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大难临头

  恒被逮捕了,检察院没有再通知嫣然嫣然听说是恒的姐夫接收的通知,但没有人告诉嫣然

  

  嫣然和恒结婚二十年了,可是恒的家人却从未把嫣然当做自己人看待,恒的母亲更是对嫣然从不理睬。恒无数次地对朋友述说父母对他的冷漠,从小就只知道让干活,丝毫未体现过一点温情,即使后来结婚成家有了孩子,恒的父母也没有对孙女有过疼爱,记得那次恒的女儿被自行车轮夹了脚,看着流着血哇哇啼哭的孙女,恒的母亲也没有借给嫣然钱给孩子看病,当时还是同事们帮嫣然把孩子送到医院并垫付了医药费。

  

  嫣然经过了痛苦的婚姻才意识到别人所说的找对象就是找家庭是什么意思。以前嫣然一直认为只要两个人恩爱,家庭的其他人怎么对待他们都没有关系,但二十年的伤痕累累使嫣然天真的幻想磨灭殆尽。恒的堕落、出入歌厅、足疗店、包二奶难道和他的家庭没有一点关系吗?恒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恒的父母从未干涉过,总以为自己的孩子多有能耐,对嫣然多次的诉说和求助一直说没有办法管。现在恒终于出事了,嫣然觉得恒的父母一定会着急。

  

  嫣然去了恒的家,想跟他父亲商量一下要不要找个律师辩护,希望能少判几年,恒父亲说跟女儿女婿们商量一下,恒的母亲却发作了,冲着嫣然说“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着急,你不是有本事么?你不是找的关系么?你跑就行了么,平时谁享受了现在让谁受罪”。嫣然说早几年就告诉你们恒在外面包二奶甚至给买了房,你们不管,现在居然还说这种话,现在应该是赶快想办法帮他的时候。嫣然告诉恒的父亲,请律师也要花钱,恒和小姐居住的房子还在,看他们能不能出面把恒给小姐买的东西追讨回来,多少能变卖点钱贴补,恒母亲说:“你去弄去吧,你是他正牌老婆,我们谁去也不行,只有你去合适”恒的父亲问二奶在什么地方住着,恒的母亲却叫嚣起来,“两个人就不能在一个单位,一个进去就要把另一个撵出来,现在他就是给人害的。给恒退款你才出了几万?你是他正牌老婆,你让谁管?”嫣然看着这张唾沫横飞的老脸真的无话可说,这么多年恒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二奶身上,时不时地就提出离婚,还经常怂恿二奶发信息刺激嫣然嫣然已经够伤心了,现在为了恒,嫣然到处托人找关系,能帮忙不能帮忙的都找遍了,请客送礼花了不少钱,连给恒退赔赃款的钱都是借来的,居然还要被他父母指责,嫣然忍不住对恒的母亲说,你要那样说就太不讲理了,现在是看怎么想办法帮他呢,东拉西扯干什么,俩人在一个单位和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恒的母亲依然大叫,你讲理?你讲理你才出那么点钱?没有关系,怎么你去了他就出事了?嫣然愤怒地摔门而去,嫣然满心的愤怒与悲伤无处发泄……

  

搜索建议:大难临头  大难临头词条  
感情网情

 礼物

 时间定格于2016年秋天,这之前在家里待了七年多了,像断了翅膀的鸟儿囚禁在大地上,失去了飞翔的能力,大好青春就这么无奈的荒废了。  秋天的时候我买来了电动轮椅...(展开)

感情亲情

 梦想

 梦想    手捂双眼    驻留那似梦的童年    田野,净土    那片我曾嬉闹的乐园    一次次被父亲用汗水浇灌    累了    父亲每每总是看看脚下...(展开)

感情亲情

 疯娘

 她的脸上始终呈现着懵懂的,不知所谓的古怪的表情。天空中飘着雨丝,已经下了几个时辰的雨。学校门口,大部分接孩子的家长都躲在了屋檐下,或雨伞里面。她就一直在雨中伫...(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