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一个辽西人的成长足迹(第十章:母亲与家)

  第十章 母亲与家

  家是什么

     家里都有啥

  你可能一时语塞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家是妈妈的象征

  有妈就有家

  家是妈妈烧的热炕头

  家里有妈妈说不完的话

  【在母亲逝世的日子里】

  雨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阴沉沉的。都已经过了中午,可天看上去还没有晴的意思。于是,我们几个年轻的老师又和往常一样来到篮球场地打篮球,刚开场不大一会,就看见我妻子神情慌张地冲进篮球场地,上前一把抓住我拽起来就走,用很低沉的声音对我说:“快走,咱妈病重,正在医院抢救呢!”

  我当时一听,脑袋“嗡”的一声,但不容我多想,急忙朝矿山医院跑,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医院的时候,看见医院走廊内站着好几个人,围着一个急救车,就见妈妈躺在车上,紧闭双眼,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医院的刘洪儒院长正在给妈妈做心脏按压抢救,一次,两次……最后,20多分钟过去了,妈妈的眼睛仍然没有睁开,满头大汗的刘院长,无奈地看着爸爸,说:“对不起,没抢救过来,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此话一出如晴天霹雳,我当时脚下一软,立即失去知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妻子一个人站在我身边,在我得知妈妈已经被大马车拉着回家的时候,我就像疯了一样从医院里冲出来,朝着拉着我妈妈的大马车飞奔而去。在快要到家的时候,我追上了大马车,并且跳上车,扑在妈妈的身边,摇晃着妈妈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妈妈!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吧!快睁开眼睛看看我吧!”

  我当时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从眼睛里流出来,我甚至感觉我流淌的都不是眼泪,仿佛是从五脏六腑往外滴血,就觉得肝肠寸断,又一次失去知觉,昏迷过去……

  夜已经很深了,妈妈病逝让爸爸伤心过度,他头朝里躺在炕上,慢慢地也睡着了。我妻子忙里忙外跑了一天,也搂着孩子进入了梦乡。我这才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来到妈妈的尸体旁。看到妈妈此时和当年奶奶去世的时候一样,静静地躺在那冰凉的木板上。我跪在妈妈的身旁,用手抚摸妈妈的脸,感觉妈妈没有死,还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后来,我拿来毛巾,给妈妈洗脸、洗手、洗脚。因为,妈妈活着的时候,就特别爱干净,我还给妈妈梳了头,别上了一个蝴蝶发卡,那还是当初我在朝阳念书的时候给她买的呢!妈妈一直都没舍得戴。

  我要把妈妈打扮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走。这些我今天晚上必须做,因为,天亮以后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待着我去完成。

  有的人说,人死了以后活着的人看了会害怕,可我不怕,妈妈也不会吓唬我,在鸡叫头遍的时候,我下半身跪着,脑袋趴在妈妈的身边睡着了。因为,我知道,这是我今生与妈妈在人间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了。

  处于朦朦胧胧、似睡非睡状态的我,好像听到妈妈在我耳边说话,嘴里在叫着弟弟和妹妹的名字。我一下子惊醒,看见妈妈仍然还紧闭着眼睛在睡着,可刚才听到的说话声似乎是真的。我当时就想,一定是妈妈想看看弟弟和妹妹,所以刚才托梦给我。想到这里,我就站起来,看着妈妈,说:“放心吧!妈妈,我一定会让你看见景儒和景玲的。”

  天亮了,雨虽然不下了,但天仍然没有放晴,阴沉沉,灰蒙蒙的。我走进爸爸居住的屋里,看着爸爸仍然还是头朝里穿着衣服躺着,我看见爸爸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憔悴了很多。本来爸爸是赤红脸可如今已变得蜡黄蜡黄,脸上皱纹也显得更多、更深了,让人看了以后感觉心都疼。我坐在炕沿上,刚要与爸爸说话,可一抬头看见炕头的墙上挂着的日历,妈妈管它叫白扯,每天早晨妈妈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白扯一篇(撕一篇日历),然后看看今天是几月几日、有没有特殊的事件值得注意。通常妈妈都会把孩子们的生日、过年、过节等这些重要的日子,在日历上找到那一天,将那篇日历折上一角,作为记号,防止遗忘。现如今那日历再也没人撕了,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天:1987年农历五月二十三日。

  看着那日历我又一次悲痛之后,开口与爸爸商量给妈妈出殡的事,当我说要去把弟弟和妹妹找回来见妈妈最后一面时,爸爸突然坐起来,生气地看着我,说:“不要去找那两个孽障,他们俩要是听话懂事,你妈还不一定死呢!”

  我知道这是爸爸由于悲伤而说的的气话。妈妈生前也确实因为弟弟整天在外边惹事生非、打仗斗殴而操过不少心,而妹妹景玲也因为订婚的事,让妈妈伤透了心。他们俩还都主意正,妈妈苦口婆心地说也不听,而爸爸又脾气暴躁,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家,只要看到他们俩就非打即骂,把妈妈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真的是操碎了心。最后,弟弟、妹妹不甘忍受爸爸的呵斥而选择离家出走,这让妈妈本来就凉透的心更是雪上加霜,天天盼望着俩孩子能早点回来。而此时爸爸脾气变的更加暴躁,经常借酒消愁,如果喝醉酒以后,还扬言要是弟弟和妹妹回里的话,就飞把俩小兔崽子杀了不可。妈妈又怎么能不担心呢?

  爸爸当时一定是被折磨的糊涂了,无论我怎么说就是不答应,可我不糊涂,清醒得很,不管怎样,也要把弟弟和妹妹找回来,让他们最后再看妈妈一眼,再见最后一面,我要尽到做大哥的责任,也可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

  我没有因为爸爸的固执而放弃去找弟弟和妹妹的想法,并且,当我对爸爸说,是妈妈让我去找弟弟和妹妹的,是妈妈托梦给我的时候,爸爸立刻改变了主意。就见他又一次悲痛欲绝,泪流满面,用拳头使劲拍打着前胸,声音嘶哑地说:“去吧,去吧,只要是你妈说的就快去吧!”

  我与爸爸约定,一定要等到我回来才能出殡。同时,我还嘱咐妻子看好爸爸,防止他由于悲伤过度而发生意外。

  一切安排妥当,我去矿汽车队,央求汽车队领导给我派一辆汽车去找弟弟和妹妹,好心的任队长一口答应,派司机吕师傅开车随我前往。当吕师傅开着车已经上了公路,问我都去什么地方的时候,我竟好半天都没回答上来。因为,当时我只知道弟弟景儒在北票打工,可具体在什么地方,却一概不知。只有先去阜新市的清河门我大姑家,见到妹妹景玲,才有可能找到弟弟。

  汽车一路奔驰,首先沿101国道,跨过牤牛河大桥,在我老家的马友营改走305国道,在上午十点钟左右,汽车就到达了清河门三道壕的大姑家,我下车拉起妹妹上车就走,吕师傅连车都没下,就又马不停蹄地直奔北票骆驼营碎石厂,等找到弟弟,汽车返回和尚沟煤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

  当地有一种说法,人死以后下午不能出殡,可我与爸爸商量说,破除规矩,不能再等了。

  因为,当时天气已经很热,再不下葬妈妈的尸体会腐烂,而且当时已经提倡人去世以后实行火葬,如今妈妈没被火葬就已经是上帝给予的恩赐了。现在,弟弟和妹妹也都回来了,我也完成了心愿。于是,我立即张罗着尽快将妈妈下葬,入土为安。

  下午3时许,拉着成殓着妈妈尸体棺材的大马车,缓缓地驶向西山上的墓地,在一片亲人们的哀号中,妈妈魂归天国,从此与我们阴阳两隔。

  妈妈生前那善良贤惠的优良品质和宽厚待人的高尚情操,如今可能感动了上苍,就在刚把妈妈安顿好之后,天又下起了小雨,老天好像也在为失去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而感到悲伤,用泪水在为我亲爱的妈妈送行!

  夜深人静,那是妈妈去世以后的第一个夜晚,往日暖意融融的家如今变得冷冷清清。我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睡,一闭上眼睛,妈妈那和蔼可亲的面容就浮现在我的眼前,同时,妈妈那洋洋盈耳的声音也会在我耳边回响。

  再见了,我亲爱的妈妈!永别了,我敬爱的母亲!

  我睡不着觉,还是用我写日记的老习惯来寄托我的哀思,来抒发我内心深处的悲痛。我思索良久,最后写下一首《悼母词》:

  叹苍天无眼,

  令慈母英逝中年。

  怨大地贫寒,

  未生长救母灵丹。

  怪名医乏术,

  让吾母命归黄泉。

  恨自己才疏学浅,

  见母辞却无力回天。

  我愿天公重睁眼,

  我愿大地富庶辽源,

  祈求名医华佗再现,

  让妈妈重返人间。

  我欲化作常青树,

  长跪不起立坟前。

  每日香茶一盏,

  祈盼慈母天国平安。

  亲爱的妈妈,永别了,

  不孝儿,跪安!

  【继承妈妈的遗志】

  妈妈在世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家和万事兴。她说:“一家过日子,百家瞭高,家里有事要商量着来,千万不可打仗升天的,让别人看笑话,家丑不可外扬啊!”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居家过日子,家庭成员之间不可能都是顺心的事,总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可有妈妈在,就什么事都没有,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记得有一年,弟弟景儒和二叔家的弟弟景印,两个人乘打更的不备,把矿里木材厂的木头偷着扛回来一根。六、七米长的木头放到家里,能不被发现吗?木材厂的保安人员追到我们家里来捉脏,要把木头拿走还不算,还扬言要报告矿里保卫科,把我弟弟抓起来。这下可把妈妈吓坏了,拦着人家一个劲地说好话,还当着来人的面,假装着恶狠狠地骂我弟弟,说:“你们两个捣蛋鬼,还不赶紧过来给人家赔礼道歉,承认错误,一会赶紧把木头要给人家送回去,不然,我打死你们俩。”听妈妈这么一骂,再加上妈妈一直说好话,况且我们家就住在矿山附近,之前互相之间也都认识。所以两个保安也就表示不再追究了。可我妈妈还是不放心,在傍晚的时候,她在家炒了菜,然后,又去商店买了酒,给那两个保安送去,她这才放心。

  可这事不知道为什么让爸爸知道了,那还了得。爸爸当天晚上下班回来,气得是火冒三丈,发狠要杀了弟弟。妈妈赶紧出来周旋,当时就喊着我弟弟景儒的小名,说:“小二,你还不赶紧过来给你爸跪下认错,看把你爸都气成啥样了!”一边又笑盈盈地对爸爸说:“白天我都把他骂够呛了,孩子知道错了,来,快吃饭吧,别生气了,啊!”

  可现如今妈妈不在了,没有了妈妈的家就像是一盘散沙,失去了凝聚力,失去了生活的乐趣。表现最突出的就是爸爸。自从妈妈去世之后,爸爸每天都是以酒为伴,有时候喝多了就拿弟弟和妹妹出气,总是怪他们俩当时不听话,硬说妈妈是他们俩给气死的。

  对于爸爸这样的作践自己的身体,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既不敢说,也不敢管,只能是百依百顺地关心与爱护。能管能说的只能对弟弟和妹妹。我首先做妹妹的工作,让她每天在家做饭,尤其要照顾好爸爸,让他下班就能吃上可口的饭菜,感觉到和妈妈在的时候一样。那时候我下班以后,都是先去爸爸的家,然后再回自己的家。

  有一天,我没等到下班就提前走了,因为,我感觉家里好像快没有粮食吃了。到家一看,果然如此,妹妹正为此事发愁呢!我一看时间,去粮库领粮食还来得及,于是,就一路小跑,领回来二十斤玉米面。让爸爸下班回来就有饭吃,否则,爸爸又会对妹妹大发雷霆了。

  最让爸爸生气的还是弟弟景儒。为了改善爸爸和弟弟的关系,我主要是帮助弟弟改掉游手好闲的坏毛病,让他学着干正经事。

  妈妈去世后,院子里的小菜园子因为没有人浇水,青菜都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就让景儒挑水浇园子。可这一让他浇园子,他才知道挑水的滋味。因为当初买这房子时,这院子里就没有水井,吃水要跑出去很远,到别人家去挑。

  “自己挖个井,省着老去别人家挑水吃。”就在我让他挑水浇园子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检查看他干没干活时,看他正在院子里挖一个很深的土坑,当我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他头也不抬地回答我。

  景儒这个人,别看比我小五岁,可比我胆子大得多,人力气也大,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想干啥,说干就干。就单说这挖井吧,是那么简单的事吗?我连想都不敢想,可他就敢干。当天一个人竟然挖下去两、三米深。

  爸爸下班假装看不见,不闻不问。我就在他面前给弟弟美言,说:“小二还真行,竟然想在院子里打个井,要真打成了,以后吃水可就方便多了!”爸爸听后,仍不言语。

  三天过去了,那井已经挖下去五米多深,而且越往下挖越深,一个人根本就干不了。于是,弟弟就找来朋友帮忙。可是,怎么说也是年轻人,干活行,遇到困难、碰到难题,就不知道如何处理了。当把井挖到十米多深见水的时候,难题就来了。因为,见水以后,水井四周的土石方总往下偏帮,而且要不及时想办法处理,就会有塌方的危险。正当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爸爸出现在了井边,当时就与弟弟一起下到井底,用方子木头在井底四周下上井磐,又用薄木板把土和沙石挡住,土石方就不会再往下脱落了。

  “姜还是老的辣。”“真是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爸爸在人们的一片称赞声中从井底爬上来。

  为了庆祝打井成功,我和妹妹准备了一桌酒菜,在酒席上,我以在井底干活太凉、要用酒来赶走寒气为由,让弟弟和爸爸共同干了一杯酒。大家都喝得挺高兴,都沉浸在打井成功的喜庆气氛之中。

  那是妈妈去世以后,我们家度过的第一个高兴的夜晚。让我感到最高兴的并不是打成了水井,而是爸爸对弟弟的接受与认可。

  和尚沟矿区西上坡上的墓地阴森肃穆,一个个大小不一、金字塔形状的墓穴不规则地排列着,四季常青的松树和柏树,纵横交错,形态各异,静静地伫立在墓穴的不同位置上,好像是在为仙逝的人们守灵。从树梢上发出那“嗖嗖”的风响和墓地经常卷起的旋风,让路过墓地的人们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我跪在妈妈的墓碑前,任由拧着劲的旋风从我的头顶上掠过,将我的头发吹起。我看着墓碑,说:“妈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继承您的遗志,让您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团结和睦,沿着您治家的路线走下去。”

  转眼就要过年了,妈妈活着的时候,每到此时,都要把家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还要把家里人的衣服都整理得整整齐齐。用妈妈的话说就是,不管穷过还是富过、有钱还是没钱,过年就得有个过年的样,干干净净、乐乐呵呵的,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我和妹妹学着妈妈的样子做,把屋打扫得亮亮堂堂的,还买了年画,炕头的墙上挂上了白扯(日历)。

  我和往年过年一样,三口人很早就搬回家去住,把黑白电视机也搬回家去。在年三十那天,大家虽然心里都非常想念妈妈,可谁都不提,都强忍悲痛,我更是强颜欢笑,唯恐由于我的情绪而冲谈了欢乐的气氛。

  记得那天爸爸喝了不少酒,还就着酒劲唱起了小曲,爸爸以前也是这样,一遇到高兴的事,就好唱两口。妈妈在的时候,一听到爸爸唱歌了,还会在一旁拍着巴掌,或者是随便敲打着身边的器皿给爸爸伴奏,表示对爸爸唱歌的支持与欢迎,真可说得上是“夫唱妇随”呀!

  爸爸唱的都是老掉牙的歌,大都是东北的民间小调,或者是二人转,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月牙五更》和《敖包相会》这两首歌。随着爸爸一次一次、一遍一遍的唱,慢慢地我们家里人也都学会了,每到爸爸引吭高歌时,大家也都会跟着哼哼几句,俨然就是一场家庭演唱会。

  那天晚上爸爸仍然是老歌重唱,首先是《月牙五更》,爸爸唱着,我学着当年妈妈的样子,拍着手为其伴奏,还不时地跟着唱,随声附和着。

  就听爸爸唱道:一更阿里呀,月牙出正东啊!梁山伯呀懶读诗经啊,思念祝九红啊,三更啊里呀,月牙升正南啊,山伯与九红私定终身一件啊,五啊里呀……

  爸爸虽然唱得很好听,与以往唱歌没有什么区别,可我看见在他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其实我们大家的心里都一样,都在想妈妈,都在想,如果妈妈还活着那该有多好呀!

  春节过后,有人给爸爸介绍了一个后老伴,在争取了我们三个儿女的意见后,爸爸搬到黑城子后老伴家去住了。

  记得爸爸搬走那天,我和弟弟去送了他。当我和弟弟转身要走的时候,我看见老人家哭了,同时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一句:“以后你们俩还来看我吗?”

  我知道爸爸当时心里很矛盾,尤其觉得对不起弟弟和妹妹,我对爸爸的选择也不是十分赞成。因为,弟弟和妹妹当时都没有工作,都没有生活来源,之前就靠爸爸上班挣工资养家。如今爸爸这突然一搬走,让弟弟妹妹可怎么生活呢?

  可我不坚决反对爸爸的做法与选择,采取既不反对也不支持的态度,一切由爸爸自己拿主意。所以,现在爸爸才问我们俩那样的话。我当时急忙往回走两步,拉住爸爸的手,说:“爸,看你说啥呢?无论走到那里、不管啥时候你都是我们的父亲,我们都是您的孩子,以后我们会经常来看您的。”

  我说话算话,在那之后,每逢年节、爸爸的生日,我都风雨无阻,从来没缺席过。因为,我的身上流淌着爸爸的血,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之一。

  八年以后,命苦的爸爸,心灵又一次遭受重创,后老伴也因病去世了。当我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一方面为爸爸感到悲痛,而另一方面为爸爸将来的生活担心。于是,我就与弟弟商量,打算把老父亲接回来。

  公元1998年3月20日,在争得爸爸同意的情况下,我和弟弟将爸爸接了回来,那天爸爸异常激动,老泪纵横。在阔别了八年以后,又重新回来了,又回到了当初与妈妈共同建立的家,怎能不叫老人家高兴呢!

  我对爸爸说:“这里是您和妈妈亲手建设的家,就永远都是您的家!”之后爸爸一直和弟弟生活在一起,直到2005年端午节,也因病与世长辞了,享年八十岁。我们这些儿女,将爸爸和妈妈并骨合葬,祝愿两位亲人百年之后再牵手,再牵手……

  我伫立在爸爸和妈妈的墓碑前立誓:我作为你们的后代、牤牛河之子,一定要继承你们的遗志,做一个有善心、有良心、有雄心的人,像牤牛河那样成为有骨气的中国人!

  【手足情深】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曹植的这首七步诗,家喻户晓,脍炙人口,无论何时吟诵此诗,都会让人感到心头发热,真好像看到了一棵秧上结出的两颗豆,一颗豆在烧火燃萁,而另一颗豆在锅里饱受煎熬,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曹植就是凭借这首诗,用自己的聪明智慧,通过形象的比喻,巧妙地把一奶同胞的兄弟与一棵秧上的两颗豆结合起来,来说明兄弟之间不可以相互残杀的道理,因为他们是情同手足、血浓于水的兄弟;是一棵豆萁上的两颗豆。最后使得身为帝王的哥哥曹丕,不得不改变当初想杀害弟弟曹植的念头。

  曹植与曹丕兄弟俩的故事,是从反面来说明兄弟之间情同手足的关系。虽然说故事发生在距今1800年前的三国时期,可是,在如今高度发展的文明社会里,仍然有为争夺父母的财产,拼抢祖辈遗留的家业而兄弟反目成仇,大打出手的丑陋现象发生,甚至相互残杀、剥夺生命的也大有人在。导致出现这些不和谐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道德修养不够,丢掉了兄弟本是同根生的千年古训。

  我鄙视、蔑视、甚至厌恶这样的人和事。从自己走过的近六十个春秋的历程来看,作为赵氏家族的长子和弟弟、妹妹的大哥,我虽然算不上怎么优秀,怎么出类拔萃,但也算尽到了做大哥的责任,与弟弟和妹妹保持着融洽和谐、相互包容谦让的亲人关系。尤其在妈妈逝世以后,我与弟弟和妹妹之间的感情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亲密无间,我们好像一下子都长大了,彼此都更加珍惜今生的兄弟情缘,彼此更需要温暖和关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随着妈妈的突然病逝和爸爸的离家,让本来温馨备至家,一下子变得冷若冰霜。我看着都没成家的弟弟和妹妹,真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俩,既可怜又心疼。当时,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帮助弟弟安个家。

  早在妈妈还活着的时候,弟弟就处着一个对象,可当时因为各方面的原因,二人始终没能完婚。

  “看如果人家女方那头没意见,必须马上结婚。”我对弟弟这样命令着。结婚是人一生中的一件大事,不可轻率。于是,我请来木匠给弟弟做家具。没有钱买木料,我就把自己家里的木料拿去,还不够就到朋友家去借,最后总算是把家具的框架做成了,四周如果再安装上围板家具就做好了,可这时,我与弟弟因为一件事发生了不愉快。

  那天早晨我在上班之前,给弟弟留下一百元钱,让他去买做家具用的纤维板,并且叮嘱他,一定要尽快买回来,木工师傅等着用。可中午过后,学生都要上课了,木工师傅来到学校找我说,根本就没看见你弟弟的影子,更没有纤维板,害得人家木工师傅只好停工。

  我当时一听,这气就不打一处来,直往脑门子上撞。简单安抚木工师傅几句,就急着去找弟弟,当我走到矿区最繁华的大商店门前时,正好看见弟弟从一家饭店出来,就见他喝得是酩酊大醉,走路都一步三晃。当我问他买纤维板的事,他竟然都忘到二门后去了,并且钱也没了。我一气之下,就朝他脸上打了一巴掌。可能是我那一巴掌打得很重,一下子把他打醒酒了。就见他用手捂着脸,带着哭腔,说:“哥,我错了,以后不敢了。”我也没理他,就去商店买纤维板了,弟弟此时好像是做了错事的孩似的,跟在我屁股后。

  一直到晚上,待木工师傅走了以后,我又狠狠地呵斥了弟弟一顿。可后来他说出的一句话,又让我心软了下来,甚至开始为自己对弟弟施暴而感到后悔了,就听他说道:“哥,其实我没喝多少酒,就是心里太难受了。看你整天为我结婚的事忙里忙外的,忒不不容易了,不行我就先不结婚了,等以后我自己有钱了,再说吧!”

  看着眼前可怜巴巴的弟弟,脸上还带着白天被我打的红红的手指印,顿时心感愧疚,担心被弟弟看见,强忍着把眼泪往心里流。我们哥俩在小时候经历过事,又涌上心头。

  大概是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领着弟弟和村里一大群孩子,到大乌兰大队去看电影。电影散了以后,我们与邻村的孩子们发生了矛盾,打了起来。那时候两个生产队的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大多数都是打群架,两伙人保持一定的距离,相互朝对方投掷石子、土块之类。弟弟因为比我们年龄小,当时他才十一、二岁,所以,只能站在一边看热闹,可是,当他看见我要吃亏的时候,就冲上来帮助我,而且还冲到我前面去掩护我。怎奈对方石子无眼,一颗石子飞来,正中弟弟头部,当时就把弟弟的脑袋打出了血,战斗也因此而结束。

  回家后,妈妈急忙给他抱扎伤口,嘴里还心疼读骂着他:“看你个傻样,人家大孩子打仗,你往上冲啥呀!也不知道躲着点,”可弟弟却说:“我怕我哥打不过他们,怕我哥吃亏,我就冲上去了。”同时还看了我一眼,又接着说:“以后谁要是再敢打我哥,我还上。”

  弟弟别看比我小五岁,但他从小就主意正、心眼多,用农村老年人的话说,就是鬼道。有一次。妈妈拎着我们哥俩去生产队分粮食,我们俩闲着没事,就在场院里闲遛,可我不小心把灌满高粱的麻袋给碰到了,那麻袋没扎口,当时高粱粒子撒了一地。生产队保管员看见了,很不高兴,怒气冲冲地问道:“谁整倒地呀?快给我收起来。”我刚要承认说是我弄到的,可就在这时,弟弟跑到我前面去,拍着胸脯连忙说道:“大爷,是我弄倒的,是我不小心弄倒的。”

  在扛着粮食往家走的时候,当妈妈问到底是谁整倒,弟弟说:“是我哥整倒的,也不能让我哥承认,我就说是我整倒的。我是小孩,碰倒了他又能把我咋样?可要是说是我哥整地,那我哥就非的挨训不可!”

  有人可能会说,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我不那么认为,想一想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呢!在那个天真无暇的年龄,能有如此之举,足以证明弟弟对我的尊敬与爱戴!并且这样的尊敬与爱戴,一直都没停止过,直至现在。每当家族聚会,或者是过年的时候,弟弟都是以我为尊,还会在大家面前说上一句:“我哥就是我们家的一杆大旗,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让大旗不倒!”

  想到这里,我改变了刚才的态度,语重心长地说道:“景儒啊!哥再难也要帮助你度过这一关,看着你结婚,安了家,我也就放心了,不然我如何向咱妈交代呀!”

  三个月之后,弟弟结婚了。直到此时,我的心才好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傍晚时分,我站在矿区西山的山脚下,顶着落日晚霞,翘首眺望隐藏在山上青松翠柏之中的墓地,默默地对妈妈说:“亲爱的妈妈,您安息吧!您的儿子如今都安家了。”

  弟弟成家以后,我就让妹妹搬到我们家,与我们三口人一起住。一直到快要过年的时候,妹妹去了阜新清河门,在大姑的介绍下,嫁给了一户姓张的人家。从此,我们兄妹三人都有了自己的家,过上了温馨、快乐、幸福的生活。

搜索建议:一个辽西人的成长足迹  十章  十章词条  成长足迹  成长足迹词条  辽西  辽西词条  母亲  母亲词条  一个  一个词条  
小说连载

 二哥稀料

 后来我就常想其实二哥也差一点就成了干实业的人物或开间工厂或开家公司因为,他都有了很好的开始却没有继续走下去的意愿因此,最终的商业买卖也是半途而废就有点可惜从而...(展开)

小说言情

 岁月的沧桑与轮回(上)

   人生好比一场戏,我们在戏中扮演着不同角色,唱着属于自己的戏。虽然在走人生路时,我们不免会碰到沧桑。沧桑的岁月中,我们不免会有失望、悲伤、痛苦、烦躁。但是,...(展开)

小说言情

 梦若在,花亦开(7)

 7  很难得,2月,开始下雷雨。  春天快到了吗?  外面雷雨交加。  是否有人同我一样在哭泣。  是否有人同我一样在回忆。    离小高考的日子越来越接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