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散文精选:不应该忽略的过程

昨天的一场风雨,使得路边法桐树的叶子,落了满地。这下,可苦了那些清洁工人,他们不停地打扫,却依然免不了落叶飞得到处都是。只是,到了孩子们放学的时候,那路面基本上变得很干净了。

这让我想起去年的时候,和朋友的儿子,一起漫步在乡村的银杏树下,那儿的落叶是不用随时打扫的,所以树下落了很多叶子。那银杏叶子呈美丽的扇形,又是十分娇艳的黄色,看上去就像落了满地的黄色花瓣。那孩子一边捡叶子,一边问妈妈:

“为什么我们城里的树不落叶子呢?”

当时我们都怔住了,城里的树也是落叶的啊!他怎么会以为城里的树不落叶子呢?于是我就问他:

“城里的树也是落叶的啊!到了秋天,你没看到清洁工人,每天都在很辛苦地打扫吗?”他茫然地摇摇头,我则茫然地看看朋友。

朋友想想才说:

“也难怪他这样说,因为每天上学,出了家门就上车了,根本看不到树叶是不是落了。周末的时候,又起得很晚。当我们出门的时候,路面也已经打扫干净了,所以他才以为城里的树是不落叶子的。”

是啊,这小孩子每天除了吃饭上学写作业,几乎没有出门的时间。更不要说去看看落叶的长街是什么样子了。

孩子捡了很多银杏叶,我告诉他这东西可以做书签。他很高兴,说要多捡一些,回去送给他的好朋友。听他这么说,我们也开始帮他挑选。朋友一边挑一边告诉我:

“我儿子小时候,还问过了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问题:‘为什么我奶奶做的饭,每次吃的时候,都是温热的,你做的饭却总是很烫?’”

我一下也怔住了,也忍不住问朋友为什么。朋友说,婆婆做好饭,总是凉到温热正好合适的时候,才叫孙子吃饭,而她总是做好饭就叫儿子了。有时候时间晚了,婆婆还会把饭放冷水里冰一下,这样每次那饭端出来的时候,都是温热的。但儿子没有看到这个过程,所以,他以为奶奶做的饭,一直都是温热的。

这让我和朋友,很是唏嘘感慨了一番,在孩子成长的岁月里,事物发生和发展的过程,是最不应该忽略的啊!

不要让孩子以为,煮熟的鸡蛋,本来就是没有皮的;更不要让孩子以为,鞋子穿脏了会自己变得干净,或者说,鞋子和衣服,根本就是不用洗的。不要让孩子以为,一切都是现成的、唾手可得的。

这也让我想起我大女儿小时候,她看到我们总是从抽屉里拿钱,因此她就以为,那抽屉里的钱,是永远也拿不完的。有一次邻居问她你长大干什么,她很不以为然地说:

“我长大了挣钱啊!”

“你要怎么挣钱呢?”然后,女儿就指指那个上了锁的抽屉说:

“从这里面拿就是了。” 她只看到我们从里面拿钱了,没看到我们向里面放钱,更没有看到挣钱的过程,所以她才以为,所谓的挣钱,就是从抽屉里把钱拿出来。所以,一定要让孩子参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的时候,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让他们参与是为了让他们了解,整洁的房间和可口的饭菜,都是要经过辛苦努力的,不要让他们以为,一切都是他们看到的样子。

再说孩子小时候,对什么事物都非很好奇。所以,我们做家长的,不要嘲笑孩子的天真和无知。

那天,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桌子上有一盘炒熟的花生米。朋友的儿子因此告诉我说,他喜欢吃那种带壳的生花生。

“带壳的生花生?是煮熟的那种吗?”我问他。

“不是,就是那种宴席上,和瓜子糖块放到一起的生花生。”

“那花生哪儿是生的,分明是熟的?”

“是生的,还带着壳呢!”小伙子说得理直气壮。

“你以为花生带了壳就是生的吗?那样的花生也是放在炒炉里炒熟的!” 然后我告诉朋友,有时间你应该让孩子去了解一下,生花生是怎么变成熟花的。

不得不说起我的小女儿,她小时候,农村里收了玉米之后,还习惯把玉米挂到树杈上。偶尔看到人家杨树上挂满玉米穗子,她就问我:

“妈妈,为什么咱老家的树不结玉米?”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她根本没有看到,这玉米穗子是经过怎样的过程,才挂到杨树上去的。

所以,事物的结果重要,过程更重要。于丹说她小时候,问她父亲什么叫做‘麦浪’。当时她父亲没有立刻给她答案,而是到了周末的时候,专门带了女儿,乘了公交车去郊外,让女儿亲眼看看,什么是‘麦浪’。

那一次,于丹不仅了解了什么是‘麦浪’,还记住了这个‘看’麦浪的过程,以至于多年之后的今天,于丹对父亲的这一举动,还充满了无限的感动和感激。

孩子去淋一场雨,带孩子去看一场雪,带孩子去踩一踩落叶;带孩子去看看日出,去看看夕阳,去看看收获之后的原野;和孩子一起做一顿饭,让孩子动手切菜、洗菜、收拾餐桌······不要嫌弃孩子笨手笨脚,不要嫌弃孩子做事磨蹭,因为他们还小!

孩子的成长也是一个过程,希望孩子的每一点变化,也都有我们的参与。(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搜索建议:散文精选:不应该忽略的过程  散文  散文词条  忽略  忽略词条  应该  应该词条  过程  过程词条  精选  精选词条  
真情

 岁月

珍惜眼前人,心中无黄昏!今年开始,过年基本都是在荔浦过了,以后回家也是住荔浦了。那是爸妈的新家,他们定居在那了。我有自己的房间啦,但还是习惯住在平乐的老房子,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