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千万不要学我母亲

  普天下所有做子女的,都会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向母亲表达心中的爱。而我,却只能望着电话发呆,迟迟不愿拨通电话。我对母亲,没有爱、也没有恨,或许根本就没任何感情。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每当这首歌在我耳边想起,心就好疼好疼,我是一个有妈妈却没妈妈的孩子。小时候,看着身边的玩伴,都有妈妈的呵护、疼爱,心中好生妒忌。从我记事时起,就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我一岁时就悄悄的离家出走,杳无音讯。而父亲,为了怕后妈待我不好,就一直没有再娶。他用他那勤劳的双手,支撑着这个破碎的家。把所有的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予我。本来就很贫困的家庭,却硬是让我念完了大学。

  

  我时常幻想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当初她又是以怎样的心情,丢掉一个还走不稳的小孩、舍弃她的家。报着这个幻想,我有了找她的冲动。二00六年过完春节回到公司,我就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她的下落,终于知道了她家的电话号码,也知道了她妹妹—我小姨的电话电话拨通后,听到一个陌生妇女的声音,直觉告诉我,对方就是我的母亲。当她问到我是谁时,记得当时的我,却找不到话语来回答她。我没有直接告诉她,我是她遗弃的女儿,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显然已经知道了,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然后问了些不着边际的话。我直截了当的问她,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她搪塞而过。过了些时日,打电话到小姨家,意外的却是母亲接的电话。她告诉我说,那天是她生日,她到城里来过生日。我约她出来见面,她答应了,而那天上午她却放了我鸽子。我大清早就赶到了相约的地点,初春的天气还比较冷,我又穿得少,苦苦的等到了中午一点钟,也没见着可疑的人。我打电话到小姨家,家里一直都没人听电话。于是我又打母亲家的电话,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回她家了。当时的我,好恨她,原来在她心中,根本就不存在我这个女儿,而我,却还费尽心机的想见她。我问她,为什么回去了,不赴约也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她却说家里有事,叫我改天再约时间见面。当时,我哭着跟她说,原来你心里从来都没有我,过了今天,我再也不会见你,要不你现在马上坐车到城里来。四点过的时候,可疑人物出现了,我长得跟那陌生的面孔好像。她就是我二十年来,在脑海里猜测的人,现在终于见到了。母亲跟着我回到了我宿舍,跟我同睡一张床。想想真可笑,身边躺的亲人却是如此的陌生。我问了些她的情况,知道她又嫁了,还有一个只比我小三岁的儿子。这应该算是重婚罪吧,因为她跟我爸爸根本就没离婚。她跟我说,我爸爸人很好,又老实,只是当时家里太穷了。言谈中,我基本上了解了她的为人,原来她是如此的自私。在我那里住了两天,我把她送走了。之后,通过几次电话,都是我打给她的,她从没主动打过一次电话给我。她对我难道就没有一丝毫的愧疚之心吗?

  

  相见不如不见,我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意。找到了又能怎样呢,她有了自己的另一个家,我跟父亲已成为了过去。虽然我能清楚地记得她家的电话号码,但却不想拨通它。天下慈母心啊,我的母亲却是如此自私、冷血的人,仅仅因为一时的贫困,而抛夫弃女。

  

  奉劝天底下所有为人父、为人母的朋友,好好关爱自己的孩子吧,让他们在呵护中长大。有了你们的爱,孩子们才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成长。

  

  千万不要学我的母亲

  

  

搜索建议:千万不要学我母亲  母亲  母亲词条  不要  不要词条  千万不要学我母亲词条  
随笔

 小四川

小四川    小四川没有见过北方雪茫茫的大地被子白得像月光洒在万物间,高楼大厦的肋骨断了,她也没有见过。但你可以从她那夹...(展开)

随笔

 我在流年遇见谁?

 《唐诗宋词》蒙上一层灰,我没有时间去吹。钢笔没水了,我把他们扼杀在冰凉的纸上,然后看着不明液体在上面化开。    也许该吹吹风,让忧伤风干。即使那会留下深浅凹...(展开)

随笔

 小小记

 坐在教室门口,手里捻着份报纸,背倚着洁白如洗的墙面,让自己完全置于暖洋洋的秋日里时,心底总会油然而生一份安然的惬意。在调皮的阳光将整个身子戏虐的松驰酥软,暖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