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民歌《变一面》原文及赏析

  变一面青铜镜,常对姐儿照。

  变一条汗巾儿,常系姐儿腰。

  变一个竹夫人,常被姐儿抱。

  变一根紫竹箫,常对姐樱桃,

  到晚来品一曲,才把相思了。(叠)

  ——清·华广生辑《白雪遗音·满江红》

  本篇把一个男子对爱情的追求,写得极为热烈和大胆。

  在这首情歌的作者身上,毫不受封建意识的桎梏,我们嗅不到他一点羞涩之气,看不出他丝毫忸怩之态。他要爱,就尽情地爱,无所顾忌地爱,充满美好想象地爱个意惬情舒。只有这样,他才感到能够了却胸中的相思情怀。

  全篇接连用了四句排比,把情人对那位“姐儿”的热恋和追求,如重岚叠翠,表现得情真意切,多姿多彩。所用的种种比喻,皆明白易晓,唯“竹夫人”为当时俗语,指用竹篾织成有疏孔的竹笼,是夏日床上用品,故俗称“竹夫人”。 “常对姐樱桃”,是以樱桃的形状和红颜色,形容姐的嘴唇。所用的比喻,看似信口雌黄,实则丰厚富赡,生动贴切,把人物的感情表现得显露而不浅薄,狂热而不淫秽,既有画的风情,又有诗的神趣。

  这首情歌在当时流传很广。同时辑录在《白雪遗音》里,便有以盛行在山东济南地区的〔马头调带把〕曲调改编的一首《变对蝴蝶》:

  变对蝴蝶在你的鞋尖上落,轻把凤头咬。

  变条汗巾,缠着你的腰,满满围一遭。

  变个竹夫人,常在你的怀中抱,肉儿贴着。

  变面镜,常对你的面儿照,实在爱瞧。

  变来变去,变上管笛箫,变的更蹊跷。

  变笛箫,嘴对嘴来把情人叫,香膀兰膏。

  再变个,绣花鸳鸯枕儿,与你腮变靠,处处伴春娇。

  这跟〔满江红〕调的《变一面》相比,尽管意境、手法和词句皆基本相同,但是却显得格调低下,粗俗可鄙。如要变对蝴蝶去“咬”女人鞋尖上绣的凤头花,要变个竹夫人去“肉儿贴着”,未免显得过于轻佻,堕入恶趣。这可能反映了小市民的情趣。

 

搜索建议:民歌《变一面》原文及赏析  民歌  民歌词条  赏析  赏析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一面  一面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