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匆匆那年

             

      那年夏天,高考落榜。我瞬间觉得人生一片黑暗,跌入谷底不得翻身。家人的安抚也无济于事。老爸向我走过来,轻声和气地对我说:“瑛子,别哭了,爸爸再供你读一年。”老爸的话让我的眼泪更加汹涌,我此刻觉得我是再也没有勇气返回学校去触碰那个已经支离破碎的梦。

      挨到九月份,心情好了许多。时间果然是治愈伤口的良药。老爸送我去补习学校。殊不知学校隐藏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后面,与错落破旧的老式居民楼融为一体,灰白色调的古建筑给人苍凉之感,重重地压在心头。教学楼与宿舍楼嵌套在一起,合为一栋大楼,单调地好像是一个巨大的集装箱躺在那里。对面是一排低矮的白墙黛瓦平房,为学生提供一日三餐,左侧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蓝顶铁皮房子,经营小商品。沉重之时给人以欢愉之感的是右侧的一家幼儿园,小朋友们的欢歌笑语漂浮在这片灰色的天空上。

      往后的日子,我便在这小小的一隅,重振旗鼓,挥汗泼墨。

      记得教室在廊尾,所以仅有一扇门进出教室,班主任经常穿着一件灰白相间的条纹短袖,配一条深色肥硕的七分西裤,拖一双牛皮凉拖鞋,架着一副具有民国风的老式黑色圆框眼镜守在门口,抓捕迟到的学生。“老师,您好!”我耷拉着脑袋站在他面前,对自己第一天就迟到的行为感到羞愧不已,他用手指了指教室左边前排的一个空座位,示意放我进教室自习。透过他的眼镜,目光好似黎明前的启明星。

      接下来,在奋笔疾书、埋头苦读的日子里,不得不说青春荒唐,一个趔趄使得一幕一幕戏剧化地上演。

      那个夏天,我和珊双双落马双双来到这个小地方。相同的惨痛经历让之前简单的高中同学关系酝酿成闺密关系。两人动作散漫的坏毛病使得我俩永远跟不上大部队的步伐。班主任每天必定早早地站在教室门口,挨个训斥迟到的人,其中必有我俩;班主任还会不定时地抽查全班的各科作业,每次抽查的黑名单上总有我俩的大名;我和珊体质都不太好,轮流生病,轮流照顾彼此,吃饭、洗澡、上厕所、去商店都是形影不离,迟到了共同承担惩罚,生活上互相帮扶,学习上共进退。在这一年中,我和珊达到了默契度的最高点而被班主任命以“油盐坛子”这一称号。

      在这里,我认识了“三剑客”,一年来我们之间建立了最纯粹的男女同学之情,除去了几分懵懂与轻浮。

      “树康哥,这道题怎么解?”每次考完,我都会拿着一张不争气的数学卷子问这位数学小王子,记得那一次是三模考试后,望着泪水打湿了的试卷,恨自己的脑袋不开窍。树康哥走过来对我说:“瑛子,给你讲一段我自己的故事吧!每个人都有叛逆不羁的时候嘞!高中三年我一心只想着要自由,所以结果是残酷的,通过高四一年,禁闭在这个小地方明白了许多,成绩明显有了提高。今年是高五了,我只想用尽我的全部努力考上一所好大学来报答替我操碎了心的父母。”“你怎么坚持下来的?”我很佩服他的勇气。“好了,别哭了!这道题应该是……”他拿过我的惨不忍睹的试题卷。

      时间越来越紧迫,就算是平时最不老实的老油条都蛰伏在书海中。艺术生陆续回校了,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促成最高的学习效率,班主任重新调整了座位,形成了“一帮一”的局面。“借一下你的语文复习资料,文综帮我圈一下以前你们讲过的重点……”桌后的美术生朱哥时不时地叫我。“行!资料别弄丢了,我到时候还要再复习的”我搜罗了一摞给他,他一边胡乱地抓过去塞在书箱里。一边在研究树康哥教给他的解题方法。谁又知道,朱哥向我要去的资料直到高考后,还一直压在箱子里,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份心里安慰。

      高四生活是苦涩的,不长不短的一年,总需要有一些快乐因子来冲淡苦涩。

      朱哥的同桌磊子,英文好得了不得,英语对他来说就像剖瓜切菜一般,换得全班的啧啧惊叹,数学却出奇得烂。每当树康哥和朱哥向磊子请教英语,磊子总摆出一副欠揍的样子满脸嘻哈仰天翻个白眼大说一句:“so easy!”“欠揍吧!你!”兄弟之间闹成一团。等到磊子问树康哥数学题的时候,树康哥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闹腾一番放松后才知道言归正传。兄弟情谊也就这样磨出来了。

      曾经觉得读高四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在脑海中无数次臆想这一年必定是万丈深渊终不见日,曾认为数学和英语是不可削平的天堑。可事实上,这匆匆一年的所有经历,成了我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师生情,同学情,是那么干净纯粹。

      临考前夕,我和珊、“三剑客”都送给彼此最真的祝福,相互叮嘱在考场一定要冷静、细心。我们都有最遥远的梦想与最执着的坚持,有心人,天不负。这是我们每个人走入考场所信奉的坚定信念。

还记得那个心灵备受煎熬的下午,我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不断祈祷。“亲爱的,我相信你一定拨云见日了!”珊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问我的情况。“瑛子,我赢啦!”从电话声中听得出树康哥按捺不住的喜悦和激动。手机来电不停,朱哥、磊子、班主任陆续打来电话询问结果,给以贺喜。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年,我们都修得正果。就在那天的那个下午,三个大老爷们陪着我和珊去看了一场电影《闺蜜》,看完电影又去K歌,唱着《年轻的战场》一直到天亮,把积蓄了一年捆绑着我们的压力全都释放。

      又是一个暑期的尾巴,我和珊坐在咖啡厅,细数着匆匆远去的一年光阴。回想那位和蔼又严厉的班主任,三个可爱的男生……发现那栋灰白色调的大楼愈显深邃。

      匆匆那年,曾经以为落榜是人生的全部黑暗,但恰巧,黑暗给了我们一双黑色的眼睛,而我们却用它寻找到了光明。

                                                                                

                                                                                                                                                                               2015.6.13

搜索建议:匆匆那年  那年  那年词条  匆匆  匆匆词条  匆匆那年词条  
感情友情

 盛夏光年——致你,我

 一个一个笑涡,一段一段泪光,每一次都以为是永远的寄托。承受不起的伤,来不及痊愈就解脱,我们已经各得其所。那时候,年轻得不甘寂寞,错把磨练当成折磨,对的人终于来...(展开)

感情友情

 流泪的伤疤

 再次来到母校,对着空荡破旧的操场,走在曾经走过的林荫道上,望着对面一张张年轻而陌生的面孔,我泪眼模糊。    一 初进校园   ...(展开)

感情网情

 戏言网上钓“龟”

 还是在很多年之前,一位女友和我说:“走,我们去网上钓‘金龟’去。”,我听不懂。她表情很惊讶,问道:“你不会不知道什么意思吧?”我当然不知道,她就说我很落伍,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