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叛逆少年变形记(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我一大早就醒来,床头的日历被我用红笔圈好了日期,圈里的日期是我的生日。手机里显示的是老妈凌晨一点就发过的生日祝福语。

  我笑了,嘴角扬得高高的,下床去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胡子又长长了,像个邋遢大汉,我拿了剃须刀,一番除草似的操作后,我摸着光洁的下巴,审视镜子里的自己,发现我还是有点耐看的,不是帅哥也是男神。

  好长时间没有臭美了,现在咋看咋顺眼。总之,一个字:帅,两个字:帅哥。不,这个年龄段,应该叫帅大叔,今天过后我就快奔三啦,不服老都不行,不叫叔都不行。不过本人自信,变成叔叔也能保持帅的成分,还别不信,别人都说我长得像陆毅,你说帅不帅?

  电话铃声又响了,我很自恋地瞟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拿起手机,是老妈打来的,接通以后就听见老爸的声音:“别催他,他知道回来,你不是发了信息给他吗?他已经不是小孩子啦,别催。”

  然后,老妈正式进入主题:“儿子,我和草莓园的人联系好了,今天过去摘草莓。”

  老妈这是委婉地提醒我回家,我当然知道,她一向擅长声东击西。

  “妈,我知道了,正在洗脸,已经请假了,半个小时之后见。”回复老妈,就得干净利索,给她吃颗定心丸,不然她就该失落了。

  不容怠慢,我驱车往家赶。

  路过一家纹身店,我不经意间瞟了眼店里的人,原本已经滑出好几米的车又倒退回来,把车停在路边,眯眼仔细辨认纹身店里的人。

  “不错,就是他。”我走向纹身店的脚步义无反顾,嘴里的口香糖已经没有了味道,我努努嘴,直接吐在垃圾桶里,一脚踏进纹身店。

  “欧乐乐,你在这里干嘛?”

  弯腰选纹身图案的少年正是欧乐乐,听到我的低喝,他直起身子看向我,语气极其不友好地说:“纹个身,怎么?不让?胡老师,说教说到这里来了,够敬业的嘛,今天又想说什么?”欧乐乐突然停顿,摆手说,“对了,我现在顾不上听你讲大道理,况且,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不,确切地说,我不是学生了。”

  “小小年纪,不是学生,那你是什么?”

  “小猪佩琪啊,我的偶像,从小就是,”欧乐乐说着用指头戳着一个图案,加重语气说,“我就要这个了。”

  “好啊。”瘦小的纹身师忐忑地看着我,小心地回答欧乐乐的话,他旁边是个高大威猛的男子,麒麟臂上纹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玩意,男子指着一间屋子说:“去里面消毒。”

  “行,这回轻点,昨天纹的时候好痛。”欧乐乐捂着一条胳膊,走到屋子门口的时候扭头看我,说,“胡老师,还不走吗?是不是也想纹个身?”

  好你个欧乐乐,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想我是你的老师?

  我胸膛起伏,上前一步一把扯了欧乐乐就往外走,可容不得他挣扎,我的手指差点就掐进他的皮肉里,我心里恨,恨不得抡起大巴掌狠抽他。

  欧乐乐在咆哮,挣扎,可惜,他挣脱的时候我已经拉开车门把他推进车里。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要回家。”欧乐乐粗着嗓子朝我喊,我不理他,他就用力撞车门,可惜无济于事,我早就锁了车门,除非他把我的车大卸八块。他还真知道我在想什么,气急败坏地说:“信不信我拆了你的车!停车!”

  我想说不信,前提是你要想办法打开车门再说大话。但是我没说,说了就等于是激将法,他会更加恼羞成怒,下不来台。我故意岔开话题:“欧乐乐,你纹了身,接下来打算去哪里?你爸妈知道你纹身的事,又该说你了。”

  “你以为我愿意纹身吗?老板说了,要在他店里打工,先感受下纹身的滋味,才能体会到顾客的感受,下手的时候才知道轻重。”欧乐乐说。

  “我给你纠正一下,”我皱着眉,“应该是操控仪器的时候能掌握好力度,说得跟打架似的,谁还敢纹身?”

  “胡老师,拜托,我是个差等生,不会掌握语言,不要在我面前咬文嚼字好吗?”欧乐乐翻着白眼,“这下好了,昨天白挨了疼,老板说了,今天再纹一次就可以在他那里上班,叫你一去就给搅和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

  “工作?”我反问,“你认为这个工作适合你?还是你认为你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在社会上立足了?别忘了你还是个学生,还有,”我瞟了眼欧乐乐耳朵上亮晶晶的耳饰,“把耳钉给我摘了!”

  “胡老师,首先,我已经不是学生了,我有我的自由,我不仅要打耳洞,还要染发,那种消失多年的什么杀马特,我还要将它的精神发扬光大……”

  “你是在赌气,这并不是你想要的自己,什么叫精神?”我气不打一处来,喝道,“你知道什么精神值得发扬光大?误入歧途就成了神经!还精神。”

  “好了,胡老师,你骂也骂了,训也训了,这下该放我下车了吧?不然,我告你绑架。”欧乐乐摇头晃脑,拙劣地发挥他的玩世不恭。我继续开车,今天不把他训哭了不罢休。

  “绑架?”我本来想喝水的,幸好没喝,不然会被呛到,我不觉好笑,“我用什么工具了?你见过不带作案工具的绑匪吗?”

  “那你就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我一脸认真对待欧乐乐的认真:“好吧,你去告我吧,警察局就在附近,我送你过去。”

  欧乐乐低头不语,找不到任何借口作为他下车的理由。

  “那个,昨天纹的纹身是什么,给我看看。”我说。

  欧乐乐无动于衷,把袖子扯了扯,一直扯到手背。他的动作暴露了他纹身的是哪条胳膊。

  “欧乐乐,你还想不想继续在纹身店上班了?我本来早就想像你一样纹个身,可是不知道哪家店值得信赖,你要是给你们店里拉顾客,老板一高兴,说不定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聘用你呢,是不是?”我说,“可是,你又不给我看看你们纹身店的技术,我怎样才能帮到你?”

  欧乐乐扶起袖子,把胳膊伸到我面前。胳膊上纹着一棵白菜,还有一只说不出名字的鸟。

  “菜,鸟……”

  “什么菜鸟?!”没等我说完,欧乐乐不高兴了,把胳膊在我面前用力晃着,“白菜,谐音百财,抑寓意着财源广进;鸟,不是,什么鸟?这叫飞黄腾达,老板说的。”

  “还不是菜鸟嘛,白菜是菜,鸟还是鸟,要是别人看见,都会情不自禁地说:哦,菜鸟。欧乐乐啊,社会套路深,没练好两把刷子,千万别出来,不注意就被套路了,你认为你们老板真是那样认为的?”

  “不是老板纹的,是店里的一个学徒。”欧乐乐纠正说。

  “这还不明显?学徒是个什么样的级别?手法生疏,需要多练习,你就是他们练习的对象。”

  欧乐乐脸都白了,用力把袖子扯下来,把胳膊缩进袖子里。

  “把纹身洗掉,取掉耳钉,继续上学,这是唯一的选择,”我耐心开导,“你一定要拿出一种精神来,告诉别人,别欺负我年少无知,等我学业有成,等我飞黄腾达的那天,你再来套路我,我保证让你知道什么才叫菜鸟。他没知识,没文化,没人品,以戏谑别人为乐,不是菜鸟是什么?”

  欧乐乐咬着嘴唇,用力吸了下鼻子。不过,把他训哭是不可能的,知错就改才是真的,我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得对症下药,因为我还不知到他的心理活动。

  “胡老师,你要是想送我回去的话,你还不如像他们一样,让我继续流浪好了,他们都不希望我回去。”欧乐乐的手放在车门的把手上,他一直没有放弃逃跑的机会。

  “你出来几天了?”

  “两天,反正他们都不希望我回去。”欧乐乐梗着脖子,眼里有泪,“他们居然没有出来找我。”

  “也许他们找了,只是不知道你在哪里,你应该回去,两天不回家,有没有替他们想过?他们会不会着急?你想过吗?”

  “他们不来找我,有没有想过我在外面两天两夜,受苦了没有,有没有饭吃。看不见我也好,省得他们看着我碍眼。”欧乐乐说着又用力推了推车门,车门纹丝不动,他用央求的口吻对我说,“胡老师,让我下车。”

  “不回去我也不勉强你,不过,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放心。”

  “我没有他们的电话号码。”欧乐乐目光躲闪,我说:“我有。”

  欧乐乐先是吃惊,继而一脸无奈。

  我拨了欧乐乐父亲的电话,他关机,欧乐乐眼里闪过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光,我再拨打他妈妈的电话,同样是关机。这回,欧乐乐把脸转向车窗外,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是喜还是忧。

  “今天我过生日,去我家吧,别在心里挣扎了,下午我再给他们打电话。”我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欧乐乐的父母有没有找他,按理说,不大的县级市城市,纵然是躲在某个角落,努力找了还是有把握找到的,欧乐乐已经出来两天了,难道家长就没有报警吗?又或者是,他们家有他没他都不重要了?我想,天下没有这样对待自己孩子的父母,但是想到他们教训欧乐乐的情景,我否认了我刚才的想法,也许还真是呢?有他没他都不重要。

  欧乐乐焉巴巴的样子,大概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饿的。

  路过一家肯德基,我把车停在街边,而欧乐乐的手早就做好了开门的准备,随时下车走人的节奏。我才不会给他机会,我拉着他的手,推开车门,让他和我一起从驾驶室这边下车,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我拉着进了肯德基。我没有问他吃什么,直接要了一个全家桶,这个套餐什么都有,省得他矜持到只要一杯可乐的地步。

  老妈又打来电话,问我到哪里了。点好的餐刚出来,我把袋子递给欧乐乐,拉着他直接走向车子,开门命令他上车,这才开车上路,直奔家的方向。

  “我妈催我回家过生日呢,哎,关心过度,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不经意的感叹让欧乐乐觉得很不自在,他说:“胡老师,赤裸裸的炫耀也要看对谁了,反正我是不会羡慕谁谁谁家有个好妈妈。”

  “这孩子,我哪有炫耀?”我不禁心虚,指了指欧乐乐怀里的全家桶,”干嘛不吃?当摆设吗?“

  欧乐乐翻翻白眼,取了根薯条咬着:“谁是孩子了?我现在是青少年,大人。”

  “早熟的年代,纠结,很难理解啊。”

  “环境逼的,环境就像高压锅,分分钟把人压榨成熟。”

  “还真说到点子上了,深奥,”看到回家的街道,我吁了口气,“我家快到了。”

  “胡老师,”欧乐乐有些难为情,“今天你过生日,礼物改天补上。”

  “礼物就免啦,你重新找回自己就是我最大的安慰,前几天来了以为新教官,退伍军人,素质,教学方面都是顶呱呱的一级棒,你绝对想不到,他居然是我的恩师,他人可好了,很受同学们的欢迎。”

  “胡老师,你这是变着法子让我回去吧?我都这样了,还有谁能拯救我?超级英雄都拿我没办法,别费心了。”

  “别人拯救不了你,只有你可以拯救你自己,不过,用拯救这个词来形容你,未免太夸张,其实你并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只是暂时迷路而已,需要人指引方向。”我耐心开导。

  车子在家门口停下,老妈大概听见外面的动静,开门出来,看见我,笑盈盈地迎上来。老爸手里提着篮子,貌似等我回来一起去摘草莓都等不及了,也不知道是谁在电话里叮嘱老妈不要催我,看来有人比老妈还要着急。老爸原来也如此可爱,我微笑着朝老爸挥手,他含蓄地对我笑着。

  欧乐乐望了望我们温馨的一家子,有些不自在,我开了车门,做了个邀请的动作,笑盈盈地说:“欧乐乐同学,欢迎来我家做客,稍息片刻,我们出发去采摘草莓如何?”

  欧乐乐的脸更红了,纠结地看着我,很腼腆地走到我爸妈面前,说:“叔叔阿姨好。”

  老爸老妈欢喜得不得了,把欧乐乐迎进门,老妈把提前做好的果盘端上茶几,递给欧乐乐叉子,说:“乐乐,吃水果。”

  “谢谢阿姨。”欧乐乐很腼腆,这是他最可爱的时候,只是我从来没有发现过,这大概就是他最纯真的一面吧。

  “你们聊着,一会儿出发,我和草莓生态园的人联系好了,他给我们留了草莓呢。”老妈早就准备好了,她一身运动装,显得有活力又年轻。老爸则是中规中矩半袖衬衫配西裤,要是配上领带,更是帅呆了。

  “这么精美的果盘,我都舍不得破坏,要不,我们先去摘草莓吧。”欧乐乐显得很局促,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大笑说:“也好,我们先去摘草莓,不过,我先去换件衣服。”

  一路上欧乐乐很少说话,一个叛逆习惯的人,突然融入温馨的场合,局促是难免的,他不健谈,因为这种温馨来得让人毫无防备,一时间乱了方寸。社交,对他来说有点艰难,这不怪他,只怪那种让他找不到自我的环境,是环境造就了他,他也无能为力。

  老爸老妈在后面讨论着象棋,大多数的都是“相”能不能过河,“士兵”为什么不能后退的话题,老妈的理由令我忍俊不禁,她说她的“相”就可以过河,还一举拿下老爸的城池。欧乐乐低头,嘴抿成一条线,竭力不笑出声来。

  “乐乐,”我说,“过一段时间我们组织一场郊游,出发之前清点人数,回来之前也要清点人数,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对了,估计要在野外露营,安全小常识也需要你和我一起配合普及,这个任务比较艰巨,我们可不能松懈。”

  “好。”欧乐乐看着我,用力点头说,他一个字就打消了我的顾虑,这说明他愿意再回去接受学习。我笑了。

  “儿子,你别笑,你说,相为什么不能过河?”老妈讲不过老爸,向我求救。

  “妈,象棋中的相是不能过河的,它的作用主要是防守和辅助性进攻,还有,相是文官,不能冲锋陷阵,在自己的营地,一来是出谋划策,二来是自保。所以呢,相不能出营地。”

  “看,还是儿子懂,说你不懂嘛,你还不服气。”老爸无不得意地朝我竖起大拇指,“我再补充一点,“在古代,相和仕都是辅助文臣,起到协助的作用,这个协助嘛,就是制定进攻或防守,顾全大局。”

  “长见识了。”老妈撇撇嘴,不理我们,开始和欧乐乐聊天,“乐乐,有时间常来阿姨家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我附和着:“是啊,我妈妈做点心的手艺不错,桂花糕,玫瑰糖,南瓜饼……哎呀,不说了,说到我妈做的点心,我就饿。”

  “两面派,刚才还和我联手呢,现在就投降了,看来,还是美食的力量大。”老爸脸拉下来,身子向后靠,我知道他是假装生气,看,口是心非,不然,他嘴角干嘛挂着笑意?

  草莓基地到了,刚到门口,一股泥土的清新扑面而来,让人有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相当惬意。

  老爸分别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篮子,像个领导者一样领着我们向草莓最新鲜的地方出发。

  我和欧乐乐在一起摘草莓,我给他讲了摘草莓的注意事项后,他拿了篮子很小心地摘起草莓来。我在他对面,像往年一样,挑果型好,色泽好的摘。

  “胡老师。”欧乐乐欲言又止。

  “你说。”

  “那个,武凌浩好些了吗?”欧乐乐小心问,还小心地注意我的脸色。我说:“他好了,前几天就去找我报道了。”

  “对我伤他的这件事,我也后悔,我不停地问我,干嘛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每次惹事的时候,我心里总有个声音在说:不要再犯错了,我绝对不会再犯错......最后还是被一句从心底发出的声音打败,我在心底呐喊:谁也别想欺负我。

  到最后,确实是我欺负了别人,我懊恼过,自责过,可是,还是忍不住,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怂恿我。”

  “想过修正态度,这点值得赞赏,从你一直以来的表现来看,你在修正态度这个问题上很痛苦,因为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孤单,烦躁,无法排遣,犯错后只得到无休止的教训和谩骂,你失去了改正的决心,”我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欧乐乐说,“确切地说,你失去了改正的机会,没人给你机会,所以你看不到希望。改正,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需要你的勇气和决心。”

  “就是这样的,我有时候恨不得剁掉我的手,因为我管不住它。”欧乐乐内心的纠结表现在脸上,这是发自内心的一次谈话,他信任我。

  “那次,我没有告诉你,我是用前不久坏掉的窗户玻璃的划伤了武凌浩,玻璃也是我打碎的,我在身上藏了一块玻璃,我不想被人伤害。”

  没等我问为什么要故意打碎玻璃,欧乐乐自己就交代了:“我无法专注地安静下来,我总想着要找点什么事情来做,因为我一旦安静下来,我的脑海里全是父母骂我的样子,想起他们骂我的样子,我焦躁,我管不住我自己,冲动之下扬起了凳子,玻璃就被我砸碎了。我害怕安静,害怕安静下来会陷入彷徨,我想到过用学习来麻木自己,可是,我是个被放弃的人,学习对我还有什么意义?”欧乐乐顿了顿,伤感地说,“胡老师,你常常给我们讲人生的意义,可是,我不觉得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可谈。”

  “活着,活出自我,就是意义。守住你所拥有的,发挥你认为值得骄傲的,这就是活着的意义。”我很认真地说,“你就是你所拥有的,对你负责,就是守住你。守不住,你就会失去你。所以,一句话,守住拥有,关注长处,长处,就是你的骄傲。”

  “我都说了,我笨,理解不了……”

  我把手搭在欧乐乐肩膀,注视着他:“总说自己笨,才是真的笨,你难道就相信自己笨吗?把这个词汇从你的字典里删除掉,重新做回自己,我相信,你是可以的。”

  欧乐乐用力点点头,说:“胡老师,我记住了。”

  草莓采摘园里又来了两位顾客,他们拿着篮子在负责人的带领下来到我们这边,一个男子走过来,把欧乐乐拎起来:“欧乐乐,还知不知道回家?”

  欧乐乐仰头看着来人,用力挣脱他的手,他没有叫他“爸爸”,而是低吼:“用你管?反正你们又不管我。”

  来的两个人正是欧乐乐的父母,是我打电话通知的他们,就在我进卧室换衣服的时候通知的。要是欧乐乐知道我就是那个“奸细”,一定会恨我,但是,我不后悔。

搜索建议:叛逆少年变形记  变形记  变形记词条  叛逆  叛逆词条  少年  少年词条  叛逆少年变形记词条  
感情网情

 今生,只做你的傻瓜

 一生之中能遇到很多知心人,也能遇到很多匆匆忙忙的过客。    可是,能遇到一个值得可等可待的人却很少很少。    等一个从没有对自已发过火的人,    等一个...(展开)

感情乡情

 闲话猴哥儿

 福清是著名的侨乡,侨胞遍布世界各地。在2000前后,福清人便陆陆续续地在这个号称“彩虹下最美丽的国家”——南非生根发芽,大家以小资本投资为主,主要集中在服装业...(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