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回忆

  一个偶然的念头让我拿起身经百战又重创百处的笔,它看上去哪是个笔,跟一根木棍差不多。为了这个同学们都说我好几次了,我当然不服气了。把笔一拿往地上一扔,使劲用脚踩两下(其实,根本就没使劲)结果可想而知,笔变得粉碎。这下我不作了旁边传来嘲笑声,"笑什么笑再笑它就是你们的活榜样",我对着他们吼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天的愁云还未消散,新的愁云又向我欢快的招手。“滚开,别来烦我”,我骂道。愁云毕竟是愁云真跟人不一样,任你东拉西扯,上折下掰,它就是总跟着你。我却想不通了,本人一不帅,二没钱,它干吗老缠着我,或许我有其它过人之处我还未发现。这不可能呀,我一能吃,二能说,三能讲故事,四能开玩笑,搞幽默…应该没有了吧。“你还能吹牛、捣蛋”,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对呀吹牛、捣蛋不也是。……我突然回过味来,便破口大骂,"你说谁的",我又想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他是…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不敢回过头来,我努力的想像背后的恐怖面孔,我无法忍受。尽管我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了,但是面对眼前,眼前的…我的身体在颤抖。

  “你抖什么呀?”班主任质问道,

  “我…冷”,我害怕的说道,

  “大热天的你冷什么,你唬谁呀你”他怀疑的说,

  “不是的我感冒了”,我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要来给他看。

  “您看看嘛这不是药啊”我说。幸好早有准备不然又完蛋了。

  看他好像不在追究刚才的事,我顿时又恢复了常态。说到药,我有一种无以言状的痛苦,一直以来我都想做一个百毒不侵的人,这样可以减去药的煎熬,可我是人并非神仙,现实的无奈令我实在苦不堪言。可是时运不济,该来的还是不来,该走的就是不走你说这还有天理吗?难道人来世一生就是为了受罪的吗?

  “你在想什么?”一个特殊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我的思绪,她的声音太独特了,独特的有点太过分了。

  我装作恐慌的样子逃离她,边跑边喊“恐龙来了,晚啦就死定啦”。

  “你跑什么跑,还不去干活”,她那独特的声音再一次冲击我的耳膜。

  “干活?干什么活”我问她。她刚准备来说,我赶紧又说,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害怕她那独特的有点过分的声音,没想到我的一世英明竟断送在她的手里

  干活?干活?我想起来了,今天学校搞什么活动说是植树。班主任将我跟她分为一组,为此我向他多次抗议,能不能给我换个人,他却头也不回的说了两个字:“滚蛋!”“滚就滚你牛什么牛”,我边跑边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班主任顿时火冒三丈可我也跑的无影无踪,他拿我也没办法。我知道他对我有意见,他知道我讨厌胖妞,故意将她跟我到一组。

  一个肥大的身体挡在我面前刚好遮住了我的太阳。我抬头看是胖妞她提着一桶,肩上扛着几棵树。她迎面对我傻笑,你看她那样子真是丑的无法形容。这时我想到了一句话: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十分钟等于一分钟,和你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分钟等于十分钟。没想到在这里应证了这句话。不过这也难怪,其实胖妞除了丑和声音难听外优点还是蛮多的,只是她的劣势足以淹没她的优势,往往被大家摒弃,想起来也怪可悲的。

  “赶快去挖树坑去站这里卖相啊”,我不耐烦的说。

  她依然只是笑笑,天哪,你看她那丑劲我真的是受不了,顿时三味真火直往上冒。她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你别看她胖跑起来风驰电掣无人能敌,我想可能是平时锻炼出来的吧。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她最后还是被我逮住,我二话没说啪啪打了她两嘴巴,瞬间十个手指印以她鼻子为对称点,在她左右的脸上绽放光彩。

  眼看天快黑了我一棵树也没栽,要是被班主任知道怎么办,本来他就爱挑我刺,我想着想着又陷入了沉思,我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醒了,却发现一个硕大的身影在不停的晃动着,不用说就是胖妞,是的就是她,我看着她吃力的干活,感觉有点愧疚不安,无法形容。

  夕阳西下,最后一刻将余辉洒向人间。天边的云彩不停的变化着形状和颜色,好像天空在举办画展,天神要将他们的佳作展示给世人,我已无法在描述下去了。因为我无法再忍受自己将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视为仇敌。夕阳依旧还是下了山,一切都没有变。在太阳的余辉下,有两个身影在晃动着,天渐渐的黑了。

搜索建议:回忆  回忆词条  
小说微小说

 刘神仙的抑郁症

 腐烂苹果总会发出发酵的酒味,没有人认为从腐烂发霉质变流出的是什么好东西,对于矿区刘神仙来说,他总认为这奇妙味道多神奇美妙,多么如酒中没有的味道。这对待事物标准...(展开)

小说都市言情

 桃色绯闻

 我可以奢求的东西并不多,我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想要的,其实也只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我的人,用力地抱紧我、抚摸我、亲吻我。  一  那天下班陶锦纶诱惑我...(展开)

小说言情

 谢谢你一直在原地等我

 谢谢你一直在原地等我  (走了很久,停下来才发现原来爱情就在我们伸手可及的地方。)  1  王晓几天没回家了,电话也不通,好象人间蒸发了。好象他曾经只是麦琪生...(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