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终身大事(第三十一章 砸酒坛的风波)

  时间在一天一天地推迟,河工在一天一天地进展。因为过度的劳累。放工后工人们去伙房吃晚饭的时候大都是腰酸背痛,满身疲惫。张洼大队的伙房临时安排在一个叫郑庵的村头,它的周围是大家的住处——好大一片庵棚,后面一间小屋是盛米面或青菜用的,算是仓库。伙房是一个临时的棚,棚下面的前面是一大一小两个四眼灶,一个用来烧汤做馍,另一个用来炒菜。大部分情况下,他们的饭菜的质量并不怎么好,主食大都是掺有红芋干面的杂面馍,菜是几乎没有油滴的炒青菜或萝卜。他们一星期才改善一次生活,要么是大肉炖粉条,要么是菜包子。这时候是住处周围最热闹的时候,——那么多庵棚其实是分开的,每个生产队的庵棚都是一个大块,这些块与块之间是六尺来宽的路,每一块里面的庵棚都一个挨一个地连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队长带上一个人前去伙房领饭菜,然后回来发给大家。改善生活的时候,他们和往常吃饭一样排队等候,不同的是他们平时大都是哭丧着脸,这时候则是笑逐颜开地用筷子有节奏地敲着碗或者搪瓷缸。

  饭是用桶盛好的,领来之后,队长数着个儿将馍发下去,然后将饭盛到劳力们的碗里。劳力们累了也饿了,一阵狼吞虎咽之后填饱了肚皮开始休息。他们有的钻进被窝睡觉,有的到不远处的郑庵村里闲逛。

  村里有个代销点,这时候是劳力们云集的地方。那里有散酒,也有香烟。因为大伙儿都没钱,所以酒按盅卖,好喝酒的花上五分钱便可以买上一盅酒解馋;烟按支卖,陇海烟按盒买是一毛四一盒,按支买就是一分钱一支。

  这天晚饭后,晚霞还没有完全褪尽,乌蓝色的空中,一颗颗星星像宝石一样闪着晶莹的光。王世柱披着薄袄,开始吸烟,他眯起眼,使原本小的眼睛更加小。烟从他的嘴里吸进去,咽下,然后再从鼻孔里喷出来。尼古丁的刺激让他感到浑身说不出的舒服。饭后一支烟,胜过活神仙,他感到这句话是真的。

  正在这时候麻烦事儿来了,他看见几个去村里闲逛的劳力呱唧呱唧地跑过来了,王拥军跑在最前边,赵海彬在最后边。再看通往村里的路上,不知怎么回事跟出一群人来,他们吵吵嚷嚷,伴随着狗的叫声,乱成一团糟。

  “到底咋回事?”王世柱匆忙站起,穿上薄袄,想去看个究竟。没等他迈步,王拥军已经跑到了他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大爷,大爷,不得了了,你快点儿想法救我。”

  “咋的啦?”王世柱扣着扣子说道。

  “我和村里的人打架了。”

  “为啥?”

  “因为买烟。”

  这时候,紧挨着他的赵大宝也跑到了面前。看看后面的人群吵骂着越来越近,王世柱知道如果处理不好,下面将会打群架。他顾不上多问,立即让赵大宝赶快去向支书张乐意汇报,让张乐意去找公社领工的金书记,由金书记想办法阻止对方行凶打人。赵大宝走了,他很快解开扣子将袄甩掉,抄起身边的铁锨道:“快点,都掂起来家伙,他们打就给他们打。”

  村民们很快到了,他们有老有小,约有近百人。他们手里不是木棍就是砖头,气势汹汹,一脸的凶相。吵得最凶的是村里面代销点站柜台的那个男人,他有五十来岁,大伙儿都叫他老郑。他指着王拥军道:”那不,就是他,就是那个王八羔子撒的野!“

  王世柱一把将王拥军拉到自己身后,然后用铁锨指着老郑说道:“那么大岁数了,说话注意点儿,不然难堪是你自己找的。”

  仗着自己这边人多,老郑并不把他们放在心上,说道:“三寸钉,你蹦三蹦给蚂蚁戴不上嚼子,给我一边去。”

  老郑竟然当众侮辱自己,王世柱很是恼火,见老郑一侧四五米远的地方有一棵树,他抓住铁锨把猛掷过去,那树顿时断为两截。那树仅有手腕粗细,王世柱的手法竟如此准,老郑他们顿时直了眼。这时王世柱说道:“秤砣虽小能压千斤,我王世柱当年常跑江湖,黑白两道咱服气过谁?!你们有话可以慢慢说,不然哪个想撒野那树就是他的下场。”

  对方顿时鸦雀无声,但是老郑很快就说道:“你敢,你敢胡来,这些人把你剁成肉酱。”

  王世柱顿时红了眼,他夺过赵海彬的铁锨往老郑掷去,那铁锨寒光闪闪,老郑和他身边的人都匆忙躲开,只见铁锨落在老郑的身边的地上,和他相距仅有一拃远。

  竖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老郑他们大惊失色。但很快有人说道:“砸,用砖头砸,砸死一个算一个。”

  打斗一触即发,正在这时候,金书记带着郑庵村的支书和张乐意匆匆赶来了。他们喝退两方的人,然后先把老郑叫过去问个究竟。

  趁此机会,王世柱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询问得知,王拥军是个爱吃爱喝、爱抽烟的主儿,他跟着大伙儿到代销点去,王拥军只有三分钱,酒是五分钱一端子,他咽了口口水要老郑给他打了半端子酒,喝完之后,他又要了一支烟,点着烟后,他才将三分钱交给老郑老郑一看,说自己的烟零卖的价格是一分钱一支,半端子酒是二分五,两样加在一起是三分五,四舍五入,他应该拿出四分钱。争了一阵之后,王拥军性急,说起了掉板话:“在俺家酒是四分钱一端子,烟一包才一毛四,这样算来你还赚呢,你这是坑人店。”

  那老郑一听气了,说道:“老子要的就是这价格,不愿意买滚蛋!”二人越说话越多,终于导致打斗。王拥军砸毁了老郑的散酒坛,老郑立即纠集了一帮人来报复。

  听完赵海彬的话,王世柱对王拥军先吵了一顿:“没出息的家伙,那回吃马肉是你的主意,这回弄这事儿还是因为你!因为几分钱你给我戳了这样的祸。”说着他掏出两块钱供王拥军今后买烟酒,然后又说道:“事儿既然出来了,也不用怕,我给金书记汇报,让他把事儿给解决了。你们给我该睡就睡吧,今天晚上哪里都不要去了。”

  在双方干部的协调下,事儿很快就结束了,王世柱代表王拥军老郑包赔了损失,并且让老郑写下保证书,永远不再和赵前生产队的劳力发生纠纷。然后金书记和张乐意又对王拥军进行了批评。

搜索建议:终身大事  酒坛  酒坛词条  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词条  风波  风波词条  终身大事词条  
小说连载

 亲爱的,来跳支舞吧

 第一章 浪漫的告白    “林薇安,我爱你”楼下传来一阵阵富有磁性的男声。同寝室的女生都不约而同地跑到窗户面前。    “哇,好浪漫咯。好漂亮的玫瑰花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