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痊愈

  “月亮不见了踪影,夜空中没有点点的星光,萍芝依在窗前,抚摸着渐渐隆起的小腹。一辆小车呼啸而至,雪亮的车灯像电闪划过,四五个陌生的壮汉从车上下来,冲进屋内,七手八脚,把萍芝架起往车上抬。”

  “不,不,不!”萍芝惊恐万分,腿四处乱踹,手乱抓乱推,突然坐起!睁大眼睛环视四周,大口地吸气,然后用力吐气,象是要把氧分营养全吸进体内,又把浊气废气全部吐出,皙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红润,惨白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已经记不起有多次在这样恐惧的梦里惊醒,只记得是同样的梦境,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恐惧,同样吓得一骨碌坐起。

  萍芝老公把她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

  “别怕,有我呢!这是梦,是在梦里,你知道吗?”萍芝老公说,“下午约好了宋医生,明天下午两点,我陪你去看宋医生。”

  宋医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心理科医生,已为萍芝作心理疏导两年多了,从刚开始严重得影响睡眠,到现在萍芝能正常的工作生活,病情已经好了大半。

  第二天下午,萍芝在老公的陪同下去看宋医生

  “宋医生工作室”在南湖公园的东边,一座古香古色的小院落,被绿树、青藤环抱,阳光、林荫、微风、蝉鸣、花香四溢,真可谓天然氧吧。踏进这院落,心灵就如同经历一次洗礼,混浊喧嚣统统荡涤而去,清辙平静替而代之。

  “呯、呯、呯。”萍之老公一边敲门一边轻轻地叫,“宋医生好。”

  “请进!”宋医生回应。

  宋医生是一个漂亮的、文静的女人,轻柔的声音,甜美的笑容。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衬得皮肤更加白皙,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正在看书。听到有人进来,抬起头,微笑着起身。

  “坐吧!”宋医生用眼神示意萍芝和老公坐下,倒两杯水,递过来,“请喝水。”

  “谢谢宋医生。”“谢谢。”萍芝接过水,递一杯给老公。

  “现在天气太热,你们如果喜欢,就可以多到这儿来玩玩,我这的温度比市区平均温度要低几度。”宋医生尽量说一些与病情无关的话题,“我打个电话给隔壁农庄,一会儿就会送西瓜来,可好吃了!”

  “别这么客气”萍芝老公说。

  “我们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应该的!”宋医说。

  “西瓜多久到?让农庄多送两个来,我们带两个回去。”萍芝问宋医生,并对老公轻轻说,“一会儿付钱时,我们全部付吧。”

  “可能要一个小时左右吧!我让他们送三个大西瓜过来。”宋医生对萍芝说,“要不,你先到床上休息一会儿。”

  宋医生推开门,后面的里屋,柔和的灯光下,所有的布置庄重整洁,散发出淡淡的香草味,宽大的床上,被子整齐叠放着,非常静谧。萍芝按宋医生的提议,躺着休息。

  宋医生坐到床边,微笑着拥抱萍芝的肩膀:“我们来放松一下,你轻轻地闭上眼睛,想像着远方,更远的地方,蓝天白云下的草原,清澈的小溪蜿蜒流过;碧绿的小草在微风中摇摆;洁白的羊群象是天空的倒影;柔软的微风吹来一阵阵微熏的味道。空旷、安静,听到蝉鸣声,由近及远,由响亮到微弱……”

  “深吸气,保持、然后再深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宋医轻柔地缓慢的地说。那声音听起来好舒服!

  “你感觉左臂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放松。”

  “你感到右臂越来越放松……”

  “感到头部放松,颈部放松,胸口无比地放松,非常舒畅,腹部放松。”

  “现在你感到全身非常放松,非常的舒服。”

  “你的记忆飘到从前,你的思维天马行空,你想起了曾经。”

  萍芝渐入梦境……

  萍芝女儿已经四岁,小家伙总闹着要弟弟或者妹妹。萍芝和老公也非常喜欢孩子,做梦都想再要个孩子。可是,虽然国家人口已经老龄化,但计划生育还在继续,每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想起再生一个孩子是违法的,想起可能开除夫妻的公职,就没敢再要。

  世上就有那么巧的事情,就在这时,一个小生命突然来临,萍芝怀孕了!全家都又惊又喜,喜的是,这个小生命是如何的顽强,在这不经意间就来了;惊的是,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将来到底会如何处置?可不管怎样,都从没想过不要这个小生命!因为全家已经接受、并爱着这个小宝贝。就这样过了三个多月,时间从春天到了初夏,衣服也从厚变薄,夏装再也遮不住微从隆起的小腹,萍芝和家人商议,去乡下的亲友家避避,躲过几个月就好了。

  萍芝被家人送到一个偏远的亲戚家,住在小山脚下,一条羊肠小道走一千多米才到家,独门独户,养了一条叫大黄的狗,平时大黄就守在路口。环视这地形,真可算是一个天然隘口,有大黄守着,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萍芝顾不上沿途的山青水秀,景色迷人,急匆匆赶回屋里,主人已准备好卧室,安静舒适。

  “怀孕的后几个月,可能就是在这里度过了。”萍芝望着天花板,想得走了神。

  以后每天所有的活动都在室内完成,萍芝怕人看见孕妇举报,举报有奖的。如想亲人想看看绿色,就打开窗,依在窗前,望着远方家的方向,看着远处的青山,近处的花草,风带着花儿香泥土香,扑鼻而来。

  平静地又过了一个多月,孕期的萍芝孑身一人,离开家离开亲人,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孤独和寂寞笼罩着她,只有腹中的小宝贝是她的全部精神寄托。

  “喂,萍芝,今晚八点前,我把你接出来,重新换个地方。”他老公在那头压低声说,“这两天村里有可疑的陌生人,亲戚怕会有人举报,为了你和宝宝安全,我们要重新换个地方,你收拾好物品,我准时来接你。”

  “这里很安全,真是多心了。”萍芝心里想着,觉得很好笑,“这非常时期,草木皆兵了!”

  嘴上还是应着:“嗯,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八点准时接萍芝去了下一个安置点,第二天就传来消息,昨晚村里的那一户人家,被计划生育干部搜了个遍。萍芝吓得腿都软了,她摸摸自己圆圆的肚子,心有余悸。

  在第二个安置处,平静地过去了两个多月,又是接到电话,又是转移。这回萍芝的肚子更大了,想起上次事件,她的腿似有千斤似的迈不开。幸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被搀扶着上车后,萍芝的心里都一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肚子越来越大,计划生育风声也越来越紧。“这回就躲姐姐家去吧,爸妈也在姐姐家,月份大了,也好个照应。”萍芝和老公商量。

  “姐姐家应该安全,去那有爸妈照顾,我也放心。”萍芝老公说。

  她姐姐住在学校家属区的五楼,平时白天只有父母在家,姐和姐夫都上班。住到姐姐家后,萍芝开心多了,几个月的孤独和寂寞,在亲人的陪伴中都慢慢烟消云散了。

  一天,有人在门口的楼梯房来回踱步,萍芝妈从猫眼往外一看:“天呐,是镇上的计划生育干部!”

  “这可怎么办呢?计划生育干部都守到家门口来了!”赶紧给萍芝姐打电话。

  “她姐,你赶紧回来,老家镇上的计划生育干部堵在家门口了,你想个办法吧!”

  “妈妈不要怕,你和妹妹就在家里,千万不要打开门,我想办法,妹妹马上就会安全的!”

  “计划生育干部堵在我家门口,宝宝已经八个多月了,为了让萍芝安全离开,你赶紧让两个班的学生从我们家楼梯口上去,把那干部挤上六楼,然后我开车在楼下等着。”萍芝姐对她姐夫说。

  这个营救方案非常体面,非常成功,萍芝又一次脱险!肚子越来越大,胆子却越来越小,总会做噩梦,总在梦里惊醒。不能再这样等下去,再等早晚会出问题。想办法让宝宝早点成熟,让宝宝肺泡早点发育成熟,萍芝注射了三天药物。

  三天后,离预产期还有三十六天,怕再等下去夜长梦多。只有想办法让宝宝早点出生。

  向妇产科医生朋友求助,朋友得知来意,经过B超检测,骨盆测量及血液化验,医生建议用人工扩张子宫颈的办法,让宝宝早产。经过医生和萍芝及家人沟通,决定冒风险,采纳这种方案,为了宝宝,豁出去了!

  “一会儿我用手,人为地为你扩张宫颈,我尽量轻一点,你忍耐、放松,不要怕,张嘴大口呼吸。”医生一边带手套一边说,“宝宝足月顺产是瓜熟蒂落,所以不太疼。现在是瓜未熟透生摘,所以有点痛。”

  手指慢慢插入,萍芝大口呼吸。

  “适应一下后,我就给你扩宫颈。”医生把毛巾塞到萍芝嘴边说,“有点痛,你忍耐,咬着毛巾,别把牙咬松了!”

  医生的手在来回地扩张宫颈,萍芝嘴里的毛巾咬出吱吱的声音,眼泪涌出,那痛苦的表情看着都心疼。半小时后,又重复扩宫一次。经历三次这种扩张宫颈的巨痛后,宫口开全,子宫开始有规律的宫缩,萍芝越痛越密。宝宝终于在子宫里呆不住了,四个小时的折腾后,随着萍芝竭尽全力的嘶喊,宝宝出生了。

  早产的宝宝,全身通红,皮肤象一层薄膜,是透明的,皮下的血管,红的蓝的都清晰可见,萍芝疲倦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这下放心了,我的宝贝。”萍芝心想,“我是拼了生命来保护你、来爱你的,我的小宝贝。”

  母子平安,全家人悬着的心都放下了。

  宝宝和萍芝安全地被安置在县城的一处出租屋。有家不能回,可这并无影响!简陋的出租屋到处都洋溢着喜悦。

  计划生育干部又来了,这次来势不可挡!产后三天的萍芝,被请到计生局,萍芝和老公两个人分别在两个办公室单独审问。领导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审问就一直进行着。从上午到中午,中饭都没吃,下午又审,萍芝终于顶不住,晕倒在隔离审问的办公室……

  宋医生看着萍芝痛苦的表情,知道这就是她恐惧的根源。

  “一切都好了,再也不用计划生育,再也不要求只生一个孩子了,你的两个孩子也都聪明伶俐、茁壮成长!”宋医生轻轻说“当我从三数到一,你就可以立刻清醒过来,而且,有着非常轻松、非常愉快的心情,你脑袋里所有不快乐的、恐惧的芯片已被我取出,现在植入的全是轻松愉悦!你将无比轻松,无比快乐!”

  “我现在开始倒数,三、二、一,醒来!”

  萍芝醒了,宋医生微笑着给她一个有力的拥抱,顺手递来今天的报纸,然后轻盈地走出房间。报纸上醒目地写着:“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萍芝心里,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在漫延……

搜索建议:痊愈  痊愈词条  
小说连载

 意识外衍

 意识外衍  物质是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存在?意识是物质的最后形式也是世界的最后形式。世界是物质的,意识也是物质的,意识和物质是统一的并不对立而且任何物质都...(展开)

小说言情

 乐园 (四十)

   四十  生活中的快乐都是一样的,但各有各的不快乐。  最近,赵明全是既快乐,又有一点不快乐。  快乐的是,人到中年已经“五子登科”喜盈门,心里乐得就像一朵...(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