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了,你后悔了吗?

  

曾经看过这样的一个故事;

在一个祥和而美丽的小镇上,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他们常常都会相依在山顶望日出,相偎在海边送夕阳,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不禁会送出羡慕的目光和幸福地祈祷。可是有一天男人不幸受了重伤,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醒来过,白天女人就守在床前不停呼唤着毫无知觉的爱人,晚上她就跑到小镇上的小教堂里祈祷上帝,她几乎快哭干了自己的眼泪。一个星期过去了,男人依然如故的昏睡着,而女人早已变得憔悴不堪了,但她仍然苦苦地支撑着,终于有一天,上帝被这痴情而执着的女人感动了,于是他决定给这个女人一个例外。上帝问她:你真的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吗?

女人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上帝说:那好吧,我可以让你的爱人很快就好起来,但是你要答应化做三年的蝴蝶,这样的交换你也愿意吗?

女人听了激动而坚定的回答到:我愿意!

天亮了,女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她告别了上帝便匆匆地赶回了医院。结果那男人真的醒了,而且他还正在跟一位医生交谈着什么,可惜它听不到,因为她飞不进那间屋子,她只能隔着玻璃窗远远地望着自己心爱的人。

几天后那男人便康复出院了,但是他并不快乐,他向每个路人打听女人的下落,但没人知道女人究竟去了哪。男人整天不食不休地寻找着,他是那么地思念着她,那么地想见到她,然而早已变成蝴蝶女人却无时无刻不都围绕在他的身边,只是她不会呼喊,不会拥抱,她只能默默地承受着他的视而不见。

夏天结束了,冰凉的秋风吹落了树叶,蝴蝶不得不离开这里了,于是她最后一次飞落到男人的肩膀上,她想用自己轻薄的翅膀抚摩他的脸,用细小的嘴来亲吻他的额头,然而她微弱的身体实在不足以被他发现,一阵悲伤的哭泣声也只有蝴蝶自己听得见,她只好恋恋不舍地告别了爱人,飞向了远方。

转眼间很快便到了第二年的春天,蝴蝶迫不及待地飞回来寻找自己的爱人,然而熟悉的身影边竟站了一个漂亮的女人,然而那一刹那蝴蝶几乎快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她实在不相信自己的眼前的场景,更不相信人们口中的谈论。人们讲述着圣诞节时男人病得有多严重,描述着那名女医生有多么善良可爱,还描述说他们的爱情有多么的理所当然,当然也描述了男人已经快乐如从前。。。。

蝴蝶伤心极了,接下来的几天,她常常会看到自己的爱人带着那个女人到山上看日出、在海边送日落,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转瞬间主角都换成了另一个女人,而她自己除了偶尔能停落在他的肩膀上以外,竟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年的夏天特别长,蝴蝶每天痛苦的低飞着,她已经再没有勇气接近自己的爱人,他和那女人之间的喃喃细语,他和她快乐的笑声都足以令自己窒息死去,于是在夏天还没有结束之前,蝴蝶便早早地飞走了。 花开花落,花落又花开,对于一只蝴蝶来说,时间似乎只意味着这些。第三年的夏天,蝴蝶已经没有常常去看望自己的爱人了,他轻拥着那个女人的肩,轻吻着女人的脸,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留意一只心碎的蝴蝶,更没有心情去怀念过去。

上帝与蝴蝶约定的三年很快要结束了,就在最后的一天,蝴蝶的爱人跟那个女人举行了婚礼。小教堂里坐满了人,蝴蝶悄悄地飞了进去,轻落到上帝的肩膀上,她听着下面的爱人对上帝发誓说:我愿意!她看着爱人把戒指戴到那个女人手上,然后看着他们甜蜜地亲吻着,蝴蝶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上帝心酸地叹息着:你后悔了吗?

蝴蝶擦干了泪:没有。

上帝又带着一丝愉悦地说:明天你就可以做回你自己了。

蝴蝶摇了摇头:就让我做一辈子的蝴蝶吧……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份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去好好的爱她

   爱一个人,到底可以爱多久?不知道在多年后,还会不会在上玄月升起时,想起彼此,不知道那时再想起时,会不会心痛。如何能让人知道,爱有多久,如何能让人明白, 这种痛能持续多久。如果能知道自己的爱将持续到何时,那有多好。会让自己在爱时,一直全心的爱,不再爱时,就完全的放下。可是,有谁能穿越时空,去到将来,也许无法知道要到何年,才会不再爱。也无法知道要到何年,才能完全放下。如果爱时,能全身心的投入爱一次,如果不再爱时,就完全的放弃,如果在爱走远时,就义无反顾的离去,那有多好。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在远去的路上,要时时的回头?为什么在爱结束时,却还要时时回忆?为什么会有爱来过,为什么爱会走远。

爱一个人,是用心还是用泪,爱一个人,是用一生还是用一瞬?天长地久到底是什么?是一生的相守,还是一生的守候?如果一生也等不到那誓去的爱,如果一生那爱也不会回头,那么,那爱还是天长地久吗? 我仍然相信天长地久,一生的守候,或许也不会等待到爱回头,可是因为有了等候,因为有了漫长的的时间去怀念,那么即使在多年后,再回想从前,也还会有一份属于往时的回忆。爱过,就不要后悔

搜索建议:爱了,你后悔了吗?  后悔  后悔词条  
真情

 相伴一生,便是最好的幸福

相伴一生,便是最好的幸福她是疯子,原是城里人,机缘巧合嫁了他。他娶了她,有了一个家,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大堆债务,从已经成家的弟弟那争得一床麻花被,又用自己的工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