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2035之倦恋(8)

  (8)

  有一年秋末初冬,曾发生了一场妇女运动(专家研究表明:冬季干燥的气候容易导致女性月经不调,情绪失控),妇女们穿着奇异的服装(据说组织运动的人也很难将她们的衣服统一)扬着三角旗,占据了几条交通要道。开始她们喊口号。后来人群就停下来,有的席地而坐,有的自带塑料凳。随后有人打牌、有人织毛衣、有人磕瓜子、有人照镜子描眉。冬天自然有几分寒冷,她们穿紧身毛裤外面套短裙,我无法根据这些说明她们到了更年期,但是有一点还是可以说明:她们注重实际的同时还追求生活的浪漫情调,这恰好是她们要求角色转换的原因,否则风掀起的就不是与她面容毫不相称的裙子。

  她们这样说:做妻子太亏,她们也要当当情人,做做面子上的事。也就是说她们想从家庭妇女向大众情人这一角色进行转换。如果说这只占据交通要道的队伍全是家庭妇女的话,那是不妥当的。因为这里面掺和着大量的年轻女人即——情人那个角色,很显然她们的出现并不意味着反对她们自己——做情人,她们认为这像一个露天宴会,所以她们搬来的是音响和乐器和摄像机,要搞直播,上传小视频。音乐很熟悉地穿过老女人织了一半的毛衣,而乐器只得到几次可怜的敲打,摄像机好像并不听她的话,又像是嫌她们太年轻。年轻的她们大都不在乎运动的目的而沉浸于活动本身。

  这次运动得到了化装品店的全力支持,他们就在店门口支起小柜发放免费护肤霜。不多久,医院也来了人——穿白大褂的秃顶老头——从红十字车上探出脚、手扶眼镜地下了车,他们搭起桌子、支开椅子开始对妇科病进行免费咨询,桌子上免不了放置一台巴掌大的电脑进行现场配方。有几个挂着校徽的实习生从红十字车上抬出一个纸箱发放免费卫生巾。维持交通秩序的警察叔叔终于来到,几个穿便衣的市领导总是表情严肃地走在前面,他们永远有一副深刻的面孔、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即使大家都不像二十世纪那么穷,但发放免费物品时队伍还是一阵混乱、一阵骚动,还有不少的人抢东西,有的人自己手里明明抓了两条,她还在努力地抢笫三条卫生巾,像抢钱似的。

  市领导和警察来了,本来快安静下来的人群立刻齐刷刷地站起来,又叫又闹又喊,先是挥舞旗帜,后来就举起红色的塑料凳子,将毛衣抛到半空中,不久就将手里的东西扔得满地都是。有的东西被人踩在脚下,有的开始骂人,还有的扭成一团。 06年春节我在火车站见过这种场面,这种场面难以结束,谁把它写完谁就有罪过。

  我想远离这些乱糟糟的东西说一下其它情况:后来领导运动的头目与政府取得了联系,达成协议,所以妇联发了文:无论是作为情人还是贤内助都是我们女人的自由,政府没有强迫你们,男人没有强迫你们,但是针对实际情况我们有代表性地提出方案:一二三四。其中一条是这样说的:用一个礼拜作为单位,星期一三五妻子处理内务,情人主外,星期二四六换过来,大家都有份。并作出说明这是目前最为合理的一个方案,希望大家作好考勤供评选“文明家庭”时参考。附件还补充说明评选包括同性恋家庭,细则于本月中旬出台。最后一条消息表明:政府将逐步解决同性恋生儿育女的问题。

  有一段时间我没事就想:政府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后来我想到两个途径一,变性手术,建立相关的医疗组织。二,克隆人,并建立相关的法律规定。后来我就把这种想法写成信准备寄给市长,并一直盼望他的来信,有时做梦都看到市长 把车开楼下正邀请我……并说:像你这么有才华的人我们发现得太晚啦,政府一直在寻找这方面的人才,你发挥余热的时候了。我正在考虑如何当众谢绝他的邀请,就从梦中醒了过来。不知怎么搞的,很多年后我在自家的鞋柜发现了那封信,邮票贴得端端正正,字写得规规矩矩,信口封得严严实实。那时市长已经换届了。这个时候我迎着窗子外边射进来的太阳光十分神秘地想:如果这封信寄出,将会影响市长换届,因为最近的《参考消息》表明原市长下台的原因是:政绩平平,对未来缺少创建性的构想。阳光映照着我猴子般的小脸……我想:也许当时寄了那封信,我现在已经是新市长了。有一只小蜜蜂飞过来对我嘲笑……当它飞到花丛中时,我就飞回到了我的年轻时代。

  年轻时,我精力旺盛,这导致我除了梦遗外还有很多梦想。在车间每天呆12小时,回到宿舍还睡不着觉,由此可以看出上司要我们加班至16小时也很有必要。我梦想造一个机器人,让它替我上班,每天上24小时,我就只顾睡大觉、领工钱。这个梦想被阿超打碎,他说:日本早就造出这种机器人了,后来发现机器人和真人打起架来,打起来后还把一个小日本干倒在地,那家伙躺在地上半天才想起叫人关掉电源。我知道阿超又在吹牛,就恶狠狠地对他说,你去死吧!他哈哈大笑。他接着说:老兄?,现在是网络时代了,信息社会啊——我的老兄弟!

  认为自己是天才的人,大部分因为孤陋寡闻。阿超有些想法我从情感上不能接受,但仔细一想觉得蛮有道理。他说写小说的人不懦弱就自闭,没别的。这一点我表面上当然不会承认。他很不愿意听我说关于小说的事,听到就难受,常常给我泼冷水,但我一有新的想法又忍不住要给他讲,通常我这样开头:

  超哥,我有新发现……

  他说:不要给我谈小说!

  只跟小说有一点关系。

  不要给我谈小说!

  就一点点。

  一点点都不行!

  这个时候我就叫他滚回自己的狗窝,因为这种时候他往往赖在我床上。他搬出宿舍前住在我的上铺,睡觉像个死人,第一次见他时他抱着一个游戏机。有很多女人都喜欢他,这曾让我嫉妒,后来他就安慰我说:一个舒曼抵他十个女人。我想那倒是。当我笫二次叫他滚回自己的床上时,他不但不听反而把那一身肥肉横在我的床单上,我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所以很讨厌别人坐在我的床上,主要是怕他们弄脏了我的床单,我的床单一年不到就洗一次,这与我爱干净并不矛盾,我还有一个不洗脚的毛病(这毛病后来被老婆强行改正),我主要怕水把脚给我弄脏了,所以我的脚一直都很干净。有时候碰到别人洗脚我总说:你的脚怎么那么脏,天天都在洗!

搜索建议:2035之倦恋  2035  2035词条  2035之倦恋词条  
小说连载

 桃花源记(第十五章 1)

 第十五章 罗肤和高德英  罗肤永远不会忘记她第一次见到县委书记王落桃时的情景。后来,她曾多次向桃花源人讲述当时的情景:  那一天中午收工回到家里,我男人就同我...(展开)

小说小小说

 疯狂的鸡腿

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本人想首先申明以下几点:一、本人,男,虽然长得帅,但自认和犀利哥还有一段距离。是某中医院校的大二学生,在学校暂时还没有挂科的记录,德智体美劳各...(展开)

小说言情

 虚空岁月(79)

 第七十九章 女神约见  “怎么现在一个个都开始关心起我来了?回到主题上来,袁翠霞,刚才你往我哪里挠来着?居然摸我胸口,你个闷骚的小浪蹄子,你先说。”  袁翠霞...(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