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终身大事(第七十七章 终身大事)

  王向阳和雪颖订婚的事儿很快传遍了全村,大家先是惊叹之后是慨叹:当今的人呐,都是往钱看,只要有钱,啥都可以做。

  赵卫东一直在寻找和雪颖见面的机会,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和李明忠他们都在对自己和雪颖打交道严加防范之后,也就不敢贸然行动。也许是上天在有意撮成二人吧,这天二人在赶集的时候巧遇了。二人来到无人处,赵卫东问她怎么和王向阳订婚了,雪颖的回答是情况所逼迫,和他私奔的打算丝毫没有改变。她问赵卫东是不是因为自己和王向阳订婚了就改变了私奔的打算,赵卫东也说不会。

  雪颖道:“你们两家有亲戚,又是赵小楼最要好的兄弟,你会和他同争一个女人么?”

  赵卫东看了看雪颖道:“别的方面我可以让他,就这事儿我一点都不会让。”听到这里雪颖长出了一口气。几天来她一直担心赵卫东会改变主意。

  雪颖又说道:“咱离开赵小楼之后,王世柱百分之百的会对咱两家报复,我是不害怕,你害怕吗?”

  “他爱咋办就咋办去吧,我顺其自然。”

  之后俩人商定,腊月二十那天王世柱将两万块钱交到李家后,钱立马转给王树亮家。之后雪颖假戏真做,到王家该拜堂就拜堂,该入洞房就入洞房。赵卫东白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晚上十点准时到王向阳新房的东面接应雪颖:王世柱家交游广,闹洞房的人会很多,晚上十点之前不可能休息。二人仍以拍巴掌为号,到了十点雪颖想办法逃出院子和赵卫东接头,然后双方携手逃走。

  说到这里,雪颖又问道:“最近这些天你爹天天晚上还在监视你么?”

  “还在监视我,可是我想办法。”

  “啥办法?”

  “那天我不看电视,早早的睡。这会儿天黑得早,不到六点就天黑了,顶多到九点他准能睡着,我趁他睡着早点跑出来。”

  “万一他睡不着呢?”

  “不会,我对了解他的生活习惯。”

  赵卫东说完,雪颖放心地点了点头。

  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了,腊月十九这天,王家大摆酒筵招待吃喜酒的客人,王向阳西装革履满面笑容地给客人敬酒。到了晚上,客人走完之后,王世柱把他叫到身边,让他明天拜堂之后要时刻关注雪颖的动静,要走一步跟一步;即使再热闹也不能喝酒,以免喝多后出现意外,王向阳点头答应。

  到了第二天王世柱家老亲少眷、亲朋好友欢聚一堂。这次办喜事王世柱办得很是体面,不必说铁炮和唢呐了,桌是全村最好的桌——在周围十里八村首次增添了四大件:烧鸡、酱肘、红烧排骨、红枣江米饭。酒是本县新建的酒厂生产的响河大曲酒。接新媳妇的车更是体面,是从乡里雇来的跑县城的中巴客车。

  朔风凄冷地刮着,天阴沉沉的,空中飘着淡淡的雾霾。在众人赞羡的目光中,迎亲的队伍来到了雪颖的家门口。众目睽睽之下,赵海彬将两万块钱交给了李书香,李书香又转手交给了老包,老包又将它交给了胡彩萍。票子全部是十元一张的,胡彩萍数了好大一阵才数完,不多不少,整整两万。数完之后,老包和胡彩萍拍拍屁股走人。临走的时候老包丢下了一句话:“一会儿我就去范集,然后小改就能回来了。”

  吃过午饭的时候,一直躲藏的太阳终于从云缝里洒下缕缕阳光,这给赵小楼的老少爷们带来了淡淡的温暖。范小改回来了,是被她的父亲送来的,来到门前,他们下了车,然后进了门。范小改一脸的忧郁,和半个月前相比,她整整瘦了一大圈。她推开柴门,看见自己的孩子的时候,眼泪顿时横流。孩子正被奶奶抱着,她一把夺过孩子,放声大哭:“我的孩子呀,我不想有第二个家,妈妈舍不得你呀!”孩子由于受到了惊吓,也跟着“嗯啊、嗯啊”地哭起来。见孩子哭了,她匆忙停止了哭泣,亲了他两口后然后解开怀将乳头塞进孩子嘴里。孩子吃着奶,她捂着脸仍是继续哭泣。

  李宇他们爷几个都在家,他们匆忙招呼范留保,但是范留保没有坐,他看了看痛哭的女儿,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面前的情景他很清楚,女儿恋心她的孩子,她刚到范集就闹着要回来,可是为了儿子的婚事,他只好将女儿关在了屋子里。她一直被关着,经常在屋子里面哭,直到今天中午,儿媳从王堤口回来后,他们才放了她。

  手心手背都是肉,现在儿子那边他放心了,女儿这边他也放心了,因为不愿意看到女儿那委屈伤心的样子,他没有坐就走了。他眼里含着泪推着他的那辆破自行车,疼爱地回头看了看女儿一眼,一瘸一瘸地出了女儿家的门,然后上了自行车。

  雪颖上车,来到王家,和王向阳拜了堂,然后入了洞房。

  洞房是王世柱为儿子盖下的那几间大出厦,这是赵小楼最好的房屋。天不黑的时候,闹洞房的小伙子们就来了,他们一直闹到九点多,眼看快到十点了仍不愿意走。看看墙上的表雪颖急了,于是说道:“大家都回去吧,今天我一直胃疼,这会儿越来越厉害,不能再熬下去了。”

  大伙儿闹新房的时候,王向阳只是吸着烟,色迷迷地看着雪颖不说话。他一心盼着大家走开,见雪颖这样说,也开始跟着往外撵人。

  “撑不住了是不?走走走,大家别耽误人家的好事。”天色不早了,再加上二人往外撵,闹洞房的小伙子们调笑着走开了。这帮人走了,王向阳去关院门,然后又去了厕所。

  此时的墙外,赵卫东已经来了,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电子手表,然后拍了几下巴掌。雪颖一直注意着院外的动静,听见掌声后,她看见墙上的钟表正好是十点,心里一阵高兴。王向阳回来后,她假说自己去厕所,然后掂着手电筒出去了。

  想到王世柱事先的安排,王向阳迟疑了一下也跟着雪颖出了门。雪颖打着手电筒来到院墙前,找了个地方准备上墙。她回头一看王向阳在后面跟着自己,心里暗叫不好。墙头有两米高,她将手电筒往兜里一塞,纵身抓住墙头然后翻身上去了。赵卫东正在院外等候,雪颖跳下墙后,二人匆忙携手逃跑。

  王向阳大叫不好,紧跑两步去抓雪颖的脚可是根本没有抓住。他纵身准备上墙,但是他那胖如熊猫的身体哪有雪颖那样麻利。翻墙失败之后,他匆忙来到屋内抓住另一把手电筒跑出院门跟了上去。

  灯光里,二人顺着路已跑出有百十步远,王向阳大喊:“站住,你们给我站住!”但是二人哪里肯听。无奈之下,王向阳又喊道:“老少爷们,有贼了,抓住他们,——哪里跑!”

  村子里一阵狗叫,各家各户的灯纷纷亮了,有人打开自家的门。见势头不妙,赵卫东和雪颖二人匆忙拐弯,顺着沟跑开了,他们的后面,王向阳叫喊着也跟着跑了过来。跑了一阵子后,二人来到了大沟前,过了这条沟就出村了,但是灯光下他们看见这条沟内有很深的水,虽然上面结了冰,但是冰很薄,根本无法过人。二人一愣,匆忙转身沿着沟帮向一边跑去,这时候王向阳拦住了他们:

  “站住,赵卫东,你给我站住!你这个混蛋,你为啥要这样对我!?”王向阳伸开双臂,瞪着眼吼道。赵卫东愣住了,王向阳毕竟是他从小的伙伴,况且还是亲戚,但是此刻后面已经有人拿着手电筒跟上来了,李雪颖上前一把抓住王向阳的胳臂甩开了他,然后和赵卫东并肩而逃。

  王向阳猛扑上来抓住赵卫东的胳膊死死抱住不松手。情急之下,雪颖和赵卫东使劲掰他的手,见无法阻止二人,王向阳“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哀求道:“卫东,我求求你了,把她让给我吧,钱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

  赵卫东的心有点软了,后面的人距自己只有数十步远了,形式万分危急,雪颖使劲掰开王向阳的手,她边掰边说道:“你要是勤力能干倒还罢了,可是你娇生惯养,吃喝嫖赌,是个吃死爹,跟了你将来还不是受死。 ——卫东,快走!”赵卫东横下了心,抓住王向阳的手指使劲一搉,王向阳“哎呦”一声松开了手。赵卫东扯着雪颖的手跑开了,跑了几十步后,找到了一个水少的地方二人纵身一跳跳了过去,然后上了岸。他们灭了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奔远方跑开了。

  他们慌不择路地往前跑,渐渐地离村子越来越远。他们的身后,王向阳绝望地跪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后边的人遇到王向阳后停了下来。他们问了一阵,然后跳过沟准备追赶,但是那无边的茫茫夜色阻挡住了他们。

搜索建议: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词条  终身大事词条  
小说连载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李鸿杰估计得没错,护矿队果真出事了。当李鸿杰带着区中队赶到山口时,还隐隐地能够闻到火药味,同时战士们也发现了同志们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