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六 欺骗 第一章 走进女作家的家)

  叶春出了院子,等在院外的小翠忙帮叶春提行李。她们一人提着一个行李兜的耳带,抬着往前走。叶春一路走着,也不想跟小翠说话。她为自己在胡亚丽面前表现的懦弱而气恼。她恨自己没有拒绝她翻看自己的行李。叶春觉得自己真窝囊!

  

  虽然跟小翠一块走着,叶春心里觉得孤独和茫然。她感觉自己是块浮萍,在水面上漂浮着。一阵风吹来,又开始飘荡,不知又要被吹向哪个角落!

  

  小翠是也是安徽人,她在劳务市场遇上叶春,她不是在找工作,而是她在帮雇主找保姆,因为她要回老家去。小翠说她哥哥要结婚,所以她要回家去。小翠比叶春的年龄小,个子也比叶春矮,梳着两条到肩的辫子。她话不多,也不爱笑,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许是她出来打工不久,比较想家,神情有些抑郁。因为小翠要急于找一个替身,好自己脱身,在向叶春介绍雇主家的情况时,小翠没有说半句雇主的不是,相反,她尽说雇主的好话,说人口不多,活也不累。说雇主两口子都是有名的作家。叶春问作家叫什么名字,小翠说他们叫丁怡然和石临峰。叶春觉得这两个名字有些耳熟,但对他们创作的作品不了解。叶春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心想自己跟作家真有缘,刚从一个作家家里出来,又遇上了作家。

  

  她们在复兴门下了车,然后走进了路边一栋居民楼。她们出了五层的电梯门,走到一扇门前。小翠敲了几下门,门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打开了。姑娘不笑也不说话,在小翠和叶春走进屋后,随手关上了门。

  

  进屋后,小翠让叶春把行李放在门厅处。然后,小翠领着叶春来到一间房门口。房门是开的。叶春停在门口外站着,小翠走进房内,对坐在梳妆台前的丁怡然说:“阿姨,人找来了。”丁怡然的梳妆台正对着门口,丁怡然从梳妆台的镜子里已经看到了叶春。丁怡然转过身来,面对门口,看着叶春,招呼叶春进屋,让叶春坐在写字桌旁的椅子上。

  

  叶春向丁怡然打过招呼以后,在椅子上坐下,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以毫不畏怯的坦然神情注视着丁怡然。在叶春眼里,名人不再是神秘的另类人,他们和平常人一样,是普通人。名人只是在他们擅长的某个领域超越一般人,走出他们擅长的领域,他们是吃喝拉撒睡的、喜怒哀乐的普通人。

  

  丁怡然看到叶春在她面前没有丝毫畏怯和拘谨,她带着几分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叶春。丁怡然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大眼睛,挺鼻梁,薄嘴唇,脸上没有多余的肉,也没有眼角皱纹,只是下颌处的皮肉有些松懈,稍显岁月的年轮。她的双眸既黑又亮。她的卷曲长发,披撒在颈后,象是刚起床似的,还蓬乱着,没有梳理。蓬乱的头发,使她看上去有些慵懒和随意。

  

  叶春注视着丁怡然,同时眼睛不时打量着丁怡然卧室的布局。丁怡然卧室的地面铺着木色花纹的地板革,墙面贴着浅淡小花图案的壁纸。墙西侧是一排浅咖啡色的大衣橱。一张双人床,紧抵着北侧的墙壁。床头上方的墙壁上,是一张丁怡然和石临峰年轻时的合影。南窗的暖气罩上,是一盆长着大绿叶子的龟背竹。

  

  丁怡然叫小翠给她的茶杯续上开水,叶春起身要去,被丁怡然制止了。小翠从外屋过来,拿了杯子去了厨房。很快,她又从厨房出来,把续上开水的茶杯放在丁怡然面前的梳妆台上。然后,小翠又转身出去了。

  

  丁怡然轻呷一口茶,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叶春,问:“你听说过我的名字吗?”

  

  叶春诚恳地说:“挺耳熟的。”

  

  丁怡然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些亮光,问:“你看过我的书吗?”

  

  叶春有些惭愧地说:“没有。”

  

  丁怡然眼里的亮光倏然而逝。她啜了一口茶,又问:“你平时喜欢干什么?”

  

  叶春答道:“看书。”

  

  丁怡然抬眼看了一遍叶春的脸,象是要从叶春脸上发现什么似的,问:“你都看过什么书?”

  

  叶春就把自己看过的书的书名,罗列了一遍。

  

搜索建议: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  保姆  保姆词条  女作家  女作家词条  心路  心路词条  自传  自传词条  历程  历程词条  
小说小小说

 血如花

    他的剑刺进我的身体前, 我看见一道华丽的光线。血液喷洒而出,如同花朵在风中盛放。这也许是爱的唯一方式,我无能为力。生命的最...(展开)

小说连载

 奇事展

知青队长刘怀水是1976年的高中毕业生,他上了11年的学,从小学二年级到高中毕业,都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他受的教育是禁欲主义和言行一致,他认识女人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