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校园漫笔

       (一)

  

  校园里有棵柿子树,枯了许久,略黑的树皮像皴裂的土地。我曾一度担心它将就此沉默下去,然而,索幸在这个春末它终于挤出了几片叶子,终于有了在此立足的资本。它不是胡杨,不是名贵的树种,枯了的下场就是去另一个地方腐朽或者成为木材…天佑之,你还活着(或者说你又活了过来)。活着真好!

  

  (二)

  

  校园里种着许多雪松。我曾一度以为它只有一种颜色,且永不凋零。而今,竟然看见了它的色彩从墨绿变成了翠绿,走的近了才发现:它的凋零与生长几乎是同时进行的。配合默契,悄无声息,这是一种低调内敛的高贵。

  

  (三)

  

  一排柳树默默地伫立于漾月湖边。倒垂腰枝,随风起舞。湖中的影,岸边的树相偎相依,美丽的令人心颤…它的骄傲没人能懂,顾影自怜,孤芳自赏…

  

  (四)

  

  校园里的花都开了,开的很好。红的、白的、紫的,各有各的美丽。穿过叶子曾多次在文字里提到的紫荆与木棉,不过如此。花开有时节,今天你开,明天他开,后天就轮到我开。绽放是每一种花都拥有的节日,凋零则是所有花的最终归宿。谁都有美丽的一天,安静的绽放,你并不比别人美多少…也许等我美丽的时候,你已经走向了丑陋。

  

  (五)

  

  窗外吹着风,有一些凉快的感觉。成群的柳絮搭乘着风开始迁徙,且不知将在何处安家落户。冯班颁说:快看,下雪了!这些可爱的小东西除了不够凉,不够白之外,与雪花无异。你说:想从柳絮中看见过去。我说你可以看见过去的,除了看不见未来。其实,我没说的是:这里既看不见过去,也看不见未来,它的方向由风决定。它惟一可以主宰的就是无休止的沉默…

  

  (六)

  

  校园里有很多有内涵的路。博文路、博学路,致知路,弘毅路…然而,有内涵的只是路,与人无关;高贵的东西无须说话,与语言无关;人披着狗皮依旧吃饭,狗披着人皮依旧吃屎,与外表无关。

  

  (七)

  

  教学楼门前挂着一条横幅:阅读获得知识,知识就是力量。我想,我的大学生病了。言语上患了巨人症,顶天立地;做事时却又成了侏儒,四肢短小。它还有些许自虐的倾向,时常说一句话,然后过两天打自己一巴掌而不能自知。

  

  (八)

  

  某个学校报纸,只需要歌功诵德。听说,有某个老师审核,对学校有负面影响的文字一律“枪毙”。所以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成了另外一回事,谨言慎行,滑天下之大稽…一个不能正视自己不足的三流大学,即使给你一百年也依旧是三流。

  

  (九)

  

  最近再看《鲁迅文集》,我感叹于先生文字的精辟与我的文字的屁精。先生的笔下,连畜生都是极具特点的。可笑的是,我竟然在某些人身上发现了畜生才有的特点。某人来检查时,总是习惯性地瞪所有人一眼,接着昂起头颅,挺着干瘪的肚子巡视一圈,然后,低下头进入另一个他须乞怜的地方。想起了先生《狂人日记》里赵家的那条狗,也许他们是远房亲戚也未可知。

  

  (十)

  

  朋友的朋友在学生会做事。临换届之际,想谋一官半职。于是,请客吃饭的,登门送礼的,刻意表现的,勾心斗角的…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将宗吾先生的厚黑之道诠释的淋漓尽致。听说,朋友的朋友用的是“以退为进”的策略。要我说,唯一的方法就是使劲儿地咬,逮着谁咬谁,等到两嘴都是毛(如果再沾点血迹),别说部长,就算是主席也手到擒来。

  

  (十一)

  

  大学里流传的一句话:有背景三年也不会被扣一分,没背景的一年就被扣好几十分。我觉得说的很实在!惊闻在学生会做事也需要业绩,抓的人越多,业绩也就越多。那么,我们这些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人群,是否该时刻低下头走路?索幸,还有许多像我这样既没背景还不怎么安分的人,一天天的堆积着您的业绩。那么,您是否该对我们这些人“生当陨首,死当结草,不胜犬马怖俱之情”呢?建议准备上大学人群,在来之前先看看《西游记》:有背景的妖怪都被带走了,没背景的都死在了乱棍之下。此事古已有之,勿怪也!

  

  (十二)

  

  天气渐暖,丝袜美腿尽收眼底。路过凤凰山,一对情侣正在热烈的激吻。我摇头晃脑准备叹一句:世风日下。却突兀的想起数天之前我也曾在此地拥着自己的姑娘热烈亲吻。于是,赶紧低头走过,留下身后一片美丽的缠绵…

  

  (十三)

  

  听说,十三是一个不祥的数字,我不相信。微笑只是一种表情,与心情无关。

搜索建议:校园漫笔  漫笔  漫笔词条  校园  校园词条  校园漫笔词条  
幽默

 请收起你的微笑

 心情愉快的我带着微笑走在这块曾经是沃土现在是高楼森森的知名广场上。天气尚好,路人匆匆,对面的公路上人来车往,无处不显现着一派欣欣向荣之势。    广场上除了行...(展开)

幽默

 张若冰的小笑话

 1、忘了带钥匙了,思索一路,同学一路上聒噪而我无言。    她盯着我一路说:“嗯,你今天很淑女”    ……    “你的裙子很漂亮”    “……!”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