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我的大学——(八)考 研

  我的大学生活如诗般吟唱到了第三个年头。不论每一个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人如何去形容大学生活,个人的经历却是永不能被旁人的感觉所替代的。大三的我,偶然被民网上一个叫林锐写的《大学十年》深深所打动,于是便热血沸腾地加入了考研的队伍,并不时憧憬起自己的十年大学之梦。然而,正是年少气盛的脾气和思想上的不成熟,让我的大学之路在结束了四年的跋涉之后便永远地走到了尽头。

  如果说大学本科文凭还是一块“金字招牌”的话,那一定是发生在五、六年前。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的普及和人民综合素质的提高,“本科生”这个曾经让无数青年为之向往与奋斗的目标,现如今早已“泛滥成灾”,并正逐渐地被“多如牛毛”般的“硕士”甚至是“博士”所替代。看到现在的学弟、学妹们如此执着而疯狂地为了能考取“硕士研究生”而废寝忘食、通宵达旦地学习,有些人甚至都扔掉了专业课,我真的十分佩服他们的这种毅力和勇气,如果我当初能够做到一点象他们这般的投入,如果我当初能够理智地学会“放下”,或许我也会成就一个十年的大学之梦。然而,这一切却仅仅是个假设。

  班里有三分之二的同学开始准备考研是在大三的那个暑假,正是那个暑假,我却在数学建模的强化训练中煎熬着。时间是屈指可数的,建模竞赛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九月底了,每年考研的日子也都会安排在第二年年初一月的下旬,如果我当时就下定决心去报考研究生的话,算一算还有整整四个月的复习时间。

  回忆起当时班里考研的气氛,还真是有些紧张,难免会让我联想到高考的前夕,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学院当年有4个“保送”研究生的名额,这当然是和学习成绩紧密相关的。经过学院训练部的层层审核,班里居然没有一人符合“保送”条件,而同届的其他班却偏偏都有,听说这其中还含有较大的“水份”。单单这一点就足以燃起班里大多数考研人士们“人穷志不短”的斗志了,可班里考研的“源动力”却还远远不止这些。动力之一是“求学心切”。成绩拔尖的人,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学业半途而废,而且离开了理论的学习,往往会另他们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佼佼者们当然是全力以赴。动力之二叫做“鱼跃龙门”。当时的毕业分配原则,还基本上本着“哪里来,哪里去”的大方向,班里好几名从祖国偏远地区过来的兄弟,早就立志要大展鸿图,如果不能抓住考研这次机会,那将是他们今生的遗憾,所以考研的热情是无法比拟的。动力之三可谓“好事成双”。班里的八名女生早已个个心有所属,而所属的一部分却又都在同班,由此想到毕业后“天各一方”的苦楚,怎能不叫人萌生奋起一搏的决心。而我,之所以最终决定考研,很大程度上也归结于第三种原因。

  直到考研报名之前,我终日犹豫不绝。在复习的进度上我早已比其他人落下了一大节,况且研究生的录取比例又小的可怜,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考研的时间,多学习一些其他的应用理论,也许对毕业后的工作会有更大的帮助。所以我原本没打算考研的,可随着班里学习气氛的与日俱增,加之“刘班长”临别时的鼓励,还有电话那边父母的谆谆教诲,更重要的是幻想着能够和她有一个美好的将来,我最终鼓足勇气毅然加入了考研的队伍,满心期望着幸运女神的最后青睐。

  我开始了我的考研历程。然而与其他考研的人不同,我有我自己固执坚守的“考研原则”:第一、专业学习不能扔,因为将来我是要靠它吃饭的;第二、骨干工作不能丢,因为队里已任命我为学员区队长,不能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第三、参加集体活动不能躲,因为参加各项活动不仅能为集体争荣誉,还是展示和锻炼自己的绝佳机会。也许一个真正要考研的人听到这些会觉得可笑,可当时的我,的确是那样可笑地坚守着那份固执。

  与考研同步,还有三门专业课的考试。课堂上几乎所有的的考研人打着瞌睡,“偷天换日”地在下面搞着“副业”,甚至是偷偷地溜号逃课。我却在“自命清高”地听着教员的讲解,认真地记着每次课的笔记。最终,我的专业课笔记不知被复印了多少份,居然成为了班里绝大部分人应对考试的“权威”复习资料,被大家津津乐道地广为传阅。专业课考试最终还是出现了“惨不忍睹”的“屠杀”事件,可我却不用担心,因为我每门专业课的成绩都不低。除了学习专业课和应对考研,我还要参加队里的“值班”。那时候队里的干部由一入学的5名陆续地减少到了2名,队长和教导员,队长还正在办理转业关系。这样一来,队里三个区队的学员区队长便真正地发挥了“骨干”的作用,轮流队值班行使队干部的权利,而轮到队值班的一周里,就要住到队里的“值班室”。我有幸地在毕业之前就找到了一点儿当干部的感觉。每三周一次的队值班起初曾让我十分担心,我生怕在全队面前集合、点名、出操、组织大型活动的时候出丑,所以不止一次地在私下里模拟、锻炼,也经常记录下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俗话说:“一心不可二用”为了不辜负队里对我的信任,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全面地得到锻炼,我却实实在在地“一心二用”着,而且也曾被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做为“正面典型”去宣讲一些诸如《如何正确处理好工学矛盾》的理论。班里的考研人士们渐渐地成为了队里的“老大难”,那时的考研可全然不想现在这般可以免除任何“公差”。只要队里出公差或参加大型活动,这些“头悬梁、锥刺骨”的学子们便早已“逃”一般消失的不知去向。我便又成为了队里的“说客”,一边劝导着他们目光要远大,一边以身作则积极地参加着队里的各项活动。什么公差勤务、打扫卫生、“军营之声”都有我的身影,而且常常是“主力”。那时我听到过班里有人议论我,说我是在“捞取政治资本”、“考不考研无所谓”、“表现好了还可以留校”……我却不以为然,任凭着头脑中固执的思维:“考研固然重要,可如果把考研看得比命都重要,这样的人不会有所作为!”。我坚信我的正确,我也坚持我的选择,我甚至把自己定位在“准干部”的位置上,就是要和一般学员不一样,就是要做任何事都比别人强。

  连续几个月的大强度学习与工作,让我这个倔强的人也开始感觉有些吃不消了,可是我依然咬牙坚持着。我不能够在这个时候让别人看“扁”了我,如果我在这个时候“退缩”、“放弃”了,那别人议论我的一切,就会成为不争的事实!我坚信我的胜利,也渴望着成功。我拖着疲倦的身体,继续坚持学习专业课,坚持队值班,坚持参加各种活动,坚持考研

  考完研的那个寒假,是我上大学以来感觉最轻松、最惬意的一个假期,我终于可以摆脱所有重负让自己活得更加真实。考研成绩公布出来,我总分300整。这无疑宣布了我考研的失败。然而,这个成绩对于我来说,也应该算是“物有所值”了,和那些终日埋头苦读却成绩不如我的人比起来,这个成绩多少还能给我一些心理上的安慰。然而面对考分,我却多少感到有些莫名的失落与挫败感,如果能够再多出20分,我的历史就将重新被改写,而20分对我自身而言,说实话并不是一个很难逾越的数字。考研,宣告了我十年大学憧憬的破灭,也暗示着我和她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各奔东西。

  随着固执个性的打磨与幼稚思维的磨砺,我逐渐对自己的考研之路有了另一番新的认识。如果把考研作为一场战争的话,我无疑是这场战争的失败者,甚至是牺牲者。由于我的固执与“不识时务”,导致了战机的丧失,并最终体验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滑铁卢”;而如果把考研看作是一次远征,那我的确应该算是一名成功者。尽管没有到达指定的目标,可我却在跋涉的途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光与前程。读过的一篇短文曾让我感想颇深:“一路人到寺庙借宿,发现方丈呼唤寺院中的一条狗为‘放下’。路人问方丈何故?方丈解曰:‘我每日唤它‘放下’,其实也是在提醒自己’……”回想考研的历程,我不仅想到了那只“放下”。人生的成功贵在拼搏,事事都成功的人可以称之为“圣人”,然而人非“圣人”,能在某些事上取得成功便足以称其为“能人”,而这恰恰就需要学会取舍,学会去“放下”。

尽管毕业后多年,我又凭借着毅力与顽强,最终为自己圆了“硕士”的梦想,却多亏了大三那一次考研失败的经历。人生阅历的丰富有两种:一种是别人的教训;一种是自己的失败。大学的考研,让我懂得了“放下”。

搜索建议:我的大学——考 研  大学  大学词条  
随笔

 红尘恋恋,何以争锋

 佛曰:“人世间的红尘恋恋,都只不过是萧萧的云烟而已”。    “万物争锋,万物皆有,必然”。有何用呢?世界一切的事物都是有它一定的原则,强求又有何用处呢?生带...(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