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我俩手牵手(第二十八章 你认识认识你阳大哥)

  第二十八章 你认识认识你阳大哥

  一生产队一年只种一季稻,比二季稻插秧晚,收割也比较早,一亩田也就收五百斤左右,只要不是灾年,粮食也能除去交公粮外,剩下的粮食也能够自给自足。

  一九七三年八月,稻穗低垂,稻谷成熟、收割稻谷,比平时干活要累些,但由于田不是太多,收割也快、割下稻杆,捆成一把又一把,放在田中,再踩动打稻机,打稻机滾动筒随着脚的踩动而旋转,滚筒上的钢钉打在稻穗上,成熟的谷粒就掉在拌桶里。拉起一把稻杆,将稻穗靠近旋转的滾筒,左一搖,右一晃,一把稻杆就脱尽稻谷。人们丢下打尽稻谷的稻杆,又拉起一把有稻穗的稻杆,进行以前的动作,直到收割完成为止。

  插秧呢?农民在清明前后,撤下谷种,待谷秧长好后,再用手把秧苗合在一起,然后,一小把拿在手里,再用另一只手分出一些秧苗,捏住后插在稻田里,很少出来干活的大嫂们往往这时出来大显身手,一弯腰、一抓秧、一插秧、一移步,简直就象一段优美的舞蹈。

  收割完稻谷,齐队长给林生、李胜利、龙桂英、郭明等四人,一个人一个锄头,用来锄掉田边杂草杂树,小草扔在田中做肥料,大的杂木树技堆在田头上,点火把它们烧成灰。撤在田中做肥料。

  有时晚上开会,人们往往打着手电筒,从各家往队部走,人多的时候,远处一看,象条火龙。开会免不了讲一下政治,更多的时候是讲生产情况,林生有时读一下报纸,免不了是:“今年形势大好,不是小好。”

  林生数学好,全校数学比赛还得了个第二名.但是在记忆力和心祘时,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农民,每到月底统计工分时,根本就沒有拿草稿纸,凭记忆和心祘,就能说出这个月某日做了什么工,拿多少工分,又是某日到公社开会,计了多少工分,然后报出这个月总共有多少工分,基本上与会计统计的工分基本符合,无什么误差。

  白天,又是刨田边,就是将田边坡上长的小草小树用锄头刨去,这个地方离吴家很近,林生口渴,就到吴家讨水喝,吴家大婶一见林生就非常高兴,一边给林生泡茶,又拿出牛筋红著干,炒豆子要林生吃。一边问林生家庭情况。

  吴家大婶问:“你现在多大了?"

  林生说:“我二十四了。”

  吴婶又问:“结婚了吧,我们农村这么大的男同志都有几个孩子啦”

  林生说:“我还没有结婚。”

  吴婶说:“有女朋友吗?"

  林生说:“祘有半个女朋友吧,我配不上她。”

  吴婶说:“那摆了酒没有?”

  林生说:“两家根本没有谈这个事。”

  吴婶又说:“有没有请媒人下聘金。”

  林生说:“沒有。”

  吴婶高兴的说:“又没有摆酒,又没有下聘金,那你还是一个单身汉了。

  林生说:“是。”

  吴婶高声的喊道:“吴翠花,你带妹々下来,认识认识你阳大哥。”

  吴翠花和她妹々从楼梯下来,满脸通红。可能是听到她妈々和林生的谈话。

  林生偷偷看着吴翠花,吴翠花个头不祘高也不祘矮。大概一米六的样子,扎着农村女孩子常见的长辫子,留着整齐的刘海,瓜子脸,鼻子挺,双眼皮,眼睛很亮,笑起来,嘴边有一对大大的酒窝,给人一种青春洋溢的感觉。

  吴翠花也在偷偷观察林生林生五官端正,双眼皮,眼睛比一般人长,只要睁开他的眼晴,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很大。鼻子挺,皮肤稍黑,一米七五个子,她觉得林生脸上有一种淡々的忧愁、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至少在农村青年人看不到这种眼神,寻找不到这种不同的感觉。

  吴翠花的哥哥吴大生和他爸进了房间,吴大生喊了声了“林生你来了。”

  林生赶紧喊声:“吳叔你好,大生好。”

  林生又说:“大生你干什么去了?”

  吴大生说:“我到衡山长板桥去了。”

  林生说:“你相亲去了,怎么样?”

  吴大生说:“双方家长见了面了,我也见了女方,双方还滿意吧。”

  吴大生的个子不太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六吧,他的长相不如他父亲,五官还祘端正,但眼睛有点钭视。

  吴叔、吳大生、吴婶三个人到了里屋,三个人轻々讲了什么,然后三人走了出来。

  吳叔说:“林生不要走,在这里吃晚饭”

  林生说:“我还是回家吃饭,我改日后再来。”

  吴大生说:“不要走,就在这里吃。”

  吴翠花推着妹々,要妹妹传话:“林生大哥别走。”

  林生说:“盛情难却,我就勉为其难了”

  吴叔说:“读书人讲话文诌々的,对我们讲话,你就讲白话好了。”

  吴婶忙活起来,切腊肉,切熏魚,吴翠花帮忙洗菜,切菜,林生和大生添柴生火,小花跑进来问林生,:“我有道数学题不会做,你帮我讲一下。”

  林生拿书一看,原来是初中一年级数学题,林生给小花讲解题意,解题思路,解题步骤。小花弄明白了数学题做法。高兴的说:“你讲的比我们数学老师还要好你要是给我当姐夫,我的数学就是全班第一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吴家父母,兄妹都把这事当真了。

  吃晚饭了,吴家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吳叔还拿着一瓶酒,倒了三杯酒,他父子二人一人一杯。吴叔拿着一杯酒递给林生林生表示不会喝酒,吴叔说:“不会喝酒不行啊,山里人那能不喝酒。”

  林生说:“我从小就不会喝酒,我以后再慢々学喝酒吧。”

  吴翠花说:“别人不会喝酒,你就不要他喝酒吧。”

  吴叔哈哈一笑说:“他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干什么偏向他。好,好,不喝就不喝,你们吃饭吃菜,我们父子喝酒吃菜。”

  林生说:“謝々叔々,我吃饭吃菜来陪你们”

  吃完饭,吴大生打着手电筒送林生回生产队部。

  路上吴大生说:“我妹々快十八岁了,她现在正在找婆家,现在我妹々看见你后,就不想再去找婆家,希望你进入我家,她说她舍不得爸妈,要照顾爸妈,其实就是想要你到我们家里来。"

搜索建议:我俩手牵手  认识  认识词条  我俩  我俩词条  牵手  牵手词条  大哥  大哥词条  我俩手牵手词条  
小说连载

 评审经理(第十七章 庆功)

 以“三剑客”为代表的客户经理们夜以继日地奔波在齐鲁大地上,拼杀在菜海酒雨中,为兴发银行的事业消耗着青春,透支着生命。  可是,他们愿意!  因为他们地拼杀是为...(展开)

小说言情

 蓝梦河(六)

   六、爱之千千结  爱是心里的一个结,不是谁都可以解,无缘的人不论多么尽力也无可奈何,只有对的人出现,才能解开那个纠缠的结。  罗格的出现,就此改变了紫陌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