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山东出了个王效禹

  在文化大革命中,山东出了不少“精英”人物,除了江青外,还有康生、张春桥、关锋、戚本禹、于会泳、迟群、潘复生,名字一大串,这些人都在文革中兴风作浪,劣迹斑斑。毛主席褒奖的“山东出了个王效禹,贵州出了个李再含”的时任山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的王效禹,也来自山东

  王效禹也算是个老革命,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带领本村八十多名爱国青年,奔赴抗日战争,保家卫国。

  一九四八年,王效禹任清河地委副书记。一九四九年任清河地委书记。一九五零年,调任渤海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一九五四年任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一九五八年,在反右运动中,他不同意部下被打成右派,受到牵连,也被打成右派,受到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被降职到山东德州国棉一厂任副厂长。一九六五年平反,到海阳参加四清工作团。一九六五年六月调任青岛市副市长。同年十月,他参加崂山县四清工作团,任副团长。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八月二十五日,青岛市学生起来造青岛市委的反,受到工人的围攻,双方发生了冲突,出现了流血事件。

  事件发生后,青岛市委对起来造反的学生进行镇压。但身为副市长的王效禹却站在学生一边,支持造反。九月四日,他以个人名义给中央文革发电,表明他对青岛事件的看法以及他与青岛市委的不同意见。

  九月七日,毛主席就青岛八二五事件发出指示,公开支持青岛红卫兵。毛主席在指示中直接点明:

  那位副市长王效禹的意见“我看是正确的。

  九月十一日,中共中央以电报的形式,将毛主席的批示连同王效禹给中央文革的电报转发全国。从此,王效禹成为毛主席钦点的“革命干部”,而且是老干部中的造反派,名噪全国,从而成为青岛和山东造反派的头头。十月九日,中央在北京召开政治工作会议,中央文革小组破例通知王效禹列席参加。

  一九六七年一月,王效禹安排青岛市教育局局长、康生之子张子石等人到北京向陈伯达、康生、王力等汇报情况并请示下一步工作。中央文革表态支持青岛夺权。一月十九日深夜,在人民大会堂,康生、王力、关锋接见了张子石等人,指示他们赶快回山东夺权。二十日凌晨,他们就将康生的指示传达给王效禹。

  一月二十二日,在王效禹的组织和策划下,青岛二十三个造反团体夺了青岛市委的一切权力。随后,王效禹又带领青岛夺权代表团赶往济南,二月二日,他主持了驻济的二十五个造反派组织会议,成立了山东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大联合委员会。第二天,举行了十万人大会,夺了山东省委的一切权力,史称二、三夺权。二月二十三日,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山东大联委改名委山东省革命委员会,王效禹担任主任。三月二日,【人民日报】就山东夺权进行了报道,并发表社论【革命的三结合是夺权斗争胜利的保证】。王效禹身价倍增,成了全国关注的风云人物。

  在担任了山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后,中共中央又相继批准王效禹担任中共山东省革委会核心领导小组组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第一政委、中共济南军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省军区第一政委、中共山东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合起来是六个一把手,即闻名全国的“六个第一”。

  王效禹靠造反起家,也靠造反维护自己的地位。他的一些作法遭到老干部的强烈反对。特别是所谓“反逆流”运动,为人们深恶痛绝。他授意手下大肆抓捕反对夺权的一派,残酷殴打,致使许多人致残。

  一九六七年五月,张春桥、王效禹等人策划、欺骗反对派到省革委会,王效禹则组织调动自己的一派十万多人,头戴柳条帽,手持棍棒,多路埋伏。七日凌晨,约万名反对派到达省革委会,马上被包围。济南文革中最大的一次武斗在张、王的亲自指挥下爆发。王效禹抓了数百名反对派负责人和群众,并把该派到省革委会定性为反革命事件,把镇压行动标榜为“五七大捷”。

  王效禹掌握了山东省党政军大权后,自认为有了尚方宝剑,他数次调动上万枣庄、临於等地造反派组织的武斗队,直接到江苏徐州去武斗夺权,制造了徐州大规模的武斗事件。王效禹还指挥造反派殴打驻徐州城内的部队指战员,占领属于南京军区的徐州军分区大院,把数百名军人赶走,他们高呼口号;:“南京部队滚出徐州城!”

  毛主席、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对王效禹在山东各地操纵武斗都极为不满,甚至连康生也讨厌他。在中共九大的小组会上,许世友因为徐州问题质问王效禹,王效禹不仅不认账,还当着大家的面顶撞许司令。许世友本来就看不起他,看到他撒野,就指着他的鼻子骂,还要揍他,吓得他马上闭了嘴,再也不敢吭声。

  一九六八年底,王效禹发动所谓的“反复旧”运动,不断清洗各个造反派组织,鼓动造反派再次夺权,使文革以来的各种矛盾空前激化,生产受到极大破坏。同时,山东的混乱局面波及到其他省份,引起中央的重视。”

  一九六九年四月,在党的九大上,王效禹当选为中央委员。四月二十四日,九大结束后,中央将济南、青岛和济南军区的二十七名代表留在北京解决山东问题,实际上也是解决王效禹的问题。这次学习班从五月四日开始,至二十八日结束,历时二十三天,毛主席、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先后七次接见学习班成员并多次谈话,对王效禹的错误做出了明确的指示。

  返回山东后,省革委会、济南军区党委继续召开会议,解决王效禹的问题。通过一系列的会议传达,群众逐渐认清了王效禹在文化大革命中,特别是他发动反逆流、反复旧,把矛头对准两级军区,对准党政军领导干部和广大群众,挑动派性,挑动武斗,破坏生产的错误。

  一九六九年国庆节,山东省济南市军民在八一广场召开庆祝大会。王效禹仍以省革委会主任和济南军区第一政委的身份出席,大会尚未结束,他便匆匆离开了会场,从此就淡出人们的视野,开始接受审查。

  一九七一年四月,中央批准将王效禹下放到辽宁省盘锦农场劳动锻炼。一九七九年,他被开除了党籍。一九九五年三月,这位在齐鲁大地风光了两年多的山东王在青州因心脏病发作去世,结束了他毁多誉少的一生。

搜索建议:山东出了个王效禹  山东  山东词条  山东出了个王效禹词条  
散文

 相亲·相伴·相牵

 她认识他就像所有农村姑娘一样是媒人介绍的,不过她的媒人倒是和别的媒人有一点点儿不同,她的媒人是她嫂子的妈,也就是她们家的亲家,她这亲家从未做过媒,除...(展开)

散文

 一场相知如镜

 读懂一颗爱人的心不易,若读懂,那么就努力走到一起,且行且珍惜吧;若读懂,却不能走到一起,那么就学会放手,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的表现,只管放心里,静静欢喜,也可...(展开)

散文

 最美的遇见,爱似琉璃

最美的遇见就是在恰当的时间我路过那里,你正好也在相视一笑,一切都刚刚好最柔的爱,三千大世界中寻一人可以温暖自己,温暖她(他)你的步伐,我刚好跟上于岁月深处,浅爱...(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