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新婚劫

南宋初年,竟陵举子邹子建积极抗金的主张与朝廷相悖,名落孙山。他满腔的忧愤无处诉,于是泛舟于汈汊湖上,取出玉笛对着浩渺烟波尽情吹奏起来,以排解心中的烦闷。就在这时,忽然过来一艘乌帆船,一个丫环模样的姑娘立于船头,冲这边叫道:“那位公子,我家小姐有请,能过来一下吗?”

子建见那丫环的模样娇好,想那小姐也定非等闲人家,于是跨了过去。朝里一看,只见舱内坐着个姑娘,约十七、八岁年纪,生得美丽秀雅,果然比那丫环更美三分,邹子建忙拱手施礼。原来姑娘名叫邓灵芝,是当朝工部尚书的独生女儿,回乡省亲,经过这里,被邹子建的笛声所吸引,便将船驶过来。二人吟诗对作、道古论今,越谈越投机,都有相见恨晚之意,并在船上私定终身。邹子建身上带着两块红绿璧,他将其中的一块绿璧送给邓灵芝作为定亲信物。邓灵芝也将随身携带的两只玉蝉中的一只,送给他作为纪念。

回到杭州后,许多同僚纷纷托人前来尚书府求亲,不想全被拒之门外,邓灵芝心中惦记的仍是邹子建。邓尚书只有这一个女儿,视之为掌上明珠,她不答应,老俩口也没办法。不久,府上来了个后生,自称与小姐早有婚约。邓尚书也正想见识一下这位后生到底是怎样的人物,竟将一向心高气傲的女儿弄得神魂颠倒。当后生出现在前厅时,顿时让邓尚书看得目瞪口呆。只见后生果然貌似潘安,邓尚书心想不知他的文才如何,便随口占了几句,后生竟对答如流,不觉满心欢喜。当邓尚书在客厅会见后生时,邓灵芝正在屏风后面偷看,见来人果然是邹子建,不觉心花怒放。

这天晚上,邓灵芝来到邹子建下榻的客房。久别重逢,邓灵芝轻呼一声:“邹郎……”便一下扑到他的怀里。二人相互诉说离别情,说到动情处,竟然情不自禁,一起倒在床上,欲行鱼水之欢。就在这时,听得“嗖”地一声,只见一支飞镖从窗户外射进来,正好插在床内的板壁上,二人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邹子建忙跳下床来,开门一看,投镖人早不见了踪影。再看飞镖,只见上面刻着个“花”字。在附近的天目山有个名叫花木春的草寇,占山为王,打家劫舍,杀富济贫。他的轻功造诣十分了得,平时一身青衣褂裤,于是人们放着他的真名不叫,都叫他“黑燕子”,飞镖是他的独门暗器。由此看来,发镖之人不是黑燕子还能有谁?

听说黑燕子来过,邓尚书不觉打了个寒噤。因为他曾听到传闻说黑燕子放出风来,要抢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去做压寨夫人。担心夜长梦多,邓尚书决定尽快替二人把婚事办了。不久就是黄道吉日。因为二人是在湖上认识的,邓灵芝提议婚礼在船上进行。听说邓尚书的女儿在船上成婚,许多渔人全都划着船前来看热闹,很快将西子湖围了个水泄不通。

只见一艘大官船上红灯高挂,彩旗飘舞,四条小船也披红挂绿在两旁护卫,船上笙管齐奏,锣鼓喧天。良辰已到,只见司仪官唱了个大诺,宣布婚礼开始,便见新郎新娘牵着大红绣球走上船头。二人正要拜天地,忽然外面一阵嘈杂,一条小船朝这边飞快驶来。船上载着一个妇人,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只见妇人高声喊道:“刘延关,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快给老娘滚出来!”

妇人一边叫喊一边爬上大船,却被船头看护的家丁挡了回去。妇人一屁股坐在船头大哭起来,边哭边骂道:“刘延关,你这无耻狂徒,抛下妻儿不管,上这里来与别人成亲,苍天哪,快睁开眼睛看看哪……”

听到哭声,邓灵芝揭下盖头,见面前的新郎正手足无措,不由喝道:“你到底是谁?” 新郎道:“我是邹子建,不信请小姐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将一支玉蝉掏出来。邓灵芝接过玉蝉一看,和自己的那只正好一对,天衣无缝。接着邓灵芝又掏出邹子建送给她的那块红璧,问道:“还有那块绿璧呢?”

新郎不由尴尬地道:“实不相瞒,这次出来随身携带的银子被贼人盗去。出于无奈,为夫不得不将那半块绿璧押在店中……” 他话音未落,不知是谁把那妇人母子扶上了大船。妇人一上甲板,便扯住新郎的衣服不放,两个孩子也抓住他的衣角哭道:“爹爹,我们回去吧!”

坐在上首的邓尚书再也忍不住了,将桌子一拍,厉声喝道:“邹子建,你本是有妇之人,孩子都这么大了,竟敢骗婚,而且骗到老夫头上,胆子还真不小。来人,将这畜牲投进大牢,待日后查明真相,严加惩处!”

这边的事情还没来得及了结,甲板上又传来家丁们的惊叫声。原来邓灵芝发现上当受骗,羞愧难当,一时想不开,趁混乱之机跳入湖中。邓尚书忙命家丁们赶快下水救人。再说邓灵芝跳入湖中,经水一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她晃晃悠悠地醒来时,发现躺在一辆车上。对面坐着个黑大汉,青衣虬须,满脸杀气。自己不是投湖自尽了么?怎么会在车上?她惊恐不已,忙爬起来蜷缩到一角,惊惶地问道:“你是谁?要带我去哪里?”

那人抽出支镖来,在鞋底上边擦拭边道:“黑燕子你听说过吧?正是在下。至于去哪,到了那里你自会明白!” 邓灵芝听说他就是黑燕子,不觉打了个寒噤。再看他手上的镖,与那晚她和邹子建幽会时投进客房板壁上的那支一模一样,不由问道:“那天晚上的投镖人就是你?” 黑燕子道:“不错!别说是那晚投镖,就连昨天上船闹婚的那个妇人和两个孩子,也是花某我给请来的。” 邓灵芝忙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大汉轻哼一声,不再言语。

这时,马车连过几道关卡,最后在一座寨子前停下来。转眼,寨子内跑出来许多喽罗模样的人,围着马车直转。有的掀开车帘朝里瞅,有的冲黑大汉坏笑。见自己被带进贼巢,邓灵芝吓得瘫软在车上,心想与其被贼人玷污,不如一死。于是,她忙从头上拔下支银簪,打算自行了断。黑燕子眼疾手快,一把将簪子夺下。就在这时,一阵哀婉的笛声传来,如泣如诉,听得人心里一片凄凉。这不是邹子建在吹吗?他怎么也来到这里?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不容邓灵芝细想,只见四个喽罗用担架抬过来一个人,腿上绑着绷带。那人又黑又瘦,手里拿着支玉笛,正是邹子建。他昨天在船上同自己拜天地时都是白白胖胖的,怎么转眼变成这副模样?看来八成是挨了府上下人的揍。想起骗婚的事,邓灵芝不觉心如刀割,指着邹子建骂道:“姓邹的,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竟敢骗婚,我这就同你拼了!”说着扑上去乱抓乱挠。黑燕子忙一把将她扯开,说:“你错怪邹公子了……反正这事现在也说不清楚,还是等明日送你和邹公子回尚书府,你们自己去弄明白吧!”

再说邓尚书打女儿投湖后,赶紧命人下湖打捞,但哪里打捞得到。他又气又急,一下子病倒在床上。第三天午后,邓尚书躺在床上正在暗自流泪,忽然下人来报,说小姐回来了。邓尚书起来一看,果然是女儿,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是位黑大汉,另一个却是邹子建,不由喝道:“老夫已将这贼子打入大牢,是谁放他出来的?” 黑燕子道:“大人,你怕是看错人了!”

当衙役将牢里的那个邹子建带上来时,邓尚书不觉吃了一惊,只见两个邹子建长得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邹子建有个表兄名叫刘延关,不仅年龄与邹子建相仿,而且相貌也酷似。刘延关本是竟陵有名的浪荡子,因吟得几句好诗而受到邹子建的崇敬。听说邹子建在湖上与尚书的女儿私定了终身,刘延关凭借与表弟相貌酷似的先决条件,决定冒名顶替,于是假说有事陪他一同进京,经过天目山时趁其不备抢走玉蝉,并将他推下山崖。邹子建摔下山崖时,幸亏被一棵树枝挂住,刚好黑燕子打那里经过,将他救了下来。

听罢邹子建的诉说,黑燕子动了侠义心肠,于是前往尚书府察探虚实,正好遇见刘延关和邓灵芝欲行鱼水之欢,为保住邓灵芝的清白,他便投镖警告,随后又将刘延关的妻小接到这里来。不想邓灵芝以为自己受了骗,欲投河自尽,以至被黑燕子救起,并将他俩一起送到尚书府来……

搜索建议:新婚劫  新婚  新婚词条  新婚劫词条  
儿童动物

 小胖熊吃西瓜

 夏天到了,太阳像个大火球一样烤着大地, 小胖熊热得呼哧呼哧直喘.他急匆匆地朝鸡婆婆买下四个大西瓜,到大树下吃起来.  “真甜!”小胖熊吃了一块又一块,西瓜皮扔...(展开)

儿童民间

 贪财赔闺女

贪财赔闺女唐县的鞠秋煌是个穷秀才,想去省城参加乡试却盘缠不足,只好硬着头皮去岳父家打秋风。不料,这一次普通的借贷,却借出了一段奇缘。鞠秋煌家和岳父家本来是门当户...(展开)

儿童寓言

 龟兔赛跑后续

   话说当年乌龟胜了兔子之后,兔子心里非常地不爽,卧薪尝胆三年后,兔子又向乌龟发出了挑战。    正在洗浴中...(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