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古代民歌《福王时南都人语》原文及赏析

  职方贱如狗,都督满街走。宰相只要钱,天子但呷酒。

  这首针砭弊端的时政歌,口吻忿激,笔锋犀利,一气贯注,以白描手法勾勒出一幅妙肖传神的“文武百官遍地皆是,宰相天子荒废朝政”的漫画,揭露与讽刺了南明弘光年间卖官鬻爵和营私享乐的腐败政治,表达了生活在底层的劳动人民的无比愤慨。

  《福王时南都人语》,见之于杜文㳕《古谣谚》。福王, 明神宗之孙、福王朱常洵之子朱由崧。南都,即南京,今之南京市。福王朱常洵被李自成农民义军镇压后,朱由崧流落江淮,崇祯十六年(1643)袭封福王。明朝覆灭后,他逃至淮安(今江苏淮安)由凤阳总督马士英等拥立于南京监国,继而称帝。在位时,他与农民军为敌,幻想与入关之清军议和;又昏庸无能,沉湎于酒色,倚重奸佞马士英,排斥忠良史可法等。同时,又肆无忌惮地公开卖官鬻爵,致使民间怨声载道。这种腐败的时政,在这首民谣中得到了高度概括和生动形象的反映。

  建立于东南一隅的南明政权,不仅不励精图治,谋划重整山河,解生民于倒悬,反而苟且偷安,竟干起了公开卖官的勾当,聚敛财富以供挥霍享乐。这是怎样令人心疼发指的现实!因此,无名诗人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激厌恶之情,开篇即单刀直入,曝光社会痈疽:“职方贱如狗,都督满街走”。职方,官名,是掌管疆域地图的文官。都督,亦官名,原系为管辖卫戌京城之兵而设置的武官,后因军制变更,也便成了虚衔。满街走,形容到处都是,到处乱窜。这两句寥寥十字,勾勒出朝廷公开卖官后所产生的令人惊诧的怪现象:徒有虚名的所谓文官武将随处可见。这里,抓住一文一武两个方面的情况,从大处着墨,摹写得颇为生动传神,画出当时文武百官的众多纷乱及其丑态,且极尽嘲弄挖苦之意。

  紧接下去的两句,笔触犹如剥笋一般,剖开眼前的现象,暴露出内情真相,将主使之人揪出示众,将主使之人的卖官鬻爵目的公之于光天化日之下。“宰相只要钱,天子但呷酒。”原来如此!公开卖官鬻爵仅仅是为掌握国家命运的最高统治者提供财源,供其挥霍享乐而已!宰相为谁?便是权臣奸佞马士英。明朝被李自成领导的农民大起义推翻之后,此人作为凤阳总兵,与江北诸镇将领拥立福王朱由崧,因功得踞高位,把持弘光朝政。清兵临境,他不事抵抗,却卖官鬻爵,中饱私囊以自肥。时人曾为之做歌,讽刺其大卖官爵、搜刮民财。歌曰: “监纪多如羊,职方贱如狗。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其中的 “马家”,指的便是马士英。但,犹谓只是。呷酒,即喝酒。最后两句,抓住特征,为人物摹形画像,以 “只”和 “但”二字突出毋庸置疑的口吻,勾勒出奸相贪婪无忌的嘴脸,活画出天子沉湎酒色的神态。“呷”字与 “喝”字、“饮”字虽属同义,但又微有区别。此处用之,看似浑不着力,实则举重若轻,颇有传神之效果,绝非 “喝”或 “饮”字可比。“呷”,把酒轻轻地啜吸入口,任其慢慢地流至喉咙,再缓缓地咽下去,然后细细地品味——活画出苟且偷安的天子沉湎酒色的神态。

  抓住特征,粗笔勾勒,摹形画像,于大处显细微,是本篇突出的特色。这首时政歌,反映的内容极为丰富深刻,纯乎一幅漫画似的“腐败百相图”,使欣赏者透过这幅漫画看到了弘光年间的官场内幕,认识到封建统治阶级腐朽透顶的本质。仅仅是将 “贱如狗”、“满街走”、“只要钱”与 “但呷酒”这四个印象组合在一起,勾画出总的轮廓,点染神韵,反映生活,寄寓讽刺之意。在总的画面上,既有群像,又有个体形象,花钱得官者与卖官得钱者的各自神态莫不惟妙惟肖,呼之欲出。至于其中的细微之处,虽未着墨,但在活现的神韵引发的联想中,欣赏者自然会根据自己的体验予以更丰富、更具体的补充,形成更真切、更活跃的内心视象。

 

搜索建议:南都  南都词条  福王  福王词条  人语  人语词条  民歌  民歌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有感儿童书籍

 成语《苟延残喘》的故事

 苟延残喘  有一天,东郭先生突然想到北方的中山国去找个官做做,于是他收拾行装后便骑驴上路了。东郭先生骑着驴,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就迷了路。他看见前面尘土飞扬,又...(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