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退休领导

          《退休领导》

                  (小小说

局长退休后,时间好像突然冻住了,每天过得好慢,除了吃饭、睡觉、看电视,不知道干些啥?

老伴却比他充实,买菜,做饭,搞卫生,串门子,跳广场舞,悠哉悠或,一点也不寂寞。

这天下午,胡局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累了,站起来,伸个懒腰,踱步进了书房。一眼看见书架上摆放的工作照,不禁触景生情,想起当年自己在位的时候,时间根本不够用,鞍前马后都有人跟着。只要他递一个眼色,身边的人心领神会;咳一声嗽,手下的人噤若寒蝉;拍一下桌子,周围的人诚慌诚恐;大笔一挥,集权力、荣耀、威严于一身。

可如今?角色变了,身边的一切也都跟着变了,心里空落落的,唉……

老伴在他身后唠叨:“死老头子,整天猫在家里,能不心烦吗?出去溜溜,顺便接点点放学”。

点点是他们的小孙子,今年九岁,上小学三年级。学校离家很近,本来是不用接的,放学能自己走回来。这会儿,老伴想赶他出门,就找了这么个由头。

刚下楼,邻居就问:“胡局好,出去溜弯了?”“哎哎……接——孙子放学——”胡局长很不自在地拖着尾音回答。

校门口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胡局长站在路边翘首张望,寻找熟悉的身影。果然,他看见点点和一个同学说说笑笑出来了。

局长迎上去,招手:“哎,点点,到这来!”点点看见他,大声说:“爷爷,你怎么来了?”“接你回家呀?”说着,他把点点的书包接过来,牵着点点的手往回走。

正在这时,跟点点在一起的同学家长走过来,眼睛盯着胡局,嘴巴一张,往左边歪斜,涎水顺着嘴角流出来。胡局心里一惊:这是谁?好面熟呀!

“胡局,您好。”对方掏出纸巾捂着左边嘴巴,然后热情地伸出右手。

“你……”胡局长在记忆里搜寻这个人,友好地跟他握手,

“我叫杨柯,您不记得了?”胡局长看着他的脸部表情,突然想起多年以前曾有个叫“杨柯”的人……

有一次,他给基层干部作报告,口似悬河正讲得起劲时,发现主席台下有人不注意会场纪律,捂着嘴交头接耳。他当即中断讲话,喝令那人站起来:“怎么回事?有意见?不想听?”那人站起来,面红耳赤,嘴巴一噘,脸上肌肉不停地弹跳,朝他挤眉弄眼,表现出不屑一顾轻蔑的样子。胡局长大怒,质问:“你是哪个单位的?这是什么态度?我命令你退出会场,停职检讨!”会场上的目光集中在这个人身上,一片死寂。这人收起笔和本子,灰溜溜地离开了会场。胡局长当场宣布:“这样的干部不能用,一周内我希望看到对他的处理结果”。

会后,有人反映这个人叫杨柯,是刚提拔的政工干部。也有人说杨柯三叉神经痛,面部肌肉反射性抽搐,自己无法控制。因为这个毛病,曾吓跑了不少姑娘,还得了外号叫“歪嘴和尚”,快四十岁才娶妻生子。还有的人说那天挨批是因为过度紧张引起面部痉挛,并非藐视领导,处理他有点冤。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胡局长潜意识希望此事不了了之算了,所以没有追究下去。一周后,干部部门呈上一份辞职报告,署名:杨柯。

如今见到杨柯,胡局长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胡局,点点跟我儿子成成是同桌,他俩可好了。”杨柯左边脸微笑着,右边脸表情凝滞。

“那好呀,同桌要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对了,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好,挺好的,”杨柯保持半脸微笑,对胡局长说:“我辞职后主要时间和精力都绘画了,去年加入中国美院,现在搞一个画展,”

“那太好了。唔……”

“说心里话,我能有今天,多亏了您。”

“我?这话怎么说?”胡局长有些纳闷。

“是呀。上次你作报告,我私下议论您把“一蹴(cu)而就”念成了“一蹴(jiu)而就”,让您难堪,您要人摘我的顶上花翎,削我的俸禄,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这嘴脸不适合在职场上混。所以,一转念,就回家专心搞美术了”。

“唔……你这……”胡局长摸摸自己的脸,看着杨柯。

杨柯放下捂脸的手,说:“我这是老毛病,激光治疗后疼痛减轻了,但神经麻木没有知觉,一说话就变型。”

“小杨,我以为……”胡局长还想说什么,不知不觉到了分叉路口,点点和成成道再见。

杨柯跟胡局长挥手:“胡局有空来文化宫看我的画展,多提宝贵意见。”

“小杨,我,我已经退休了……”

“我知道,退休还是我的老领导”。

“唔,好,好……”胡局长心里怪怪的,不过,回家的步子还是轻快了许多。

搜索建议:退休领导  退休  退休词条  领导  领导词条  退休领导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