市委常委,只是到文革前夕,才当了市委书记,而他马天水早就是市委书记了。论輩分,无疑是马天水高,但这时的马天水也顾不了这么多面子了,他感激涕零地在张面前检查了自己的路线错误。

  张春桥明白:鱼儿上勾了。于是他进一步向马天水面授机宜:“你有这个认识很好。回到上海后,找景贤同志谈谈吧。”

  马天水心里明白:张春桥是把他和陈歪显、曹悐秋区别对待的。他一回到上海,就和徐景贤接上了头。当时,徐景贤在张、姚的鼓动下造反,当上了造反派头头,正苦于得不到一名上海市高级干部的支持,陷于孤立之中。马天水在造反派尚未得势之时断然“反戈一击”,这对张春桥、徐景贤一伙是莫大的支持。

  不久,上海爆发了一月风暴,把上海市的党政领导干部通通打倒。为了蒙骗世人耳目,马天水也在被打倒的名单之中。但马天水心里有底:这是走走过场。果然,张春桥于一九六七年二月二十三日发话:马天水在执行资反路线方面,没有发明创造,人家说什么,他说什么。徐景贤也放出空气:马天水是受陈歪显、曹逖秋排挤的,没有实权的。

  到了四月份,马天水的身影,就出现在市革委会的大楼里,成为被结合的革命领导干部了。

  一九六八年四月十二日,上海市人民掀起一股炮打张春桥的浪潮。这时,马天水心里想,这正是巴结张春桥的最好机会,他以“革命领导干部”的身份出来发话了,他拍着胸膛为张春桥打保票:“春桥同志的历史我是了解的,他是一贯执行正确路线的。有人说我马天水死保张春桥,说得对。我就是要保张春桥,我就是死了,也要站在春桥同志一边。”

  马天水为了巴结造反司令王洪文,更是费尽心机。一九七三年三月,党的十大期间,各省、市、自治区代表团对中央领导机构成员进行酝酿,许多代表对提名王洪文持有异议。马天水跳了出来,作了长篇发言,力陈王洪文在文革中的“功绩”:我和洪文同志相持工作多年,我觉得他看问题,想问题很全面,有组织工作,领导工作的能力,不是一个只会冲冲杀杀的人,这一点我可起誓。洪文同志至少比我强得多。

  马天水懂得,自己要想在上海滩坐稳这把交椅,对王洪文的那帮小兄弟,也要好好地笼络笼络。

  当了市总工会常务副主任的叶昌明,是上海滩出名的打砸抢分子,砸联司的策划者和指挥者。王洪文几次指名要发展他入党,但本单位的党员和群众就是不通过,理由是他有一桩人命案还没查清。马天水勃然大怒:“人命案归人命案,入党归入党,难道这条人命不查清,他就不能入党了吗?”说着就打电话给叶昌明的局党委负责人:“你们要限期解决叶昌明的入党问题,不解决是路线问题。”

  在马天水的高压下,叶昌明被强拉入党,后来成了市委的列席常委。

  四人帮篹党夺权的总策略是,稳住上海,搞乱全国,乱中夺权。

  十大召开前夕,张春桥就交代马天水:上海工作的重点,就是要多培养干部,北京需要,全国也需要,首先要把十大的中央委员名单弄出来,要挑选那些路线斗争觉悟高的造反派。

  领旨后,马天水回到上海就立即布置任务,提出选拔的标准:领导熟悉,群众拥护,要老造反,对工总司要有感情。如何挑选呢?马天水有他独特的办法:开会谈话,当场相面,听发言看外表。

  为了给十大提供五个中央委员的名单,马天水、徐景贤等一遍又一遍地从“小兄弟”、“老造反”中挑选,终于在出席十大的代表之外物色了五个人,塞进了十届中央委员会。这五个人被选进中央委员时,自己还蒙在鼓里。等到马、徐、王等连夜派人敲门通知他们上北京时,他们更是莫名其妙,膛目结舌”:“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十大结束后,根据张春桥、王洪文的指令,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一到上海就搭班子,排名单,忙得不可开交。到四届人大召开前夕,马天水又派王秀珍秘密飞往北京。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三个人一起找王秀珍谈话。王洪文说:上海要准备二十个部长调中央。张春桥说:你们要向中央组织部、公安部、全国总工会、团中央、人民日报社、卫生部、一机部、六机部、教育部和国家计委等十几个部,委选部长。

  王秀珍急忙赶回上海,单独向马天水汇报。马天水听了兴高采烈:“这些毛头小伙子,丫头片子都要当部长了。我马老呢,中央领导同志能不考虑吗?”

  经过马、徐、王的精心挑选,很快排出了八十多人的名单,共分三档:第一挡送北京三十人,准备十八人当部长,十二人当司局长。其余两档到市级各组办和区县局党委当头头。就这样,在马天水等人的卵翼下,一批批的小兄弟丰满了羽毛,磨尖了爪牙,吡牙咧嘴地走马上任了。

  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王、张、江、姚四人帮。

  十月七日,四人帮在上海的党羽马天水被召去北京。

  党中央为了稳定上海,决定再叫徐景贤、王秀珍来北京。

  十月十日,徐景贤、王秀珍也来到了北京。在得到不在上海搞武装暴乱的保证后,十月十三日,马、徐、王回到了上海。这时,中央基本上控制了上海的局势。

  粉碎四人帮的喜讯迅速传遍了整个上海,成千上万的人群涌上街头,欢庆胜利。声讨四人帮的大字报、大标语遍布大街小巷,口号声、锣鼓声、鞭炮声响彻黄埔江畔。原先被蒙蔽的民兵纷纷掉转枪口,加入声讨四害的行列,反革命武装叛乱的计划倾刻土崩瓦解。

  一星期后,苏振华、倪志福、彭冲带领中央工作组进驻上海。很快地,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及其爪牙被隔离审查。

  一九八二年七月十三日至八月二十三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开庭,公开审理四人帮在上海的党羽马天水等八名重要案犯。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跳梁小丑终于被押上了审判台。 

搜索建议:上海滩的一匹老马  老马  老马词条  上海滩  上海滩词条  上海滩的一匹老马词条  
散文

 爱 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这世上,总有些情,没有原由的走入生命,没有时间的预约,没有固定的格式。它要来的时候,自然的来,任其其它也无法阻挡。我知道,那是绝版的爱恋,那是灵魂的归宿。所以,...(展开)

散文优美散文

 七月葡萄架,月满话闲情

 乡里人的院子就像这乡里的人一样,是质朴的。家家房前屋后,植果木种菜蔬,每到盛夏之日,便绿的热闹。  我家也不例外。院里生长着一株油绿泼翠的葡萄树,今年已有五岁...(展开)

散文

 王洪文的贴心兄弟(2)

 二、王洪文虎将  陈阿大紧跟王洪文,王洪文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工总司制造的每个大事件,都由他打先锋,人们称他为“武斗猛将”。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上旬,王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