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逃离带刺的爱情

    倾诉者:素素(化名),女, 28岁,暂无职业

   文 字:安心

    我从湖北一个大学毕业,毕业后没有回山东的老家,而是怀着对生活的憧憬去了深圳。年少轻狂的我希望自己能打拼出一个美丽的世界,让所有人以我为荣。

    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我去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建筑公司。面试那天我心里很没底,忐忑不安地推开面试办公室的门,看到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坐在沙发上——一个和我一样等待面试的人。为了疏缓紧张情绪,我就和那个男孩聊了起来。我告诉他自己很紧张,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都紧张,让他不要有压力。我还对他说:“老总又不是老虎!”他乐了。半个来小时的等待中,我们聊得很投机。最后我还对他说,如果这个地方不行,我们俩就一起再找别的工作。他愉快地答应了。

    然而后来我却发现,宣布我被录用的竟然是那个跟我聊了半天的男孩昊——他是公司的三把手,公司老总的弟弟!

    看去跟我差不多大的昊居然比我大七岁,是个两岁男孩的父亲。

    后来我在这家公司干得非常好,领导非常喜欢我。一次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昊甚至说要认我做妹妹。我们公司的老总,昊的哥哥居然也同意了!于是,我便成了他们的干妹妹。

    昊和他的家人还真把我当自家人看待,对他们的关心和帮助我无以回报,只有通过更努力的工作来作为报答。渐渐地,我明显看出昊眼睛里对我的认可和欣赏。

    一年后,老总大哥让我跟昊一起到南京常驻,负责那里的一个大工程。昊怕我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事不方便,就让我和他一起住在他南京的房子里。那是一套两居室,我和昊一人一间。

    好像一下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是那么别扭和昊单独住在一起。以前在深圳时的自然和亲切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在深圳他们家的时候,昊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小妹,动不动就揉我的头发,拍我的肩膀,那时候我根本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可在南京两个人单独相处,他再对我做那些亲昵的小动作时,我好像突然才意识到我们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成年男女!一个荒唐的念头十分强烈地涌上心头——我会爱上这个男人吗?

    我开始躲避和昊的单独相处。每天从工地上回到家,我就一头扎进自己房间里,能不出去就不出去。有时候昊会直接推门进去,看我究竟在干吗。一次我正脱掉脏兮兮的工作服,还没穿好干净衣服,昊就推门进去,“我带你出去吃……”话没说完他就赶紧退了出去。

    从那以后,昊对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随便了,好像刚发现我是个女人一样。对他的改变,我心里既紧张又甜蜜。后来的相处,我和昊之间开始变得别别扭扭,我更是不敢单独和他相处,害怕看见他内容越来越多的眼神。

    一天,昊陪客户吃饭,回到家已是深夜,我一直没有睡着。听见他回来的动静后,我从房间走出来。昊喝醉了,正躺在客厅的沙发里。我费力地把他扶进卧室,放到床上。正要走,我听见他叫我的名字。我走过去,他却一下抓住我,我的心怦怦狂跳,像被人点了穴一样,一点都动弹不了,直到他把我拉过去,抱在怀里……

    清晨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昊温暖的怀抱里。二十几年的处子之身,我不后悔把自己完全交付给他。他一遍遍吻我,一遍遍地说:“宝贝对不起,我爱你。”

    之后的几个月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和昊白天一起工作,晚上相拥而眠,有空闲我们就出去玩。他就像个孩子,常常是走着走着就站在原地不动,非要让我亲他一下才肯走,一点也不顾路人的眼光。我笑着过去亲他,他就会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好像我会消失似的。有时候夜里他会把我摇醒,让我一遍遍地说爱他,然后盯着我说:“我要离婚,和你在一起。”每当这时,我就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百感交集……

    越陷越深的时候,我不停地提醒自己——再这样下去就会无法收拾了!于是,我要求调回深圳。昊不同意,他说是我给了他恋爱的甜蜜,这是他的婚姻从未给过他的感觉。他让我给他时间,所有的一切他来做。

    可是我害怕,他们家人都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做不仁不义的小人。于是,我偷偷给嫂子——昊的老婆打了电话,假昊之名,让她到南京来。

    嫂子带着他们的儿子小海来了南京。我搬到工地原来做仓库用的一间小房子去住。我每天都在劝告自己:嫂子来了对我们谁都好。可是,每看到昊下班后回家,我心里就难受得要命……

    有时候昊会到工地的小屋里找我,抱着我,不说话。我们就那样拥抱着,站在小屋里,除了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没有任何别的声音……有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住思念,就打电话给他,他就会到工地陪我。

    这种折磨人的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于是,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深圳。可是当我拎着皮箱刚走出工地时,却碰上开车带着嫂子和小海出去的昊,他停下车,跑到我身边,一把夺过我的皮箱,用力甩到一边,愤怒而委屈地瞪着我。我使劲憋回了眼泪,不想让嫂子看出什么,拎着皮箱又返回了工地。

    后来,类似的情景又出现了一次。嫂子开始不放心,她每天都带着小海跟昊到工地,只要一会儿看不见昊,就会到我那里去问。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淡淡的一句:“你哥在这里吗?”弄得我几乎神经崩溃……

    终于,我和昊的事被他哥哥知道了。平日待我如兄如父的大哥对我和昊说了一句话:“家和万事兴。”

    那年的圣诞节正好是我的阴历生日,昊早就说好陪我一起过,可已经觉察出不对劲的嫂子不可能会给他这个机会。那天正好大哥在,他在酒店给我定了房间,还买了个大蛋糕。昊和嫂子一起去的,嫂子一直没给我笑脸。那是个非常难受的饭局,我一直强忍着眼泪,连蛋糕都没切。回去后,我把包装都没打开的蛋糕递给昊:“给小海吃吧。”嫂子一句话都没说,接过去放在了车里。

    回到工地的小屋里,我难受得要命,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一把抓起手机就给昊打电话,让他立刻把那个蛋糕给我送过来,否则我要他好看……深夜一点,昊把蛋糕给我送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就走了。我一个人对着蛋糕哭到天亮。

    我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呆在昊身边了。

    我给大哥打电话,让他把我接回了深圳

    后来听说,昊找不到我,也回深圳,被大哥骂了一顿,说只要敢回就和他断绝关系。他只好暂时留在南京。不过他给我发来短信,说他一定争取回深圳,争取离婚,和我在一起。

    我辞职了。离开了深圳,回到了山东老家。只有这样,才能彻底从昊的世界里消失,我们彼此才能拥有平静的生活……

   

   

   后记

    素素说,回深圳没几个月,她就递交了辞呈,“那个公司实在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我不想让自己做一个不仁不义的人。”她还说,她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因为虽然她现在和昊相爱,但不敢保证以后会出现什么,不敢保证失去一切只有爱情的昊能像想象中那样爱她。与其冒险不如保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应该是这样的。爱情有时候并不单纯,它往往牵扯着太多附加的东西,当爱情被其他感情孤立的时候,谁知道它能坚持多久?  

                                                                 

  

搜索建议:逃离带刺的爱情  带刺  带刺词条  逃离  逃离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逃离带刺的爱情词条  
爱情

 童话

    我是个喜欢童话的孩子,常常幻想着白马王子会带着我在开满熏衣草的田野里奔跑,拉着我的手说爱我。 &nbs...(展开)

爱情

 当爱情走过恋爱时

 当爱情走过恋爱时的神秘,当爱情走进婚礼的殿堂,当爱情不再轰轰烈烈,当天使坠落凡尘,爱情留给我们的也许只是平淡,只是一份日久弥深的亲情和一份实实在在的生活。既然...(展开)

爱情

 烟雨红尘倾情愫

烟雨袅袅的红尘,浓墨重彩的情愫,似花非花,似雾非雾。细雨润湿了流光,岁月的流沙埋葬了繁华。  萧萧暮雨下的江南,柳絮飞扬,撒满红尘,送往梦的国度。北国...(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