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王自亮 | 苦说

我不怕苦。

有个人看到我的一篇文字,写我两岁时,家乡发大水,我被母亲放到抽屉里,母亲到外面堵洪水。等想起我回到屋里,那水离抽屉只剩几指远了。朋友就很心疼我。

其实,他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我小时候,母亲没有奶水,而家里连一元二角一瓶的羊奶都买不起。我经常饿得哇哇哭。因为太瘦,营养不良,我到两三岁还瘦弱得跟个小猴儿一样,一身毛。现在很多亲人见了我还感叹,那时都没想到能成人,长成这么好个小。

话语里满是无尽的凄楚。

是呀,我是苦的。每每洗澡,我的肚脐都被别人笑。“你看他的多可笑,肚脐眼跟别人的不一样,咋口朝上!” 我也早就发现,还真跟别人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生我时是村里的接生婆,没什么知识。肚脐口朝上,里面的脏东西常常就排不出去,而这里又不敢大碰,洗澡很费功夫。后来家境好了点,初中时,我又在大姨家求学,跟着大姨,学会了节俭,也习惯了清淡的日子。姨家用香油,都是用筷子沾的。拌好一盆菜,然后筷子在香油瓶里沾一下,抽出来移到盆上,筷子头就滴下二三滴香油。就这样,就觉得很香。而我在家,曾吃一碗蒸面就要舀几勺香油的。

之后我养成了节俭的性儿。我从来不会乱花钱,乱买东西。也从来不去玩乐场所。

母亲说我大舅是属骆驼的。以前外出走动,提了包能一天不吃一顿饭,实在饿了就买个馍咸菜啃一啃。外甥似舅,我是不是也继续了他的秉性,特别能挨饿,特别能忍,常常在外面走动一天,不吃不喝,也不觉累,不觉饥渴。妻子最知我,每次从外地回来,总是说,“又没吃饭吧。”我笑笑,“你呀,真能忍,随便哪也吃一点呢。”妻一面说,饭就端上来了。

这些年,我的物质生活简淡到了极限。衣服是从来不讲究的,吃食也不讲求,只求能裹腹就行。而且不挑食,除了辣(主要是对辣过敏),什么都能吃。粗茶淡饭能吃,山珍海味能吃。除了读写旅游,几乎压缩了一切娱乐活动。不看电视,不唱歌,不玩耍。自己把自己修练得如同苦行僧。

为此,我常常看不惯有的人三五百米,就娇滴滴的,走不动,就要打车、开车。出去游玩,有人登山要坐缆车。我却是挥汗如雨,跑着上,跑着下。有的人稍微有点饥就受不了,就要嚷得全世界都知道。还有这炎炎暑天,有人离不了空调,白天开,夜里开,就这样还一个劲叫热,我却是冲个澡就睡,不开空调的,电扇也只是定一个小时即可。对那些不健康食品,更是一口不尝,哪怕再美味。我知道,对那些贪图口腹之欲、肢体享受的,我不能理解他们,正如他们不能理解我呢。

其实,正如孔子所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讷于言,可谓好学也已。”我虽称不上好学,可我却是敢自称为一个能忍耐、能吃苦的人的。

但这种苦之中,却有一种欢乐,那是一种只能我自己体验,独属于我自己的快乐。如每天坚持晨读午写,发奋不缀,从不懈怠。不贪求享乐,只用最严格的自律要求自己。

我知道,如果不这样做,那种精神的折磨要比放松更痛苦。这对于我,才是真正不可忍受的苦呢。

王自亮,河南省长垣县人。

搜索建议:王自亮 苦说  王自亮 苦说词条  
心情

 @彼岸花,永远珍藏在了我心底@

彼岸花 永远珍藏在了我心底流年里歌唱的芬芳,恍如风情依旧的霓裳轻舞,留下了片片娇柔的点影。记忆是如此的苍白,昨日的烟花,装饰了一段短暂的路程,今日的泪滴,化成了...(展开)

心情

 想你,真的想你

文·山城绝恋     昨夜,幽幽的月光,我忍不住又静静地来看你,却没发现你的影,想你,真的想你,离开的日子好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