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狐女坟 第五回

方长老修建柳城寺,李清主持做寺监工。

姚金战败柳城失守,哈喇装竖旗柳城王。

焦山寺位于柳城北四十里,是柳城地域第二寺院,规模次于飞龙寺。这里紧靠燕山驹河,也是柳城与燕山物资沟通的集散地,由于飞龙寺被哈喇装占领,寺事有所不便,飞龙寺方长老就来焦山寺。飞龙寺就断了香火道事,萧条起来。

一日,方长老和李清在焦山寺念完经文,双双来到方丈厅,打坐在莲花蒲墩上道:“李清,柳州城西大街必修普济大寺,规模要大于,焦山,飞龙寺,要容得下千军万马,事后必有重用,关于资金我老纳要发动众寺院僧道化缘,三年内必须建成,你做监工,按我的图纸建造,说完,叫一小道童取过图纸,一个两米长房椽,交给了李清,李清收起,方长老又道,李清,我到各处收取缘银,以备你建寺花用,家里的事情交付于你,一切寺外之事,不要过问,保住质量,保住工期。次日,方长老动身云游收缘银,占且不表

李清动工修建柳城普济大寺,按照图纸,柳城西大街原有一寺院,地方小,李清来到柳城府见到姚金,太守姚大人会见了李清,姚大人很惊奇,小小的年纪,俊俏的书生,竟然做了主持,方长老选定的人才一定是个优秀才子,姚大人热情的接待了李清,李清说明建寺的原因和注意事项。姚大人连声说:“好!我鼎力支持,可银两不足,军饷银又不准讷用,我自己的饷银节约就是了,我在上奏朝廷,拨些银两。李清笑了:“我家方长老已去各僧院乞讨化缘银两,你就把西关街北面的地方,西关外大街以北地段腾出来就是了,关于银两老方丈会有办法,为了大唐的江山我们必须建好普济寺。”姚太守答应了建寺大事。又和李清谈些寺院之事。姚太守和李清立即行动,找了当地的能工巧匠,大寺开始修建,寺院的主体结构,是木质全缘结构,全大寺无梁全靠木缘力挺。结构细腻,美丽壮观。九百九十九个巧匠,日夜奋战在工地,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椽组,九百九十九天完成。柳城西大街北侧工地繁忙,木椽堆积如山,地基以用砖和黄泥沏好做好组建的准备。

飞龙镇哈喇装听到探马来报:“柳城建一大寺,规模宏大,请令定夺!”哈喇装立即升帐道:“众将官,柳城姚金,伤我弟兄,建普济大寺,我还没有为弟兄报仇,众弟兄,哪个愿出战,夺取柳城。“鲶鱼将军跪到,我愿意前往,地狗将军也跪倒在地,姚金烧杀我弟兄,我与姚金有不共载天之仇,还是我去,为弟兄报仇,哈喇装道:“弟兄请起,地狗将军还是养伤去吧,鲶鱼将军你和姚金一战,拆其寺院,夺取柳城捉住姚金。”鲶鱼将军领命,离开将军大帐。

鲶鱼将军带自己的鲶军出城,一路上浩浩荡荡,来到柳城城下,鸣金叫阵。姚金太守正在大堂议事,忽然军卒探马来报:“飞龙镇妖道又派妖兵来战,黑压压一片,来到城下。”姚金披挂军甲来到城楼,向下一看,这又是什么妖兵,绿色军甲,小眼睛大嘴巴,嘴巴两旁有两个长须,暗暗吃惊。姚金在城楼大喊:“妖道,哈喇装,你等鼠辈,又来妖兵犯我,看我来取你首级。”说完大开城门,放马来到阵前道:“哈喇装,你又来犯我地界,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你撒马过来吧!”哈喇装大笑:“杀猪何用宰牛刀!看我的部将取你!”说完。鲶鱼将军步行来到姚金面前,两只长须一扫姚金军甲,姚金还没看清楚就翻身落马,小卒捆上姚金归回本队,回到飞龙镇押进死牢不提。

再说唐军看主帅被擒,全体将士杀向妖军,哈喇装大笑,手摇黄色旗幡,天昏地暗,乌云滚滚,大雨倾盆,刹时间大水过丈,唐兵伤亡惨重,无一生还。鲶鱼将军趁水势率万条鲶鱼精进入柳城,水大鱼欢,柳城百姓死伤无数,鲶鱼嘴大肚大,多数进入鱼腹。

再说,柳城西街普济大寺工地,李清在工地监工,有人来报,姚太守以出城,去应接反将哈喇装,李清深知,此去凶多吉少,但又不可告之,立即吩咐手下去接姚金家属,到大寺来避难。另又嘱咐大寺门道士,要打开大门,让老百姓随时可以进寺,不得阻拦。寺内道士应允。李清在寺内观天,乌云密布,大雨倾盆,看见自己的椽木就要受到雨淋,工地就要停工,自己满身武艺无有施展之处,又想到,老方丈嘱咐,无论遇到任何大事,不要乱动,一定保住大寺,按时完工。李清着急万分,如何是好。忽然,老方丈出现在眼前道:“李清李请不要着急,为师自有天旨,水在大,没不了我的大寺,雨再大不会淋湿我的椽木。”全城大水过丈,唯有大寺水涨寺高,虽然大雨倾盆,但寺院内滴雨不下。全城百姓知其大寺无水无雨,纷纷逃进大寺,但多数百姓被淹死或被鲶鱼吞于鱼腹。鲶鱼将军看其大寺安然无恙,来到大寺门前,进了寺门,方长老大喝一声:”鲶鱼将军,你可认识老衲否!”鲶鱼将军大笑:“你不就是飞龙寺长老吗!我来擒你,交我主哈喇装处置!”说完,晃动长须,口大喷水,尾巴翻摆,方道长微微一笑道:“不知死的鲶鱼,竟敢犯我寺庙,看我来擒你。”方长老伸手斩断鲶鱼的长须,留下嘴边的半截須柱,削去两只长眼,留下平平的小眼睛,因此,视物不清,鲶鱼将军赶紧逃命。方道长道:“你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我寺院的井水以干,你就供我用水,用手一指,鲶鱼现行,跪在方长老面前,请求饶命,方长老屈指一弹,鲶鱼落在寺院大井内,喷水如泉。此后,有寺就有鲶鱼井,是吃水灭火不可缺少的建筑。其他鲶鱼小卒趁水逃走,方长老也不追赶,方长老道:“今后,善事于天,好事于民,你们食用水里的死鱼的尸体清理水中的异味,你们随意去吧。”后人赞曰:

河有鲶鱼三年丰,不旱多雨好收成。

百姓要知鲶鱼在,清明节后寻水中。

再说,哈喇装挥旗助战,电闪雷鸣,柳城一片汪洋,军兵来报,柳城府以全部占领,鲶鱼久攻不下柳城普济大寺,水涨寺高,寺院无雨,修建照常,安然无恙,鲶鱼将军亲自进寺,一进不出,不知是何缘故,请您定夺。哈喇装暗自吃惊,寺内亦有高僧,看见鲶鱼小卒都慌忙逃进白河,哈喇装看大事已去。柳城已得,挥旗收兵,云开雾散,开进柳城。亲自来到普济大寺,无水无雨,建大寺人工繁忙,这是何故,要见寺内主持,寺内门道向李清禀报,方长老呵呵一笑道:“我不找他,他自寻来,我去见他,叫哈喇装不得进门半步!”门卫退下。方长老手捻须髯,来到寺外,咳漱一声道:“是何人来见我!”哈喇装道:“我是高丽国师,前来征讨天朝,唐天子欺我太甚,叫我高丽国俯首为臣,年年进贡,岂有此理,高丽国国王特派我来征讨。方长老哈哈大笑:“我是佛门,阿弥陀佛,不论国事,你来征讨天朝,两国征战,那就去发兵去往长安,来我大寺为何,征战之事与本寺无关。”哈喇装大怒道:“方丈,你好无礼,你为啥扣我鲶鱼将军!方丈,快放我战将,免得我动手。”方丈摇头大笑:“哈喇装国师,我没有扣押你的将军,鲶鱼乃是我佛门之水神,多年前逃离,后来才知在白河水中,老衲也就没有招回,因为它不伤于人,与众水族和好,老纳也就宽容与它,没想到他竟然与本寺做对,伤我柳城百姓,大水冲我寺院,百姓有多少人丧身,你可知晓!我今天收拾鲶鱼将军做寺中水神,是随天意,有何过错?”哈喇装怒道:“方道长,你身为道,不知人间之事,扣我鲶鱼大将,我要吹散你的普济大寺,与你绝无善罢甘休!”手中晃动风旗,风声啸叫,飞沙走石,一块巨石落地,正好砸在哈喇装脚面,哈喇装尖叫一声,坐在地上。哈喇装忍着疼痛细看,寺内照常无恙,见一乌龟驮拖着巨石,落在自己的面前,上写镇寺石。方长老怒道:“鼠辈,我本来要结果你的性命,却原来你还有征战的天意,老天留下你这狂徒,你好自为之!”说完关起寺门。

哈喇装砸伤了右脚,哇哇尖叫,又不敢再次与方长老格斗,众将急忙过来,为哈喇装包扎好右脚,回飞龙镇。一个月以后,柳城城墙上飘起了柳城王的哈喇装的王旗。

搜索建议:狐女坟 第五回  狐女坟 第五回词条  
小说连载

 融资困局之突破瓶颈(六)

 锦绣川会所的七号房间里,空气有些凝重,钟秋月额头上冒出了虚汗。  石云看到钟秋月的窘态,哈哈大笑起来,端起杯呷了一口茶说:“秋月,我这不是在批评你,不过,像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