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弗洛伊德自述(7 我学生时代的表现)

  一个梦:一群人,一个学生集会。一位伯爵(他是图恩,或是达夫)正在演讲。他用一种挑衅的语气谈论对德国人的看法,态度蛮横,说德国人最喜欢的花是款冬,然后他拿起一片破叶,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片枯叶,插在衣服纽扣的孔眼上。我暴跳起来,尽管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讶。

  总的来说,这个梦具有一种幻觉的性质,它把我带回1848年革命时期。1898年我们举行了法国约瑟夫国王50周年纪念会,并去瓦谢作短途旅行。在这次旅行中,我参观了阿姆斯多,当年的学生领袖费西就隐居在这里。梦中表现出来的几个意念应该与他有关。然后我联想到英格兰和我哥哥住的地方。我哥哥经常说“50年前如何如何”来向他的妻子开玩笑,后来他的孩子把这个话改为“15年前如何如何”。但这个革命的幻觉是由于我在火车站台上看到图恩伯爵而产生的。

  梦中的情景是有好几个场景混合在一起,我可以把它们分开。梦中伯爵蛮横的态度是来自我15岁在中学时的一个场景。当时我们这些学生策划一个运动,来反对一位男老师,他毫无学识,学生都对他不满。主持其事的人是我的一位同学,他常常以英国亨利八世国王作为自己的榜样。他指定我为搞突然袭击的指挥者,当我提出讨论多瑙河对奥地利的重要性时,这就是发出了开始攻击对方的信号。我们这些反叛者中有一个贵族子弟,他是我们班唯一的贵族,他上身很长,同学们都叫他为“长颈鹿”。他受到那位暴君般的德语教师的责骂时,身体站得笔直,就象我梦中的伯爵一样。梦中喜欢的花和插在伯爵衣服纽扣孔中的某种类似花的东西,让我想起莎士比亚历史剧《亨利六世》的第一幕第一场,它再现了红白玫瑰战争,我是通过“亨利八世”而联想到这一点的。这样,我们离“红白康乃馨”就很近了。 我不禁联想起两句诗,一句是德文,一句是西班牙语:“玫瑰、郁金香、康乃馨,所有的花都有凋谢时;伊莎贝娜,不要为花的凋谢而哭泣。”后一句诗又让我联想到《费加罗的婚礼》。在维也纳,白康乃馨已成为反犹太人的象征,红康乃馨则是社会民主党的象征。后来我又想起一件事:那次乘火车去美丽的撒克逊农村旅行时,我遭遇了一个对犹太人挑衅的事件。这第三个场景应该来自我早年的大学生生活。一次,德国学生沙龙举行讨论会,论题是哲学与自然科学的关系。当时我年少气盛,相信物质主义理论,很唐突地提出一种十分偏激的看法。一个高年级学生,年龄比我大,很有组织能力,那时已经俨然是学生中的领袖(顺便说一下,他也有一个“动物”绰号)。他站起来,声色俱厉第教训了我一通。他对我们说,他小时候也很偏激,后来后悔了,改过了,回到了父母身边。当时我暴跳起来,就像梦中那样,态度粗暴地回答他,既然他小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我对他讲这番话也就不感到惊讶了。(而在梦中,我对自己的德国国家主义的态度感到惊讶。)我的话引起会场上一阵骚动,许多人要求我收回刚才讲的话,被我拒绝了。而这位年长的同学十分明白道理,并没有把这件事看成是我向他挑战,于是这场争端就这样结束了。

  ——梦的解析

搜索建议:弗洛伊德自述  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词条  自述  自述词条  表现  表现词条  时代  时代词条  学生  学生词条  弗洛伊德自述词条  
小说小小说

 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是一件绝对真实的事,说真的像我这种奔波多年,每天面对着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和职场的勾心斗角,心灵早已经麻木的太久。眼睛早已...(展开)

小说小小说

 父亲我拿什么还您

 窗外的寒风呼呼作响,老A身上单薄的冬衣挡不住袭来的阵阵寒气。咳嗽,跺脚,在屋里折腾了几个来回之后,他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坐到书桌旁,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白纸,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