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边关夺饷

  辽太祖早在几十年前,便觊觎中原,辽太祖把沙擎天派到燕山,成立鬼牙山庄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集大宋的情报,直到十年前,宋辽两国正式开战。

  

  五绝派被昆仑三鹰所灭,五绝派派主五绝手沙擎天留下一封密信后不知所踪。沙擎天的女儿沙秀秀在逃亡中打开密信,沙擎天在信中嘱咐她,一旦自己身陷不测,就叫沙秀秀到“鬼牙山庄”去寻求庇护,面对穷凶极恶的昆仑三鹰,沙秀秀十天之后,终于找到了燕山脚下的鬼牙山庄。

  

  鬼牙山庄早在几十年前便享誉武林,可是在最近的十年间却没落了。有人传说那是山庄的镇庄之宝—“鬼牙”神秘丢失所致。

  

  沙秀秀站在鬼牙山庄的门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冰冷的月光下,山庄庄门半掩,满院子蒿草齐腰,不时有狐兔出没。沙秀秀望着这一片昔日无限辉煌过的山庄,心中也是甚为凄凉,她走进院子中,只有一处用茅草苫顶的大房子还算齐整,她两手一推那两扇千疮百孔的木门,其中的一扇竟“轰”的一声,倒在了屋内。惨淡的月光从几处露天的屋顶上透入,照在堂内一尊丈许高的鬼像上,狰狞的鬼像青面巨口,缺臂少耳,手持一柄黑黝黝的钢叉,吓得沙秀秀一声尖叫,又退到了门外。

  

  沙秀秀缓和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再一次迈步入内,她小心地躲避着地上的鸟粪蝙蝠屎,走到了那尊鬼像的下面。鬼像的巨口中只有几颗尖利的铁齿,好像很多枚铁齿已经被人强行拔掉,只留下深深的齿洞,她正在叹息自己来晚了的时候,忽然背后伸过一只手来,在沙秀秀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吓得她一声怪叫,抽刀回头,竟是一个黑脸的青年,青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神秘地问道:“姑娘,你找谁?”

  

  沙秀秀不知黑脸青年的身份,用雪亮的刀尖指着他的鼻子:“你是谁,装神弄鬼,你究竟想干什么?”

  

  黑脸青年“嘿嘿”一笑,用手指着剩下的几颗尖利铁齿,“我叫凌小天,是山庄的男主人,你不会和他们一样也想打鬼牙的主意吧?”

  

  沙秀秀偷望了一眼仅剩下的那几颗鬼牙:“鬼牙山庄威震武林,我是诚心诚意地登门拜访,难道这普通的铁齿就是那神秘的鬼牙?”

  

  还没等凌小天讲话,只听庄门外响起了一阵兵器的交鸣之声,随即那打斗的声音就直向草堂的方向移了过来。

  

  沙秀秀隔着窗户,看见一名蒙面人一路逃了过来,后面追杀的正是将五绝派赶尽杀绝的昆仑三鹰。

  

  凌小天一见沙秀秀脸色发白,一把将她的手腕拉住,腾身闪到了泥胎的背后。

  

  一路打斗的四人先后冲进了草堂,那受伤的蒙面人一见再无退路,索性一把撕下蒙面巾,穷凶极恶地怒吼:“昆仑三鹰,你们休想在沙擎天这里知道那笔饷银的下落!……”

  

  原来五绝派和昆仑三鹰狼狈为奸,他们合伙劫了北宋朝廷运往边关的军饷,沙擎天一见饷银到手,暗中用迷药将昆仑三鹰迷倒,竟将饷银据为己有。领头的血鹰冷笑道:“八十万两,沙派主的胃口也太大了,今天你不把军饷吐出来,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沙秀秀只听得目瞪口呆。四个月前,沙擎天带着派中的三十多名弟子确实有过一次边关远行,三个月后,沙擎天却独自一个人回到了五绝派,沙秀秀问起那三十多个弟子的时候,沙擎天还解释说那帮弟子们不久就会归来,如果真如昆仑三鹰所说,父亲是率队去劫饷银的,那帮弟子们很有可能是战死了。

  

  三十多条活生生的人命啊,沙秀秀的一颗心几乎碎掉了。

  

  凌小天把牙齿也咬得“吱吱”直响,沙秀秀在旁边偷望着愤怒的凌小天,心中怀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哪路神仙。

  

  沙擎天真的独吞了军饷,可是埋藏的地点他却闭口不说,昆仑三鹰各挥兵刃,将他围在了中间,沙擎天单论武功,不在任何一鹰之下,但是以一敌三,他却不是对手。未出十招,沙擎天前胸后背分别中刀,听到父亲的惨叫声,沙秀秀正要现身相救,没想到他身后的凌小天却出手如风,正点在她的麻穴上。

  

  沙秀秀动弹不得,两只眼睛中喷出的都是怒火。凌小天在她的耳垂边轻声地道:“就凭你的武功……你还是看着吧!”还没等凌小天冲出去,老奸巨猾的沙擎天大叫一声:“住手!”

  

  昆仑三鹰抽刀不退,血鹰叫道:“不讲出埋藏官银的地方,杀了你,最多大家谁也得不到!”

  

  沙擎天叹息一声:“那笔八十万两的官银,就埋在鬼牙山庄的院子里!”

  

  昆仑三鹰面面相觑,血鹰不相信地摇头。沙擎天指着堂中鬼像泥胎道:“开启秘洞的机关就在鬼像的身上,现在我就给你们打开!”

  

  昆仑三鹰交换了一下眼色,让开了一条通路,沙擎天跃上供桌,伸出左手,将泥胎口中尖利的鬼牙全部拔到了手中。当最后一枚鬼牙被拔下时,只听鬼像的腹中一阵大响,从鬼像的肚脐中喷射出许多钢针,沙擎天猛地闪到了一边,昆仑三鹰的上身都插满了蓝色的毒针,他们都成了刺猬!

  

  沙擎天看着昆仑三鹰仰身倒地,脸上露出得意的冷笑。凌小天从鬼像的后面扶着沙秀秀走了出来。沙擎天一见凌小天挟持着沙秀秀,就好像见到了地狱中的鬼魂,他声音颤抖地道:“你怎么在这里?!”

  

  凌小天冷笑道:“不把你们这帮贼盗们杀光,我这个朝廷的三品捕头死也不会瞑目!”

  

  雁门关宋军与辽军的战事现在非常吃紧,丧心病狂的沙擎天和昆仑三鹰却劫了宋军前线急需的军饷,一时间前线的守军士气低落,连吃败仗,神捕凌小天这才被朝廷派到了边关调查此案。

  

  沙擎天独得军饷,将八十万两白银埋到鬼牙山庄的秘洞,最后他又将手下的三十多名弟子全部关到了地底下,他们竟成了这笔军饷的殉葬品。

  

  凌小天通过蛛丝马迹找到鬼牙山庄,他虽然不知道秘洞的入口在哪里,但他知道这帮败类早晚都会回来,他一直在等,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沙秀秀一见到父亲,叫道:“爹,那八十万两白银可是军饷啊,你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你为什么要叛国,为什么?”

  

  沙擎天一见凌小天走近,吼道:“秀秀,我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吼完,右手一扬,手中的三四颗鬼牙陡地打了出去,凌小天猛地一闪,还是有两颗鬼牙正中凌小天的胸口。

  

  凌小天身中鬼牙,撒手将沙秀秀丢到了地上,沙秀秀的穴道自解,挣扎着站了起来,对自己的父亲说:“那可是我们大宋的军饷啊,派中的三十多名弟子呢,难道他们也全部被你灭口了吗?”

  

  沙擎天缓缓点头。沙秀秀叫道:“我们五绝派虽非名门大派,可也不能叛国啊!”

  

  沙擎天从怀中摸出一块腰牌,那是一块大辽国的狼头腰牌,他冷笑道:“谁说沙某是宋人,我本来就是不折不扣的辽人。孩子,你母亲虽是宋人,可你身上也有一半大辽国的血统啊!”

  

  凌小天倒在地上,嘴里流着鲜血,他指着得意的沙擎天道:“鬼牙山庄三十年前开始没落,而在十年前,五绝派开始崛起江湖,我怀疑你就是当年鬼牙山庄的主人!”

  

  辽太祖早在几十年前,便觊觎中原,辽太祖把沙擎天派到燕山,成立鬼牙山庄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集大宋的情报,直到十年前,宋辽两国正式开战,沙擎天便放弃了被北宋朝廷怀疑的鬼牙山庄,成立了五绝派,收集大宋的情报,这次劫了宋军的军饷,就是配合辽军行动的一部分。

  

  沙擎天恶狠狠地说道:“凌小天,你今天就认命吧!”他正要动手结果凌小天的性命,不想沙秀秀将刀一横,阻拦道:“你杀人已经够多了,凌小天已经重伤倒地,宋军的军饷您还是交给他吧!”

  

  沙擎天咬牙切齿地骂道:“胡说,秀秀,我们可是辽人啊!杀了他们,我们父女俩拿着这笔军饷就可以远走高飞了!”

  

  凌小天用手指着沙擎天骂道:“沙老魔,你明为辽国劫了那笔偌大的军饷,实则自己是想要独吞。你真的是太卑鄙了!”

  

  沙擎天冷笑着说:“就你还算是一个明白鬼,不过沙某可没时间陪你们了!”他从地上捡起一枚鬼牙,跃到泥像的身上,将鬼牙刺到自己的指尖上,他把流着鲜血的指尖伸到泥像的口中,随着血水的流入,泥像竟动了起来,只见它左转了三圈,然后右转了三圈,移开了原位,最后露出它脚下的一块钢板。

  

  假装受伤的凌小天一见鬼像移开,大叫一声,猛地把沙秀秀扑倒在地。

  

  沙擎天还没等启开洞门上的钢板,只见鬼像的身后有一股黄烟飘出,“轰”的一声巨响,鬼像泥胎竟被炸得粉碎。

  

  凌小天早就把火药装到了鬼像的身后,他曾经怀疑藏银洞的入口就在这尊鬼像的底下,可是鬼像上机关密布,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把这鬼像移开,就假装重伤昏倒,鬼像身后的火药引线被绑在地上,鬼像一移动,火药就被点燃—草堂被炸得乱七八糟,沙石稻草,满天乱飞。沙擎天被炸到了半空中,当他零碎的肢体落回地面的时候,竟没有一块像是人身上的东西。

  

  从被炸飞的屋顶上,落下了一块原来山庄的大匾,上写“归鸦山庄”四个模糊不清的大字。

  

  鬼牙山庄原来竟是带着悲剧色彩的山庄,鬼牙山庄中根本没有什么江湖无敌的鬼牙,这里有的只是阴谋与邪恶啊!

  

  任何一场邪恶阴谋的结局,必将注定以悲剧收场。鬼牙山庄被凌小天一把大火点着,他和沙秀秀一起,把八十万两银子装到了二十几辆马车上,在州府官兵的协助下,直奔边关而去!

搜索建议:边关夺饷  边关  边关词条  边关夺饷词条  
故事爱情故事

 骗子也痴情

骗子也痴情有一段经历,我一直不愿提起,可后来有人对我说,把人生的陰影拿到太陽下面晒一晒,也许可以更好地开始新的生活。我是一家远洋托运公司的小职员,和爱人白灵结婚...(展开)

故事

 废寝忘食的故事

【拼音】fèi qǐn wàng shí【成语故事】春秋时期,孔子带领他的学生周游列国,来到楚国叶邑。叶县大夫沈诸梁,热情接待孔子。他对孔子不怎么了解,就偷偷问...(展开)

故事鬼故事

 残影

残影他很懒,做事喜欢拖沓,吊儿郎当。他说人生或者就应该享受,不应该活得这么匆忙劳累。在他眼里,即使是节奏快得让人喘不过气的世界,也是慢悠悠的。然而他还觉得生活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