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王安石《周公论》原文及翻译

王安石

原文:

  ①甚哉,荀卿之好妄也!载周公之言曰:“吾所执贽而见者十人,还贽而相见者三十人,貌执者百有余人,欲言而请毕事千有余人。”是诚周公之所为,则何周公之小也!

  ②夫圣人为政于天下也,初若无为于天下,而天下卒以无所不治者,其法诚修也。故三代之制,立庠于党,立序于遂,立学于国,以为养贤教士之法。是士之贤,虽未及用,而固无不见尊养者矣。此则周公待士之道也。

  ③诚若荀卿之言,则春申、孟尝之行,乱世之事也,岂足为周公乎?且圣世之士,各有其业,讲道习艺,患日之不足,岂暇游公卿之门哉?彼游公卿之门、求公卿之礼者,皆战国之奸民,而毛遂、侯嬴之徒也。荀卿生于乱世,不能考论先王之法,著之天下,而惑于乱世之俗,遂以为圣世之士亦若是而已,亦已过也。

  ④且周公之所礼者,大贤与?则周公岂唯执贽见之而已,固当荐之天子而共天位也。如其不贤,不足与共天位,则周公如何其与之为礼也?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孟子曰:“惠而不知为政。”盖君子之为政,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如其不能立法,而欲人人悦之,则日亦不足矣。使周公知为政,则宜立学校之法于天下矣,不知立学校,而徒能劳身以待天下之士,则不唯力有所不足,而势亦有所不得也。或曰:“仰禄之士犹可骄,正身之士不可骄也。”夫君子之不骄,虽暗室不敢自慢,岂为其人之仰禄而可以骄乎?

  ⑤呜呼,所谓君子者,贵其能不易乎世也。荀卿生于乱世,而遂以乱世之事量圣人,后世之士尊荀卿,以为大儒而继孟子者,吾不信矣。             

(选自《王安石文集》,有删减)

译文:

  荀卿喜欢妄言也太厉害了。他记载周公的话说:“我要拿着礼物去求见的有十人,还礼回见我的有三十人,我以礼相待的有一百多人, 想要向我进言而请我协助完成事情的有一千多人。”这果真是周公的所作所为的话,那么周公多么平庸啊!

  圣人在天下施政,刚开始好像无所作为,最终天下没有不治理好的,(因为)他们的法令制度周密完备呀。所以三代的制度是,从国家到地方,要建立三级学校,把它们作为养贤教士的方法。这种贤能的士人,即使在没有被任用的时候,本来就已受到尊奉侍养了。这才是周公对待士人的方法。

  果真像荀卿说的,那么春申君、孟尝君的所作所为,是乱世才会有的事情,周公哪里会那样做呢?况且圣明时代的士人,各有各的事业,(每天)讲道德习技艺,还担心时间不够用呢,哪有闲暇游走于公卿之家?那些游走于公卿之家,希望得到公卿礼遇的人,都是战国时候的奸民,是像毛遂、侯赢这一类的人。荀卿生活在乱世,不能考查论证先王的法令制度,使之昭显于天下,却被乱世的风气迷惑,于是认为圣明时代的贤士也会这样,这也太错了呀!

  况且周公所礼遇的(应该)是大贤吧?那么周公怎么会仅仅拿着礼物去见他就可以了呢,本来理当推荐给天子在朝廷共事。如果他没有才德,不值得和他在朝廷共事,那么周公又为什么待之以礼呢?子产治理郑国的政事,用他乘坐的车子帮人渡过溱水和洧水,孟子说:“仁惠但不懂得处理政务。”君子执政,在天下制订定完备的法令制度,那么天下就得到治理,在一个国家制定完备的法令制度,一个国家就得到治理。如果不能制定(完备的)法令制度,想要人人都高兴,那么时间也不够用啊。如果周公懂得如何执政,那就应该在天下用广设学校的方法(培养人才),不懂得设立学校(培养人才),只会让自己疲惫不堪去礼待天下的士人,那么不但体力精力不足,实际形势也是做不到的。有人说:“对于渴望俸禄的士人可以轻慢傲视,但对于正派正直的士人却不可以这样。”作为君子不会傲慢无礼,即使身处暗室也不敢轻慢自己,怎么能因为别人渴望得到俸禄就可以轻慢傲视他呢?

  唉,所说的君子,贵在能不因世俗的改变而改变自己。荀卿生活在乱世,于是用乱世中发生的事情来考量圣人,后世的士人,推崇荀卿,认为他是继孟子之后的大儒,我不相信啊

相关练习:    


王安石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5~8题。

周公论 

王安石

①甚哉,荀卿之好妄也!载周公之言曰:“吾所执贽而见者十人,还贽而相见者三十人,貌执者百有余人,欲言而请毕事千有余人。”是诚周公之所为,则何周公之小也!

②夫圣人为政于天下也,初若无为于天下,而天下卒以无所不治者,其法诚修也。故三代之制,立庠于党,立序于遂,立学于国,以为养贤教士之法。是士之贤,虽未及用,而固无不见尊养者矣。此则周公待士之道也。

③诚若荀卿之言,则春申、孟尝之行,乱世之事也,岂足为周公乎?且圣世之士,各有其业,讲道习艺,患日之不足,岂暇游公卿之门哉?彼游公卿之门、求公卿之礼者,皆战国之奸民,而毛遂、侯嬴之徒也。荀卿生于乱世,不能考论先王之法,著之天下,而惑于乱世之俗,遂以为圣世之士亦若是而已,亦已过也。

④且周公之所礼者,大贤与?则周公岂唯执贽见之而已,固当荐之天子而共天位也。如其不贤,不足与共天位,则周公如何其与之为礼也?子产听郑国之政,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孟子曰:“惠而不知为政。”盖君子之为政,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如其不能立法,而欲人人悦之,则日亦不足矣。使周公知为政,则宜立学校之法于天下矣,不知立学校,而徒能劳身以待天下之士,则不唯力有所不足,而势亦有所不得也。或曰:“仰禄之士犹可骄,正身之士不可骄也。”夫君子之不骄,虽暗室不敢自慢,岂为其人之仰禄而可以骄乎?

⑤呜呼,所谓君子者,贵其能不易乎世也。荀卿生于乱世,而遂以乱世之事量圣人,后世之士尊荀卿,以为大儒而继孟子者,吾不信矣。             

(选自《王安石文集》,有删减)

5.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吾所执贽而见者十人     贽:见面礼       B.立庠于党             庠:学校

C.子产听郑国之政         听:听任         D.贵其能不易乎世也     易:改变 

6.下列对文中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荀子说周公通过忙于拜见和接见许多人这种方式来选拔人才,而王安石认为这种说法不符合周公的待士之道,是对周公的小视。

B.在王安石看来,春申君、孟尝君招贤纳士是乱世中才会有的行为,圣世中的贤士是不会有闲暇时间游走于公卿之门的。

C. 王安石引用孟子对子产听政的评价,是为了表明自己对孟子观点的不认同,从而论证于天下立善法对于执政的重要性。

D.王安石批评荀子被乱世的风气迷惑,而以乱世之事考量圣人的行为,并认为荀子配不上继孟子之后大儒的称号。

7.把下列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彼游公卿之门、求公卿之礼者,皆战国之奸民,而毛遂、侯嬴之徒也。(5分)

                        

(2)夫君子之不骄,虽暗室不敢自慢,岂为其人之仰禄而可以骄乎。(5分)

                         

8.王安石是从周公的哪些方面得出“甚哉,荀卿之好妄也”这一结论的?请结合全文加以概括。(4分)

               

答案:

5.C(听:治理)

6.C(“为了表明自己对孟子观点的不认同”错)

7.(1)(5分)那些游走于公卿之家,希望得到公卿礼遇的人,都是战国时候的奸邪之人,是像毛遂、侯赢这一类的人。(“彼”、“礼”、“之徒”、判断句各1分,语句通顺1分)

(2)(5分)作为君子不会傲慢无礼,即使身处暗室也不敢轻慢自己,怎么能因为别人渴望得到俸禄就可以轻慢傲视他呢?)(虽、自慢、岂、仰禄各1分,语句通顺1分)

8.治国策略(而天下卒以无所不治者,其法诚修也);待士之道(是士之贤,虽未及用,而固无不见尊养者矣/且周公之所礼者,大贤与?则周公岂唯执贽见之而已,固当荐之天子而共天位也。如其不贤,不足与共天位,则周公如何其与之为礼也?);个人品质(夫君子之不骄,虽暗室不敢自慢,岂为其人之仰禄而可以骄乎?)。(答出一点,1分,答满三点,4分。意思对即可)

【参考译文】

荀卿喜欢妄言也太厉害了。他记载周公的话说:“我要拿着礼物去求见的有十人,还礼回见我的有三十人,我以礼相待的有一百多人, 想要向我进言而请我协助完成事情的有一千多人。”这果真是周公的所作所为的话,那么周公多么平庸啊!

圣人在天下施政,刚开始好像无所作为,最终天下没有不治理好的,(因为)他们的法令制度周密完备呀。所以三代的制度是,从国家到地方,要建立三级学校,把它们作为养贤教士的方法。这种贤能的士人,即使在没有被任用的时候,本来就已受到尊奉侍养了。这才是周公对待士人的方法。

果真像荀卿说的,那么春申君、孟尝君的所作所为,是乱世才会有的事情,周公哪里会那样做呢?况且圣明时代的士人,各有各的事业,(每天)讲道德习技艺,还担心时间不够用呢,哪有闲暇游走于公卿之家?那些游走于公卿之家,希望得到公卿礼遇的人,都是战国时候的奸民,是像毛遂、侯赢这一类的人。荀卿生活在乱世,不能考查论证先王的法令制度,使之昭显于天下,却被乱世的风气迷惑,于是认为圣明时代的贤士也会这样,这也太错了呀!

况且周公所礼遇的(应该)是大贤吧?那么周公怎么会仅仅拿着礼物去见他就可以了呢,本来理当推荐给天子在朝廷共事。如果他没有才德,不值得和他在朝廷共事,那么周公又为什么待之以礼呢?子产治理郑国的政事,用他乘坐的车子帮人渡过溱水和洧水,孟子说:“仁惠但不懂得处理政务。”君子执政,在天下制订定完备的法令制度,那么天下就得到治理,在一个国家制定完备的法令制度,一个国家就得到治理。如果不能制定(完备的)法令制度,想要人人都高兴,那么时间也不够用啊。如果周公懂得如何执政,那就应该在天下用广设学校的方法(培养人才),不懂得设立学校(培养人才),只会让自己疲惫不堪去礼待天下的士人,那么不但体力精力不足,实际形势也是做不到的。有人说:“对于渴望俸禄的士人可以轻慢傲视,但对于正派正直的士人却不可以这样。”作为君子不会傲慢无礼,即使身处暗室也不敢轻慢自己,怎么能因为别人渴望得到俸禄就可以轻慢傲视他呢?

唉,所说的君子,贵在能不因世俗的改变而改变自己。荀卿生活在乱世,于是用乱世中发生的事情来考量圣人,后世的士人,推崇荀卿,认为他是继孟子之后的大儒,我不相信啊


搜索建议:王安石《周公论》原文及翻译  王安石  王安石词条  周公  周公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翻译  翻译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