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旅程

  一

  

  离开学校已经半年多了,对学校真的很想念,很久以前就预算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学校一次,去看望我那些曾经很好很铁现在也依然很好很铁的朋友,但总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也一直没有回去。前两天接到学校的通知说要放假了,我们毕业生的所有行李必须要在放假之前搬走,所以这次总算可以回去一次了,心里真的和激动,刚刚踏上火车我就希望他马上到南昌

  

  现在我是在火车上,说真的我现在的心理也很复杂。记得两天前我在网上查火车票价钱的时候我就想:到底是省钱呢还是省时间?但当我看到火车票查询的结果的时候很快我就决定下来了:我决定省钱,我打算坐最差的火车,虽然用时比快车多6个小时,但价钱却不到快车的一半,来回一起差不多能省下200元,就算艰苦一点我也算值得了。

  

  可当我上了车之后我才终于彻底明白什么是所谓的慢车,真的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车上的卫生非常差,让人一看到就会翻胃恶心,满地的垃圾,车上的那些人也不太讲究,没有坐位也就直接坐在地上了,哎呀,我真的没办法再形容下去了,反正就是非常肮脏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发短信给我的我的班主任顶哥,我告诉他说我要回去看他了,可没想到他直接来一句说他明天就要去河南了,真的要晕死。没想到我们的时间会错得这么巧合,无言了。然后我又发信息给我的同学闫峰,不想她更加夸张,他说他已经买好明天下午从南昌开往北京的车票!唉,我的心里已经完全的被这帮家伙打败了,我服了!

  

  旅途中的时间真的感觉非常的漫长无聊,尤其这次的旅程是让我感觉最无聊的一次,或许是因为一上车看到那些让人心烦的东西感觉就不好,还加上车上坐在我周围的乘客都不怎么活泼和健谈,搞得整个车厢都非常凄凉和冷静,时不时有一两个人用手机播放着迪斯科,简直是在谋财害命啊,差点没有撞墙,时间像是被这些无聊的家伙凝固了一样怎么等也等不到列车的终点了。

  

  突然想起有一句话好像是这样说的:人的一生就像一次旅途。不知道后面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我忘了,不知这是哪位大家说的真的很有道理,(哎,这位大家肯定是天天坐车然后就坐出了人生的道理来了,不简单!)我可能不会从更深的角度去分析,但就用最简单的话说吧,坐车,尤其是坐长途对于一些平时善于发现生活哲理的人来说真的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就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吧:两个月前我从上海坐车到北京,那是我的第一次上北京,虽然我对这座古老的城市有着太多的憧憬和向往,但同时我也有着更多的迷茫和不解。因为我上北京不是旅游的,而是要在这个地方寻找和学会生存,这不是个小问题,更不是一个轻松的玩笑,当时坐在列车上的我的心里甚是盲目,我简直都不敢往下想了,于是我心里马上产生了一种灵感,是一段旋律,一段充满着追寻与迷茫的旋律,这也就是我再那次的旅途中所获得的最大的财富。所以今天的这次旅途尽管我的心里很不开心,但我也在慢慢的安静享受和思考,这次的旅程让我想到的是人生的艰辛,实在太不简单了。

  

  当车子刚刚开始启程  

  匆忙的脚步还没有站稳  

  只听见汽笛一声长鸣  

  这段旅程或许早已注定  

  2008年6月21日凌晨两点

  

  (二)

  

  回到南昌也已经有两天的时间了,感触真的很多,不知道是我这些日子在外面看惯了大都市的缘故或者是南昌在这些日子真的发生了很多变化,觉得南昌已经再也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城市了。从下火车到坐上公交车往学校赶,基本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曾经的那种感觉,219路公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乘客变得那么稀少,虽然是刚下火车全身都很困,但一路上我都还是认真的观察着这座久违的城市在这些日子所发生的变化,我的心里不时的发出一种失落和凄凉的感觉,街上已经没有太多的热闹的人群,那平日看起来很豪华的建筑现在也是显得非常的落魄,比如锦江大酒店、绳经塔的灶王爷、洪城大市场等等,我已经没有办法再例举下去了。

  

  但当公交开到八一大桥的时候我终于又看到希望和阳光了,记得在我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江畔的对面还是一片荒芜,而短短的两年多时间这里却变成众商争夺的肥肉,尤其是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的变化让我感觉真的很神奇。在我离开以前这里刚开始破土动工,而现在已经是高楼耸立,与对岸的建筑遥相对应,显得非常的美丽和壮观,从这个角度看,它与我们最美丽的现代大都市上海几乎没有太大的差距,我想这应该算是江西人的骄傲和自豪。

  

  但不管这座城市是积极的变化还是消极的变化,始终他是让我感觉真的很陌生了,其中也包括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曾经我就觉得我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很熟悉很亲切,而现在就算我再努力的寻找也已经找不到那种感觉,我已经完全是这座城市的陌生人了。

  

  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校园,不知什么时候连校园也变得如此的寂静,我的心里已经完全的凉透了。在系里来回的转了两圈最终也没有碰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那些人都到哪里去了呢?我的心里不止一次的这样问着自己。

  

  但我自己也真的很悲哀,回到了学校我才发觉原来我自己已经记不清自己还在学校的时候住的是哪个房间了,真的想笑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实在想不明白,还好我还存有曾经几个舍友的电话,没有办法,只能打电话问一下他们咯。

  

  终于回到宿舍了,舍友们见到我第一件事问的就是现在哪里混啊,还有混得怎么样啊,哎,看样子他们真的比我的老妈还要关心我目前的现状,当然我也要如实的告诉这些可爱的孩子了,看着他们迷茫叹息的样子我真的好难过,一下子又把我带到了过去的那些日子。那些日子我也总是和他们现在的状态一样,整天都在迷茫中叹息。记得去年学校开双选会的时候,我们毕业班的每个人都是抱着厚厚的一叠简历都希望能够在这个宽广的平台里找到自己的希望和梦想。我也和大家一样,但不一样的是等到会议结束的时候我的简历还是和刚去的时候一样,因为我没有找到我喜欢的工作,我想我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学了那么多东西总不能把它弃在一旁而没有派上用场,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于是那一天我一个人在琴房里关了一天,用钢琴来宣泄我的烦恼和忧愁。但后来我还是选择了上海的一家网络公司,因为那时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已经毕业了,必须得找工作养活自己。我没有对我的朋友说我去上海到底是做什么的,也不想说。但后来我算是想通了,其实一切都无所谓了。

  

  在上海虽然做的是一件自己非常不喜欢的事,但我真的也学会了好多东西,至少在人生的认识上又多了一些见解,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幸运自己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像是在一张白纸上多增了一些色彩。三月底的时候我终于辞掉了那份工作,离开了上海。其实我的目标早已经确定在北京,那时我正与北京的两家音乐公司有点联系,他们叫我去试音,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我想北京因该有我想要的东西,于是就抱着这意思微薄的希望从上海来到北京。途中我就在一路的思考,到了北京后我该怎么办,真的到北京我将和在上海一样没有一个亲人和朋友,又是一种完全陌生的生活,未来呢?这第一步该怎么走?

  

  到了北京下了火车,第一次站在北方的天空下抬头仰望北方的天空,这一刻,我感到非常迷茫,站在站前的广场我在想:我到底应该朝哪个方向走呢?我的目标在哪里呢?我甚至有点害怕,害怕诺大的一个城市却没有我的一席落脚之地。身边都是些匆匆忙忙的行人,我想我不应该是这个广场的一道风景,我决定走了。

  

  北京的地铁真的和上海的没得比,看到北京的地铁我就想起我曾经走过的那些辛酸的日子,只是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回忆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怎么面对现实。几经周转,我来到了东三环的一个很偏僻的胡同,那里有我两年前在大学里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带我到他所租的地方。进了他的房间才知道北京真的让人想死,那个地方就只有几平方米那么大,我完全不能想象这两年多的时间他是怎么过来的。我没有告诉他我来北京的真正目的,那天晚上我没有住在他那里,只是勉强的把我的行李搁在那里就走了。

  

  北京的晚上七时不怎么漂亮,那天从那个朋友的家里出来以后我就一直漫无目的的走,最后在一座高耸的立交桥上停下来,慢慢的看慢慢的思考。午夜的时候天气突然变得有点凉了,这个白天无比喧闹的都是此时也是无比的寂静,我慢慢蹲下来两手紧抱着双脚静静的沉思,我想等待着北方清晨的朝阳到底是否能够给人带来什么……

  

  来到北京,第一件让我难忘的事就是被骗,那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畜牲他妈的他以后不要再在我的视线里出现,后来好多朋友对我说来北京的第一件事情都是被骗,于是我又开始怀疑北京的另一种文化了,不过现在再回想起来自己真的很可笑,竟想把一个美好的梦想寄托在那么一个骗局上,应该啊!

  

  我的电话响了,是我大学时候的班主任顶哥,他说他刚从河南回来,现在办公室等我,我一下子激动了。终于可以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了。其实他也是我的老乡,在大学的时候他一直对我很好,所以我们也是一直经常保持着联系。顶哥说自从我们离开后系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很多老师都离开了,也新来了很多老师。我想这些对我来说可能都无所谓了,虽然这是我的母校,但我能够说些什么呢,我只想说其实我们现在都长大了,很多地方我们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天真和可爱,却多了一份责任、思考和忧愁。

  

  一起在办公室的还有他在河南带来的几位到学校参观的学生,看着他们现在的样子我情不自禁的想起曾经几年前我刚到这个学校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我也是和他们现在一样充满了激情,好奇和向往,但很快那份激情便变成了一种长久的煎熬和漫长的等待。但时间总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我们总在盼望着它快点过去,而不知不觉的它就真的过去了,我们还没有太多的感觉,或许我们已经知道自己早已失去了太多但始终没有发现岁月留过的痕迹。我在想:这群可爱的孩子们,你们的这种激情到底能坚持多久呢?

  

  回来两天了,南昌——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我简直想对他大声的呼喊,但我到底要说些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6月23日晚23点

  

  (三)

  

  今天是我到江西的第五天,也是最后一天了,晚上七点半以后我将再次踏上离开这片红土地的列车。毕竟在这个地方我曾经呆过一个短暂而又漫长的时间,就算是曾经失去过很多的东西,但也曾获得过很多东西,所以多少有些留念的感情,因为这次一离开这里再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又回来,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也或许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回江西的这几天,我的感触真的非常深刻,大多在前面都已经说过,在此就再也没有必要再重复太多了。其中有喜但更多的是一些充满着淡淡忧伤的回忆,难道南昌真的就这样在我的心中成了回忆了?我不敢想象。记得有位文学家这么说过:在他所有走过的中国省会城市当中,南昌给他的感觉是最差的。也许我能够理解一点,就是南昌的人文素质与其他地方相差太远了,加上有排斥外人,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南昌人就是很坏,也难免大家对南昌的印象一直都不怎么好。

  

  记得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新来了一位老师。在第一节课上课之前我们都按老规矩做着自我介绍。当我们所有的同学都介绍完了以后做后轮到他,他说:大家好,我叫吴磊,江西南昌人。“哦,坏人!”还没让他说第二句,我们班的全体同学立刻如条件反射一般的异口同声道。当然也只是一个玩笑了。然后他也开玩笑的回答:我真的很不幸自己生在南昌,因为我真的是一个好人!

  

  还有就是前段时间我也是从江西坐车到上海的时候在车上发生这么一件事情:车的一位南昌本地的人到上海办事,他很健谈,然后我们也是说到江西有什么好玩的啊,还有什么特产啊。其实在他们本地人的面前我们真的谈不上什么了解,自然就只有听眼前的这位南昌本地人说了。把那些庐山,婺源,景德镇,井冈山等旅游景点说完后他又说:还有江西的赌博也是最出名的哦。听完他这句话很多人都傻了,但我在江西呆了还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这点我还是挺了解的,江西的人确实很好赌,而且他们那些骗人的赌术也很厉害,当然在此就没必要细说了。然后那个人还现场秀了一下他的厉害,从技术的方面说,我们还真的很佩服!

  

  虽然我还不是很排斥江西,但那里的一些人尤其是南昌的人真的让人很讨厌。还是大学二年级发生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和几个同学一起住在离学校不远的新村里,租的是一套农家房,房东很有钱,盖了一套四层四间的大房子,基本全都是对外招租的。我住在一楼,我的隔壁就是房东自己住。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还是相处的很好,那时候我们都感觉其实住在这种农村还是挺好的,但是那学期的最后一天我的东西被盗了,有松下牌的随身听,步步高的CD播放机,装电吉他的背包,还有几百张光盘和磁带等等,总价值在两千多元左右。我当时真的很伤心,但我又找不到根据,也就罢了。第二学期开学了以后我依然还是住在那个地方,不知道怎么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慢慢的冷淡了,尤其是我的同学甚至有时候还和他争吵起来,因为我们发觉房东是不是总爱私自打开我们的房间,真的很气愤。

  

  有一天早上,我们刚起床,房东阿姨就过来和我说,她说她放在她房间里的一千多块钱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我不知道她和我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的心里真的很不爽,那样子好像说是我偷了她的钱一样。因为如此,所以我越来越讨厌房东,后来我们果然撕破了脸,最后我们终于搬走。本以为我们搬走后就应该摆脱那种无畏的烦恼,没想到她还和我们的很多朋友说我们偷了她的钱。真的,当朋友告诉我的时候我想立刻跑去灭她的心都有了,但仔细想想还是没有不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也就算了,况且我们的朋友他们也都知道,也就没有必要再去争辩了。

  

  从这里我认为南昌人是没有素质的,至少我曾经的那个可恶的房东就是这样的。

  

  还有一次我们去婺源演出,那里的人也坏到了极点,由于心情关系,不想说得太多,也好给他们留点面子吧,不信的朋友可以亲自到那个地方去体会一下。

  

  哎,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反正都已经离开了,至于南昌的未来会怎么样真的懒得去想,随他的便吧!

  

  6月25日

搜索建议:旅程  旅程词条  
感情同学情

 水仙已乘鲤鱼去

   顺着小武夷的方向走,有一座小山庄,遗世而独立。        三四月的时候,庄内俨然成为花的海洋。黄色的,粉色的,蓝色的,姹紫嫣红,争妍斗丽。这种花大约有...(展开)

感情亲情

 与字篇(我与母亲)

 与字篇之我与母亲(三)我与母亲    我的母亲越来越和这个时代脱轨了,我曾极力想把她拉入这个社会的正常轨道,可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母亲五十四岁,已有大多白头发...(展开)

感情

 是爱还是习惯

 我们几乎认定了这样一个事实:做父母的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为的都是孩子,供给孩子吃穿、读书、结婚等等。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吧。然而,当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却对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