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网恋2012(十七)

  网恋2012(十七)

  走着走着,出了巷子,又来到了江边。江上的风迎面吹来凉簌簌的,但是无心花落去小哥哥却像是进入梦境,只是机械式的迈着步子。小哥哥不知沿江边走了多久,从下午走到黄昏,再从日落走到天黑,没有目的的向前走。沿江的渡口不知路过几个,通江的路口也不知路过多少。忽然,身后有车灯照来,小哥哥转过身,是辆出租车。小哥哥赶紧拦下,坐了进去。

  上车后,师傅问去哪里?无心花落去小哥哥顺口报了一个小区的地址,师傅一句“好的”就起动了车子。小哥哥却被自己吓了一跳,这个地址是莫莫小姐姐的住址,记在心里许久,熟悉到顺口就能说出。说出后,小哥哥被自己吓醒,去这里干嘛?又不能找小姐姐,更不能见她,连让她知道自己来这里都不行。那么,去干吗?

  可是,方向盘不在无心花落去小哥哥手里。三转两拐后,师傅一声“到了”,车子已经停在莫莫小姐姐小区的门口。小哥哥从车窗望出去,没错,小区大门上的名称就是小姐姐告诉自己的地址。小哥哥付了钱,下车后,在小区门口徘徊。这里人不是很多,陆陆续续,有进进出出的。小哥哥跟着进小区的人,一起进了小区。

  进入小区后,无心花落去小哥哥沿着楼与楼之间的主干道来回走了几次。这个小区里,没有高层,都是中高层,没有门禁,应该也没有电梯。小哥哥一边观察,一边来到某栋楼的某单元门口。没错的话,这个门里的楼道上去,就是莫莫小姐姐的家。小哥哥在楼下站了很久,可是没有上去的勇气。

  无心花落去小哥哥在楼下张望,想用计算的方法计算出莫莫小姐姐家的窗户。可是,小哥哥只知道楼层和号数,并不知道楼层的分布和走向,所以,小哥哥张望着整栋楼某一层的所有窗户,走来走去的仰望良久之后,小哥哥不知是好奇心的驱使,还是其他什么心理因素在作祟,小哥哥鬼使神差的走进了门洞。不出所料,楼里没有电梯,像消防通道一样的楼梯一层一层通上去。

  进了门洞,无心花落去小哥哥沿着楼梯一阶一阶的慢慢走上去。这时,小哥哥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也清晰了。小哥哥只是想知道莫莫小姐姐从小走过的楼梯是什么样;小姐姐走过的楼梯有多少阶;小姐姐从小到大又走过多少阶。数着数着,不觉来到了这层,那个地址最后门牌号的数字前。

  望着这个数字,无心花落去小哥哥一动不动,静静的站在,站成了一座雕像。四周很安静,没有上下楼梯的人,只有站成雕像一般的小哥哥。好像连风声都没有,静到可以听见小哥哥规律的心跳,和循环的呼吸。小哥哥把呼吸放缓,心跳声也跟着降低。好像耳边有第三种声音,缥缈的像天宫传来的幻乐,似有似无。可那不是幻乐,来自小哥哥盯着的门后面。

  无心花落去小哥哥追逐着一丝仿佛幻听一般的微弱气息来到了门前。他把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地听着门后的动静,用心感觉着屋里的气息。是电视机的声音,好像是电视剧。小哥哥侧耳倾听,好像听久了,就能猜出是哪部电视剧。可是,空气忽然流动起来,夹杂着高跟鞋撞击台阶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

  肯定是有人上楼,或者有人下楼;而且,还是一个女人。无心花落去小哥哥轻手轻脚的离开门板,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缓缓地来到了楼梯扶手前。这时,楼下的楼梯上风风火火的上来一位大妈。小哥哥作势要下楼,大妈和小哥哥擦身而过,停在了莫莫小姐姐家对面的房门前。

  大妈一边开门一边嘟囔:“这么晚还出去。”无心花落去小哥哥回头,接话道:“有事。阿姨您现在才回来?”大妈说:“是啊,也有事。”小哥哥指着大妈家对门,问道:“这是XXX家吗?”大妈回:“对啊!听说是个大主播呢!”小哥哥笑笑说:“是吗?谢谢您告诉我。阿姨再见!”然后,小哥哥轻快的走下了楼梯。

  来到楼下,无心花落去小哥哥回头盯着某层楼的某个窗户。夜深了,只有这个窗户亮着,莫莫小姐姐可能还在直播。窗户透出的微光下,是一片杂乱的草坪。小哥哥走过去,随意的躺在草坪上,深情地望着楼上窗户透出的光。小哥哥满足的告诉自己,灯光下是他最爱的人,是他的爱人。

  好像一切都是这么近,而好像一切又那么远。无心花落去小哥哥在莫莫小姐姐近在咫尺的地方进入了梦乡;梦里去了梁祝的时代,也去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国外。人们最求美好的爱情,却反复传颂凄美的爱情。源于人类自身的劣根性,美好的爱情从未被祝福,只能从凄美的爱情里给自己告诫。

  黑夜来临,终会被白天替换;黑夜过去,白天被黎明接待。人们陪伴黑夜的方式是睡眠,无心花落去小哥哥也一样。人们在梦里会去很远,今晚的小哥哥梦里可能去更远。但是,不管小哥哥梦里去了多远,肯定带着莫莫小姐姐。就像一句话:这么近,那么远。(未完,待续)

搜索建议:网恋2012  网恋  网恋词条  2012  2012词条  网恋2012词条  
小说言情

 20.命不久矣

   当苗敬康赶到牢房的时候,只剩下聂元河待在那里,若娴已经走了,苗敬康有点失望。  “聂神医,是在下不好,不该把玉佩送給你,害你现在坐牢,我这就去投案自首,告...(展开)

小说言情

 第四章 主人

 “薇西?很好听的名字。”温少南是一个心里老师,虽然他不知道薇西身上发生了如何痛苦的事情,但他知道此时薇西的状态并不好,受不了刺激。因为他也是孤儿的原因,所以他...(展开)

小说

 滇流皖皈(五)

 五、知遇深交    柳玉儿跟大伙儿一样听的如痴如醉,是身临其景,如在梦中。    杨顺讲完了情侣谷,看时间快到夜间十一点,于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大伙儿也不觉得...(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