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一生有爱永相随(微小说)

      秋天,落叶飘飞,似在寻找爱的天堂。野菊丰满鲜嫩的绽放着,一簇簇,一团团,那么傲娇耸立着,喜欢菊的人一定有着高雅的情趣和美妙的故事。

  “嗨,翩翩少年,载我一程可好?“我微笑着扬起小手不停挥动着。他微抬起头,红晕散开像春天的桃花那么鲜艳:“好,好的。”“哈哈,男孩子说话还脸红,羞羞羞!”我边说边用手指轻擦自己的脸颊,他的脸更红了像熟透的苹果。

  我蹦蹦跳跳的来到他身后,使劲往后一跃,稳稳当当地坐在车座上。“哎,你是不是去钓鱼呀。”“嗯,是的。”他小声地说。“哎,你可得小心点,不能摔跤,知道不?”我一脸坏笑地说着:“否则,哼哼,本小姐会让你终生难忘的。”“我会的。”他轻轻地回答着,声音像从玉器里发出的那般清脆好听。

  “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地走过来,请你嘛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我欢唱着,心情倍儿棒。

  “喂,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芸,不是天上的云,是芸芸众生的芸,记住了哦!还有呀,不要轧到菊花了,你看它们开得多灿烂呀!”我喋喋不休地说,“哎,你能不能往好的地方骑,我的屁屁都颠痛了”。

  “我叫墨,笔墨的墨,路都是一样的。”他只是轻轻地回答着。

  ”我撇嘴皱眉:“好吧,你快点。”

  他叹了口气:“你别乱动。”他两脚飞快地一上一下,削瘦的身材充满了力量,我看着看着居然笑起来了,觉得好好玩。

  到池塘了,感觉时间好快。“嘿嘿,墨,谢谢你哦。如果步行的话我要累死的。”

  “没事。”说完他就开始拾渔具。

  “再见,我去帮爸爸种花生。”我蹦蹦跳跳地走了。

  以为只是红尘过客,彼此再也不会有交集,哪曾想烟花三月与君重逢。

  油菜花一朵朵盛开着,热情奔放,我在丛中轻吸馨香。“朱颜翠发站花间,丛中蝴蝶携舞来。好美的画画!”啪啪啪一阵掌声将我从陶醉中回过神来。“你谁呀,显你好文采?”我转身怒视着。“呃,这么凶干嘛,不是说女孩都喜欢听赞美的话嘛,”一个穿白衬衫的男孩撅嘴表示很委屈,身边还有一个穿黑色毛衣的男孩。“我不喜欢!”

  “嗨,墨,我们又见面了。”

  我走出花海,站在他们对面。“嗯,是的,芸。”

  “你还是喜欢黑色!”

  “你们认识?我叫海。是墨的好朋友。”

  “你俩是黑白无常嘛?”我调皮地问道。

  “哈哈,是的呀,索命来了。

  ”我对海吐了吐舌头,然后蹦到墨面前:“墨,你在哪里上学呀?”

  “一高”他淡淡地说。

  “我也在耶,前边有条河,我们到那里去玩吧。”我发出邀请。

  来到河边,我折了几条杨柳编成柳环,戴在他们头上,我说:“哈哈,美人,给妞儿笑个。”

  他们一起把头上的柳环都戴在我头上,呜呜,胳膊拧不过大腿。

  那天,夕阳美如画,余晖照万家,墨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惊骇地无以伦比。他说,如果不喜欢,我不会载你,不会和你一起玩,我甜甜地答应了。我们牵着手一起奔跑,夕阳下的身影好唯美。

  这天,海带我到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他说,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吧,不离不弃,我婉言拒绝了他。他强忍着泪水,他就比我早一步,就一步……然后笑笑说,没事,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高考完毕,墨去了上海,海陪我复习,其实他考上了,我知道的。几月后墨回家了,我兴高采烈去找他,他正收拾衣服,我还没开口,他说,芸,以前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是爱,其实只是孤独造成的依偎,我在上海遇到了她,才知道什么叫爱情……那刻的我,仿佛天都要塌了,我傻了,我失魂落魄的走出他家,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爱到深处成无情,若不爱,为何说爱?

  “喂,海,你还爱吗?”

  “芸,我一直都在!”

文/九天银河qq793078728

搜索建议:一生有爱永相随  相随  相随词条  一生  一生词条  小说  小说词条  一生有爱永相随词条  
小说

 美好的事

我想,一些人注定是被遗忘的;一些人注定没有交集;一些人,再怎样努力也融不进你的生命里去;而另一些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一抹笑容,就足以一辈子深深烙在心底。 ­四月...(展开)

小说

 徘徊在地狱门口(第十一章 初欢)

 十一 初欢  那事过去一个多月了,何娟并不能完全从悲伤中走出来。如果说,她尚且还有生活的希望,她心中还有一个英雄般的偶像在。比起谢慕明,呆阿大之类,他们算什么...(展开)

小说连载

 大江之子 (八)“文革”风云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国共产党颁发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通知》。全国军民,城乡各单位都认真组织了学习。北京大学聂元梓贴出了全国第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