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虚空岁月(52)

  第五十二章 一举制服

  你们真当自己是铁人啊?可大爷我快累得走不动啦!

  其实匪徒们的心思也很好理解,这么一摩托车的物资,在现在的社会上,至少值七八千元,不把它们安放在一个可靠的地方,这些匪徒实在是不心安,连夜赶路什么的也就平常了。

  直到凌晨两点多,这群匪徒才在一个山坳里停了下来,饥肠辘辘的刘显金跟到山坳口也已经是四肢无力了,这会儿匪徒如果能发现他,就能像牵条死狗一样,轻松收拾他。

  可是,匪徒们也是累得不轻,要知道,自从五天前开始,他们就跑来跑去的没停过。刘显金虽然饿肚子难受,他们也累得都快虚脱了。

  五天前的白天,他们的老大野泽海力,贪图刘显金的财物,追了一个白天,结果晚上把命都丢了。剩下的匪徒继续追,直到天快亮了刘显金开摩托车发飙,撞死他们一个同伴,将他们轰的鸡飞狗跳。可等到三天前的晚上,他们成功伏击了一次刘显金,将他的摩托车给搞掉了,但又死了一个同伴,还让刘显金成功跑掉了。

  然后就是深夜追踪,刘显金仗着夜视仪和良好的体力,成功逃进广岛县休息去了,而他们散落在野外的树林里,直到昨天下午才重新聚合起来。

  再然后就是他们发现宝藏了,那辆摩托车上好东西非常多,足够补偿他们这一路上的损失,于是一帮欢乐的匪徒们群策群力的准备将这车弄回老巢去。

  这等于五天五夜没怎么休息啊!当个匪徒容易吗?

  哪像某个主角,先是被追得好比逃犯一般,只能狼狈逃窜。可过没多久,他就洗得白白净净,跟一对姐妹花躺一张床上睡觉去了。

  匪徒们实在是累坏了,安排了两个人放哨,其他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睡了。

  而两个放哨的匪徒也是眼皮直打架,勉强撑着不睡而已,警惕性也接近于零了。

  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切的刘显金大喜过望,他蹑手蹑脚的走进山坳,借着篝火的光线,掏枪瞄准五十米外那辆摩托车的油箱。

  “嗯…,会不会太远了点?”刘显金心想,一般步枪的有效射程至少也是几百米,但刘显金是业余中的业余枪手,只见过电视里的人摸枪,瞄准的时候手抖得厉害。加上这么一支破枪,五十米都不保险。

  刘显金又走近到二十米处,掏枪瞄准。也亏得守夜的两个匪徒注意力不集中,被人靠近到二十米都没有发现。

  为了保险,刘显金还把自制的黑火药铝粉闪光弹取了出来,五个捆成一组,和打火机放在一起。

  准备好之后,刘显金举起步枪,平心静气瞄准油箱,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就听对面‘啊’的一声惨叫,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挨了这一枪?

  没打中油箱?真的没打中!

  见鬼,这么近的距离都打不中油箱,到底是枪烂,还是人烂?刘显金顿时紧张起来,哆哆嗦嗦的戴上墨镜,拿起闪光弹和打火机…

  匪徒们已经被惊醒了,惊恐的睁大眼睛看向四方,田中汉林破口大骂:“谁?混蛋,这是怎么回事?有人袭击吗?”

  田中汉林走到被击中的匪徒跟前,那名匪徒睡梦中被命中了脖子,鲜血在心脏的泵动之下,不停的喷射出来,无论他怎么捂也捂不住。

  “救我…,给我包扎,快救我!”被击中的匪徒脸上已经是垂死前惊恐的表情,他向田中汉林伸出带血的手,努力的想要抓住对方。

  这个匪徒已经没救了,田中汉林冷着脸扭头就走。他大喊道:“大家小心,有人…”还不待他把话说完,就见黑暗中扔过一捆东西来,在匪徒的头顶猛的炸开了。

  ‘轰’的一声,黑夜变成白昼,强烈的光线使所有匪徒的眼睛瞬间致盲,他们纷纷感到眼前一片白茫茫,受此刺激小脑失去平衡,剧烈的眩晕感迫使他们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武器,捂住自己的眼睛倒在地上,各种惨嚎响彻山坳。

  闪光弹只持续了三秒钟,刘显金将墨镜一摘,抄起步枪就冲了过去,看到一个匪徒就照着他后脑就是一枪托,下手又凶又狠,如此六下,所有匪徒都被干倒。

  刘显金喘着粗气环顾四周,看着只有他一个人还站着,放声大笑起来。

  就这么简单!

  一,二,三,四,五,六!

  六个匪徒轻松的就都制住了,没有一个匪徒醒过来,全都晕的跟死猪差不多。

  尤不放心的刘显金又取出细绳,将每个匪徒的两只手脚捆了起来,并打上死结。

  最后将他们拖了起来,将他们绑到山坳旁的树上,这时候死猪们终于被折腾醒了。

  “你到底是谁?我们是渡边商行的人,你现在放开我们还来得及。”田中汉林的脑袋上还流着血,他晕乎乎的大声喊道,但刘显金充耳不闻。

  恐吓,威胁,利诱,哀求,然后再来一遍。

  这群匪徒的言辞毫无新意,刘显金在捆绑这些匪徒的时候心中充满的快意!

  叫你们勒索!叫你们打我的主意!叫你们追得我没命的逃!还让我饿着肚子‘咕咕’的叫!

  你们这些垃圾,叫吧!叫吧!待会儿就叫不出来了!

  他开始对这些匪徒进行搜身,很快就有发现,田中汉林身上有一支手枪,暂时还不知道型号,子弹若干,跟步枪是通用,也证明了刘显金之前的猜测,那条单发步枪用的是手枪子弹。

  还有大量的钱币,一共上千元,还有二十几枚金子,田中汉林看到金子的时候还破口大骂,大叫那是他的财产,刘显金直接给他嘴巴抽一棍子。

  他还意外的找回了他的三国古匕首,也在田中汉林身上,看来之前是被他捡到了。

  又收获一支单发步枪,同样是一支连膛线都快磨光的破枪,不知道是哪个造枪作坊的产品,质量着实不怎么样。

  刘显金在收拾这些匪徒的时候,发现一名匪徒的裤子开裆了,老二露在外面,身前地面上有一个安全套。

  刚开始的时候,刘显金还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件让人发笑的行为艺术。

  可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套套应该是他放在摩托车上的,被匪徒翻出来用了,完事后,这名匪徒直接就睡了,直到现在被折腾拖拽而掉落。

  前一秒还觉得挺好笑的刘显金立马暴怒起来,他找一根树棍,照着这名匪徒就是一顿猛抽。

  “我去,八嘎,这是老子的东西,老子买来打算找个大胸妹爽的时候用的,你tmd居然敢动!

  老子昨晚上跟一个女人睡一起的时候都没想过要用它,可是现在。.

  你居然敢动老子的套套,这是在自寻死路!”

  这名匪徒最开始还惨嚎几声,很快就没声没息了。手脚最先被抽断,接着胸腹连遭重击,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最后劈头盖脸的挨了几下狠的,头一歪,死了。

  前后不过一分钟。

  剩下的匪徒目瞪口呆的看着刘显金施暴,对比之下,觉得自己之前逞凶作恶的手段实在是弱爆了。

  喘着粗气发泄一通的刘显金将手里的棍子随手一扔,走到他的摩托车前整理剩下的东西。工具,药品,燃料之类的都还在,食物被吃掉了一半,各种包装袋丢了一地,这还是匪徒省着吃才留下的,否则全部都要吃光光。

  饿坏了的刘显金先是开一瓶肉罐头,平时觉得油腻之极的猪肘子现在是喷香无比,简直是极品的美味。

  他还将煤油灯点着了,用饭盒煮起了面条,加上油和脱水蔬菜,一股诱人的香味弥漫着整个山坳。

  饭后甜点是雪梨罐头,清甜爽脆,舒畅适口。

  再加上用来佐餐的五人两尸,每吃一口就看他们一眼,刘显金觉得自己这顿饭吃的即舒爽,又变态。

  吃的肚子溜圆后,天都亮了。

  刘显金又翻出自己的牙膏牙刷毛巾,旁若无人的洗漱起来。

  这时候被绑住的匪徒们实在忍不住了,田中汉林也不再喧嚣吵闹,小声的问道:“这位先生,你到底想要把我们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放了我们,商行的渡边先生可以支付一笔赎金,那将会是一大笔钱,你看,五千元如何?喂!你开个价吧?”

  一大笔就是五千元?好吧,或许你这个年间是,可大爷我不这么认为。

  瞄了田中汉林一眼后,刘显金不作搭理,洗漱完后,他将那支步枪从枪袋里掏了出来,左手拉动枪栓,吧嗒一声,一枚弹壳从抛壳窗跳出来。

  这也是教训了!刘显金获得这支步枪后就玩过一次,同时又有一点舍不得子弹,结果二十米都打不中目标,简直丢脸之极。

  考虑到自己的这点军事素质,想着等到战斗时超常发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正好现在有几个不错的靶子,练练手感正是时候。

  步枪就算了,太烂。还是练手枪,至少看上去,手枪的卖相比那两条步枪强多了。

搜索建议:虚空岁月  虚空  虚空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虚空岁月词条  
小说

 如影岁月 下部(四十九)

 “妮儿以后不管是那天王楼小君他要是来喽看见咱家这辆刚买的新三轮车,万一他再追问起来可咋办啊?毕竟那是人家给你的嫁妆钱买的啊!唉!”    甜辣椒早早的吃完了饭...(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