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我与客户最后一吻

眼睛像梁朝伟会勾人

  1999年高考落榜后,阿眉四处打工,从没稳定过。一是她贪玩;二是她长着一张俏丽的脸,找工作容易,所以不懂得珍惜。直到遇见艾剑,她才踏实。

  认识艾剑前,阿眉刚刚跳槽到一家公司当售楼小姐,有空就上网,艾剑是她在网上捡来的。

  那时,艾剑还在读大四,虽长得不很帅,但一双眼睛勾人,像梁朝伟会放电。第一次见面,艾剑看着阿眉的眼睛便不肯挪开,痴痴的。尽管她坦率地告诉他,之前她曾谈过N个男朋友,可他仍直直地盯着她,大度地说:没关系,我只知道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最后一个女人。

  在阿眉面前,艾剑完全没脾气。刚开始约会,阿眉几乎每次迟到,有一次还睡过头,让他在寒风凛冽的大桥下,搓手跺脚地等了两个多小时。看到阿眉,他故作轻松说自己刚到。

  那个时候,阿眉很喜欢艾剑,却谈不上是爱。

  艾剑毕业了,慌着四处找工作。凭他的条件,考研轻而易举,可他放弃了。这一切都是为了阿眉。她收入太少,而爱情是不能没有经济基础。

  艾剑一边做几份家教,一边在公司打工。为了给阿眉买生日礼物,他一个多月不乘车,不吃午饭。

  捧着他送来的二十四朵玫瑰,吃着他特意订做的生日蛋糕,当阿眉知道它们是艾剑牺牲基本生活换来时,眼泪叭啦叭啦往下掉。

  艾剑体贴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笑着说:“别傻了,我这样做,是为了减肥。”这个时候,阿眉已不可救药地爱上艾剑。她暗暗在心里发誓:从今天开始,一定为他分担生活重担。

  一杯饮料下肚她头晕目眩

  阿眉的天生丽质,常得到一些男客户的青睐。按照以前的脾气,阿眉总会摆着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面孔。然而,从那一天起,阿眉放下架子,强颜欢笑,甚至容忍了一双双色迷迷的眼睛。业绩一天比一天好,奖金也多了,一年后,竟升职做了销售副经理。

  既是干销售这一行,难免要应酬各式各样的客户。一次应酬后,一位台湾老板指名要阿眉陪他到KTV喝酒唱歌。一杯饮料下肚,阿眉头晕目眩,后来就发生了那样的事。这笔业务给阿眉带来可观的丰厚利润,心里却不是滋味,但为了不让心爱的人为了她再饿肚子,她在心里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参观楼盘时,那位客户跟她签合同时,提出要求——最后吻她一下。既然吻一下就签字,阿眉心动了。

  生活有时就像电影,当阿眉和老板贴近的时候,艾剑突然黑着脸出现在面前,那双曾经温柔无比的眼睛里,射出了一道道仇恨的光芒。他一句话没说,咬牙切齿甩头便走。阿眉慌忙追出去,可是连个人影子也没看到,打他的手机,却是关机;去他的公司,早已辞职;找他的朋友,没人知道他去那里!

  阿眉坠入平生最黑暗的日子,她守候在他家门前,她想,跑到哪里他都应该回家。但直到黎明,艾剑还没有回家。夜的寒风,让阿眉深深地体会了艾剑当初的爱!

  早上5点,他终于出现,阿眉冲上去抱住他,希望他能被这一晚的等待打动。可她错了,他不再是那个只要她说上句抱歉的话便会心软的艾剑。他不说话,只是推开她。推拉时,从他敞开的衣领里,阿眉嗅到女人的香水味。阿眉的手松开了,呆呆的。他依然没有说话,理了理衣服走了。

  哪怕30年我也要等

  回到家,脑子里乱成一片,阿眉问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委屈、生气,四年来,你给他带来的委屈,难受能与这相比吗?电话铃声乍响,是艾剑的朋友,声音很愤怒:你这个坏女人,你以为你是谁?当初为了给你树立工作信心,艾剑四处托人介绍客户买房子。有一次,他拼命陪一个客户喝下一斤酒,最后说动他买你的房,结果胃病发作吐了几天。

  阿眉含着泪没说过一个字,放下电话,她呆呆自语:我是坏女人,我应该受到惩罚;但是,艾剑我是爱你的呀!深深地爱!

  阿眉继续满世界地找,她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无论他怎样对她,她都要以实际行动求得他的原谅。

  可他仿佛一夜之间蒸发,不给她认错的机会。艾剑不仅辞了工作,换了手机号码,而且有家也不回。找到他的亲朋好友,也没人愿意告诉她。

  他到底在哪?阿眉没有放弃寻找,下班后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盯着每张面孔看,每天会去他家门口守候。

  三个月过去了,阿眉硬着头皮再次乞求艾剑的好友,这似乎已经成为她的习惯,“他去上海了,三年都不会回来,你死了这条心吧。”

  “三年?哪怕是三十年!我也等”。

  阿眉说,我将放飞千只心灵的纸鹤,唤艾剑回!

  

搜索建议:我与客户最后一吻  我与  我与词条  客户  客户词条  最后  最后词条  我与客户最后一吻词条  
爱情

 谢谢,那个说牵挂我的人

 2011的最后一天,晚上,你喝了酒,打来电话。跟我说对不起,因为在约好的你说来的时间,你来不了。我听得出,你的真心的。你说了很多对不起,我跟你说没关系,我理解...(展开)

爱情

 当爱情开始平淡时

 如果说恋人们的热恋期是3,4个月,那么我觉得我的只是2个月。    朋友们曾赌过我的恋爱天数不过100天。我不相信    不是我不想把恋爱谈的更长久,是因为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