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江湖

  (一)

  

  我的江湖生涯,要从我拥有了这把绝世无双的宝剑说起。

  

  那天晚上吃完饭的时候,由于我的大意,不小心碰碎了一个玻璃杯,就和父母大吵了一顿。我一气之下奔出家门,一口气翻了几座大山后,气喘嘘嘘地在一个被满是参天大树包围着的树林子里仰天躺着。就在这个时候,树林周围忽然亮光一片,我惊得跳了起来,还未反应过来,身边已经被十个花白胡子的老头团团围住。我定了定神,有些惧怕地说:“你们是谁?”他们说:“你别怕,我们是来告诉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人。”虽然我不能很准确地判断他们的话不是胡说八道,但是我心理还是有些惊喜,我说:“什么意思?”他们便娓娓道来,他们说,他们是七十年前江湖上最强悍的十大高手,本来安安分分地各霸一方,互不侵犯,可不知何时,天地之间忽然出现一把绝世无双,威力无穷的宝剑,此剑由于找不到自己的主人,于是狂心大发,到处肆虐,江湖一片腥风血雨。为了维护正义,他们十人联手,用尽平生所学,才勉强将此剑镇压。可如今十人都已年过百岁,行将就木,眼看此剑又将血洗江湖,不料竟在最后一刻找到了此剑的主人,于是准备将此剑交与他的主人,而此剑的主人就是我。我看他们表情严肃,说得又是义正词严,便深信不疑,心下大喜,我想,凭着此剑我一定可以称霸江湖。

  

  这把绝世无双的宝剑是装在一个四五尺来长的木盒子里,我好奇地想,一把这么厉害的剑怎么会装在一个这么普通的木盒子里呢?回家路过一个繁华的街市,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一窥这把剑的芦山真面目,无奈街上老老少少挤满了人,忍奈不住,随手就这么将木盒一打开,哇,顿时之间,刺眼的光使我争不开双眼,但随即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当我勉强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繁华似锦的街市已经变成了一堆荒无人烟的乱葬岗。

  

  为了这件事,我足足内疚了一年,我把装在木盒子里的这把剑埋在了后山的一块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土地里,发誓再也不会使用这把剑。

  

  那么现在开始,我要去闯荡江湖了。而对我来说,闯荡江湖的目的就是要称霸江湖。有这样的目的,其实我觉得和我的早年经历脱不了干系。我出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说是说与世隔绝,其实是形隔神不隔,那里孩子的父母总是要求孩子们从小就能够好好练武,然后到江湖上闯出一番事业。我父母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还可以说是他们中的典型,而我这个人很奇怪,父母从小让我跟着那些小孩子一起到一个卖艺的师傅那里去学武,整天学得很辛苦,我觉得没什么意思,因为我认为,父母希望我闯一番事业,当然是越出名越好,而这么一招一式的苦练,什么时候才能够成为高手?资质高的十年如一日苦练三十年,资质低的练到进棺财也成不了高手。我对父母说,我要成为一个绝顶高手,我不要按部就班地一招一式这么练,又苦又没用,父母觉得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恨铁不成钢,从小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很小的时候是打,长大一点就开始辱骂或者三天三夜不理不睬。六岁的时候,我们村庄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孩子为了和邻村的一个九岁的孩子抢地瓜,在那九岁的孩子身上捅了三个窟窿,父母闻知就奚落我,说我怎么那么没用,你看人家孩子只比你大一岁,多勇敢,多有魄力,我说,那太残忍,父亲就一巴掌摔过来,大骂我根本就不像个男人。十五岁的时候,邻居一个孩子听说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番名堂,不知道是什么武功比赛得了第一名还是什么的,父母就三天三夜没有和我说话,然后每次我刚睡觉的时候,他们就故意地喃南自语,怎么我家的孩子这么没用,怎么我家的孩子这么没用。当然,我这只是随便举了两个例子,总之就是整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氛围里才坚定了我要称霸江湖的理想,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而且除了父母的叹息,自然还有其他村民的鄙视,我到了二十岁,其他同龄人结婚的结婚,生小孩子的生小孩子,而我却没有一个姑娘愿意与我好,她们都觉得我很窝囊,没有大志,是个傻子,而我有时候做成了一件事情,比如小时候大家捉麻雀玩,别人都捉不到,而我捉到了,我把那麻雀给了我当时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子,而那女孩子却指着我对着大家说,真是傻人有傻福。

  

  我一定要争这口气,我要称霸江湖。

  

  称霸江湖我是渴望的,但我的骨子里天生就有一颗侧隐之心,就是我总感觉江湖上的人为了称霸江湖而你争我夺实在太过残忍而无知,好比我在十岁那年,看见两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在为一个女孩子打架,他们约定,谁打赢了,谁就可以得到那个女孩子,我想我从来也只看到过两只公鹿为争一只母鹿而打架的,人是万物之灵怎么能够这样做呢?我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相爱,而公鹿和母鹿在一起只是为了交配。

  

  这年我二十岁,带了一些盘缠离开了村庄,开始我的江湖生涯。

  

  刚到江湖上,我的前路一片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但是我想我总要先吃饭,所以打算先加入一个什么门派,在我的意识里,当然是加入越有名气的门派越好,可是少林和武当是决不加入的,因为这两派的弟子都不准吃荤,我觉得不吃荤那还吃什么饭呢?然而江湖上有名气的门派这么多,到底加入什么门派好呢?最后我的决定是就这么一直走,遇到的第一个比较有名气的门派我就加入。

  

  走走睡睡大概三天时间,我来到了一个山角下,那山雄壮挺拔,顶上错落有致地围着四朵彩云,四朵彩云神采飞扬,如同四个护山使者。再一看山角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石碑,上面写着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华山。哇!华山,这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一大门派,我兴奋地大叫起来,然后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入华山派。

  

  要成为华山派弟子的要求很高,一年当中只能有一个被选中,而且华山掌门亲自挑选。那些参选的壮汉在掌门人面前各施绝技,而这些绝技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小儿科,因为如果我使出我的那把绝世宝剑,那么一招内这些人都将会变成尸体。可是他们的招式我又一点看不懂,就如同一个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葫芦兄弟的大人正在看一群小孩子在那里看葫芦兄弟的动画书。我在思索,我怎么能够出类拔萃,独赢掌门人的欢心呢?要用那把剑吗?这个想法只是一瞬间的过度,就被我全然否定了,怎么可能用剑,用了那把剑这里的人除了自己还有谁能活着?那样做实在太不仁道,太残忍了。想来想去,终于灵机一动,想到了一招。掌门人让我展示武功,我说我不会,掌门人顿时好奇,问那你来干什么?我侃侃而谈;“武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颗心,一颗脚踏实地,努力奋进的心,今天也许我的武功低微,但是只要我加入华山之后得到掌门大侠的正确指导和自己的勤学苦练,一定可以笨鸟先飞。”就是这么一句话,盖过了所有挥汗如雨的那些大汉,赢得了掌门人的欢心,拜了掌门人为师父,顺利地加入了华山派。

  

  (二)

  

  我在华山派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二师兄。我和二师兄两人合住一个房间,二师兄为人乐观开朗,方方正正的一张笑脸显得很有正气。认识的第一天,我铺好床,我们俩就坐在我的床上,他和我滔滔不绝地说着华山派上上下下的一些人闻趣事,我也想和他说些什么,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说江湖上的事?我初出茅芦又不懂得江湖上的一些事情,而且我骨子里也就不想知道江湖上的一些为了争名夺利而视人命如草芥的事;说我村里的事?我在村里除了被人鄙视还是被人鄙视,说出来也没什么光彩。因此我就耐心地听,听着听着似乎走了神,不知道什么时候二师兄说完了,看了我半天,问我:“你在想什么呢?”我定了定快要睡去的精神,说:“我在听你讲呢。”一抬头间,眼睛不知不觉地望向了窗外,在夕阳的余辉下,一匹全身雪白,威风凛凛的马在金黄的草地上悠闲地散步,马上一前一后坐着一对俊男靓女,男的随意地摆弄着马僵,仰着头望向远方,女的轻轻搂住男的腰,趴在男的背上,甜蜜地微笑。我问:“他们是谁?”二师兄说:“是大师兄和小师妹。”我说:“小师妹长得真美。”二师兄说:“大师兄和小师妹是江湖中人公认的一对少年侠侣。”我突然有些失落,我想我是那把绝世无双的宝剑的主人,未来江湖的称霸者,都到了二十岁,还没有和女孩子亲近过。脑子里又出现了以前在村子里那些女孩子是如何鄙视我的。我说:“大师兄一定很优秀吧?”二师兄说:“那是当然啦,你可知道,在华山派,师父最器重的人就是大师兄,他已经将生平所学都教给了大师兄,除了师父,武攻最高的也是大师兄,你看他们骑的那匹马,那匹师父的坐骑雪龙,已经在一年前传给大师兄了,听说在师父五十大寿的时候还要将华山的镇山之宝君子剑传给大师兄呢,以后华山派掌门也非大师兄莫属。”我说:“那也不过如此。”二师兄勉强地笑了一下,说:“也是,师弟你以后只要勤学苦练,还是有可能超过大师兄的。”我说:“我用不着勤学苦练,别说是大师兄,就算是师父,在我看来,也就是三角猫。”二师兄盯着我看了几秒,也没有说什么话。不过我感觉二师兄这个人很不错,刚认识就和我海阔天空,推心置腹,我想我来的目的也应该和他说一下。我说:“二师兄,你知道我是怎么被师父选上而进华山派的吗?”二师兄说:“我听说是对师父说了一句什么有一颗脚踏实地的心什么的。”我说:“我是说武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颗心,一颗脚踏实地,努力奋进的心,今天也许我的武功低微,但是只要我加入华山之后得到掌门大侠的正确指导和自己的勤学苦练,一定可以笨鸟先飞这句话才独赢师父的欢心。”二师兄又很勉强地笑了一下,而且比刚才更勉强,我看了有点不舒服,但既说之则安之,我说:“二师兄,我和你说心理话,但是希望你不要和别人说,其实我来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的。”二师兄说:“什么混口饭吃?”我说:“其实我已经是天下第一了。”二师兄说:“那你还来华山混饭吃?”我说:“因为我太厉害,怕伤到人,所以不得已只好先找个门派混口饭吃再说。”二师兄说:“伤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坚决地反对:“那可不行,也许是我从小读了太多古圣贤关于道德思想的和佛教的一些书,练就了一颗佛心,总认为众生平等,我要博爱众生,决不做伤人杀人的事情。”二师兄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只是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但表情的勉强已经明显达到了极致。

  

  在华山派,大师兄每天上午都会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教我们练剑。不过我是一向不喜欢这种刻板的一招一式的,而我现在已经是那把绝世宝剑的主人,这样的练法对我而言简直毫无意义,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勉强跟着挥几剑,后来不耐烦了,索性就扔了剑,躺在附近的一棵大树底下睡觉。终于有一天,大师兄忍不住了说我:“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人家师兄弟都在练剑,你却像个世外高人一样躺在大树底下睡觉,还和师父说有一颗脚踏实地的心,难道这就是你的脚踏实地?”我想,用世外高人称呼我还真是恰到好处,不过也的确是有些过分了,刚想道歉,二师兄在一旁讥笑着说:“他上次亲口和我说,他本来就打算过来混饭吃的。”我听了有些咣火,上次明明和二师兄说过不要和别人说的,他现在竟然在这么多师兄弟面前说出口,而且其中还有我最喜欢的小师妹,实在辜负了我的一片信任。大师兄气得把手中的剑往我脸上砸:“以后混饭吃别到华山来!出去讨饭去!”

  

  我额头被大师兄的剑砸破了,奔到河边去洗伤口,洗着洗着看见河底映着一张美丽的脸,原来是小师妹。小师妹说:“你没事吧?”小师妹安慰我,我自然很高兴。我说:“我没事,擦破了一点皮而已。”小师妹问:“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练剑呢?”我说:“因为我已经是天下第一了,没必要练。”小师妹说:“那你天下第一为什么还要到华山来做弟子?”我故意双手合十,学少林寺的大师:“阿迷陀佛,因为我有一颗博爱众生的心。”我只是想让自己表现出一点幽默感而逗乐小师妹,没想到事与愿违,小师妹厌烦起来:“又是普渡众生,又是普渡众生,除了这个你还会说什么?”我说:“小师妹,你搞错了,不是普渡众生,是博爱众生,而且我刚刚只和你说了一遍,你怎么说又?”小师妹振振有词:“难道除了我你就没和别人说过普渡众生?没和二师兄说过?没和其他师兄弟说过?”我才明白,原来我和二师兄说的心理话,早就被二师兄传开了。不过现在我的心很难过,我本来还以为小师妹是特地来安慰我的呢!到头来只是一厢情愿。

  

  至此之后,华山派上上下下就没有什么人理我了,都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也有觉得我是个傻子的,这仿佛又让我重回到了村里,那种寂寞压抑如汩汩流水不断地冲破我的心脏。

  

  那天,我在一棵大树底下看太阳,隐约听到不远处有男人低沉的哭声,我很好奇,循声望去,视线穿过了前面几棵大树,原来是大师兄扑在小师妹怀里哭。我忽然有些伤感,我想,如果我想哭的话,有谁会借我肩膀呢?关于流泪,我是有自己的一套看法的。同样是流泪,我觉得强者流泪让人同情,弱者流泪让人鄙视。而谁又能知道,弱者的泪要比强者的泪苦的多,然而强者为了流泪所付出的代价也比弱者多得多。但是,强者的泪总是带有幸福感的,而弱者的泪永远是一种纯痛苦。所以强者的泪是流给别人看的,弱者的泪只能留给自己欣赏。

  

  让我失望的是,大师兄竟然三番两次在小师妹面前流眼泪。有一次大师兄流完泪和小师妹告别后,我就走上去对小师妹说:“大师兄太不像男人了,整天在你面前哭哭啼啼的。”小师妹生气地说:“你这傻子懂什么!今天是因为大师兄打碎了师父最心爱的一个茶杯才这么伤心的。”小师妹理直气壮地称呼我为傻子,这让我感到难过,我的面前又立刻出现以前在村里人家年轻女孩一边被他男朋友搂着腰,一边叫我傻子的画面,陷入了一种自卑的状态,便没再言语。关于那个杯子,后来我知道是师父有一次去参加武林大会回来后在街上的一个地摊上讨价还价了一个时辰买来的。

  

  这天,是师父的五十大寿。整个白天,华山派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师父给了我一只鸡让我杀。我虽然吃荤,但是要我亲自去杀,我是绝对下不了手的。因为我会想如果我是一只鸡我也总不希望被别人就这么杀了。我说:“师父,鸡也是一个生命,杀鸡很残忍,我下不了手,要不叫别人去杀,安排我做别的事好了。”师父的耳朵里充满了师兄弟对我的负面评论,早就讨厌我了,斥了一声:“混帐!连杀鸡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还能干什么?快去杀!”我很无奈,抱着这只鸡到处跑,想找找有没有哪个师兄弟可以帮忙的,当然我并不是要平白无故地让他们帮我,而只是想和他们交换一下,我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他们帮我杀这只鸡。我看到了二师兄正迎面走来,赶紧躲了起来,我想我可不能让二师兄看到我抱着一只鸡到处跑,否则又不知道他会怎样羞辱我。来到大堂,我看见我们华山派最老实的一个师弟正在那里挂寿福,挂了一张又一张,我说:“师弟,我帮你挂寿福,你帮我杀这只鸡好吗?”师弟为难地说:“你自己杀好了,我很忙的。”我说:“我知道你忙,没有让你帮我白杀这鸡,我只是想和你换一下工作,你杀鸡我挂福。”师弟还是说:“你自己杀呀,我真的很忙的。”

  

  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一切都准备就绪。师父坐在大堂最上头的宝座上,下面一桌一桌各武林同道好友和华山师兄弟各就各位,而我还是拿了一只鸡到处跑,在场的武林人士都感觉很奇怪。师父大喝一声:“混账东西,你在做什么!”我说:“我想找人帮我杀鸡。”周围就起了一片笑声。师父说:“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叫你杀一只鸡你都杀不来,你说你究竟能干些什么!”我说:“我已经和您老人家说过了,我觉得鸡也是一个生命,杀它很残忍。”师父大发雷霆:“那你的意思还是我不对咯!”我说:“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师父气得青筋暴突,下面的武林人士和师兄弟们都没有作声,而二师兄此时却大声发话:“师父,您老不要生气,师弟说他是有一颗普渡众生的心,他是救世主,要救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人类。”周围的笑声猛地此起彼伏。我实在很气,解释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救世主?我也从来没说过要什么普渡众生,什么救人类,我只是觉得生命是很可贵的,我们不能亵渎。而我虽然说过要博爱众生,那只是一种夸张和幽默,二师兄你明明心理清楚,为什么要胡说八道?”二师兄说:“夸张幽默?只有你自己这么觉得。”周围的笑声没有弱下来,被二师兄这么添油加醋地一说,人人都在看我笑话,我瞥见了连少林寺的长老也在那里大笑,我想,少林寺不就是提倡要博爱众生的吗?为什么连他们的德道高僧也要这样笑我?我突然又想起了我以前在村子里,他们也是这样笑我的,没人听我的解释,没人在意我的感受,我痛苦到了极点。这时候,小师妹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不耐烦地从我手里夺过了那只鸡说:“好了好了,我去杀吧,你快坐下,别在我爹五十大寿上给我爹丢脸。”我想,你真怕我给你爹丢脸,你怎么不早点出来帮我呢?而且我刚才也的确让你帮忙,可是你怎么都不肯,还骂我傻子。

  

  众人吃饱喝足后,师父亲自在武林群雄和华山师兄弟面前将华山镇山之宝君子剑传给了大师兄,大师兄拔出君子剑,那剑寒光闪闪,正气十足,众人都夸它好,凑上去要摸摸那剑,而我一个人就坐在原位不声不响。师父看我有点不顺眼,说:“你光坐在后面干什么?也过去看看,总要增长点见识,否则你真的是一无事处。”我说:“我真的用不着看,君子剑在我眼里也就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已。”群雄一听这话都转过脸来看着我,不时几人之间悉悉窣窣议论我,当然议论的只是我这人是不是真的大脑有问题。师父气得满脸发涨:“我真是搞不懂,我当时怎么就会选你到我们华山派来,你除了吹牛,你还会做什么?”我说:“我没吹牛,我说的都是事实。”大师兄把剑一挥,说:“好,师弟那就请你亮兵器,我倒要看看你的本领到底有多高。”我说:“这可不行,我可不能动手,我一动手这里要天翻地覆的。我说过,我很珍惜每个生命,我不忍心伤人杀人。不过希望你们能相信我,我的确是一个超级高手,君子剑在我看来真的就是一把破铁。”群雄笑得前仰后伏,师父挥着手说:“滚出去,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大师兄说:“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希望你在华山论剑之日可以技压群雄。”我问:“什么是华山论剑?”二师兄摇着头说:“连华山论剑都不知道,还说自己是超级高手。”我说:“不知道又怎么样?华山论剑不过就是一个名词,你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吗?”大师兄说:“华山论剑是江湖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比剑大赛,每三年举行一次,每次的第一名便可以成为武林盟主,希望师弟能在华山论剑上一举夺魁,为华山派争光。”我说:“好,那我就在华上论剑上一举夺魁,为华山派争光。”

  

  (三)

  

  我想我有必要说下我一生当中最让我难忘的女子,她叫琳儿,是华山山角下一家小酒肆老板的女儿。在华山派的这段日子里,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一个人对待不同人的态度总是不同的,这个差别的标准又不是用善恶智愚来划分,而是用一个人的名气权利和武功来划分。好比有一次一个守大门的师弟因为不认识昆仑派掌门而把他拦在门外不让他进去,师兄弟得知,都骂他没见识,简直就是白痴;后来昆仑派掌门再次拜会却又被二师兄拦住,师兄弟却都说二师兄见识太高,认识的人太多,认错了昆仑掌门也很正常。因此我去喝酒的时候,是以华山弟子的身份和琳儿相识的。我想,我是华山弟子,你总不会在我的酒里掺水吧。后来果然没掺水。

  

  我和琳儿相识到分手,也只有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一开始我只顾自己喝酒,琳儿觉得好奇,没事情做的时候就跑过来问我:“喂!华山派大侠,怎么不和你的师兄弟一起练剑,老是跑来我这里喝酒,嫌钱不够用呀?”我觉得她这是卖弄风骚,没有理她,脑子里还在想着小师妹。不过后来我发觉琳儿完全不同于世俗女子,她虽然长得并没有小师妹那样漂亮,而且表面也会表现出一种比较庸俗的模样。但是她的内心我能体会到,她是多么善良,多么有同情心,多么善解人意,又多么渴望幸福,多么渴望追求真爱。那次她又抚手弄姿地问我为什么不和师兄弟练剑,老跑她这里喝酒。我说:“我根本用不着练那些平庸的剑法,因为我已经是一个超级高手,江湖上几乎已经没有人能够胜过我。”后来,我每次见到琳儿总是要和她说这么一句话。琳儿一次忍不住呵呵笑着说:“你这人老怪的,你看人家打死打伤这么多人还没有说自己怎么怎么厉害,你却老是自称超级高手。”我说:“那是因为我太厉害,我一出手就会死伤无数,而我从小就受了很多儒家啊,佛家啊的道德思想,认为杀人伤人完全就是一种罪恶,众生平等,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去做的。”琳儿呵呵笑着:“原来你是救世主啊!”在华山派,我明明表示我只是博爱众生,别人却偏偏添油加醋说我要普渡众生,要救人类,所以我听到“救世主”这个词特别明感,大吼了一声:“我只是说众生平等,人不应该去杀人伤人,没有说我是救世主,你明白没有啊!!!!!”琳儿动了动嘴,轻声说:“对不起,错怪你了。”以后每次我喝酒的时候她总是安静地坐在我身边听我倾诉,时不时也会安慰我几句。我很惊喜,我想,真的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迁就我,这样去听我诉说的,从来也没有。一次我喝酒喝到酣时,性情大发,说:“琳儿,以后我一定要娶你做我老婆,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也是对我最好的人。”琳儿呵呵笑着说:“我可没你这么伟大,我可是很俗的一个女孩子。”我说:“那么你对你男人的标准是什么呢?”琳儿说:“要有钱,有名,有权。”我说:“你不是这样的女孩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分明看见了她说那句话时眼神中流露出那种深不见底的无奈。

  

  有一天,我又去喝酒,琳儿告诉我,她明天就要和她爹回老家去了,这酒肆也卖给了人家,以后可能永远也不会来华山了。我问:“为什么突然要回家?”琳儿说:“我回家去是为了成亲。”我说:“那个男的人怎么样?”琳儿说:“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对我也很好,现在做丝绸生意发了财。”我想留住琳儿,可是我凭什么留她呢?现在这个江湖上的女孩子挑选男人都是看钱的,起码要有房有马,房子大的,马名贵的自然又是首选。而我别说买房买马,就是学马要交的学费我都付不起。虽然我知道琳儿可以为了真爱而放弃一切,不会要求我什么,而我却无论如何过不了我自己的这一关口,我不能够让我所爱的女孩子跟着我受苦。于是,最终琳儿还是走了,琳儿走之前和我挥挥手说:“以后记得来看我呢!”我就这么目送她远去,她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这沧凉的暮蔼里。直到我死之前,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四)

  

  三年一次的华山论剑在华山之颠举行。

  

  这个比剑选举武林盟主的规则很简单,就是谁想上去打谁就上去打,打到最后,没人敢再上去和你打了,你就赢了。我觉得这很可笑,因为这样的话就没有人会第一个上去打,因为就算第一个是武林高手,经过接下来连番的车轮战,也是没办法坚持到最后的。不过很可惜,我竟然估计错误,比剑一开始,就有人跳出来打,打来打去,最后技压群雄的是武当派掌门。我才发现原来出来打的人都是有规律的,一开始总是各门各派的最小的弟子,然后是比较重要的弟子,再然后就是师叔师伯的,最后就是各大门派的掌门,最最后后出来打的,就是武当派掌门。我忽然又记起,从我出生以来,武林盟主从来都是武当派掌门。

  

  武当掌门双手抱拳:“承蒙各位看得起老道,那老道就当仁不让,继续连任这届武林盟主的宝座。”我从华山派师兄弟堆里挤出来,站在了武当掌门对面,说:“掌门,武林盟主还是让我做吧。”周围响起一片哗然声。师父大怒,朝我大喝一声:“畜生,快给我滚回来!”我没理师父,继续说我的:“掌门,刚才我看你比剑,你的剑在我看来,也就像小孩子在玩塑料刀,实在不堪入目,这个盟主的位置还是让我坐吧,我一定会好好管理这个江湖的。”武当掌门气得满脸通红,耍出一套剑招,说:“大言不惭!那就让老道尝尝你的剑法!”我说:“我不能出剑,我的剑太厉害了,我不想伤害你们。”二师兄在下面突然插了一句话:“我操,又是不想伤害我们。”武当掌门说:“你这小子是不是真是傻子?要比就出剑,不比就滚下去。”说完就要走。我急着挽留:“我真的没有骗你,我脑子也没有毛病,我真的不能出剑,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那个七十年前天地之间忽然出现的那把绝世宝剑的主人。我要出剑这里会死很多人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二师兄又插了一句话:“我靠,吹牛不打草稿,七十年前恐怕你爷爷还没出生呢!”我愤恨地盯着二师兄看,我想我和你二师兄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为什么你对我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我一开始还觉得你是一个好人,现在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二师兄夸张地往后一跳:“靠!干嘛这样看我!”武当掌门说:“神经病!”最后还是武当掌门成了武林盟主,而我也成了江湖中人茶余饭后一直讨论不休的笑饼。

  

  师父觉得我有辱师门,罚我在思过崖面避终生。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山洞里,我整天就是面对着几张墙壁,孤独寂寞痛苦压抑的情绪将我整个人从上到下包得严严实实。我有时候会想到当年华山派的令狐冲和田伯光比斗时曾在这个洞里的墙壁发现魔教破解五岳剑法的招示,而我找了老半天,除了发现有几只蟑螂在那里乱爬之外,就什么也没发现,我想这也许真的只是一个传说。无论是不是传说,难道我就要在这洞里待一辈子吗?这绝对是让我不甘心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不肯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呢?难道非要我杀了他们,伤了他们,他们才能明白我吗?可是我转念一想,如果我不杀他们,不伤他们,他们就能相信我的话,那以后江湖上人人都说自己是超级高手,那他们要相信所有人吗?也是啊也是,那怎么办呢?我该怎么才能既不杀人,又能让他们明白我的厉害呢?要知道我在村里一直让人瞧不起,到了华山也没有任何一个师兄弟不把我当作傻子的,我出来是称霸江湖的,可是我真的不能杀人,不能伤人,我一定不能这么做,这样做实在太残忍了。我眼前出现了两幅画面,一幅是我在村里和华山派受人侮辱的情景,一幅是第一次打开那把绝世宝剑的情景。两幅画撞来撞去,霹雳啪啦,炸得我内心矛盾重重。我越来越痛苦,终于忍不住“啊”大喊一声,然后重重舒了口气,躺在地上,心里说:“算了算了,我干脆就一辈子待在这洞里吧,也乐得清静,反正每天也有人送饭送菜,有时候还送几块我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和一胡我最喜欢喝的女儿红。只希望上天有灵,死后能够让我当个神仙。”说曹操曹操就到,送饭的人来了,是华山派食堂里最让人轻视的一个丑女子,虽然我从来没有闻到过,但他们总说她身上很臭,每次见到她都离她远远的。我见到她很高兴,我想你我也算同病相怜,可是她送完饭后却对我说:“你不适合在江湖上混,你还是回老家种田吧!”我的心中突然一痛,我想,我可是那把绝世宝剑的主人,难道在你们心中,我只配在乡下种田?眼前又出现了许许多多我在村里和华山派被人凌辱和鄙视的画面,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觉得我太可笑了,江湖上人人都以杀人为能,而我却为了不杀人不伤人,竟然不敢使出那把剑,我是不是真的大脑有问题?这时候,二师兄带了小师妹和几个师弟进了洞里。我说:“二师兄,你来做什么?”二师兄说:“我来看看你呀。”我说:“你会这么好心?我才不信呢,而且我也不要你来看我,你快走吧!”二师兄竟突然一剑刺向我的肩膀,我忍住巨痛,血流到了小师妹的脚下,小师妹赶紧退后了几步:“好恶心啊!好恶心啊!二师兄,你为什么要去刺他?”二师兄说:“这次他有辱我们华山派,害得师父和大师兄要一个门派一个门派地去陪罪,就算杀了他也不可惜。”然后又变了脸,笑着说:“小师妹,要不要把他的头砍下来给你做凳子?”小师妹娇嗔:“切,给我当马桶也不要,走了走了。”拉着二师兄就走。我想,小师妹这次也算是救了我一命。我也知道,这次二师兄有胆上来刺我,一定是师父和大师兄正在逐一和各大掌门道歉的途中。

  

  过了几天,二师兄又带了几个师弟来到思过涯的那个洞里,而小师妹却没有来。我有点紧张:“你又来做什么?”二师兄说:“上次在华山论剑上你竟然用这么凶恶的眼神看着我,你拽的嘛!不想活了是不是?”随即就指挥身后的几个师弟将我手脚压住,他用剑在我眼前晃了一晃,然后他几个师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摸脸,才知道,我的眉毛被二师兄刮了。我羞得遮住了脸,没有眉毛的脸很难看,叫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还未等我还神,二师兄就用剑在我身上一阵乱刺,嘴里喷着唾沫乱吼:“叫你看我!叫你看我!”直到我身上被刺了十七八个洞,两只手都抬不起来,他才停下。我无力地说:“二师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你真的要杀了我吗?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非要杀了我呢?你知道吗?我刚来华山的时候一直认为你是好人,你和我说了很多华山派的事情,让我增长了很多见识,可是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非要杀了我?”二师兄只用了一句话轻松地回答我:“因为我看你不爽!”我想,或许人就是这样吧,动物为了填饱肚子去杀人,而人仅仅可以看你不爽就杀了你。可是难道我就这么被二师兄杀了?不,这决对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要称霸江湖,称霸江湖,不是我负世人,是世人负我!也怪不得我要用我那把绝世宝剑了,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我使劲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冲出了那个洞,看见悬崖就往下跳。二师兄追不上我,一个师弟问:“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像师父交代?”二师兄说:“就和师父说,他突然精神失常跳崖自杀了,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我跳下悬崖挂在了一棵大树树枝上没有死,我感觉我很幸运,我想,我应该要用我的那把绝世宝剑了,我要称霸江湖。我又想,二师兄简直就是一个畜生,但是为什么师父,大师兄和小师妹也不能理解我呢?后来我感悟出一个道理来:本来我一直以为世人都讨厌魔,后来我才知道世人也讨厌佛,世人讨厌魔是因为魔的恶贯满盈,世人讨厌佛是因为佛的虚伪。既然我想称霸江湖,为什么要管该不该杀人呢?古往今来的魔头也好,大侠也好,又有哪个人手上没有沾过无数的鲜血?不过,我又想,无论做佛做魔,都不能做我这样在世人眼里看来平庸不起眼的人,因为现在江湖上的人,就比如说女孩子,宁愿跟一个有三妻四妾的武林高手,也不愿嫁给一个真心实意但庸庸碌碌的没什么本领的男人。所以说,武则天杀儿杀女,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却有这么多女人高喊:“做女人当做武则天。”那个希特勒简直就是一个魔王,一生杀人无数,却有这么多女孩喜欢她!连死之前还有女人陪伴他。我呢?有谁陪伴我?我差点被二师兄杀了,有谁来管我的死活呢?世人没人去理解我,只会说我虚伪,说我吹牛,只会鄙视我,轻视我,骂我傻子,我的身体和我的心都达到了痛的极致,什么是痛苦的极致?世人都以为流泪是痛苦,其实真正的痛苦是流不出一滴眼泪的干涩的苦!我为什么不用那把剑称霸江湖呢?就算杀很多人又怎么样呢?

  

  三年之后,同样在华山之颠华山论剑。结果还是武当派掌门技压群雄。正当他要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时,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里拿了一支木盒。群雄骇然,华山派也起了一阵骚动。武当掌门说:“你不是已经精神失常自杀了吗?怎么还活着?”我说:“我没必要和你们解释这么多,江湖上的事情就应该用江湖上的规矩解决,一切刀剑说话,我今天就是来做武林盟主的。”武当掌门说:“你是不是精神病又犯了?”我说:“废话少说!出招吧!”武当掌门说:“好,刀剑无眼,杀了你可别怪我!”话音一落就一剑向我刺来。我打开了那木盒,取出了那把绝世宝剑,用力地挥了几挥,一时之间,天昏地暗,我的周围飞扬着无数颗没有身体的脑袋,而离我最近的武当掌门已经被我的剑气炸得粉身碎骨。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大师兄正用他的君子剑护住周身要穴,然后这是多么徒劳的一个举动,我的剑气一到,它就连剑带人一起削去了一半,当我收起这把绝世宝剑的时候,从天空中落下一颗脑袋,落在了我的脚上,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师父。

  

  我成为了武林盟主,达到了我的目的,称霸了江湖。江湖中人都知道了我的厉害,都非常的尊重我,每天还有好多的人要向我拜师,我原先村里的那些鄙视我的人也都过来祝贺我,也希望把他们的女儿嫁给我,父母也以我为荣。当然还有和我比武的,要夺我这把剑的。和我比武的越来越少,因为每次来找我比武的人都是有去无回;照理说,要夺我这把剑的人会越来越多,但其实也是越来越少,因为普天之下除了我没有一个人能够驾驭这把绝世宝剑。小师妹由此也爱上了我,可是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她,因为我杀了她爹。而小师妹却很快地原谅了我,她说:“没关系的,对不起,原来你真的这么厉害,以前是我误会了你,让你受尽了委屈,你虽然杀了我爹,但是我能理解你的,你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是小师妹第一次对我说,我能理解你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人真正身不由己的,是自己内心的那个江湖。

  

  后来小师妹到师父和大师兄的坟前拜祭了一次,她对他们说:“师父,大师兄,你们不要怪他,他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嫁给我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去拜祭过。至于二师兄,我是很恨他的,想把他杀了,可是二师兄却抱着我的腿向我苦苦哀求,还说愿意为我做牛做马,又有小师妹在旁相劝,说二师兄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便放过了二师兄,让他成为我身边的一条狗。有一次,我命令他舔我的鞋,他就使劲地添,然后我觉得不舒服一脚把他揣开,叫他去吃外面那只狗刚刚拉好的狗屎,他便很听话地跑去吃,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我想,狗可能只吃狗自己的屎,而他这个人却连狗的屎都吃,养这样一条比狗还忠心的人,也挺好。

  

  (五)

  

  就这样,我称霸江湖二十年。一次和人比武,竟然不小心斩断了小师妹的脑袋,掉落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小师妹流下了眼泪,但脸上却明显挂着一丝伤感的幸福。我最后的结果也和小师妹一样,不小心死在了这把绝世宝剑上,而在我的脑袋掉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只出现了一个人,她便是琳儿。

  

搜索建议:江湖  江湖词条  
小说言情

 一朵白玫瑰(四)

 不明不白的死    双脚刚踩着大院门口,就听见哭声,院子里挤满了男女老少,为曲妙玲突然死感到意外,人们都在议论纷纷,我挤进门口,就一眼望见曲妙玲平静的躺在自己...(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