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张协状元》原文及鉴赏

  (生出唱)

  【五供养】 五鸡山下,更没人知我行藏。衣裳剥去,露痕伤。雪儿又下,朱户闭景物惭惶。来古庙试开取,投宿又何妨。(又唱)

  【同前】 尊神恁试听:念是成都府里才人。张协径往宸京,取功名。经过此山,强人把我金珠都劫尽。又被伤皮肉欲投眠,是故特特启朱门。

  ………

  (旦上唱)

  【新水令】 朔风凛冽云垂地,见长空六花飞坠。踏雪归来也,仗一点灯儿,伴岑寂。

  【江儿水】甚人入奴庙里,把门倒拄? (丑白) 弗大过拄。(末) 想你夫主倒拄。(旦连唱) 教奴独立在雪儿里,淅淅朔风似刀割体,浑身如脱在那江儿水。甚人来投此处?早早开门,莫教奴家立地。(生上唱)

  【同前】 路人无眠也,投此处宿。开门怕风透了人难睡。(移拄开门)(丑) 泓! (末) 又来。(丑揍) 此是劫贼劫它去。(末) 不干你事! (丑) 道我是门神也不知。(生凑) 衣裳剥尽身如水。(净) 判官和着小鬼,收拾威光,且来此处立地。(旦唱)

  【捣练子】 君还是,往何方?不知怎地有痕伤?见着伊妾断肠。(生唱)

  【锁南枝】 张协本,是秀才,成都府人因乡荐。赍裹足欲往宸京,奈何程途远。(旦) 莫是登,此处山,号五鸡,被人骗?(生)

  【同前换头】 因登此山上,强人衣虎皮。把协劫掠薄贱,一查打得皮肉破损鲜血满。今到此,忽遇伊。未审谁,望怜念! (旦)

  【同前】 奴家世,本富室,只因水火家不易。年幼间父母俱亡,又没兄和弟。居此庙,五七年。又遇君,恁狼狈。(生)

  【同前换头】 平日在家里,须读古圣书。这般雪儿才下,多是饮着羊羔,浅浅斟绿蚁。或赋诗,或探梅。又怎知,这滋味! (旦)

  【同前】 君休要,举那时,目前是物不如意。衣又没被席全无,尽出不得已。君口食,奴自供。要睡时,先自睡。(生)

  【同前换头】 张协且安置,明朝定未起。遍身虚浮赤肿,今夜纸炉里弯跧,亸它风雨至。(旦) 奴进君,些子粥。更与君,旧纸被。

  《张协状元》 是迄今所见我国最早的较为成熟的戏曲剧本。为人们深入了解宋元南戏提供了可靠的剧本实物依据。剧写西川成都府书生张协进京赴试,在五鸡山遇盗。贫女慷慨救助,李大公夫妇撺掇,促成二人婚姻。贫女资助张协,张协中状元后,拒绝枢密使王德用招赘,王女胜花羞怨而死。贫女进京寻夫,张协不认,赴任途中用剑砍伤贫女。王德用收贫女为义女,终使夫妻破镜重圆。故事以大团圆结局,不免牵强。《宦门子弟错立身》 戏文曾提到 《张协斩贫女》 一剧,可见该剧最初属负心婚变题材,存本为迎合具体演剧环境,情节有相应改动。

  《张协状元》 第十出描述张协在五鸡山遇强人后,去古庙投宿的一段情节。作品尽显张协的尴尬处境和贫女的善良、凄苦。男女主人公在本出第一次相遇,编演者通过二人的对话把剧情逐步推向高潮。在 【捣练子】、【锁南枝】 及以后的对唱中,编演者用性格化的语言塑造了张协和贫女的形象,预示了二人未来潜在的冲突,为故事的展开埋下伏笔。

  本出曲文由 【出队子】、【五方鬼】、【五供养】、【新水令】、【江儿水】、【捣练子】、【锁南枝】 七支曲牌构成,从中可见早期南戏丰富的音乐曲调成分和自由松散的曲牌连缀体式。结合以剧中人物上下场为标志的分场原则与插科打诨、滑稽调谑的戏剧场面,洋溢着我国戏剧艺术的民族传统特色和民间乡土气息。

  【新水令】 一曲,“朔风凛冽云垂地,见长空六花飞坠。踏雪归来也,仗一点灯儿,伴岑寂。” 周贻白 《中国戏剧史长编》 第三章指出: “全剧中因事拟词,颇有些可读的曲子,……也许便是所谓 ‘益以宋人词’ 的这一部分吧。……如未遇张协前,旦唱 【新水令】”。纵观全剧,【新水令】 独具色彩,堪与诸多文人诗、词、散曲作品媲美。自孟浩然 “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背上”,后人因以 “踏雪寻梅” 状文人雅士赏玩风景苦心作诗的情致。至元刘秉忠 《双调·蟾宫曲》 散套有 “朔风瑞雪飘飘,暖阁红炉,酒泛羊羔,如飞柳絮,似舞蝴蝶,乱剪鹅毛。银砌就楼台殿阁,粉妆成野外荒郊。冬景寂寥,浩然踏雪,散诞逍遥” 句,赋予孟氏 “踏雪” 一典“个性” 和 “时代” 的诠解。同是 “踏雪”,《张》剧 【新水令】 与前朝典故和后世散曲相比,在 “岑寂” 中,显得更加超然和恬淡,这也影射出书会文人的内心世界和生活中的甘苦。

  一曲 【新水令】,成为贫女出场的背景音乐,同时也是贫女灵魂的背景音乐,对塑造人物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全剧仅此曲意味深沉,可知书会作者寄予贫女的无限同情,也难以掩饰这中间的情感共鸣。

 

搜索建议:《张协状元》原文及鉴赏  状元  状元词条  鉴赏  鉴赏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