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如果还爱你的妻,请看——

  我不要你的别墅,不要你的豪华轿车,哪怕是一间茅草屋,只要你能容我一份和谐,容我一份谅解,容我一份理解,容我一份执念,就像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题记

  

  

  

  请你以后别再说爱我,我是你的妻子没有错,这辈子都是,我也敢用我的生命发誓,这一辈子我不会背叛你,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和孩子们,还有老人的事情。所以,我请你在外面全心全意的打拼,好好的工作,一则为了生计,二则也是为了你自己的人生风光一番,成就一番。

  

  大千世界里,不爱妻子的丈夫比比皆是,所以,你没有必要纯文本的,假意的说着爱我的话语,我觉得虚伪。

  

  你是爱过我,但那是之前的事情了,我也感谢你那么的爱过我,我也感恩你的爱让我觉得自己曾经是个幸福的女人。

  

  我可以忘记,不计较你曾经身体和心灵的全方位的背叛,但我不会忘记你对我的狠,那些如刀般的在我脸颊上肆意挥舞的巴掌,如剑般不偏不移的刺在我心上的污言秽语。

  

  你侮辱着我的尊严,侮辱着我的人格,侮辱着的清白。

  

  我一次次的希望着,一次次的失望着,心还是冷了,渐渐的死了。对于你满嘴有模有样的爱的语言,我听着恐慌,也可笑,我不了解你以如此方式的爱着我,我也害怕,甚至惊秫接受你的这种自私的爱。

  

  我的身体,神经,性格都发生了偌大的变化,就连年轻的心脏也大不如从前了。我喜欢上了自残,在你面前狠狠的自残,有的时候,我真的想拿把刀狠狠的捅进自己的心脏,来满足你的满足,我也想用我自己的生命报复你,想残害自己以报复你,让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里。

  

  我深深的相信,甚至是确信,总有一天,我会死去,不是老死,不是意外,是自杀。

  

  但我的尘缘还太深,我有还不懂事的孩子,有真正爱着我的老人和兄弟姐妹。不为自己,为了他们,我也必须得好好的活着,活到我真的活不下去了,真的了无牵挂了,真的有勇气拿起那把我思量已久的刀柄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你,我活着痛苦;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你,我想自残,想自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你,我狠不下心离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你,我狠不下心伤害;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你,我狠不下心报复。

  

  即使我那么恨你对我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辱骂,一次次侮辱;即使我那么痛苦的活着,那么孤独的活着,那么寂寞的活着。

  

  我不止一次的发过誓,我要报复你,但面对你,每一次我都退却了。我想着你的尊严,想着你父母的尊严,想着你是我的孩子们的爸爸,想着你曾经对我的好。

  

  是有爱,是那一丝还残喘在恨里的爱,是还等待在恨边缘的爱,等待你去唤醒她。用你的大度,用你的无私,用你的理解,用你的陪伴,用你的温柔,用你的支持,用你的宽容,用你的信任,用你的尊重,用你的胸怀。

  

  你没有,这些你都没有。你有的只是床榻间的那一句虚情假意的“我爱你”;你有的只是我给别人打个电话都会招来你狠狠的伤害和侮辱的自私;你有的只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冲我大发雷霆的嗓门;你有的只是不愿意分担我任何劳苦的懒惰……

  

  在你眼里,我只是个女人,是只属于你的女人。

  

  在你心里,我只是个妻子,是为你洗衣做饭看孩子的妻子。你从不会想到我带孩子也有烦恼,抑郁的时刻,也有劳累和辛苦的时候,你只会咒骂或者埋怨我没有看好你的孩子

  

  难道你养着我,我就该顺承着你的一切要求吗?你养着我,我就应该承受你所有的责怪和不满吗?

  

  你何时把我当过一个还年纪轻轻的和你一样有理想,有打算,有思维的成年人?

  

  我也喜欢工作,喜欢有个职业,哪怕是苦点儿,累点儿;

  

  我也喜欢打扮,希望有套像样的化妆品,哪怕是便宜点儿;

  

  我也向往时尚,希望有套像样的服装,哪怕是传统点儿;

  

  我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散散心;

  

  我也想有一个自己的空间,看看书,写写字;

  

  我也想有一片自由的天空,想想自己的事情,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的这些要求似乎是你的禁忌,你自私的想隔绝我所有的一切家庭生活以外的世界,甚至是光明正大的拍拍老同学的肩,你也会辱骂上半宿的时间。

  

  我承担着忧伤的孤独与寂寞,封闭着一切外界来往,每每看见那些忙碌在工作中的身影,我都会羡慕,或者会难过,我想要一份工作,一份属于我自己的工作,一份属于我自己的工资,买件喜爱的衣服,或者自己喜爱的鞋子,或者自己喜爱的书本。

  

  我的脾气开始变的暴躁不安,我知道孩子重于一切的事业,我也愿意为了你放弃我想工作的愿望,但我需要化解心底的郁结,我需要一块爱的天地,需要你的呵护,需要你的理解,需要你的信任。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自己的空间,希望你信任我所做的一切事情,希望你多陪我聊聊天,谈谈心,跟我说说外面的世界,说说你工作的事情

  

  你不会理解,你也不愿意去理解,在你认为,我是在享着清福,无上的清福。你不陪我散步,也不跟我谈心,只会跟我开一些让我痛苦,生气的,甚至有些恨你的,我认为别的恩爱夫妻绝对不会开的玩笑。

  

  你看不惯我抑郁的样子,甚至讨厌。

  

  我疼着心继续着我可怜的寂寞和孤独,泪水现在对于你来说是多余的,我哭泣的声音激起的不是你的心疼和同情,而是厌恶和咒骂。但我想让你知道,我还会哭,还会痛苦,还会难受。如果有一天我连一滴泪都流不出的时候,就不会如此的爱着你,也不会如此在乎你的伤害,更不会在恨着你的同时还向往着你的怀抱。

  

  两年过的很快,我幸福过,但你给予我的伤害更多。

  

  而今,孩子们渐渐的在长大着,懂事着,我们是幸福的,别人羡慕的幸福,但你仍然不相信我这个从一开始就很本分,很传统的妻子,用那些刺骨的语言伤害我,侮辱我,同时也侮辱着你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恨你,有的时候恨得想从我们卧室的窗口跳下去,从此再不要忍受那种其实很可笑的痛苦。

  

  我记得你爱我的那个时候,我很骄傲,我不喜欢看那些所谓的言情剧,不喜欢听那些孤独伤感的音乐,也写不出那些凄美的善感的诗句和文字,因为我觉得你比荧屏上的他们都好,我比琼瑶笔下的女人都幸福。

  

  爱,几时那么脆弱,易碎,我清晰记得是我自己打碎了他华美的装饰,而你,从此嫌弃了难道千转百回的伤痕。

  

  你疯狂的光明正大的开始了灵魂和肉体的报复,渐渐的开始怀疑我,限制我的工作,当第一次你那么粗鲁的骂我的时候,当第一个巴掌向我的脸颊迎上来的时候,我傻了,傻的不知所措,甚至以为是在做梦。

  

  你曾经那么爱我的,怎么会舍得如此伤害与我呢?

  

  在惊秫中醒来,才发现,睡去的才是恩爱的梦,醒着的是你再不关心的泪水和我的伤痛。渐渐地,我开始喜欢上了悲情的言情剧,喜欢上了悲感的爱情小故事。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我流着自己的伤悲,在别人的诗句里,我祭奠着自己那死去的爱情,祭奠着那个也慢慢无所谓的你。

  

  慢慢的,或者是太孤单,太伤心你的变化,我开始了另一种文字的创造,我编造爱情主角,编造一些爱情语言,一些爱情故事,把我写进去,把你也写进去,写的都是分离,写的都是凄苦,写的都是无言的结局。

  

  但是,今生我们是圆满的,我们在柴米油盐里残喘着当初的爱。

  

  有的时候,我真的愿意那个时候只是和你擦肩而过,只留下一段没有结局的爱,留下一份没有被油盐酱醋所玷污的纯美爱情,留给我一段美好的思念,我也不会如此痛苦,不会如此抑郁。对你,我也不会如此的失望,以至于绝望。

  

  记得网上一个已婚男人开着玩笑的问我:“你什么时候离婚?”我想也没有想的说:“过奈何桥的时候”。

  

  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忘川河,奈何桥,孟婆汤,三生石,如果真的有来生的话,我不会再做你的妻子,我选择做一个你陌生的女子,做一辈子你不相干的人。

  

  今生,为了孩子,我们还得继续爱着,继续着你当初给我的那个誓言——

  

  那副可以躺得下我们两个人的棺材。

  

  那个时候,我感动的心疼,泪也疼。如今,那副棺木似乎早就给我一个人按好了,只等着我孤独的早早儿的躺下去。我不想要你的臂膀,不想要你的怀抱,我只想一个人,一副躯体,就像现在这样的孤独着,寂寞着,抑郁着躺下去。

  

搜索建议:如果还爱你的妻,请看——  请看  请看词条  如果  如果词条  爱你  爱你词条  
感情网情

 QQ情缘

 网络里,看惯了诸多悲情,男男女女都用文字言自己的心,这些文字,总能影响我的心情,即使心灵已经不再轻易为谁而动,但触眼的伤,总能勾起我的疼痛。    也许,被伤...(展开)

感情亲情

 谁来伺候妈(13)

 套路原本指武术运动的一种形式,现在泛指用来精心策划的一套计划,预先设置的圈套,陷阱的意思。而淑蓉把“套路”运用的淋漓尽致。有一次,她对淑美说,“我在育成身上下...(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