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走过竹签地(第十五章 遭敌袭击)

  (一)

  

  初春的越南北方,已经是春意盎然,一片绿色,山上开满了红艳艳的山茶花,。远处一川瀑布一泄百米发出隆隆响声,我坐在担架上独自欣赏着这美丽的山水。战争的阴影在我心中荡然无存,也忘记了是在战争环境下来欣赏这美景。我的思绪也随着这美景飞向远方。

  

  “连长换药了”一位年青护士端着盘子走过来了。

  

  这一声叫喊把我从远方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回头一看护士已经站在我的身旁。护士弯下腰帮我解开绷带。

  

  “哟,连长你的伤口愈合很好”护士向我报告着好消息。

  

  “这伤还要几天会全愈,才能走路呢”我问护士。

  

  “长拢了,不痛了就可以走路了”护士嘴快地回答说。

  

  “空话,这还要你讲。我不是医生也知道”我回答着护士。

  

  “好了好了,不给你贫嘴了,快配合我换药吧”护士有点生气地说。

  

  我翻过身子侧卧在担架上,护士很快换好药了,扎好绷带。并扶我坐起来。我对她说:“谢谢你,李护士”。

  

  “不用谢,还给你换几次药就好了”,护士端着盘子朝我笑了笑说。

  

  “我希望它快点好,老要人抬着走不好”,我对护士讲。

  

  “不要怕,过两天你就能下地走路,安心养伤吧”护士有把握的对我讲。

  

  “李护士快过来”远处一声叫喊,护士端着盘子快步走了过去,我望着李护士远去的身影思绪也像欣赏这美丽山水一样,奔腾豪放。

  

  前线又抬下一批伤员,医生护士忙得不可开交了。我从担架上扶着步枪想站起来过去看一看,刚要站起来时脚上一阵阵痛,我又不得不坐下,看来我的伤口不像李护士说的那样好。我只好坐在担架上等着。脚不能走路是人行动的最大的限制。

  

  我们连队随着汽车又护送几批伤员和俘虏回国了。整个战局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我们越来越有利,越军一线防御被我军彻底打垮,部队正向越纵深发展。满山遍野都是中国军队,越军只有化整为零以特工队的方式来袭击我们。

  

  我们在这山里住了好几天了,我的伤口也慢慢地好了,扶着拐丈可以走,再过两天脚就可全愈了。

  

  “连长给你换药,是最后一次了”李护士笑容可掬地对我说。

  

  李护士帮我解开绷带,一看我的伤口完全愈合了,就对我说:“不要换药了。但是注意不要强劲走路就是”。护士叮嘱我。

  

  “谢谢你的精心照料”我对李护士说。

  

  “在这异国他乡,还谁谢谁哟,我们能在战场上相遇就是缘份”李护士心直口快地说。“那是那是,要不是我们连队调来后指,我不受伤也许我们相见不相识呢”我回答说。

  

  “你伤好了又要带着你的连队去执行战斗任务,你们连队在我们心中是一个英雄连队,出了不少英雄,有空手夺机枪的,有和敌人拼搏炸死两个敌人的,还有军长的儿子壮烈牺牲的英勇事迹都在我们中间传开了”护士像放连珠炮似的数了一通。

  

  她这一说,我倒想起我们连队在开战以来发生的事历历在目。他们一个个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也是我朝夕相处的亲密战友,为了祖国的安宁,为了人民的幸福他们都献出了年青的生命。我这个连队荣誉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你轻伤不下火线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李护士又夸奖我说。

  

  “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我回答说。

  

  “谁夸你,我只觉得你们这种的精神是值得我学习的”李护士又在贫嘴了。

  

  “你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我要是没有你的精心护理,伤也许不会好那么快哟”我回答李护士说。

  

  “在你们野战医疗所,养几天伤,重返前线的战士已经不少了,同样也是增强战斗力啊,你们力量不可忽视”。

  

  “你也不要来夸奖我了,今后有什么事你来找我就是”李护士对我说着就端起盘子走了。

  

  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心中敬佩这默默无闻的英雄----医护人员。在她们手中不知挽回多少生命,在她们手中有多少战友恢复健康重返前线。但她们的工作是那么平凡,在她们平凡的工作中没有出现过战斗英雄。

  

  (二)

  

  我的伤好后回到连队,以前虽说在野战所养伤,其实离连队只有二百米左右,连队有重要事就来请示我,和连队还是朝夕相处。

  

  我到各排走走,了解一下情况。战士们看到我都高兴地围上来,大家一片欢腾。

  

  “大家安静一点,让连长好好休息一下吧”指导员走过来对大家说。

  

  这时大家自动散开了,只有战士小刘站在我身边,小声对我说;“连长,你受伤让我们担心呢”。

  

  “现在你的伤好了,我们也放心了”。

  

  小刘对我说了这番话后,就放心地走开了。

  

  “连长师后指要你去开会”通信员跑来对我说。

  

  我整了整军容风纪,就向开会地点走去,会场是设在一块草地上,副师长站在一个泥土堆上,我们与会的同志就蹲在地上。

  

  “根据战斗的进展,我们接师基指的通知,要向前面转移”。副师长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后指摊子大,人员多,战斗力弱,行动不便,有野战医院,有辎重和车辆,有一千多民工,还有俘虏,各部门要注意安全,随时作好战斗准备,防止敌特工队袭击”

  

  “特别是保卫我们的战斗连队更要提高警惕,做好防范措施。具体出发时间再听通知”副师长把我们这次转移的任务说得清清楚楚。

  

  散会后,我回到连队把这次转移行动向班以上干部作了转达。要求大家作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夜幕降临,在空旷的野外,大家静静地等待着出发的命令。

  

  “连长,刘参谋找你”通信员带着刘参谋来到我的身旁。

  

  我起身和刘参谋握手,刘参谋说:“副师长要你们连队担任这次转移途中的后卫”。

  

  “好的,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我回答刘参谋说。

  

  刘参谋交代任务后就迅速离开了我们连队

  

  后卫任务就是要保证后指后尾的安全。

  

  刘参谋走后,我和指导员商量,如何部署这次任务的兵力。

  

  “由猛张飞副连长带领一排走最后。其它按行军序列行进”,我说。

  

  “给一排再配两挺轻机枪”指导员给我建议说。

  

  “好的,从二,三排各调一挺轻机枪加强给一排”我回答着指导员。

  

  定好方案后,我们立即召开排长会议,把兵力部署向大家宣布。就在原地静静地等待出发的命令。

  

  子时已过,上级下达了出发的命令,队伍按行军序列行进,大约走了一个小时还没有走出一公里,行军速度非常缓慢。走在我们连队前面的是师后勤部军需物资和辎重,由军马驼着。行进中有一匹军马突然站着不肯走了,驭手着急地拖着军马向前走,军马就是不肯前进半步。打也打不走。

  

  驭手说;“这匹军马平时是最听话的,今天是怎么啦”。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把物资装备卸下来,把军马丢下,我们队伍继续向前走。

  

  天下起毛毛细雨,队伍在山间小道上静静地行走着。

  

  一排在最后边走边交替掩护前进,整个队伍走了三小时才走出一个山谷,在夜间行军谁也不敢掉队。

  

  夜深了,大家走得都很累,一停下来,有的战士就倒在路旁睡觉了。再往前走时都互相提醒,各班清点人数,恐怕丢下在路旁睡觉的战友。走路特别小心,生怕发出响声,惊动敌人。队伍翻过一个山坳,走过一条小河沟就进入一个谷地,四面环山。我们连队还没有进入谷地,还在山崖口时,一阵尖锐的叫喊声,打破了宁静的夜空。是越南话,我们听不懂。

  

  “翻译,你快把叫喊话的意思翻译给我们听”我对翻译说。

  

  翻译赶快走到我的身边说;“俘虏在叫喊他们的同伴来救他”。

  

  我们出发前有三名俘虏来不及后送,押俘虏班押着三个俘虏随大部队转移。也许俘虏在转移路途中,经过他们的防区时,就乱叫喊同伴来救他们。

  

  他们这一叫喊,使我们整个转移的队伍都紧张起来,我命令我们连队占领附近山头最高要点。控制着这山谷的安全。

  

  又是一阵叫喊,一名俘虏一叫喊,其他两个俘虏也跟着叫喊起来,押俘班的同志一下子慌忙起来,不知如何是好。随即拿起毛巾把他们的嘴堵住。但俘虏极力挣扎,还是发出响声。一战士实在没有办法对其中一个俘虏打了两下,其它两个俘虏才老实了,不作声了。这名战士也是在非常时期用非常办法来解决非常问题。

  

  平息这事后,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我们的队伍又向前开进。

  

  (三)

  

  走过一坐坐山,翻过一道道沟,也不知走了多远,天快亮了。

  

  大家都觉得很疲劳,队伍停止前进,坐下来休息。我们连队在后面派出警戒也坐下休息,我刚一坐下来就听到前面在大喊大叫,随着就是一阵枪响。夜空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宁静,我们连队立即占领有利地形,展开战斗。

  

  前面枪声更加激烈,轻机枪,冲锋枪发出“哒,哒,哒”的响声,随后有手榴弹的爆炸声,火光冲天。手榴弹响过后,一片漆黑,分不清敌我,战斗打得十分激烈。

  

  “我们遭遇敌人袭击了”我对指导员说。

  

  “通信员你去通知各排,没有查清敌情前,不许乱开枪”我对通信员说。

  

  通信员转身向各排跑去。这时三排迅速爬上我们后面的山顶,架起机枪向对面山上扫射,子弹打在山上的石头上冒出一阵阵火花,但是没见敌人还击。

  

  行军队伍前后,到处都是枪声,一片混乱。我们从越军沉闷的枪声中判断敌人不是很多,是小股敌特工队来袭击。

  

  “连长,后指来电要我们连队向前面去”两瓦电台报务员向我报告说。

  

  “你和后指沟通,我要和副师长通话”我对报务员说。

  

  很快接通了副师长的电台,副师长对我说:“我们遭遇敌特工队袭击,你们连队上来两个排,增援受袭部队”

  

  “好,我们马上就到”我坚守地回答说。

  

  和首长沟通后,我心中有数了,任务也十分明确。

  

  我和指导员商量,决定猛张飞副连长和副指导员留在后面,继续担负后尾警戒,我和指导员带二,三排立即向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遭袭地点。

  

  人马都卧倒在道路旁,一片漆黑,我们前进时障碍重重,道路上又放着不少物资。有的军马受到惊吓,到处乱跑,我们向前跑时一不小心就踩踏在人身上。向前跑出几百米在一个转弯处时,又响起激烈的枪声。三排长带领全排立即占领有利地形,向前面的山上射击。

  

  在夜间遭受敌人袭击,分不清敌我,这是最难的。

  

  我们只有封锁山崖口,不让敌人逃跑。

  

  三排长灵机一动,大声喊道,“中国的民工们就地卧倒,不要打枪了,我们是中国军队来保护你们的”

  

  他这一喊真凑效,枪声渐渐地停下来了,天也亮了。

  

  我们走近一看,山路旁边躺着好几个受伤的民工,再向前走过去,见到野战救护所的几名军医和护士们也受伤躺在地上。枪声停下来了,他们才渐渐地清醒过来。但我们没有看见一个敌人。难道是我们自己人打自己人,大家心里面都犯着嘀咕。

  

  “三排长你们快派出警戒”我对三排长下达着命令。

  

  三排立即占领制高点,我们连队还在周围派出了警戒,保护着这一带的安全。

  

  这时副师长和后勤部长走过来了,看到这种场面都感到非常震惊。

  

  首长们认真查看了现场,冷静沉着地作如下判断;一,不是遭到伏击,二,是小股敌人袭扰,三,我方反应迅速坚决还击。随后首长作出下例处理措施;一立即收拢人员,二马上清理现场。

  

  我连根据首长指示。配合机关人员立即展开清理行动。经过一番清理。查清了遭遇袭击的经过和原因。

  

  这次遭受袭击,我们牺牲一名军医和七名民工,有三名护士失踪,三十七名民工和一名卫生兵不同程度受伤。但是我们也抓到一名受伤的越军特工队俘虏。

  

  据越军特工队俘虏交代:他们听到被我们俘虏的越军的叫喊,就知道有部队经过这里,趁天黑在前面路段上设下埋伏,并派几名懂中国话的特工队员化装成中国民工,混进民工队伍中,待走到他们的设伏地点时,在民工中叫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就开枪射击民工,这一打就把民工队伍打乱了,在夜间很难分清楚敌我,互相打,搅混水后。扮装中国民工的特工队趁混乱之机,又朝前走到野战救护所用同样的方法,把野战救护所那里搅乱了。并抓走了我们的三名女护士,几名装扮中国民工的特工队员就趁机溜走了,他走在后面,一子弹打伤脚,被我们民工担架队的民兵抓获。在山上设伏的特工队看到中国军队内部打起来他们只是放几枪就跑掉了。

  

  俘虏这一交代,我们遭遇袭击的来龙去脉便一清二楚——他们利用我们夜间行军对地形不熟悉的弱点,造成队伍内部混乱,从而达到敌人目的。“趁火打劫”这一中国古老的战术被越军利用得淋漓尽致。这次遭遇敌特工队袭击教训是深刻的,损失也是惨痛的。

  

  (四)

  

  我们清理完后,首长指示我们连队继续担负后卫,留下二,三排护卫野战救护所和民工担架队。我们的队伍又向前开进。

  

  整个队伍小心翼翼地向前走,警惕性特别高,有一点动静大家就卧倒在路旁边,也许是遭遇敌人袭击的原故吧。

  

  太阳出来了,越南的鬼天气,一出太阳就热得要死。扛着机枪和炮的战士,军装上已经结了一层白白的盐汗霜,抬着伤员和烈士的民工们就更加辛苦了。走一段路就大汗淋漓,我们连队的战士不时换换他们。

  

  队伍向前慢慢地走,山越来越矮,山地也越来越少,走着走着,我们的队伍走出了山地,驶向了平原。从地图上看我们接近越南省会高平城了,走出山地后,大家心情轻松了许多,同时同志们的警惕性也放松了。认为脱离了高山地域,敌特工队无处藏身,遭受敌人袭击的机会就少了,我们相对安全一点。

  

  我们向前走在路边发现一个牛栏,牛栏内关了二十几头牛,战斗打响后牛主人逃走了。由于牛的主人没有把牛栏打开,二十几头牛都死在牛栏内面,有的牛肚子胀得鼓鼓的,发出一阵阵恶臭,我们走过时不得不捂住鼻子跑过去。

  

  走了一夜,我们身边带的水都喝光了,天气太热,大家口喝难受。军马口中冒出白泡沫,有的战士干脆在路边采摘野草放在嘴里面嚼,感到一丝丝凉爽,用来止喝。有的战士实在坚持不住了晕倒在路边,水这时对我们来说是第一需要的,心里想有一点水是多么好的享受啊。

  

  在大家盼望有水喝的时候,在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流,清澈的河水吸引着大家的脚步加快。走到河边,走在前面的人员就不顾一切往河里冲去找水喝。担架队的民工们放下担架直奔河边,爬在河里喝水,就在大家都去不顾一切爬在河里喝水时。“叭”一声枪响,子弹打在河边的草堤上,这时在河里喝水的人们听到枪声就一窝蜂似的往河堤上跑。接着又是一阵机枪扫射过来,打伤了好几个民工。还有部分人员在河里爬着不敢动。

  

  面对突然袭击,我也被这场面吓懵了,我爬在一个土堆后观察着枪是从哪里打来的。在空旷的平原上,敌人会藏身在哪呢。正在我一筹莫展之时,一缕火光从对面一个小村庄里射出来,敌人藏在一个民用小村庄里。

  

  “二排长你带两挺机枪向对面的小村庄射击”我对二排长说。

  

  二排长迅速带领机枪占领有利地形向小村庄射击,我们的机枪一个长点射,打在村庄的左侧,敌人这时机枪迅速把火力转向我们的机枪。一阵对打之后,我们的机枪没有有效地压制住敌人的火力。

  

  “四排长你用六零炮摧毁对面小村庄的机枪”我给四排长下达炮击村庄的命令。

  

  四排长迅速目测距离,计算好诸元,两门六零炮占领发射阵地。向小村庄发射三发炮弹,首发命中目标,炮弹把小村庄打着火了,一时浓烟滚滚。我们的机枪还是继续向小村庄射击,敌人藏在小村庄的火力点被我们消灭了,我们又掩护着大家继续到河里喝水。

  

  喝足水后,我们的队伍又继续向转移的目的地进发。在平原上行军要比山地行军快。视野开阔,我们行军在一条马路上,一看到处都是中国军队,这时我们的胆量也大起来了,不怕遭受敌特工队袭击。大约向前走了两公里路,在河里看见有七八具越军的尸体飘浮在河里的水面上,可能是前峰部队击毙的。从越军的尸体看有好几天,都发胀了,衣服都胀开了。有的战士看了心里就不舒服,因为我们刚才喝的水是从这流下去的,有个战士就蹲在地上吐起来,军医走过来才给他一些药吃,休息一下才继续向向走。在下午二点钟我们顺利到达目的地。

  

  (五)

  

  我们到达目的地后,后指明确指示我们连队保卫后指安全。后指驻在越南一座民房内,这座民房是一座标致建筑,用我们中国话讲是一座别墅,内面装饰很豪华。我走进这座别墅里面时,看到墙壁上挂一张照片,照片中有房主人和周恩来总理一起照的相。说明这座房子的主人不是一般越南的普通老百姓,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我再看挂在墙壁上的日历翻在二月十七号没有再往下翻了,证明主人是从十七号这天跑离这座房子的。

  

  “连长你过来”副师长在叫我。我立即跑到首长跟前,等待首长作指示。

  

  副师长说:“不能动房子里面的任何东西,只是暂行住一宿,你们连队在房子周围警戒,保证后指的安全。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

  

  我在一旁有力回答“是”。

  

  “首长还有什么指示”我迅速请示着副师长。

  

  “快回去做好准备”副师长严肃地对我说。

  

  我从房子里面走出来,太阳已经西斜了,在房子周围已经驻扎满了部队。我们连队还在后面没有上来。

  

  “通信员你去叫指导员把部队带上来”我对通信员说。

  

  通信员跑步到连队去了,我在房子旁边等待他们的到来。利用这一空隙了解房子周围的一些情况,向前面望去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右边远处有几个小山头,离我们所在地起码也有几千米远。房子正前方是一片水稻田,左方有一条小河沟流过,房子旁边有几棵树,房子再过去又是几栋房屋,整个房屋是连成一片的。从地形上看,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地形地物,但是只要我们把守好房子周围,敌人来偷袭是比较难的。也有对我们警戒不利的是我们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不知敌特工队会从哪个方向来袭击。

  

  我在认真思考着我们连队怎么样完成这一警戒任务,突然刘参谋来到我的身旁。他拉我走到小河流旁边,顺着小河流向上走了几十米,然后指着小河流对我说:“小河是从远处山边流过来的,要特别注意防止敌人从小河沟里来袭击我们。”

  

  我顺着小河流向远方望去,远方的山头却是敌人藏身的好地方,也许敌人真利用这一有利地形来袭击我们,小河沟是我们连队防范的重点。

  

  “刘参谋我们把防范重点放在这条小河沟上,你看可以吗”我向刘参谋请示说。

  

  “你们连自己定吧”刘参谋说完。转身回房子里面去了。

  

  “连长我们连队上来了”通信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对我说。

  

  我一看指导员带着连队走过来了,就走上前去对指导员说:“连队就地休息”。

  

  我把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都叫在一起商量着我们连队的警戒任务。我先讲了来这里看到的一些情况,并把自己的想法向大家作了一个汇报。大家同意我重点防范小河沟的防御措施。

  

  最后开会决定:一排和二排防守在小河沟一带,由副连长负责:房子四角架设机枪。由副指导员负责:房子四周由三,四排担任警戒,在稻田地设立隐蔽哨位,并挖掘掩体。由指导员负责。夜间一律不得随意走动,防止误伤。

  

  开完会后大家就按各自负责的岗位展开工作了。在天黑之前我到各警戒位置去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问题我才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天很快就黑下来了,也许是断电的原故整个村庄一片漆黑,我们都卧在空旷的田野地。

  

  几天的疲劳,我也不知不觉睡觉了。

  

  “叭,叭”几声枪响把我从梦中惊醒,坐起来提起手枪就向远方射击,这时我们守卫在房子四角的机枪也同时开火,房子四周枪声十分激烈,在小河旁边防守的部队倒没有什么动静。一阵激烈的射击后,我观察一下没有听到敌人还击的枪声。我赶快叫号兵吹停止号,我们的枪声停下来了。

  

  这时在房子左侧的一名战士爬到我的身旁边。哭着报告说:“连长我们副指导员负伤了”。

  

  听到副指导员负伤我心里格登一下,赶快爬到副指导员身旁边,一看副指导员躺在地上,手脚都中弹,鲜血直流,这时卫生员跑过来给副指导员包扎止血,但血无法止住,因副指导员被子弹击中大腿主动脉。在卫生员束手无策时,野战救护所的军医也跑过来抢救,。就在我们抢救副指导员的同时又一名战士报告说:房子的东侧重机枪点有两个射手受伤。

  

  我又迅速到东侧重机枪点,一看两个战士也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呤,军医们正在给他们包扎。我安慰两个战士几句,又跑回副指导员身边,副指导员脸色仓白,用发颤的手握着我的手,声音十分微弱地说:“连长,敌特工队来了四五个人,从我们左前方来,开枪击中我们好几个人,我们还击后他们就趁夜色逃跑了。我不行了。”

  

  我双手紧紧握住副指导员的手对他说:“不要急,我们就在野战救护所旁边,一定会全力抢救你的”。

  

  “连长,我的伤势自己最清楚,你不要安慰我了,这次恐怕要到马克思那儿报到了”副指导员双眼含着泪水对我说。

  

  指导员也过来了,他弯下腰抚摸着副指导员的手说:“你不要太悲观了,我们一定会把你救回国内去的”。

  

  副指导员用的左手从贴身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包交给了指导员,指导员接过小布包放置在自己的衣袋里。贴在副指导员的耳朵边说:“我一定给你保管好”。

  

  副指导员轻轻地微笑了一下就闭上了眼睛。

  

  副指员牺牲后我们都感到十分悲痛,他在我们连队是一头老黄牛,开战以来默默无闻地工作着。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放声大哭起来。

  

  指导员来安慰我说:“要化悲痛为力量,多消灭敌人为他报仇”。

  

  其他两名战士在野战救护所的救护下,很快送到救护所里,等待天亮后送回国内。

  

  这次敌特工队的袭击造成我们一死两伤。这一夜我们是在紧张和恐惧中度过的。

搜索建议:走过竹签地  竹签  竹签词条  袭击  袭击词条  走过  走过词条  走过竹签地词条  
小说言情

 又见炊烟(三)

 三  从家出来已经是快傍晚了,我谢绝了再三让我留下吃晚饭的请求,匆忙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我要赶着回去给母亲做饭,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在我十七岁那年高中一年级刚...(展开)

小说言情

 虚空岁月(176)

 第一百七十六章 石球球球  刘显金这么一问,石球竟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声音小了很多,“俺找俺对象……”  看着石球的样子,刘显金忍着笑。  “你对象叫什...(展开)

小说言情

 穿越之明月绝恋三

   大显酒量  白令夕手里拿着一碗糖粥,正细细品尝,根本没有看前面的路,“空”的一声白令夕好像撞到了一个人,糖粥撒了一地,她还没开口骂道,北玄佑就大声说:“喂...(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