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如影岁月 下部(一百一十)

“陶瓷厂!你们的报纸,还有两封从滨州邮寄来的信……!”

  一个身穿深绿色衣服的邮递员骑着一辆由邮局统一配给的绿色自行车,随着刚才那一阵轻快的车铃声,很是熟练的从那个小角门里穿了进来,那是一个和小张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完全不是每次来的那个,因为那个人比这个小伙子年龄要大很多,并且只要从表面上一看就知道,那个人肯定就是一个办事很沉稳的人,不管是什么时候他从来都不带半点吆喝声,而眼前的这个却不,人还没到眼前呢那声音便已经早早的穿进了人们的耳朵里,按理说这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可就那个当时的眼前来说却是真的要了人的命。

  车子也没放稳当,就那样松开手顺势把那车梁子往自个儿侧身一靠,看似业务很是熟练的接着就势把身子往后边一转,伸右手便从那后车座两边的那两个鼓鼓囊囊的绿色包裹里取出了一份厚厚的新报纸,和两封同样厚厚的信伸手便往那站在传达室门口的小张眼前递了过去。

  “哎呀!怎么这么巧呀?刘师傅刚走……这……这就来了可真要命!哦……好好!给我吧!谢谢了!呵呵!”

  突入袭来的这一幕简直就把年轻的小张一下给搞蒙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事情怎么就来到的这么巧!该怎么办?慌慌张张的在心里正盘算的时候,那两封信便在董事长那钉子一样的眼神中朝着自己递了过来,情急之下小张再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掩饰了,他便赶紧的上前一步伸手就去接那辆分心和那一份厚厚的报纸,可就在这时……也是该着出事……也不知道从那刮来的那么一阵子旋风,虽然就是那么一阵子,可就是那一阵子却成了晶晶那一生都不曾抹去的伤……!

  随着那一阵旋风让人意料不到的在人们的脸跟前经过,本来那已经紧紧抓在邮递员手中的那两封信和报纸,却就是因为那一阵子风——邮递员很是习惯性的赶紧闭上了眼睛,不光他就连小张也是如此,大家都害怕被那裹在风中的沙尘给迷了眼睛,所以人们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可就在这时……那个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就在那刚才风还没刮起的时候那邮递员亲眼看见那那小张朝着自己这边伸过了双手,可就在那个时候也不知从那那么突然的刮来了一阵风,在场的所有人们更包括自己在内瞬间都成了瞎子,就是这个时候——那邮递员自己伸出去的双手却并没有因为刮风而收回来,因为他以为那小张肯定伸手将自己手中的信件给接住了,于是他便凭着感觉的便松开了手……!

  那些信件和那份报纸便就在那阵风里,散落在传达室的门口到处都是……因为小张就是因为那阵风他连忙收回了自己那已经伸出去的双手,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眼睛……!

  时间太短了,连一分钟的功夫都不到!

  就好象是天公专门看准了这个最佳时间,从而给人们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假如说他是个玩笑,那也开得太不是时候,太不近人情了!

  假如说是老天故意的,那它为什么就那么看着阿傻不顺眼呢?一个普普通通靠着自己的劳动来挣钱吃饭的乡下孩子,到底哪里得罪了那些神通广大的神灵呢?

  到底是他错了还是那些所谓的神灵错了呢?

  不知道!

  站在当今那个世俗的边缘线上,我们真的很难分清谁对谁错,谁是谁非!

  也许——

  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命!

  也许——

  这就是那命中的机缘已尽!

  不管怎样——也就是在哪个让人想起来心都要碎了的中午,那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人们做梦也想不到的瞬间里伽然而变了……!

  就那一阵,风停了!

  “哎呀!你怎么没接住啊!都刮跑了!哎呀!”

  睁开眼睛的邮递员一眼看见那满地的信件,他怔住了似的埋怨起来。

  “我怎么接?这么大的风你怎么就松手了呢?唉……!”

  闻声赶快睁开眼睛的小张,那埋怨的声音比那邮递员的声音更大,但他并没有像那邮递员一样傻愣愣地站着,他赶快弯下腰伸手捡着那散落了一地的信件和报纸,因为那两封信就掉在离董事长不远的脚跟地下,因为那两封信的重要性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他跟进抢先一步的先伸手去捡那两封信,可还是完了一步……晶晶的父亲离着它们实在是太近了……!

  “爸爸!我来吧!您的腰不好!”

  见识不好的晶晶她赶紧伸手拦着自己已经弯下腰的父亲,嘴角还依然挂着那丝甜甜的笑。

  “唉……这算什么?没事!没事!我捡起来就行了!小伙子,别着急!啊!呵呵!你去也门口把那份报纸捡起来吧!这两封信我帮你捡起来就是了!呵呵!邮递员同志谢谢你!没什么事的,您回去吧!啊!呵呵!”

  随着笑呵呵的说话声,那两封掉在他自己脚跟地下的信,已经拿在了晶晶的父亲他的手中。

  “哦……嗯……!”

  小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时间他竟然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哪里。

  “呵呵!这小伙子……对待工作这么负责呀!呵呵!是不是害怕我偷看人家的信件呢?啊……呵呵呵!给你……这下总放心了吧!啊……呵呵……嗯……!”

  看着那小张竟然像是没听见自己刚才的话一样的,愣在了自己的跟前,晶晶的父亲手里拿着那两封信竟然意想不到的又笑了起来,他以为小张是在担心自己手中的那两封信,所以才那么顺口便说了句让人开心的笑话,接着便伸手将那辆分心给小张递了过去,可就在小张忽地转过神来正要伸手准备去接的时候,那最终不该出现的一幕终究出现了……!

  “爸爸……小张你赶快拿着这两封信回办公室吧!报纸我帮你捡起来!啊!”

  紧紧的盯着自己爸爸手中的那两封信,晶晶的信都提到了嗓子眼,她一个劲儿着急的催促着还愣在哪里的小张

  “哦……那董事长您将信就先给我吧!毕竟这是工人们的信,别人谁也没权利看的!我是……!”

  当即反应过来的小张,顺口便毫不犹豫的给晶晶的父亲来了一个大压帽,并且随着话音未落自己便伸出了去接那两封信的双手。

  “……等等……雪君收……王燕……紫云……雪君收……嗯……?”

  就那一瞬间——那两封信还没递到小张的手里的一瞬间,两封信上那两个同样的收信人的名字,把晶晶的父亲刚才那还笑呵呵的声音和那双慈祥的眼神就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给死死的定住了……!

  “爸爸……!”

  还用再说什么?晶晶的心理此刻比谁都明白,看着那两封厚厚的信,在看看父亲那张已经变得极其严肃的脸,她的心整个从头凉到了脚底板,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就是真的……一年的努力呀!就这样随着那一阵不该来的风给吹的无影无踪,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散了……!

  她的心在流泪!

  “晶晶……这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好好看看吧!哼!”

  “爸爸……我……!”

  “……!”

  回头看看女儿那木呆呆的表情,在看看信封上那两个同样的名字,晶晶的父亲他将那两封信狠狠的往小张的手中一摔,而后转身迈开大步便一步也不回头的朝着办公大楼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再问什么他已经全部明白了,他平生最恨这样的人和事,可它偏偏就出现了并且还是出现在了自己唯一疼爱的女儿的身上,他的心肺真的都要快气炸了,脸色铁青的就在说刚才的那几句话的时候,那嘴角都一个劲不停的直哆嗦,他不明白自己不愁吃穿的女儿为什么就那么偏偏喜欢上了那个自己怎么也看不顺眼的乡下野小子呢?并且还是这样一个感情不专的野小子,他值得自己的女儿去喜欢和爱吗?

  心里不断的想着这样反复又反复的问题,自己女儿在身后那已经是伤心欲绝的哭喊声,他便再也听不见……!

  “晶晶!你快去呀!去你爸爸的办公室,不然毕主任就会受牵连的她现在还不知道呢?”

  小张此刻的反应照实的比一项聪明过人的晶晶快了好多,晶晶此刻完全伤心的傻了,站在那里低着头只顾使劲擦着那顺着脸颊不断流出来的泪水,心里空空的没有了半点注意,倒是小张那着急的一声催促,她这才从梦中一下惊醒了过来。

  “小张!你现在马上给六车间打电话,对着毕主任说明刚才的事情,叫她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去我爸爸的办公室……!”

  这是自己的事情跟毕姐姐无关,所以她赶紧的给小张安排好之后,自己便转过身子向着办公大楼那这边父亲的影子一边哭声的喊着一边快步的追了上去……!

  “唉……造孽呀!你快走吧!还看什么?你到底是谁?以前根本不是你来送信的,这次怎么就换了你……知道不?你害苦了他们……走吧!别让我看见你!滚!”

  那不断责备的最后,小张终于再也忍不住的骂出了声。

  “这……我……!”

  年轻的邮递员满眼不解的看着自己眼前这一幕,再听听小张那最后伤心又气愤的骂声,他最终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

搜索建议:如影岁月 下部  下部  下部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如影岁月 下部词条  
小说玄幻

 忏悔

    我叫忏子,忏悔的忏。      我的出生完全是为了父亲大人对祖上的交代而...(展开)

小说连载

 小偷大盗

 小偷大盗  情,就是女人那口井里永远不满的水。为何要满,满了打水方便。问世间情为何物,我想这里的情也是以“保暖”为前提的吧。  北京大学有个副教授可能是个武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