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青春泡沫(第十章 沉沦)

  “师傅,停车,我下车。”途中,李小飞突然对司机说道。

  “小伙子,下车可以,票不退的哦。”司机提醒他,同时停下了车。

  “不要紧。”李小飞推开车门,走了。

  他打了一辆车,来到市里,却不是孟丽的家,而是直奔西客站-------他要去南方了。

  李小飞买了一张去珠海的卧铺。他要离开北京了,回到那个令他神魂颠倒,也曾让他胆战心惊的南方了。他又要去过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了。

  列车由北向南飞驰,李小飞躺在列车里,一动也不想动。他要忘记孟丽,忘记北京,忘记这段美好而又痛苦的缘分。

  “刘哥,我过来了。我和那个女孩吹了,明晚到,你来接我吧。”李小飞有气无力地拨通了刘哥的电话。

  “哈哈,兄弟,我会到车站接你。”那边的刘哥很高兴。

  北方是萧寒的秋天,南方却还是闷热的夏季,这就是南北的差距。就像普通人的平淡生活和他这种人的糜烂生活一样,他还是向往糜烂的生活,虽然没有盼头,相对还是适合他的。只是他感觉到空虚,本来孟丽可以填补这一切,现在看来,只能由他自己来承受了。

  李小飞来到列车的餐厅里,喝得大醉,只有这样,他才能彻底忘了这一切。只要他清醒,头脑中就满是孟丽的身影,也许,只有醉才能让他暂时解脱。

  列车到站了,他的酒还没有全解。傍晚的南方依旧很闷热,李小飞浑身冒汗,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来拿在手上,踉踉跄跄地出了火车。

  “阿飞,在这里。哈,你这个家伙,在往哪看?”一个浓眉大眼,满脸横肉的胖子乐呵呵地招呼李小飞。他大约一米七左右,长着大大的将军肚,穿着一身“花花公子”的衣裤和鞋,留着青皮头,腋下还夹着“花花公子”的包。他见李小飞醉的厉害,心里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地,哈哈一笑,说道:“今天为你接风,走。去*香格里拉*还是*大上海*?”

  “随便吧。”李小飞心灰意懒地说道。

  “阿飞,想我了吗?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你了。”这时一个女孩从刘哥后面冒了出来,阴阳怪气地说。李小飞一听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他勉强振作一下,笑道:“婷婷,我怎么不想你呢!你……想我没有?”

  婷婷名叫张婷,是浙江杭州人,身高有一米六五,长得很甜美,是典型的江南美女。她与李小飞熟识时还在夜总会坐台,对李小飞很体贴。

  “哼,骗人,想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还在家里搞对象?怎么,让人家把你甩了,才想起我来?我还不要你了呢!”她撅着小嘴,大眼睛翻看着李小飞,一脸醋意。

  “好吧,你不要我,有人要我,我一会儿去……去找雯雯。”李小飞脑袋晕得难受,得不想再多说。雯雯也是坐台的,和他关系比较暧昧。

  “哼,男人没有好东西。”婷婷狠狠捏了他的腰一下。

  “好了,婷婷,我有点累了。刘哥还在这呢,走吧。”李小飞揽着婷婷纤细的小腰说。

  “怎么,见面就嫌我烦了?”婷婷有点不高兴了。

  刘哥看婷婷还要说话,李小飞已经累得快不行了,笑着对婷婷说:“好了,婷婷。阿飞不是回来了吗?晚上你再好好审他。走,去*大上海*.吃完饭再好好玩玩。”

  婷婷搀着李小飞,三个人来到停车场,上了刘哥的丰田,就直奔*大上海*酒店去了。

  这是一家高档的酒店,内设KTV包房。

  来到包厢,里面已经有人在等了,都是李小飞以前的老熟人:茶庄的老李,“洪兴”,小杰,带着小姐的“平头”,有一个是拱北边防所的阿明,李小飞吓了一跳,心想公安的怎么也来了?虽然他们以前认识。

  “阿飞。”“阿飞。”“兄弟。”屋里人看见李小飞随着刘哥进来了,都不约而同亲热地同他打招呼。

  “几位大哥,你们都在啊!近来可好?”李小飞热泪盈眶。这么长时间了,还有人记得他。

  “来,刘哥,阿飞,就等你们了。兄弟今天回来了。”他说完就让服务员上菜。

  “来,喝酒。”老李第一个端起酒杯,敬向屋里的人。屋里顿时热闹了起来。李小飞也端起杯子喝了起来,尽管现在他酒还没有全醒,一问酒味就想吐,可是他只想喝醉了为止。

  刚刚喝了几杯,张婷就拿着手机对李小飞嘀咕:“哎,我刚开了你的手机,怎么有那么多的未接来电和短信啊?”

  李小飞只顾喝酒,也不想理会什么电话短信的,随口说道:“没事,不用管。”

  南方人不像北方人,喝酒还带劝酒的,他们喝到差不多就不喝了,所以都该喝茶了。只有李小飞还在喝酒。

  其实电话和短信都是孟丽的,他知道。在车上的时候,他为了不接孟丽的手机而选择了关机。他要忘了孟丽,忘了他们的点点滴滴,可是又怎么能忘掉呢!他在火车上喝得烂醉如泥,还是乘警扶他回到的卧铺,而现在,他又开始灌自己了。屋里的人都去KTV厢唱歌去了,除了张婷在不情愿地陪他。他只想醉,天天醉!

  “哦,别喝了,我们也去玩玩嘛!”张婷夺过李小飞的杯子,对他撒着娇。李小飞拉着她,踉踉跄跄地走进了KTV包房。

  包房里,春意盎然。六七个大男人,十多个小姐,都是左拥右抱,随便乱摸,招来一片尖叫和哄笑。包房内弥漫着袅袅烟气和酒气,还有两个小姐在摇头晃脑,摇得像波浪一样--------她们吃过药了。

  李小飞在这种气氛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虚无。这是他的世界,他不想放弃的世界,却也是他深深厌恶和无法脱离的糜烂世界。似乎今天的欢快昭示着他日的败落,可是谁能有办法去阻挡和改变它的脚步呢?他拿起话筒,点了一首陈百强的“一生何求”,唱着唱着,他就哭了。他不知道自己唱得好不好。屋里人都在喝彩。

  然后他有喝了几瓶啤酒和一杯红酒,回来醉得一塌糊涂。到了后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阳光从阳台的玻璃照进了卧室,李小飞睁开了迷迷糊糊地的眼睛,又看了看天花板。这是哪里呢?

  “喂,丽丽又是谁呀?你相亲的那个?”他耳边传来了一阵似乎漫不经心的质问。原来是张婷,她正搂着李小飞的腰,脑袋躺在他的胸上,腿搭在他的腿上。李小飞这时才渐渐回过神来-------这是张婷的住处。他挣扎着坐起来,环顾一下这个熟悉的房间,头疼得要命,胃也恶心得要吐。偏偏这时候张婷凑了过来,胭脂味熏得李小飞再也抑制不住,干呕起来。而张婷见势则急忙退开了,一脸的不高兴。李小飞也顾不上她,等自己稍稍好一点,就问道:“我手机呢?”

  张婷用手一指,不耐烦地对李小飞说:“包呢,干嘛?不睡觉,瞎折腾什么?烦死了。”

  李小飞的胃实在难受得要命,于是摇摇晃晃地冲进了卫生间,呕吐了起来。他漱完口,忍着难受回来,看到床上那个冲他搔首弄姿的女人,一点欲望也没有。他从张婷的手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开了机,里面全是未接电话和短信。

  “飞,我想你了”,“飞,到家了吗”,“飞,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呀,我生气了”,“飞,你怎么关机了”,“飞,你是不是把我忘了”,“飞,你搞什么鬼?关机干嘛”,“飞,你接电话啊,回信啊”,“飞……”

  李小飞看着这一串的短信,就忍不住一阵心酸。他真想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是他不能,也不敢。他哆哆嗦嗦地掏出一支烟,吸上了。张婷马上咳嗽起来,她皱着眉头,说道:“呛死了,快掐掉。”李小飞叹着气,踩灭了烟头,放下手机,捏着张婷的脸蛋笑着说:“我去洗一个澡。”他就借口去了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凉得他一阵颤涑,出来的都是刺骨的冷水,但是他也懒得躲开----------他把热水的开关给关了。他要让冷水这样一直冲刷下去,直到把孟丽从他的头脑中完全。他看着镜中自己那憔悴不堪的样子,不禁有些自怜了:这还是那个风度翩翩的花花公子吗?他不敢认自己了。

  “靠,你疯了!不怕生病啊?”张婷不知道怎么进来的,拧开了热水的龙头,调试着水温。

  “来,给我搓搓吧。”李小飞抱住了赤裸的张婷。

  “哼!臭美吧,死男人。”她一边笑着骂一边帮他搓。于是他们俩就互相乱搓,也乱摸了起来。卫生间笑声尖叫声不断。李小飞想不到在认识孟丽的这段时间,自己第一次和女人发生关系的地方,竟然就在张婷的家里。没有畅快,没有满足,只有装出来的欢笑。他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弹。

  “怎么,我跟你的丽丽比,那个好?”张婷笑嘻嘻地搂着李小飞问道。

  “你比她好多了。”李小飞顺著她,懒懒地回答说。

  张婷笑着说,“真的?嘤”。她也有点好奇这个叫丽丽的女孩能把李小飞迷得死去活来,就问李小飞:“她是处女吗?”

  “是,现在还是,怎么了?”李小飞有点厌烦,他不想别人提起这个话题。

  “你……哈哈,你连她都没……哈哈”张婷先是一惊,接着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趴在床上狠狠地拍着李小飞,笑得喘不过气来。

  李小飞气得脸色发白,但是他不想动弹,此刻他难受得要命。等张婷笑得差不多了,他便厉声说道:“以后别再提这种事,要不然我不会客气的。”

  “好,好,不提了。哈哈哈……”张婷说完又是一阵大笑。李小飞的脸青一块白一块的,加上他又非常疲倦,便不再搭理一惊一乍的张婷,自己睡觉了。

  下午两点,李小飞睡得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兄弟,还没起啊?进了温柔香舒服吧。来,到*湘君府*来,老李请客,快点。”刘哥开始催李小飞

  李小飞勉强振作起来,脑袋空荡荡的。他扒拉一下熟睡的张婷,说道:“我去湘君府了,李哥请客,你去吗?”

  “我还没睡好呢,你去吧。”张婷不耐烦地说,继续睡。

  “好,银行卡你拿着吧。”李小飞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放在枕头边上。他起床洗漱完毕,又换了一身精神一点的衣服,推门而出。

  路上,李小飞心事重重地拨了一下孟丽的电话,刚通了,他又给挂了。等他还要再拨,孟丽却先打了过来:

  “小飞,是你吗?”那边还是那么温柔的声音。

  “丽丽,是我,我……”李小飞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孟丽埋怨地说道:“你怎么回事啊?给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你还不回,害的人家担心你。你倒好,你说,是不是要把我忘了?”孟丽向哭着诉说衷肠。李小飞心里也很难过。他知道孟丽没有办法忘掉她的初恋,何况又是在她生日的那一天;而他更没法忘记孟丽,是孟丽让他荒凉的心灵深处有了生机。唉,让时间来慢慢的遗忘吧。

  过了一会儿,孟丽和他说完离别之愁,问他是:“你到家了吗?叔叔阿姨都很好吧?你在家干什么呢?”

  李小飞不想对她隐瞒,但是语气中带有愧色,他说道:“我没有回家,现在在珠海。”

  孟丽惊呼了一声,又开始低声哭泣说:“你怎么能这样呢?那你还回不回来?我想你了,我想你。”

  “我也想你,这里有点事,我过几天就回去了。”李小飞含着眼泪。他本来想说叫她不要等他了,可是他说不出口。他为自己的犹豫感到后悔,但是无可奈何。

  “好,我相信你。但是你不准换号,不准关机,要天天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你知道吗?”孟丽对李小飞规定道。

  “是,我听你的。”李小飞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她。

  “你走了之后,我又和爸爸他们谈判。他们后来说只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还有……”孟丽满心憧憬地向李小飞描绘他们的美好未来。她说得越美好,李小飞的心就越痛,像刀刺的一样痛。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不夜城内的*湘君府*。刘哥站在门口在朝这张望,看见李小飞穿着很利落,但是脸上很难过的样子在打手机,就招呼他快点。李小飞对着手机柔声说:“丽丽,我现在有点事,我们抽时间再聊吧。”孟丽也很乖巧,和他道别后就挂了机。李小飞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来到刘哥身边说道“刘哥。”

  刘哥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说道:“走吧,老李来了好一阵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直奔包房而来。

搜索建议:青春泡沫  十章  十章词条  沉沦  沉沦词条  泡沫  泡沫词条  青春  青春词条  青春泡沫词条  
小说言情

 泪痕(十四)

 人生就像水中船,风风雨雨水中恋。    大浪涛涛人世间,雪中红梅腊月天。        清晨,郭胜敏和青年农业科技小组去给试验田的玉米撒农药,防止玉米钻心虫。...(展开)

小说言情

 淡淡的花香(二)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笑容好像离我而去。学习也开始觉得吃力,我没有再去找惜,但心里整个都是她。但又一想到上次的事,一股气就冲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