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李愬智破蔡州

唐朝新任唐(今河南唐河县)、随(今湖北随县)、邓 (今河南邓 县)

三州节度使李愬,到三州首府唐州上任的第三天,就带着养马兵老蔡头,装扮成生意人模样,到州府附近的小村镇转悠去了。

朝廷派李愬到唐州的使命,是讨伐背叛朝廷、驻守在蔡州的淮西节度使吴济元的。可他似乎对讨伐之事有点漫不经心,他对出城迎接他的唐州官军说:“我是个懦弱无能的人,对打仗的事兴趣不大。我来唐州的目的,是为了安顿地方秩序。至于打吴济元,并不是我的任务!”事后,老蔡头不解地问李愬:“帅爷,皇上明明是派你来打吴济元的,你怎么竟然说对打仗的事兴趣不大呢?”李愬笑了笑说:“吴济元盘踞淮西地区有三十多年,朝廷几次派兵征讨,大多吃了败仗。这一年来,唐州节度使赵将军被吴济元打得溃不成军,士气非常低落,士兵都害怕作战。我如果下马伊始就说来打吴济元,恐怕明天有大半士兵要开小差跑了。”老蔡头恍然大悟,明白帅爷就为了安定军心才说这些话的。李愬望着老蔡头,沉默了一会儿,说:“老蔡头,我这次到唐州,带的兵不多。你跟我二十多年了,是我的心腹,有几句话,我要叮嘱你一下。我们的对手吴济元是非常狡诈凶狠的,一时半时是打不垮他的,得和他斗智斗勇,才能制伏他。我有一套打吴济元的计划,我来唐州的一言一行都是按计划行事的。所以,我决定做什么事时,你最好不要多问。

你一问,我就要回答,一回答,容易泄露机密,贻误大事!”老蔡头连忙跪下说:“帅爷,恕我多嘴之罪,我往后一定不敢打扰帅爷!”老蔡头说到做到,他知道李愬换了便服,去乡下定有目的,也不再多言,一路上只谈些天气和地里庄稼长势之类的家常话。

他们来到一个小集镇。集镇不大,街面零零星星有几家饭铺、茶馆、酒肆。一家小茶馆前有一棵歪脖子老柳树,时值正月,老柳梢光秃秃的。老柳树下围着十来个闲人,正津津有味地看一个壮汉在耍刀弄槍地卖艺。李愬见那壮汉子长得魁梧结实,刀槍摆弄得极为娴熟,便停下来观看,跟着围观的闲人一起喝采叫好。那壮汉见有人喝采,精神焕发,刀舞得水泼不进,槍使得变幻莫测,李愬暗暗佩服这壮汉有一身好武艺。他附在老蔡头耳边说了句什么,便到小茶馆里喝茶去了。

再说那壮汉舞弄了半天刀槍后,双手抱拳,请看客赏几个小钱以养家糊口。看客一哄而散,没有一个给钱的。也不能怪看客白看武艺不施钱财,实在是兜里没有闲钱。吴济元这恶贼经常纵兵烧杀抢劫,老百姓被折腾得非常穷困。刚才还异常热闹的歪脖柳下,现在只剩下壮汉和老蔡头。老蔡头掏出一两碎银子扔到壮汉脚下的一只铜盘里,说:“汉子,好功夫哇!”壮汉连连作揖,说:“见笑见笑,多谢老伯帮忙,多谢!”老蔡头说:“别谢我,钱是我家主人的,要谢你去谢他吧!”说完指指坐在小茶馆里的李愬。壮汉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小茶馆向李愬致谢。李愬客气地请他坐下,并叫店小二沏了一壶茶让他喝。俩人一边喝茶一边攀谈,谈话中,李愬知道壮汉名叫柳二虎,邓 州人士,从小跟父亲习 武卖艺,还未娶妻,家中有八十老母靠他卖艺得来的钱维持生计。李愬为柳二虎生活艰辛而叹息,说:“二虎,你有一身好武艺,为什么不投军去打吴济元呢,只有打垮了吴济元,百姓才有好日子过,你卖艺也能多赚些钱!”

二虎咽下一口浓茶,说:“我也想投军吃皇粮呀。可咱们唐州的官军太脓包了,那节度使赵将军,只会娶小老婆克扣军饷,见了吴济元队伍,就像老鼠遇见猫,老远就溜了。在这种人手下当兵,羞死人呢。”

李愬摸摸下颏一绺短髭须,说:“现在唐州换了个叫李愬的当节度使,你不妨去投他门下!”

二虎呸地吐掉一根嚼烂的茶梗,忿忿然地说:“这李愬跟赵将军是一路货色,刚才我听从唐州回来的人说,姓李的自称是软蛋,不想跟吴济元交 战。唉,朝廷的奉禄,算是白白养活这些脓包将军罗!”

老蔡头见柳二虎说出的话像石头,唰唰地胡 乱砸人,便插话说:“二虎,别胡说八道,我家帅爷是铁铮铮的汉子,不是脓包!”

二虎被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发了半天愣。当他弄清楚李愬就坐在眼前时,慌忙跪下陪罪。李愬笑吟吟地说:“二虎,你是条好汉,我呢,也不是孬种。说实话吧,我说那些话,一是为了稳定军心,二是为了迷惑吴济元。眼下,咱们唐州官军情绪算是稳定下来了,但靠他们是对付不了吴济元的。二虎,我需要你这样的好汉哟!”

二虎明白李愬的苦心了,他真心实意地说:“李将军,我柳二虎今生有幸遇到了你,我这后半辈子就交 给你了,你叫我干啥就干啥!”李愬握着柳二虎的手,说:“二虎,你老母,我会派人送银子去安顿她的。现在,你以我的名义,去把江湖上的好汉都请来,大家齐心协力去打吴元济。”

二虎领命而去,很快就把唐、随、邓 各州胆量大,武艺好的青壮年召集起来,投奔到李愬麾下。李愬又上本给皇帝,请求派精兵增援他。唐宪宗皇帝从别的地方拨了步兵和骑兵两千人给他。李愬的军队,战斗力逐步地充实提高了。在此基础上,李愬开始对吴济元用兵了。

李愬决定攻打吴济元盘踞的朗山。

二虎现在是一个小军官了,他刚投李愬门下,立功心切,主动请战。

然而,李愬却偏偏点了原唐州军的一个副将。这副将以前和吴元济军作战,被敌人射瞎了一只眼,听李愬点将让他去打朗山,脸都吓白了,但又不敢违抗命令不去。李愬拨给他的人马,又都是些老弱残兵,这独眼副将回家后,哭着对老婆说:“李愬这次是故意让我去送死,我们这些老弱残兵怎打得赢吴济元那些骄兵悍将哇!”他老婆是个挺有心计的女人,说:“既然李愬这样无情,你何必替他卖命呢,打不赢你就退兵。胜败乃兵家常事,想来李愬也不敢杀你的头。杀你头,唐州兵怨恨不平,会起来反对他的。”

独眼副将果然照他老婆的话行事,和朗山的敌军交 手不多一会儿,就稀里哗啦败下阵来。柳二虎气得直对狼狈而回的独眼副将翻白眼,心里骂道:

“头一仗就惨败,官军的脸算是被你丢尽了,军法论处,该砍你脑壳!”岂知李愬非但不处罚独眼副将,还赏他20 两银子,让他给手下的士兵打酒喝。

独眼副将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接受银子。李愬哈哈笑起来,说:“这次战斗,我就是不能让你们得胜,就是要让你们吃点亏呀!”将士们觉得奇怪。李愬说:“这是计策,以后你们会知道其中奥妙的。”

过了3 个月,李愬亲率人马,去攻打吴房镇。敌将孙献忠带领五百骑兵气势汹汹地迎战。李愬对柳二虎说:“二虎,看你的了,去取下孙献忠的头颅来!”柳二虎高兴极了,率领精兵冲过去和孙献忠格斗。没几个回合,便一刀将孙献忠劈下马来。孙献忠的部下急忙逃回城里,拉起吊桥死守。柳二虎建议乘胜攻下吴房镇。李愬说:“这不是咱们的目的。”他没同意,就带兵转回唐州大营了。

晚上,柳二虎拎了一葫芦酒,到马房和老蔡头闲聊。柳二虎说:“我弄不明白李将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蔡头说:

“毒药,毒死吴济元的药。我说二虎哟,帅爷熟读兵书,胸有韬略,不是咱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猜得透的。咱们多行事少开口,等打败了吴济元,再向他讨教,如何?”柳二虎点头称是。

话说到了冬天。淮北的冬天来得早,也冷得出奇。唐宪宗元和12 年(公元818 年)10 月15 日清晨,朔风四起,接着纷纷扬扬地下起大雪来。李愬走出营门一看,大地一片素裹,他认为攻打吴济元老巢蔡州的时机到了。20天前,他就拟定了奇袭蔡州的作战方案。吴济元的精兵都驻扎在洄曲(今河南商水西南)和四面边境上,守蔡州的不过是一些老弱残兵。抓住吴济元的空隙,直捣蔡州,活捉吴济元是没有问题的。李愬将这个计划秘密派人告诉来淮西督战的宰相裴度,得到了裴度的支持。裴度部置唐朝军队在淮西边境牵制吴济元力量,给李愬袭击蔡州创造条件。

李愬升帐布置军事行动。他令李愬带领突击队三千人作先锋,他自己带柳二虎等三千人为中军,部将李进诚带领三千人担任后卫。部将们不知道要向哪里进军。李愬只说:“别问到哪里去,只管朝东前进!”柳二虎看了李愬一眼,将军满脸冷峻,平日的和蔼笑容荡然无存,他心里明白八九分了。

他朝老蔡头挤挤眼,老蔡头朝他努努嘴,两人会心一笑,都猜到这是去蔡州打吴济元了。

一口气赶了60 里地,黄昏时候,部队到了张柴村。张柴村离蔡州70 里, 是吴济元的一个据点。大雪天,守卫在这里的敌军和看管烽火台的士卒,全都早早吃了晚饭休息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官军会在大雪天打来。李愬带着先锋部队没费多大劲,就将他们全部消灭。占领了这个村庄。李愬命令士兵稍稍休息一会儿,吃点干粮,检查一下战马的鞍辔。李愬又留下五百人守住张柴,截断通往洄曲的路。一切安排妥当,就下命令连夜继续进发。

将领们忍不住气了,问李愬到底向什么地方进军,李愬这才宣布:“到蔡州去,活捉吴济元!”将领听了都很吃惊,独眼副将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忍不住发牢騷说:“这么冷的天气打仗,不被吴济元杀死,也要被冻死哇!”

李愬听了大怒。以动摇军心罪论处,下令将独眼副将斩首。将领们再也不敢有异议,服从命令,带领队伍前进。

风越刮越紧,雪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猛烈的北风,卷着鹅毛大雪,刀子一样向将士们乱砍乱伐,他们的脸和手疼痛难熬。从张柴通往蔡州的路,是唐军从来没有走过的小路。沟沟洼洼都被雪掩盖了,稍不留神就会陷进深沟里去。战马冻得不敢嘶鸣,哆嗦着四蹄踏着积雪艰难前进。起先,队伍还能挣扎着行军,只是一部分年老体弱的士兵被冻死了。后来,不少年轻力壮的士兵也被冻死,连马匹都冻死了不少。老蔡头一脚踏进田边的水凼里,柳二虎慌忙将他拽上来,老蔡头已冻得僵硬了。柳二虎哭出声来。李愬过来用马鞭打了柳二虎一下,厉声说:“不许停下,起来赶路!”柳二虎见李愬对老蔡头的死无动于衷,本来想回敬他几句难听话,但一眼瞟见李愬眼里全是泪,有几颗泪在脸颊上已冻成冰珠,也就咽下了这一切。他明白李愬同样很伤心。大敌当前,应把仇恨埋在心里才是。柳二虎放下老蔡头遗体,匆勿赶路了。

天亮以前,队伍终于到达蔡州城外。李愬命令停止前进。他骑马到一高土冈,向蔡州城瞭望。蔡州城像一头巨兽,安静地卧在冰天雪地里。千万不能让这头巨兽惊醒哟。他传令不准喧哗,并将马嘴用布包起来。后来,他见附近有一片养鹅养鸭的池塘,他灵机一动。让士兵去村子里买些鹅鸭,放进池塘,专门派十来个士兵,拿了竹竿,把鹅鸭打得咕呱乱叫,以掩盖人马发出的响声。

吴济元割据淮西以来,唐朝官军不到蔡州城下已经有30 年了。李愬到唐州后,吴济元开始紧张了一阵子,后来听探子回来说,李愬说自己胆小伯事,对打仗不感兴趣,加上李愬名望地位一向很低,于是不把李愬放在眼里,也不注意防御李愬的进攻。因此,李愬的军队来到蔡州城下,守城的士卒正在呼呼大睡,一点也没发现大难已经临头。

先锋李愬吩咐兵土在城墙上挖了一个个坎儿,他带头踏着坎儿爬上城头,兵士们也跟着爬上去。守城的士卒大梦还没有睡醒就糊里糊涂被砍了头,有一个打更的留着没杀,李愬叫他照样打更。接着,打开城门,让李愬大军进城。

大军到了内城,柳二虎照李愬的办法,踏着坎儿登登登地上了城墙,他不用刀,飞脚几下子把守城兵踢死了。唐军顺利地进了内城,将吴济元住的院宅团 团 包围起来。

鸡叫三遍,天蒙蒙亮了,雪也止了。吴济元还在屋里睡大觉呢。他的贴身卫兵尿急,跑到屋外小便,发现院宅外有许多人马在活动,他睁大惺松的睡眼一看,吓得小便都截住了。他提着裤子,急忙进屋报告吴济元说:“不好了,官军杀进来了!”

吴济元懒洋洋地不想离开热被窝,他弯腰将憋了一夜 的浓痰吐出来,笑着说:“这一定是犯人们在闹事,等天亮了,看我来收拾他们。”话音刚落,又有士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不得了啦,外城门里城门都被官军打开了!”

吴济元奇怪起来:“这么大的风雪天,难道官军插了翅膀?张柴村的烽火台怎么不来报信呢?对罗,大概是洄曲那边派人来找我们讨衣来的吧!今年这鬼天气,冷得这么早!”吴济元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穿衣起床 ,只听院子里一阵阵吆喝传令声:“李将军传令罗..”接着,又是兵士的应答声。吴济元这才害怕起来,说:“李将军是谁,怎么跑到这里来传令?”说着,带了几个亲信兵士爬上院墙抵抗。

李愬命令柳二虎率士兵攻打院墙。柳二虎用飞镖将吴济元的亲兵杀死大半,吴济元让士兵封锁住外门,继续顽抗。柳二虎让士兵扛来柴草放火烧外门。蔡州的百姓受够了吴济元的苦,都扛着柴草来帮助唐军,外门很快被烧坍。唐军涌进门里,吴济元退入内院,唐军往内院射箭,那箭密集得像雨卢一般,吴济元没办法了,只好哀求投降。柳二虎要杀了吴济元为老蔡头报仇,被李愬拦住了,说:“现在杀他反而便宜了他,押到京城,朝廷自会惩处这恶贼的!”

攻下蔡州后,将领们向李愬请教,“当初你打朗山,打了败仗反而高兴,在吴房杀了敌将,却不趁胜拿下这地方;这次又冒大雪孤军深入敌人巢穴,困难再大也不畏缩后退,终于一举取胜,这是什么道理呢?”李愬解释说:

“我故意在朗山失利,让敌人轻视我们,对我们不多加防备。如果我们拿下吴房,那里的守敌会逃回蔡州,合力死守;留着吴房不取,用来分散敌人兵力,有利于我们袭击蔡州。大风大雪,敌人看不清报警烽火,无法知道我军行踪。孤军深入,大家懂得处境危急,要求生必须得拚死力战,因此有把握大获全胜。”

(顾鸣)

搜索建议:李愬智破蔡州  李愬智破蔡州词条  
故事

 间不容发

 系结于天不可复结,坠入深渊难以复出,其出不出,间不容发。  释义:比喻情势危急到了极点。  故事:西汉的辞赋家枚乘,是吴王刘濞的谋士,他见刘濞积蓄力量准备反叛...(展开)

故事友情

 把兄

 他和小虎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上同一所小学、中学,一起逃课去游泳。14岁的时候,他俩学着武侠小说里的样子,结拜兄弟。小虎问他,我们现在是兄弟,你会怎么对待我?他想...(展开)

故事

 驷马高门的故事

【注音】sì mǎ gāo mén【成语故事】西汉时期,东汉郡狱吏于公为人清正廉明,执法公正无私,他坚持为郡内孝妇鸣冤叫屈,终于在新任太守手中为她平反昭雪,老百...(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