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女儿心》·赚约丧生

  

  第卅二章赚约丧生

  司徒爱为了救姐蓉,用缓兵之计拖延时日。可是尽管她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想到扳倒莫通的计策。司徒爱向陶侃说明了自己的想法,陶侃深为司徒爱的一腔热血感动。陶侃道:“惜如,姐蓉何德何能、让你如此为她尽心尽力啊?”司徒爱道:“士为知己者死!姐蓉为人慷慨大方、我就喜欢与这样的人为伍。上次我于市上为首饰店主所困,如非她仗义解围、我不知要被怎样欺辱。此番姐蓉落难,爱绝不袖手旁观。”陶侃道:“为父官不过三品,奈何不得莫通。今关兰已为莫通妾室,你何不去寻她想想办法?”司徒爱恍然大悟,如醍醐灌顶一般。司徒爱谢过陶侃,便欲去寻关兰。陶侃叮嘱她,务必要当心才是。

  关兰虽是对莫通毫无感情,可既然黄祖把自己卖给了莫通、便也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莫通倒也还算可以,关兰拒寝、莫通也不强求,关兰心烦、就选一别院给她。日子久了,莫通对关兰也就冷淡了。关兰日里晒晒太阳、绣绣花,夜里就一个人独居幽阁。见是司徒爱来了,关兰好不开心。关兰命婢子看茶,二人茗茶细谈。关兰道:“难得惜如你来看望我,自打来了此处、就没有旁人来过。”司徒爱深为同情关兰的遭遇,道:“苦了你了,芝兰。既是如此,何不与莫通言明、重回黄祖身边?”关兰哭诉道:“圣功为报药王妃之恩,宁可牺牲我们的终生幸福。我若与莫通言明,岂不是为难圣功?”司徒爱猛地一怔,道:“报恩?药芸于黄祖有恩,这事儿我如何不知晓?”关兰道:“我也是听莫通酒醉之时所说,圣功本是楚国人、只因逃难到荆州。药王妃曾救过他,之后方才举荐他来大理寺当食客。”司徒爱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我幼时不曾见过他,父亲不谈及黄祖身世、爱也没多问。”沉寂片刻,司徒爱又道:“芝兰,你可知莫通与黄祖是以何为交易换取你的?”关兰抽噎道:“荆州刺史姐忺之女姐蓉曾于药王妃的娘家、也就是宁远县,她女扮男装侮辱了药王妃的妹子药萌。药萌不甘就此受辱、乃入宫见药王妃,药王妃大怒、有意诛杀姐蓉。奈何没有借口、药王妃便设计赚姐忺入朝,逼迫姐忺举白卷状元。姐忺获罪入狱后,姐蓉便四处告状;眼看告到刑部了,圣功恐事情闹大、危及药王妃,便与莫通密谋、诛杀姐蓉。莫通为人诡谀,条件就是要我做妾。”司徒爱终于明白莫通为何会一失常态、烧掉姐蓉的血书了,原来问题出在这儿。司徒爱一拍脑门儿,埋怨自己太粗心。司徒爱谓关兰道:“芝兰,你可想与黄祖破镜重圆?”关兰转悲为喜,道:“昔南陈后主陈叔宝无道、乃至南陈为隋朝所灭,乐昌公主陈贞虽为仆射杨素小妾、亦不忘元宵佳节等待徐德言。三年离别虽长、百年夫妻谓短,我何尝不想与圣功重圆?只是莫通比不得杨素,无此胸臆。惜如你既这般说,想是有什么良策了?”司徒爱道:“有是有了,不知芝兰肯是不肯?”关兰忙问道:“是何良策?”司徒爱道:“黄祖既与莫通形成合约,想必有书为证!你若是将盟约盗来给我,爱与父亲以此扳倒莫通。到时候,你与黄祖不就团圆了吗?”关兰思忖片刻,以为善、遂答应了司徒爱。

  司徒爱为人重义气、谨慎睿智,最反感旁人骗自己。当她闻知黄祖居然背后捣鬼时,恨不得杀了他;可关兰还在憧憬跟黄祖破镜重圆,司徒爱便心生一计、利用关兰盗约解救姐蓉。关兰不知是计、还以为司徒爱有意帮助自己,便答应了盗约之事。司徒爱走后,关兰命婢子请来了莫通、乃设酒筵共啖。莫通对关兰已无兴趣,只是关兰头一次请他赴宴、也不好推辞。莫通居上座,因问关兰此番设筵为何。关兰禀退左右,道:“平日里不曾体会大人苦心,关兰之罪也!今我已想通、愿与大人修百年姻缘,特此设筵以示诚心。”莫通笑道:“如此便也罢了,你既有心、我也不能亏了你。”说完,便吃起酒来。关兰自去斟酒,劝其多饮尽兴。酒过三旬、莫通早已酩酊大醉,关兰道:“大人,黄祖嫌弃我、将我卖给了你,不知可有合约?”莫通酒后失言,道:“若无合约,我灭了姐蓉他反悔又当如何?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我已将它藏了起来。”关兰又问藏在何处,莫通大大咧咧的说了。原来莫通将合约埋在了庭院一棵槐树根下,关兰暗自高兴、忙取了锄头去挖。果不其然,关兰在槐树根下挖到了合约。关兰依照跟司徒爱的约定,将合约交给心腹送到了大理寺。关兰自幼善临摹旁人字体,为防莫通起疑心、又伪造了一封假的合约藏于树下。莫通晚上酒醒后,隐约记得跟关兰说了合约所在!为恐东窗事发,便亲自前去察看。由于莫通吃酒过多、现在依旧头昏脑胀的,加之以天色暗淡、灯笼不亮,便没有起疑心。到了夜里,莫通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遂命其子莫卺再去察看。莫卺(940-961)·字合韬,峡州人。莫卺自幼好习枪棒,为人仗义慷慨却又不失严谨。莫卺察看合约时,发现土质是被人翻过的、乃生疑。莫卺回报莫通,莫通顿时反应过来、暗骂自己粗心。莫卺见莫通脸色变了,遂问其故!为莫通斥退。莫通命人将关兰带来审问,关兰知道事情败露、便矢口不言。莫通从关兰身上搜不到合约,便严刑逼供。少时,一婢子言司徒爱日里来过;莫通恍然大悟,知道合约一定在司徒爱那里、遂命莫卺潜入大理寺盗取。

  司徒爱得到合约已是日暮,她去刑部告状、刑部称天色已晚不受理。司徒爱知道夜长梦多,为了安全起见、便将合约交给了安贵。莫卺蒙着面纱潜入司徒爱闺房寻找合约为司徒爱发现,司徒爱坐于床头、怒视之。莫卺逼问合约下落,司徒爱道:“姐蓉救父、感天动地,纵是我司徒爱死了、也要救得她的性命。”莫卺颇为司徒爱的豪气感动,便不再逼问她了。二人秉烛细谈,莫卺知道事情真相后、深为姐蓉的遭遇抱不平。莫卺回问莫通,竟被莫通软禁。翌日,司徒爱便又去寻刑部尚书康亮。安贵奉上合约,康亮乃释姐蓉。只是巡抚犯罪当由都察院裁处,上报朝廷、刑部无权干涉。都察院掌事左衡(928-961)·字公权,荆州人。左衡与莫通乃同窗好友,他闻刑部要他裁处莫通、甚是为难。恰巧,莫通闻知此事、遂来向左衡求助。二人商议之下,决定将司徒爱、姐蓉、安贵等人一网打尽。于是,左衡假以宴请姐蓉、以示安抚,要司徒爱、安贵作陪。司徒爱因近日劳碌过度、中途作呕,便自行回大理寺调息去了。宴间,姐蓉日日糟粕、经不住美食美酒的诱惑,遂大吃大喝了起来。众人哄堂大笑,姐蓉却不以为然。姐蓉道:“民以食为天,不吃饭怎么成?在狱中可糟践我了,没酒没肉、真是痛苦。若非答应了司徒姐姐,我早杀狱卒跑了。”左衡大笑道:“浮仙子果真是性情中人,说话如此爽快。今日我给仙子奉上美酒佳肴,愿仙子一醉方休。”姐蓉爽快的答应了。左衡见姐蓉、安贵都已喝的醉醺醺的了,遂命刀斧手前来斩杀二人。姐蓉见势不对,拔出腰间软剑、责问左衡道:“大人这是为何?难不成大人吃酒吃醉了。”左衡笑道:“我看你倒是吃醉了,告诉你、莫通乃我同窗。你来我都察院告他,不觉得可笑吗?”姐蓉顿时明白了,事已至此、唯有破釜沉舟杀出重围方可生还。姐蓉能文能武,逃出重围自不是难事!可是,文弱的安贵却被砍死在了血泊之中。姐蓉泪如泉涌,好不心痛!姐蓉道:“若非我浮仙子吃酒愈吃愈醒,今日必遭你毒手。左衡狗官,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说完,姐蓉便翻墙跑了。

  安贵乃康亮心腹,为人知礼善言。不想此番竟殒命于此,实教人惋惜。安贵时年21岁,为康亮厚葬。康亮哀恸不已,发誓要为安贵报仇。安贵的妹子安娜听闻哥哥遭人陷害,也前来探查。

  

搜索建议:《女儿心》·赚约丧生  丧生  丧生词条  女儿  女儿词条  
小说言情

 眉下

第三章我是中国人!!等我看清了一切之后,我才发现,马车里根本没有小说里所谓的案几和茶壶茶杯之类的东西,只有用茶色布铺成的坐凳 ,很是简朴。哼!妖孽啊,果真连自己...(展开)

小说

 原谅,但不能忘记(1-4卷连载 ...

 四  我讨厌造反派,倒不是没有造反的资格,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它是酸的。关键在于他们不讲道理,也不讲怜悯,动辄盛气凌人地发造反派脾气,打倒砸烂一切。  保皇派倒...(展开)