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母亲

  总有一个人将我们支撑,总有一种爱将我们包围。这个人就是母亲,这种爱就是母爱!每个人都有妈妈,都有享受母爱的机会。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就是母爱!我的妈妈也不例外,他对我们兄弟姐弟的爱,是无微不至的,是一位伟大而又平凡的母亲

  

  我的母亲,五十三岁了,中等身材,有着长长的、卷卷的、乌黑的头发,脸上总是带着微笑,是一位和蔼可亲、待人仁慈、勤俭朴实的妈妈。她的穿衣打扮也跟别人一样,但不时髦。由于长年操劳,额头上的岁月痕更深了……看起来很老了。

  

  母亲出生在阶级成分不好的家庭里,兄弟姐妹共五人,在她刚到上学年龄的那年,外公家被一场意外的大火,烧得一无所有。日子特别难过!家里缺粮,妈妈和年长的一起,走很远很远的山路,还要偷偷地去刨点红薯或土豆,外婆趁着夜深人静时煮熟了,然后将兄妹几个一一叫醒,等到大家吃饱,公鸡差不多开始打鸣了,却又开始了第二天的辛苦劳动。母亲活到老,辛苦到老,这种生活的痛苦,我的笨笔写不出一百分之一二。

  

  那时候,定婚讲究门当户对,父亲的阶级成分也不好,是富农成分,比妈妈家的地主成分稍微好点,父亲娶了母亲,我的奶奶,也就是我妈妈的婆婆,她对妈妈的态度,给母亲留下了恶婆婆的形象。似乎在母亲那辈人,婆婆对媳妇永远也不能跟对待儿女一样。母亲稍有出错,奶奶就会无休止的训斥,母亲却总跟没事似地不搭理。

  

  母亲辛辛苦苦十月怀胎,把我们生育下来,从此璀璨的星空中,便多了几颗明亮的星星。母亲宁可自己吃差的,穿破的,也要让我们吃好的穿好的!每当我回头,就仿佛看到了过去的日子里,铺满棘刺的道路上,多少次母亲用春风化雨般的爱,滋润了我们那幼小的心灵……依稀记得儿时的顽皮,摸鱼捉虾,掏鸟蛋,玩伴们拿着竹竿和树枝,在山坡上追逐嬉闹;依稀记得双眼通红,站在村口挥手,声声唤着我的乳名,在外面的日子要注意身体。这声音,直到远去的身影逐渐模糊,才化在风中。

  

  在别人眼里,也许母亲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农村妇女,而且只字不识。但母亲的爱是独一无二的,是别人给不了的,她给我的是生命的教育。母亲非常重视我们的学习,愿意把钱投资到我们的学习上,学校里有什么比赛,希望我们能积极参加,去展示一下自己能力。妈妈常常对我们说:“我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在我受挫折时,妈妈又鼓励我“失败乃成功之母”,不要泄气,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会成功。这句话鼓励着我,这股勇气窜到了我身上。

  

  妈妈是个很认真、很仔细、心灵手巧的人,会做许多精巧的手艺。妈妈在家庭生活上很会调理,她蒸的馒头圆圆的,白白的,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儿,很好吃,我们几兄妹有健康的身体,离不开那些可口的馒头。妈妈做的菜更好吃,我最喜欢她做的风味小吃,如油巴巴、汤圆、马拉滚,米豆腐、薯片等,比马路上卖的好吃多了,怎么吃也吃不够。在没有通电的时候,一到晚间,母亲就抱着一盏油灯,一针针缝着布鞋、鞋垫,一直到半夜。每天天刚亮时,母亲便起床做早饭。到天大明时,才把我们喊醒,催我们吃饭去上学,要我们用功读书。

  

  母亲省吃俭用,每天从天亮一直忙到天黑,种点不十分肥美的地,操持着家务,默默地、就这么简单地、习惯性地做着一些母亲认为很简单的事情。她总是忙里忙外,不辞辛劳,终年没有休息,从来没有一丝怨言。可她在忙碌中,把我们家中收拾得总是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妈妈为人很热情,给亲友邻居帮忙,她总跑在前面,凡是她能做的,都有求必应。妈妈的性格很开朗,和我们就像朋友关系,每次我带同学回家,她都会热情款待,同学们都说妈妈好,不过更多的是高兴,为自己有这样一位母亲骄傲呀!

  

  妈妈的气量大,事事留心,事事格外容忍。母亲为人善良,她教导我们从小就要诚实,我们在母亲的教训之下,受了她的极大极深的影响。到如今,我的好客习性还未全改,因为自幼儿看惯了的事情,是不易改掉的。我之能长大成人,是母亲的血汗灌养的;我之能成为一个不十分坏的人,是母亲感化的。感谢她给予我的养育之恩,奔波劳累。

  

  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带大,经过我们的努力,没有辜负她的希望,个个都能自食其力。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逐渐懂事。

  

  在那漫长的成长旅程中,是母亲陪伴我们度过了金色的童年,送我走出了家乡的怀抱,走在了人生的轨道上。如果没有她体贴的关怀;没有她鼓励的目光;没有她亲切的话语。我哪能有今天?所以我要对亲爱的母亲说一声:“妈妈,谢谢您!您辛苦了!”

  

  总之,千言万语道不尽,也说不清对母亲深深的爱!

  

  愿天下所有母亲都永远健康快乐!

  

  

搜索建议:母亲  母亲词条  
感情

 泡沫之夏(九)

 夏日,晨曦微露,柔和的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在江月白睡意犹存的脸上。她从沙发上爬起来,拉开窗帘,抱紧有些冰冷的肩膀,倚靠着大落地窗,默默地发呆。她已习惯了早起,...(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